还记得申思祁宏合伙的俱乐部吗?如今它从兴趣班变成青训大户

澎湃新闻记者 宋承良

2016-04-26 11:4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申思、祁宏,这两个并不陌生的名字曾一度与反赌扫黑联系在一起。这两位身陷囹圄的前足球明星还有另一个身份——一家名叫幸运星足球俱乐部的合伙人。
这家深耕青训的俱乐部从一度难以为继,到如今成为与根宝基地齐名的上海足球青训大户,旗下各个年龄段的小球员们也受到众多中超球队的追捧。在青训一度断层的中国足球界,幸运星也成了一个典型。
成立至今,十年过去了,祁宏和申思也即将翻过人生黯淡的一页,当年拉扯起的“幸运星”正代替他们回报足球。

2009年5月28日,中国上海,上海幸运星足球俱乐部,孩子们在训练。视觉中国 资料
最难的时候赞助商都走光了

今年2月28日,上海东方体育大厦。2015上海市青少年足球最佳教练颁奖典礼上,10名获奖基层教练中,张勇和罗萧这两位前申花球员都出自上海幸运星足球俱乐部。
作为俱乐部合伙人之一,张勇在发表获奖感言时特地说,“俱乐部能够发展到今天,我也要特别感谢申思和祁宏两人。”尽管两人在原则问题上犯了重大错误,但在足球层面上,两人的确给予了幸运星许多建设性指导。
2006年,这两人与易文兵一起拉扯起了幸运星俱乐部,如今俱乐部“出品”的的李晓明和高准翼已经登上了中超的舞台。
十年一晃而过。
幸运星足球俱乐部办公室徐汇区第六人民医院附近的一栋大楼内,“这里距离上海足协不远,找‘组织’方便,去康城的学校也近。”办公室室内有一套茶具,易文兵和几位教练轻车熟路泡起了功夫茶,他感慨道,“日子算是比较稳定了,最困难的几年,已经熬过去了。”
时间拨回五六年前,哪怕是在办公室泡壶茶对易文兵来说,都算奢侈。当时反赌扫黑风暴中,两位合伙人申思和祁宏两人“出事”。俱乐部最大的招牌遭遇变故,赞助商跑了,家长和小球员也人心思动。
“当时外面都在传,幸运星要不行了,办不下去了。”张勇回忆说,他和易文兵只能把小球员的家长一个个叫到学校,慢慢做思想工作,“我们肯定要坚持下去,不能让之前的努力白费。好在家长们也很理解,最后没有人因为这次事件离队。”
“不过在申思祁宏出事后,2011年赞助商一下子全部跑光了。”易文兵当年的苦涩,堪比杯中的普洱,“几个年龄段球队一起出去比赛,资金上的压力很大,只能我和张勇自己垫钱。我算了一笔账,那几年一人又投了几十万元吧。”
好在上海有关方面意识到了幸运星俱乐部小球员的实力和潜力,从2010年3月开始,上海市体育局和足协将幸运星1995-1996年龄段球队纳入2013年全运会参赛球队序列,“小球员去了东方绿舟,那里硬件设施更加好了,球员也获得了很多比赛机会甚至是出国比赛机会。”
易文兵说他一直很感谢时任足管中心主任隋国扬,“足协接管后我们自己不用掏钱了,可以把资金投入后续几个梯队上。钱的问题逐渐解决了,困难也就过去了。”
十年,从足球兴趣班到青训基地 
“一开始只是想小弄弄的,和申思、张勇都是朋友,就是想大家找一个事情做做,俱乐部刚成立的时候祁宏还在踢球,过了一年左右才加入的。”直到现在,易文兵还清楚记得俱乐部营业执照是在2006年1月11日那一天批下来的,“说真的,那个时候谁会想到,可以坚持十年到现在?”
刚开始的时候他们四个人只想办一个“足球兴趣班”,后来发生的一件事情改变了这几个创始人的初衷,“有一次比赛我们的孩子输了,旁边还有人起哄说怎么球星教出来的小孩子踢不过人家,后来我们几个人一合计,就再去招孩子找场地,就这样,这事情慢慢就搞大了,变成做青训了。”
从最早开始1995-1996,1996-1997,1997-1998三支年龄段球队开始,幸运星的规模越来越大,当年职业联赛后上海几支球队的不少球员都来到过幸运星当过教练,谢晖、黄震华、沈晗、吴兵、刘宏涛、罗萧……
如今,最早的那批学员中,已有人登上了中超的舞台。两年前,易文兵将1995-1996年龄段球队转手给了绿地申花,这支球队中的大部分球员还在西班牙踢精英联赛,但也有像李晓明这样的球员被申花作为毕津浩交易的一部分租借给了河南建业。本赛季,李晓明已成为建业的绝对主力。
