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时健独子海外归来,从逃离父亲影响到加入“褚橙”事业

澎湃新闻记者 程艺辉 发自云南保山

2016-05-11 10:4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抱歉!
您的浏览器可能不支持此视频播放器,请用更高版本的浏览器试试!
澎湃新闻专访褚一斌。澎湃新闻记者 程艺辉 编辑 张登(03:32)
52岁的褚一斌,时间被排得满满的。每个月他有一半时间在昆明,一半时间在龙陵县的橙园。
褚一斌是褚时健唯一的儿子,年轻时他曾希望努力摆脱“褚时健儿子”这个头衔。20岁的褚一斌在昆明念大学,对于父亲“指派”给他的自动控制专业并不满意,常常跑去旁听哲学课,找尼采的书来看,在他看来对于父亲“大家敬仰归敬仰,但背面,除了工作带来的成就感,他没有任何的快乐”毕业后父亲安排他进入玉溪烟厂,但不久,他就选择了离开父亲,远渡日本。
褚一斌在果园接受记者采访。 本文图片 澎湃新闻记者 程艺辉
1993年,褚一斌开始在深圳做房地产,褚时健执掌云南红塔集团;1999年褚时健因贪污入狱,2002年保外就医开始种植“褚橙”时,褚一斌在新加坡做金融投资……2012年,褚时健凭借“褚橙”再次回归大众视野,获得成功,2012年底,褚一斌接到了父亲的电话,此时他已料到父亲的意图,2013年,褚一斌正式停掉了自己的事业,回到云南。
这一次选择与父亲携手并进,一部分原因是来自对父亲的愧疚。1999年,褚时健因贪污被判无期徒刑,对于这个家庭的打击是巨大的,当时褚一斌远在新加坡,担心父亲和家人,但又无能为力。
2005年,褚一斌带着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从新加坡回来看父亲,在哀牢山的果园住了几天,褚时健问儿子“你要不要回来?”,褚一斌没有直接回答。那几年,褚时健总要带他去橙园,拉着他分析农业。
褚一斌位于云南省保山市龙陵县勐糯镇田坡村的冰糖橙果园。
2014年褚一斌将新基地选在了云南西南边陲的保山市龙陵县勐糯镇田坡村。这里全年平均气温21.5摄氏度,昼夜温差大,光照时间长,是冰糖橙更为理想的家。
龙陵基地于2014年完成选址并与当地政府签订了框架协议。全部工程分三期完成。一期土地流转8000亩,已于2015年底完成;其余两期分别于2016年底和2018年完成,总面积达3万亩,这将是全国面积最大的单一品种鲜果种植基地。
褚一斌在查看田地的育苗情况。
褚一斌从果树种植、修剪、施肥、浇灌等等工序一点点学起。“褚橙”此时早已在市场上获得认可。褚一斌希望做得更好:一是扩大规模,进一步提升产量,二是走多品种的鲜果共同发展道路。
“产量大了有一个好处,现在老基地几千亩,产量一万多吨果子,不管管理得多好,都有百分之十到二十的果子不行或者外观不好,最后也没办法还是流入市场,影响我们的品牌。但要是一万五千亩,百分之十也有一个基础量了,就可以做果汁加工。”
褚一斌在向记者介绍冰糖橙的情况。
经过细致的考察和寻觅,褚一斌在云南芒市附近找到了一块四千亩的多品种鲜果试验基地,候选的鲜果品类有18种。外面鸡场的鸡粪重金属激素超标,为了保证果园的有机肥,他们决定不再去农户家收购鸡粪,计划修建一个十万只规模的养鸡场,来生产出合格的鸡粪。
云南地理条件独特,气候温润但地势崎岖,农业生产规模不大,种地往往难以支付。褚家父子则在自己成长的这片土地上展开了集约化生产的有效尝试。褚一斌希望自己的果园可以真正惠及当地百姓,与农民结成利益共同体、形成共享机制。
褚一斌独自在田地里思考。
责任编辑:赵昀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褚一斌,云南,农业,褚时健,橙子

继续阅读

评论(18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