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亮瞻局|F-22“猛禽”现身黑海背后的海外部署困境

澎湃防务特约撰稿 王宏亮

2016-04-29 09:4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F-22“猛禽”战斗机。  视觉中国 资料图 
一直以来,航母战斗群的部署情况都是美国发动海外军事打击的晴雨表。如今,F-22“猛禽”似乎也在扮演这样的角色。
当2014年美军决定对叙利亚境内的极端武装发动空袭时,第一波进入的空中力量就是“猛禽”;就在当下的2016年4月底,4架次F-22又分别进驻黑海之滨的罗马尼亚和立陶宛,如此激进的部署方式更像是一出表演——4架“猛禽”显然做不了什么,而在东欧局势因乌克兰问题持续紧张的背景下,这场表演的观众只能是莫斯科。
对北京来说,最直接的例子发生在2014年初,美军第94战斗机中队的12架F-22于1月中旬进驻日本冲绳嘉手纳基地。美国空军发言人当时称,这次部署是为了显示“美国继续致力于维护亚太地区的安全和稳定,并且对相关威胁保持谨慎的震慑”。这被外界普遍解读为是针对中国于2013年底宣布划设东海防空识别区的回应。
本土永久性部署
可能与很多人的看法不同,尽管媒体一再渲染所谓F-22围堵在中国家门口的“空防危机”,实际上这款战斗机直到今天,在海外连一个永久部署基地都没有。目前所有的183架生产型F-22均部署于美国本土的7个空军基地,其中5个为战备部署。
加利福尼亚州爱德华兹空军基地的412试验中队装备F-22EMD试飞机,它们将继续进行一些后续的飞行试验;位于内华达州内利斯基地的422试验与评估中队装备F-22A,其任务侧重于开发“猛禽”的新战术。
位于弗吉尼亚州兰利基地的第1战斗机联队是最早装备F-22的战备联队;佛罗里达州廷德尔基地则是部署“猛禽”最多的联队,共拥有55架F-22,它们隶属于第325战斗机联队,该联队还肩负着培训“猛禽”飞行员的任务;在2008年F-117隐身战斗轰炸机退役后,原装备“夜鹰”的第49战斗机联队换装“猛禽”,仍部署于新墨西哥州霍洛曼空军基地。
另两个部署F-22的基地尤其值得关注。驻阿拉斯加州埃尔门多夫基地的第3战斗机联队位于东北亚前沿,可以直接对俄罗斯、中国和朝鲜构成威慑;夏威夷的希卡姆基地则是第154战斗机联队的“鹰巢”,临时进驻冲绳和关岛的F-22大多来自这两个基地。
传统的F-22临时部署方式需要庞大的后勤支援。这促使一部分职业军人开始探索如何简化F-22部署模式。2013年,埃尔门多夫基地的军官们就提出了一种新作战概念——能够向任何前方作战地点迅速派遣“猛禽”,此概念的核心是量身定制的后勤支援组合,为每4架F-22配备一架专职C-17重型运输机,后者将搭载F-22在海外部署时所需的所有维护材料、弹药和地勤人员。该组合能在24小时内为作战任务做好准备。
2013年夏,太平洋空军的F-22就采用该部署方式从夏威夷转场至威克岛,希卡姆基地距离威克岛足有3700千米,当“猛禽”在威克岛降落时,几乎无需再做任何准备就已经即时生成战斗力。
时任美军太平洋司令部空军司令赫伯特·卡莱尔上将对此模式非常赞赏,他接受采访时表示:“过去10年中潜在对手的反介入战略之一就是威胁美国在日本和关岛基地的兵力部署。对手大量的弹道导弹使得我们的应急计划更加复杂,固定基地很容易成为目标,对策是你要把飞机放在不同地点,不让飞机在一个地点停留太长时间,这就需要灵活机动的快速部署能力。”
东北亚围堵
从所谓24小时部署新概念到卡莱尔将军的分散部署原则,不难看出,破解F-22部署密码的关键并非在本土的7个基地,而是貌似为应对各种突发状况的临时部署。
F-22的首次海外临时部署是在2007年,当年2月,12架“猛禽”从希卡姆基地飞抵冲绳嘉手纳机场。美国空军特别强调了这次部署的地缘战略价值:“这是美军机动性的最新例证,我们必须通过保持机动性和可靠存在履行承诺,以及对整个太平洋地区负有的安全职责。”朝鲜方面显然认为F-22针对的就是自己,还专门对F-22进驻日本提出了抗议。
