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情义保安”8年资助孤儿成网红:实为照顾婚外情亲生女

罗敏/成都商报

2016-04-27 13:0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嘉兴平湖市53岁保安郑菊明  图片来自网络
据成都商报4月27日报道
自3月5日起,浙江嘉兴多家媒体报道,嘉兴平湖市53岁保安郑菊明,八年前资助了一名四川宜宾兴文县的孤儿彩霞(化名),善举一坚持就是八年。年前,郑菊明被查出肺腺癌晚期,却仍然牵挂着千里之外的彩霞。为了不给孩子增加心理负担,病中的郑菊明还告诉彩霞“自己一切都好”。多篇报道出来后,国内数十家媒体转载,网友纷纷为其大义感动,赞其为“情义保安”、“嘉兴好人”等。
然而,成都商报记者深入调查发现,“情义保安”的背后,藏着一个长达10多年的秘密:郑菊明实为彩霞亲生父亲!
4月21日,成都商报记者独家与郑菊明面对面时,他亲口讲述了被隐瞒的真相。其间,他几度流泪忏悔,称对不起自己的妻儿,也对不起彩霞和媒体,以及所有关心他的人。
谎言发酵,影响巨大
据浙江多家媒体此前报道:郑菊明自称于2008年在一张旧报纸上看到消息,说四川省兴文县有个小姑娘名叫彩霞,父母离家出走后被一户好心人家收养,但这户人家也很贫困,小姑娘生活很窘迫。“或许是一种缘分吧,就好像一个眼泪汪汪的小姑娘站在你面前。”郑菊明在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说,他觉得彩霞很可怜,想资助她一下,于是拿起电话拨通了报纸上留的联系方式。“对方一口四川方言,听不懂。”但他还是赶到邮局,把口袋里的30元零钱汇了过去。
郑菊明告诉当地媒体,他通过事后的电话了解,得知收留彩霞的好心人叫刘小丽(化名),其丈夫是个残疾人,家里只有一个儿子,经济很不宽裕。当时郑菊明每月薪水只有800多元,他就瞒着家里,每月从工资里悄悄抽出几十元,给刘小丽寄过去,而在接下来的8年时间里,郑菊明一直坚持关心资助着远在四川的彩霞。
媒体报道称:郑菊明被查出肺腺癌并住院后,他意识到自己可能没有能力继续资助彩霞了,为此整日心事重重。在同事一再追问下,郑菊明才把在心里藏了8年的秘密说了出来。郑菊明接受采访时说:“(他)想到了82岁的母亲,两个兄弟自会为她养老送终;想到了相伴多年的妻子,儿子儿媳都还孝顺;想到就要上幼儿园的孙子,自己总算享受了几年天伦之乐。”
四川宜宾兴文县的孤儿彩霞(化名)  图片来自网络
“想来想去,心里最放不下的还是彩霞这个小姑娘。”郑菊明告诉前来采访的多名浙江当地媒体记者,“如果撑到最后自己实在不行了,我想见见她,不然太遗憾。”
郑菊明的“事迹”见报后,浙江嘉兴市各新媒体平台及时进行了转发推送,当地媒体称“郑菊明的事迹受到了广泛关注,一片点赞声,郑菊明的病情更是牵动着读者的心。”
当地报道还称:嘉兴市民们内心的善意也被激发,嘉兴某旅行社负责人龙小红通过微信询问当地报纸:“怎么帮?”嘉兴市实验小学副校长田琛表示:“我想为他捐款,略表寸心和敬意……”另据了解,浙江省嘉兴相关部门针对郑菊明的事迹专门批示:“事迹如此感人至深,请相关新媒体平台要加大推送力度……做好慰问……,提前列入今年编辑的《最美嘉兴人》。”
成都商报记者梳理发现,郑菊明的事迹通过平面媒体和网络媒体广泛传播,包括腾讯、新浪、网易等至少数十家媒体转载。与此同时,网友们也纷纷点赞,称其为“情义保安”,郑菊明成了名副其实的“网红”。
真相浮出:受助女孩实为保安亲生女
“情义保安八年资助四川孤儿”的消息不仅令嘉兴市民和网友感动,也让彩霞所在的四川兴文县某镇的相关负责人感动。“千里之外的浙江保安,情系四川山区孤儿,这就是满满的正能量啊。”但奇怪的是,该负责人问遍了村委和学校,都说不知道郑菊明资助彩霞的事。
4月17日,成都商报记者在兴文县采访时,彩霞养母刘小丽在电话中,对郑菊明资助彩霞一事很冷淡,随后干脆挂掉了电话。在对村干部和村民们走访时,多人向成都商报记者证实,彩霞其实是刘小丽七妹刘小芳(化名)的女儿,一直寄养在刘小丽家,并非孤儿。更有人悄悄告诉成都商报记者一个令人震惊的秘密:“彩霞的生父正是这位保安郑菊明。”
