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观|打擦边球的网络直播:“考虑过观众感受没,必须差评”

澎湃新闻记者 朱伟辉 实习生 余思亭

2016-04-27 19:1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4月26日,杜蕾斯在各大直播平台进行新产品体验直播,共吸引了超过103.4万人实时观看。 4月27日,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表示对网络直播平台“低俗营销”、“软色情”广告等打法律“擦边球”行为的高度关注和谴责。对于网络直播的质量和监管问题,市民这样说:
黄小姐,网上“冲浪者”
“我经常上网,昨天也怀着好奇的心理看了这场直播。”
“总结下来就是搬床一个多小时,排队进场一个多小时。”
“坑爹啊,那么长时间直播,啥都没看到,这不吊人胃口吗?“
“感觉被骗了,考虑过那么多看直播的观众感受没,必须差评。”
“其实也知道,这种直播也就是个噱头,不管它是低俗还是高雅,只要有人关注了,它目的也就达到了。”
“但有些直播还是太色情低俗,我觉得应该制止。”
“现在也有很多未成人上网,还是应该考虑他们的。”
“我们国家的网络监管部门是不是应该出台制定网络分级政策来?”
张女士,3岁孩子的妈妈
“我没看这场直播,但朋友圈很多人转,也知道一些。”
“其实我个人比较反对这种营销行为的,商业炒作也应该有底限。
“除了现在很多踩钢丝打擦边球的低俗营销直播,我觉得现在很多新闻标题甚至内容也很低俗,是不是该好好查查了?”
“我坚决支持打击网络低俗行为,国家也应该严厉打击这一类行为。”
“作为家长,真的很为现在的网络环境担忧。”
“我觉得网络也应该分级。”
大二女生,上师大人文学院
“从不看各类直播。”
“碰到过网红同学在吃饭的时候网络直播自己,也要求我露脸,我觉得没意义。”
“昨天杜蕾斯那个直播太没有底线了,不可思议。”
“我很好奇它的流量有多少。”
“我家有一个未成年的弟弟正在读书,如果他偷偷看的话我当然会生气。”
“小孩子看了会有一种‘瘾’。”
“杜蕾斯官方说清楚自己是超长广告,就不存在炒作一说。”
“愿者上钩,爱看不看。”
王晓晗 女 经济管理专业 大二
“如果正在直播的话,我会点进去瞅两眼。”
“我之后听大家说,全过程很无聊,也就是个标题党吧。”
“我觉得它成功是因为,假如我通过这个直播知道了杜蕾斯这个品牌,在挑选的时候肯定第一就选杜蕾斯。”
“因为电视上不让播,所以想看看网络上做到什么程度。”
“我觉得直播就是为了提高知名度。”
“如果年纪比较小的,点进去看的话,可能会影响身心健康发展。”
“或者要分年龄阶层吧。”
“这个直播如果是宣传产品的话,我们也没有看到产品的信息,或者推出什么新产品。”
“直播之前,我们也知道这个品牌,所以我不太理解这个直播的意义何在。”
“这种东西买的话都有自己的消费习惯了。”
宋伟杨 男 社会体育 大三
“我觉得这种算是一种营销手段。”
“我觉得青少年可以看这种形式的直播。”
“我认为杜蕾斯本来就是在提倡使用避孕套的重要性。”
“这个直播非常吸引人。”
“我觉得正常的男性看了这个直播标题都会很感兴趣。”
“但是看了之后,并没有看到自己感兴趣的内容。”
“我本人认为,杜蕾斯的这个直播是很成功的。”
“他成功地引起舆论,成为了话题之王。”
“我比较支持杜蕾斯的这种形式的直播,但是内容太无聊。”
“我觉得以提倡预防艾滋病为前提,这种直播还是可以再办的。”
责任编辑:梁嫣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直播,杜蕾斯,围观,网络分级

相关推荐

评论(4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