在尝到了五代机战略威慑的甜头后,F-22穿梭于东北亚的临时部署逐渐常态化。从2007年至今,F-22以轮防的方式在日本部署9次,其中8次都在嘉手纳,该基地也成为F-22在本土外到访最频繁的地方。除2007年的首次部署外,在嘉手纳的其他6次部署分别开始于2009年1月、2009年5月、2010年5月、2011年1月、2012年7月、2013年1月和2014年1月。
F-22最近一次部署到亚太是2016年1月,美国空军这次没有选择冲绳。14架“猛禽”在没有通知日本政府的情况下,就被派到了紧邻东京的横田基地。媒体普遍将这次部署行动与朝鲜1月6日的核试验,以及1月16日蔡英文赢得中国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相关联。
其实细心观察即可发现,F-22在日本的部署极少是被东北亚的各种突发状况牵着鼻子走,而是完全有规律可循,这也表明美国空军一直在耐心地为可能发生的东北亚的军事冲突做准备。除2008和2015年外,F-22每年都会至少在冲绳部署一次,每次部署约4个月,一般为12至15架的规模。期间多会参加美日或美韩联合军演,演习时曾短暂进驻过韩国乌山基地。值得注意的是,9次部署行动的时间点均为年初或年中。美国空军选择气候相对极端的冬夏两季进行部署,估计有检验“猛禽”适应东北亚气候环境的意图。
在9次部署中,让人疑惑的是为什么2008与2015年“缺席”?2009年又为何在4月份刚刚结束部署后仅仅一个月便再次部署?“猛禽”在2008年虽然没有到访日本,却在当年7月首次出现在关岛。冲绳嘉手纳机场和关岛安德森机场是美军早就确定的F-22临时部署基地,在2007年检验了嘉手纳的“接待能力”后,次年在关岛首次部署顺理成章。2015年的缺席则可能与年初在夏威夷的一次降落事故有关。至于第二个问题,2009年5月的那次部署应该是为了应对突发状况,朝鲜在5月25日刚刚进行核试验,5天后F-22就出现在嘉手纳机场,“肌肉展示”的意图非常明显。
“猛禽”首次进驻关岛是2008年7月,但只呆了两周,参加完“丛林之盾”演习后就撤回本土了。美国空军后来承认,处于热带的关岛在7月非常湿热,导致F-22部分机载系统失效——看来在冬夏实施海外部署的确起到了发现问题的作用。F-22之后又在2009年1月和2010年1月到访关岛,部署时间均长达3个月,3次部署的规模也是12至15架。
F-22此后足有4年时间都没再来关岛。直到2014年6月,6架F-22为了参加在马来西亚举行的“对抗-飓风2014”联合演习,才中途经停安德森基地。当年9月,参加“勇敢之盾-2014”演习的F-22也曾在关岛起降。
中东与欧洲
2014年9月22日,“猛禽”终于在叙利亚迎来首战。考虑到叙利亚拥有比利比亚和伊拉克完善得多的防空体系,却又不足以对F-22构成实质性威胁,美军选择这里来回应外界长期对F-22无所作为的质疑,可谓用心良苦。
F-22首次进驻中东是在2009年12月,来自兰利空军基地的6架“猛禽”被部署于阿联酋宰夫拉机场,该基地距伊朗边境只有321.8千米,具备超声速巡航能力的F-22只需5分钟就能进入伊朗领空。
2013年5月,5架F-22连同B-1B战略轰炸机从阿联酋一起转场至卡塔尔乌代德空军基地,并计划从这里起飞对叙利亚发动空袭。然而,普京的斡旋最后挽救了巴沙尔政权。
自此之后,F-22在中东的“老巢”从宰夫拉转向了乌代德。后者是美军在中东地区现代化程度最高的联合空战指挥中心。该基地拥有一条长达4572米的中东最长跑道,可同时进驻120架作战飞机。这样现代化的大型空军基地可以更好地为“猛禽”提供部署保障。
令人意外的是,尽管F-22研制时主要针对的就是欧洲战场,可该型机直到2015年才首次被部署到欧洲——如果没有乌克兰危机的话估计还要无限期推迟。为了向俄罗斯展示肌肉,并对东欧盟国“表决心”,4架F-22于当年8月底进驻德国施庞达勒姆空军基地,随后在9月中旬飞往波兰瓦斯克参加了北约军演。
F-22最近一次海外部署也是在欧洲,2016年4月,来自廷德尔基地的12架“猛禽”进驻英国莱肯希思机场。4月25日,其中的两架历经3小时飞行抵达罗马尼亚米哈伊尔·科格尼查努机场,这是F-22首次进驻黑海地区,它们在当天参加完演习即返回英国。两天后,又有两架“猛禽”飞至立陶宛希奥利艾机场,同样是在当天演习结束后返回英国。