村民们的说法,得到了刘小芳所在村村干部的证实,这位村干部找到的户籍资料显示,彩霞确系刘小芳女儿。不仅如此,另有村民表示,刘小芳家兄弟姊妹众多。刘小芳本人及多个兄弟一直在浙江一带打工。刘小丽家附近多位邻居则向成都商报记者证实,彩霞的母亲刘小芳并非离家出走杳无音讯,而是每年春节都会回来看女儿。
进一步的调查确切显示,今年12岁的彩霞于2009年随母亲落户于兴文县。一份人口管理系统资料显示:彩霞的母亲名叫刘小芳,父亲叫郑菊明。
这是巧合?还是另有隐情?
“我对不起大家,更对不起老婆儿子和女儿。”4月21日,在浙江嘉兴平湖市第一人民医院肿瘤科住院的郑菊明见到成都商报记者的第一句话,就是道歉。据郑菊明回忆,大约在2003年时,他和几个老乡在海盐县打工,闲暇时外出喝酒玩耍,偶然认识了来自四川兴文县的刘小芳,那时刘小芳28岁,他40岁。由于同在异乡漂泊,两人一见面就相谈甚欢,很快租房住到了一起。第二年,刘小芳发现自己怀孕,而此时的郑菊明有家有室,儿子快14岁了,不可能离婚。于是他建议刘小芳把孩子打掉,可是刘小芳坚持要把孩子生下来。“她回四川兴文县她四姐刘小丽家生的,坐完月子两个月就回平湖了。”郑菊明说,此后两人分手,他后来要到了刘小丽的电话。
“其实从孩子刚出生不久我就开始给她寄钱寄物了。”郑菊明说,他之前没向媒体讲实话。
关于孩子的户口,郑菊明也坦承,2009年刘小芳找他要了身份证给孩子落户,他把身份证等资料给了她。“彩霞的四姨妈刘小丽有可能不知道我跟孩子的关系。”郑菊明说,但刘家其他几个兄弟姊妹,都知道他就是彩霞的父亲。郑菊明说,后来刘小芳结婚,两人基本就断了联系,但他还是坚持每个月给孩子寄钱。
“一直非常愧疚,既对不起老婆儿子,更对不起远在四川的彩霞。”郑菊明告诉记者。他为此拼命工作,就是希望多挣点钱补贴家里补偿妻儿,也能匀出点钱让女儿彩霞生活更好。
说了一句谎言,不得不说更多谎言来圆
猴年正月初六,郑菊明和搭档唐力值夜班,闲下来时,他又翻出手机里彩霞的照片。看着看着,他幸福感油然而生,有些炫耀地让唐力看照片。唐力瞟了一眼,说:“漂亮啊,谁啊?是你的(女儿)哇?”搭档的话,无意中击中了郑菊明内心的秘密。但为了保护这个秘密,他随口搪塞道,女孩是他资助的四川孤儿。末了,他还有些自豪地说:“整整八年了!”
“当时真是脑门一热,就提到女儿了。如果我知道后来要登报上电视,打死也不会提这事。”郑菊明有些后悔地说。后来,保安队中队长富金祥问他资助女孩的事时,他以为随便说两句谎话就能搪塞过去,“反正要离职了,哄他们一下也没啥问题。”但接下来的事,出乎他的意料。2月底的一天,郑菊明正在平湖中医院住院,他原来工作过的公司副总等多人前来看望慰问他,同来的还有平湖市广播电视台的记者。“看到摄像机对准自己,完全懵了。”郑菊明说,当时爱人和儿子也在场,他曾想过要不要说实话,但“老婆和儿子怎么受得了”。短暂考虑后,他决定继续说谎,以为这事以后会不了了之。“后来报纸上(的报道)也出来了,我心想:完了,这事迟早是要穿帮的。”郑菊明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后来,随着更多媒体的关注,事态并未不了了之,反而愈演愈烈。当地不仅号召市民向他学习,还要评他为“最美嘉兴人”。郑菊明说,事情到了这一步,他越来越害怕,经常睡不着觉,不知道哪天真相水落石出,会伤害大家。
“我对不起记者,也对不起公众。”郑菊明说,他从一开始就不应该说谎。事到如今,郑菊明告诉成都商报记者,他会尽快把实情告诉妻儿,“我要给他们下跪认错,忏悔我的罪过”。更让他纠结的是,要不要把实情告诉远在四川的女儿。对于此前他最期待的与彩霞见面,他改了主意:“现在这种局面,我不想见女儿了。”他说,他只希望女儿不要受此事件影响,好好读书,快乐成长。
采访结束时,郑菊明坚持要送成都商报记者出医院。“我对不起大家,我编的谎言伤害了大家的感情,我真诚地向大家道歉。”郑菊明说,把真相说出来,反而让自己感觉很轻松。
责任编辑:谢春雷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嘉兴,保安,资助孤儿,亲生女儿

继续阅读

评论(80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