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室内全面禁烟或开天窗,多方呼吁机场车站不能增设吸烟室

澎湃新闻记者 陈斯斯

2016-05-06 07:2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正在修订的《上海市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在征求意见过程中给室内全面禁烟开了“天窗”,新增了“旅馆客房应当设置专门的非吸烟住宿楼层或者客房,鼓励旅馆经营者将旅馆客房设立为全面禁止吸烟区域”,“机场、铁路客运站、港口客运站以及有条件的室内工作场所,可以设置具有独立通风系统且符合安全标准的吸烟室”这两项条款,由此引发讨论。
5月4日、5日两天,世卫组织、复旦大学健康传播研究所、上海市律师协会、上海司法研究所、京沪两地公共卫生研究人员等多方代表在沪联合发出呼吁:如果在机场、铁路客运站设吸烟室,将成为一种倒退,上海应当100%实现公共场所全面禁烟。
多数吸烟者不明白烟草的危害性
世界卫生组织驻华代表处控烟和媒体高级顾问潘洁兰5月4日通过远程视频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表示,近年来,中国在控烟方面取得了诸多进步,但是仍面临不少挑战。“中国的烟草消费量居世界首位,约占全球消费量的四成以上,中国逾3亿烟民多为男性,每年中国有10万人因暴露于二手烟死亡,上百万人因吸烟罹患各种疾病,给医疗卫生等带来沉重负担。”
潘洁兰希望作为国际化大都市的上海,能进一步完善控烟条例,做到真正全面无烟,以推动中国控烟进程。她表示,自己将向上海市人大提出关于全面禁烟的专业建议。
吸烟对吸烟者本身的伤害有多大?非吸烟者吸入二手烟的危害有多大?
上海市人大代表厉明指出,当前上海控烟效果不明显,其中一大原因就是很多人尤其是吸烟者对烟草的危害并不清楚,社会对烟草的危害宣传力度也不够,“拿包装来说,国内香烟的外观都很精美如艺术品,而在国外如泰国,其销售的烟草包装上都印着让人感到害怕、恶心的文字或图案,让人忍不住丢弃。
复旦大学健康传播研究所控烟研究中心主任郑频频指出,烟草烟雾中的致癌物越来越多地被检测发现,在2012年原卫生部白皮书上就写到,烟草烟雾中含有7000余种化学成分,至少69种为致癌物。接触烟草烟雾会导致死亡和疾病,包括心脏病、癌症、中风以及呼吸系统疾病等,可以使非吸烟者的冠心病风险增加25%~30%,使肺癌风险提高20%~30%。”郑频频进一步指出,在我国二手烟危害的人数超过7.4亿,其中15岁以下儿童1.8亿,吸入二手烟的时间即使很短,也会对心血管系统产生不良影响,从而增加心脏病发作的危险。
二手烟的危害 复旦大学健康传播研究所控烟研究中心供图
机场设吸烟室从技术上被证明不可行
中国已经签署了《烟草控制框架公约》,并于2006年起正式生效,全面无烟环境是该公约的明确要求。然而,目前正在修订过程中的《上海市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在征求意见过程中对室内全面禁烟开了“天窗”。
参与控烟立法调研的新探健康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吴宜群、中国政法大学教授解志勇、上海司法研究所所长杨寅等来自公共卫生、法律等多个领域的相关人士均向澎湃新闻记者表示,对于城市治理观念先进的上海而言,如果对全面禁烟开“天窗”,会成为地方立法的一种倒退。当下无论是同为国际化大都市的纽约、伦敦、悉尼,还是发展中国家的圣保罗、墨西哥城都已经全面无烟,国内北京、深圳、青岛、哈尔滨也先后实施全面禁烟的法律。
中国政法大学卫生法研究中心研究员于秀艳5月5日也举例指出,从近几年国内外新修订的控烟法来看,都没有考虑在旅馆、机场、铁路等场所设置吸烟室,如加拿大各省、澳大利亚各州、俄罗斯、青岛、深圳、长春,而北京甚至更严格,连这些公共场所的室外排队区域都禁止吸烟。
上海市部分交通枢纽站吸烟室内外PM2.5监测情况 复旦大学健康传播研究所控烟研究中心供图
机场、铁路等设吸烟室是否可行?复旦大学健康传播研究所控烟研究中心日前在上海主要交通枢纽站如南站、上海站等车站的吸烟室内外做过监测,发现吸烟室内PM2.5 浓度可以达到室外的300倍,对吸烟者自身造成严重危害。同时,吸烟室并不能有效地保护非吸烟者的健康,在距离吸烟室5米处测定,空气中微小颗粒的浓度仍然可以达到室外的18倍。
复旦大学健康传播研究所控烟研究中心主任郑频频指出,美国采暖、制冷和空调工程师学会曾发布声明,没有任何技术方法,包括目前先进的稀释通风技术或者空气净化技术,能够控制环境烟草烟雾所造成的健康风险。
即使只允许在吸烟室吸烟,烟草烟雾仍然不可避免地会从吸烟室的天花板分风箱、电源插座、水管装置等空隙泄漏到其他区域和房间,而接触烟草烟雾则没有安全水平可言。”郑频频指出,美国一些无烟机场的管理部门指出,如果不需要清理吸烟区的话,清洁工就有更多的时间去维护机场的其他区域,降低了成本。而机场吸烟室关闭后可以转为他用,例如零售商店,便利乘客,也为机场提供了增加营业收入的机会。
九成上海市民支持室内无烟
近两年上海民意调查显示,超过90%的受访市民支持室内全面无烟。2015年上海市统计局通过电话调查发现,95%的受访市民支持上海控烟条例修订;2016年借助上海发布的微信平台4万多网友参与的调查表明,93%支持室内公共场所和工作场所全面无烟。此外,复旦大学健康传播研究所曾在800多名国内外宾馆客人中做过调查,近八成宾客赞同上海完全无烟。
然而,也有人指出,在《上海市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实施了6年的背景下,当前若要实行室内全面禁烟仍然有些难度。
上海市人大代表厉明指出,禁烟难点一是那些餐饮、网吧,主要是担心客户跑掉,而当前控烟仍存在执法难点,由多个部门联合执法如同“九龙治水”;二是当前烟草销售对国家税收来说影响很大,需要靠全国人大去推动立法;三是当前国内对未成年人的保护还有待提高,“国内买烟很便利,随处可以买到,一些未成年人也可以委托成年人去买烟,而欧洲一些国家买烟并不容易,在宾馆酒店一些售烟机价格则很高。”
华东政法大学教授、社会治理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邹荣进一步指出,控烟法的修订必须要平衡各方利益,毕竟吸烟本身并不违法,“法律的实施不单单靠执法,这样执法的成本很高,还是要让吸烟者、非吸烟者都得到尊重,保证不吸烟者免受烟草的影响,从这个点来考虑,就应该在影响非吸烟者的场所实施禁烟,如室内一些工作场所禁止吸烟,这样才能更好地保障各方利益,从而更好地推动法律有效实施。”
焦点
我从事控烟研究15年,为何主张室内全面禁烟,问我吧!
郑频频 2016-05-06 206 已关闭提问
责任编辑:姚秋韵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公共场所禁烟,世界卫生组织,机场吸烟室

继续阅读

评论(21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