从F-22在欧洲的部署来看,尽管规模不大,甚至还被俄媒大肆嘲弄,但其隐藏在政治宣示背后的实战意义却不容忽视。该型机最初设计时的作战模式就是从英国起飞,高速穿越法国后在中欧争夺制空权。如今俄罗斯与西方对抗的铁幕已经从中欧推到了东欧,战时如果直接将“猛禽”部署到德国或者东欧,距离火线太近。但如果部署在英国,以F-22的作战半径又无法直接支持在东欧上空的作战。
由此推测,无论是飞往立陶宛还是罗马尼亚,美军都在验证一种新的部署方式,即从英国起飞转场至东欧前沿机场,执行完作战任务后再迅速撤回英国。该模式的关键在于确保东欧机场的安全,如果北约能够在波罗的海至黑海一线顶住俄军进攻——尽管可能性微乎其微,就算部分前沿机场遭俄军火力重创,但由于该地区的机场密度非常大,且临时进驻的F-22并不需要完善的保障条件,此时“猛禽”仍有可能维持空权。
而如果东欧被俄军迅速占领,则F-22的战场就还是最初计划中的中欧或西欧,从英国起飞直接就可以投入空战。如此看来,与东北亚的“本土-岛链”二级部署体系相比,欧洲的“本土-英国-东欧”三级部署体系的战场弹性要更好一些。
威慑大于实战
F-22至今无法在海外实现永久部署的原因有很多。
首先,作为具备隐身性能的第五代战斗机,F-22的维护保养高度复杂。美国国防部的测试报告显示,F-22每飞行1小时要接受30小时保养,费用高达4.4万美元,而F-15的每小时飞行平均费用只需3万美元。从F-22每次海外部署不超过4个月来看,其机体隐身涂料采用日常简单维护的有效期很可能也就4个月,虽然比上代隐身战机F-117和B-2每次任务后都需要全面维护的情况好很多,却仍然会限制该型机每次海外部署的时间。
其实解决问题的办法很简单,将海外基地的维护水准和保障能力提高到足以让F-22“安家”的水平就行了。然而,这显然需要更多的基地建设和运行资金,美国空军正面临冷战结束后最严重的预算削减,导致其近年来在扩建海外基地方面一直是“雷声大、雨点小”。
此外,即便解决了预算困境,在前沿基地永久部署F-22的战术价值也值得商榷。日本和卡塔尔也许可以分担嘉手纳和乌代德基地的扩建资金,但这些基地均直接暴露在潜在对手的反介入火力下。伊朗的弹道导弹可以在瞬间将乌代德和宰夫拉炸成火海;中国、俄罗斯,甚至朝鲜的远程打击能力就更不必说了。
美军对这样的现实风险看得很清楚。因此,自“空海一体战”概念提出以来,美国海空军在加强太平洋方向军事部署的同时,却削减了在第一岛链的人员和装备。冲绳是美军在第一岛链最重要的军事枢纽之一,其在战争爆发初期必然会遭到敌方毁灭性火力打击,在此永久性部署F-22风险极大。
第二岛链和第三岛链是目前美军建设的重点。然而,随着对手远程打击能力的飞速发展,以关岛为核心的第二岛链也不再安全。美国海军在这里加强核潜艇部署还可以理解,毕竟核潜艇有天然隐蔽优势。可安德森机场却是十分脆弱的,这也是美国空军对升级安德森机场热情不高的重要原因。
F-22主要承担“踹门”与争夺制空权双重任务。如果美军掌握发动战争的主动权,F-22的威力无需怀疑,其可以从容自本土转场至前沿基地,在对手领空执行自己擅长的作战任务。而一旦对方先发制人,由于前沿基地被毁,从本土飞来的“猛禽”又将栖身何处?要知道F-22不是B-2,它的作战半径只有不到1000千米,如果没有可靠的前沿基地保障,F-22不可能仅靠空中加油来维持战区制空权。
这里需要注意的是,与东欧的情况不同,东北亚岛链上没有大量的野战机场,东北亚也没有英国这样相对安全的“转场基地”,无论关岛还是嘉手纳,它们扮演的是英国和东欧的双重角色,屈指可数的几个空军基地早就是对方决心摧毁的目标。
换言之,至少在东北亚,F-22的部署困境既不能靠前沿部署解决,也无法完全立足于本土。其频繁到访冲绳,战术上的空权围堵价值很有限,反倒是战略上的威慑效果更明显。
(“宏亮瞻局”系上海交通大学国家战略研究中心特约副研究员王宏亮为澎湃防务开设的个人专栏,力求在兼顾分析的深度和厚度的同时,在前瞻性、敏锐度上更上一层楼,每周一期,不见不散)
责任编辑:庄晓丹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F-22,“猛禽”

相关推荐

评论(4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