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外长访华背后:屡屡挑战中国利益,却不敢“任性”到底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陈鸿斌

2016-04-29 13:1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日本外长岸田文雄。资料图
在日方一再表达意愿后,中国终于接受了岸田文雄外相的访华,这还是因为去年在中日韩三国领导人会晤期间,中日双方达成了“促进外长互访”的共识。
上一次日本外相访华则还是2011年11月的事,这样两个重要的邻国之间,连外长级别的访问都如此颇费周章,由此不难看出双边关系目前所面临的困境。
除了两国高层缺乏互访以外,连预定今年尽早重启的中日高级别经济对话、防范擦枪走火的“海空联络机制”目前也迟迟未能启动。
近年来,每年前来访问的外国领导人络绎不绝,往往是接踵而至。一个国家的外长来访,一般根本不会引发太多的关注。日本外相访华却成为话题,这本身就表明中日关系如今面临着严重障碍。
除了领土争议以外,历史问题这一页也始终未能翻过去。在对慰安妇的道歉和赔偿问题上,中日两国之间的隔阂始终未能消除;在相关“非遗”申请问题上,两国之间也不时发生争议。更使双边关系雪上加霜的是,近年来日本还全力配合美国,在南海问题上不断加大介入力度,蓄意挑战中国的核心利益,这是中方所完全无法接受的。
“该说的说,该做的做”:日本的“两面人”手段
近年来,随着中国在南海相关岛屿上修建必要的设施,日本各政党、媒体和整个社会舆论一片哗然,毫无道理地横加指责。在几乎所有国际会议上或相关的双边以及多边场合,日本毫无例外地会提出南海问题。包括在即将由日本做东的七国首脑会议上,日本也竭尽全力欲将南海问题列为“议题”。
去年美国巡洋舰“拉尔森号”驶入南海海域后,日本国内一片叫好声。此后安倍首相在会见美国参联会主席时,也明确表达了“支持”态度。就在今年3月9日,日本将自卫队的5架TC—90飞机“租借”给菲律宾,以便增强菲律宾“巡航”南海的能力。
安倍政府的这一行径,引起了日本的有识之士的异议。去年7月,前首相村山富市就公开指责安倍内阁在南海问题上说三道四。
3月28日,日本自卫队进驻最西端的与那国岛,正式启动在那里的“沿岸监视部队”。该岛距钓鱼岛只有150公里,日本此举剑指何方,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3月29日,新安保法又开始实施,中国及其他周边国家不能不表示严重关注。
4月3日,自卫队的护卫舰和潜艇又抵达苏比克湾,紧接着日本的准航母也前往菲律宾。随后,日本又借东道主之便夹带私货,在G7外长联合声明中言及东海和南海问题。中国外交部立即召见7国驻华大使,对该声明涉及海洋问题表示强烈不满。
日本官方对此的说辞是:该说的说(指南海问题),该做的做(力争再度举行两国领导人会谈)。
日本采取如此南辕北辙的举措也是实在不得已。日本在不断挑战中国核心利益的同时,鉴于中国的国际地位空前提升,在地区和全球的作用持续增强,因此在全面加强日美同盟以及竭尽全力拼凑遏制中国的包围圈的同时,也确在处心积虑改善明显下滑的双边关系。
岸田外相访华就是这一努力的一个组成部分。此前日本政府还任命了“知华派”资深外交官横井裕为新任驻华大使,横井曾担任中国课长、驻上海总领事、驻华公使等要职,在中国也拥有相当的人脉资源。这一人事安排改变了6年前的民主党政府刻意迎合国内民意,有意识地弃置“中国通”的做法。此举显然具有加强对华外交,减少误判的实际作用。
“任性”的代价是无法承受之重
日本在对华关系上何以会如此“二律背反”呢?这显然是由于中国的地位决定的。
中国是联合国常任理事国,是名副其实的全球大国。近年来在诸如朝核、伊朗核问题以及应对气候变化、反恐等一系列重大问题上,中国的态度在国际社会具有至关重要的标杆作用。
至于对推动面临巨大下行压力的世界经济发展而言,中国的一举一动都成为全球关注的焦点。中国的经济规模如今已是日本的两倍多,日本经济对中国的依赖程度在逐年加深。去年中日贸易额占日本对外贸易的21.2%,已连续9年保持日本的头号贸易伙伴地位,而美国的比重已下降至15.1%。今后随着中国经济实力的继续增强,这一比重将会继续提升。
与此同时,2015年中日贸易占中国外贸总额的比重却从2003年的15.7%下降到7.0%,已从曾经连续十多年的头号贸易伙伴下滑至第4位(前三位为欧盟、美国和东盟),2016年还很可能进一步屈居韩国之后。
这两年中国经济转型发展,进入了“新常态”,许多日本企业因未能顺应这一变化导致对华出口锐减,这对持续低迷的日本经济来说,不啻是雪上加霜。除了贸易以外,去年中国访日游客接近500万,人均消费28万日元以上(访日的其他国家游客的平均消费额仅为17万日元),总消费额高达1.4万亿日元,支撑日本经济的作用显而易见。通过吸引外国游客来拉动疲弱的经济,已成为日本的一项国家战略。
过去的中日经济关系,是中国向日本出口资源而日本对华投资,截至2014年10月在华日资企业已多达3.2万多家,占海外所有日资企业的48%之多。如果真像日本媒体近来所竭力渲染的“中国经济崩溃”的话,显然是日本无法承受之重。
如今的中日经济关系已是双向投资,如几年前联想收购NEC的个人电脑业务,海尔收购三洋,此前美的则收购了东芝的白色家电业务,今后这一趋势将继续发展。
在日本的智能手机市场,中国产品已占半壁江山,比亚迪的电动公交车亦已行驶在京都街头。此外,在稀土等重要矿产品上,中国的地位也是无可取代的,而日本是全球头号稀土消费大国。这一切都决定了日本在对华关系上缺少“任性”的本钱。
但中日关系的改善,需要在涉及各自核心利益问题上双方能够达成共识,而不只是在一些枝节问题上做一些姿态。
王毅外长在此前的“两会”记者会上指出日本的做法是“两面人”,这是深中肯綮的。日本言行不一的做法,是难以得到中国方面的认可的。
中国不可能放弃自己的底线,如果日本不以实际行动在南海问题、领土问题、历史问题上表现出诚挚的态度,而仅是在表面上做一些“积极表示”,是无助于两国关系改善的。此前已两度举行的领导人会谈并未能推动双边关系的根本改善,就足以说明问题。
(陈鸿斌,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副研究员)
责任编辑:庄晓丹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日本外长访华,中日关系,岸田文雄

继续阅读

评论(5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