前国脚高仲勋的儿子高准翼也在转投日本联赛后加盟鲁能。被租借到河北华夏幸福的这位“星二代”也在本赛季前两场比赛中获得了出场机会……
“十年过去了,幸运星培养的小球员进过国青队、国少队,至少有几十个人吧,不过还没有出过国家队的球员。”但易文兵相信这只是时间问题。
16岁的替补球员曾让恒大出价200万
过去的十几年,中国足球青训系统坍塌。尽管山东鲁能、杭州绿城等中超球队开办足球学校建立起了青训体系,但更多球队在青训层面并不愿意投入。民间机构大多数抱着玩票的态度,能坚持十多年者更是少之又少。
在上海,2000年成立的根宝足球基地和2006年成立的幸运星,都是典型的足球人靠人气做青训,这样的模式在全国范围内也得到了认可。很多圈内人都说,如果全国范围内多几个徐根宝,中国足球不至于人才断档。
幸运星的名气在全国不如根宝基地,但两者在青训上的贡献同样突出。这两年幸运星已向上海两家中超俱乐部输送了4支梯队,1995-1996梯队去了申花,1997-1998、1999-2000、2001-2002梯队则被上港打包收购。
2015年10月29日,上海市体育运动学校、上海根宝足球基地、上海幸运星足球俱乐部等10家单位被上海市体育局授牌为上海市青少年足球精英培训基地。入选精英培训基地意味着每年300万的资金扶持。易文兵的坚持也慢慢迎来曙光,“现在生存是没问题了。”
随着众多资本进入中国足球,幸运星这样人才储备库也备受关注。2009年,鲁能足校商谈用400万元买走1995-1996年龄段梯队,那年全运会结束后也传出恒大想收购这支球队。
“想为上海培养点人才的,不到万不得已,肯定不会轻易卖,这钱不赚也罢。”
现在易文兵可以开着玩笑回顾过去所面临的“诱惑”,“三年前我们在康桥基地打一个杯赛,恒大的意大利教练组来考察,看中了我们1997年的一个替补球员,开价200万元,但来晚了几天。我刚刚答应这支队整体转手,尽管是一个替补球员,也不可能单独卖给恒大。要是早来几天,倒是可以发笔‘横财’。”他说举这个例子是觉得,现在青训如此受到重视,在这方面应该可以有所作为的,“把整个行业做大做强,大家都会是受益者。”
与学校合作,未来转型青训产业
2009年5月28日,中国上海,中国国家男子足球队来到上海幸运星足球俱乐部,郑智与孩子们进行交流。视觉中国 资料
易文兵提到了足球产业,幸运星的确想在足改方案和46号文件公布的大背景下,大干一番。
今年,幸运星请来了前大阪樱花队的梯队教练——日本人古贺琢磨。
算上古贺和翻译的薪水和住房、探亲机票等费用,一年花销大约在80万元左右。古贺曾经踢过职业队,退役后带过大阪樱花梯队,还出国执教过新加坡U14和U16国少队、东帝汶国家队。
在古贺带队训练时,幸运星都会拍下来教学视频,让更多的中方教练来学习。“这个过程虽然辛苦,但总需要有人来做的,毕竟整个上海、乃至整个国家都需要基层青训教练员。10年了,总归要给上海足球做些大的贡献。这也是精英培训基地的要求之一,青训教练员这方面缺口现在还很大。”
同时,幸运星还和上海市内多家学校达成合作协议,“和校园结合,形成良好的体教结合。”据易文兵介绍,目前,幸运星已经覆盖上海各区县的11所中小学,接下来还会有更多的学校成为幸运星生源的“供应站”,“我们这段时间整个俱乐部也在考虑如何朝着青训产业的方向转型。其实在我们现有的梯队中,有着不少优秀的苗子,这其中,国外俱乐部看中的也有不少。我们也有意和欧洲足球俱乐部合作,将我们的球员送出去,培养成更为优秀的未来之星,或者请回来,或者效力更高级别的联赛……”
在易文兵和张勇看来,更详细的规划,他们还是希望等到申思和祁宏两人重获新生后再做决定。尽管被终身禁止参加足球活动,两人现在依然是俱乐部的合伙人,未来或许还会以其他方式帮助到幸运星。
责任编辑:朱轶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幸运星,青训

相关推荐

评论(16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