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学者雷洋涉嫖被抓死亡前的最后两小时

澎湃新闻记者 章文立 蒋格伟 实习生 宋奇波 穆玉婷 陈柯芯 曾雅青

2016-05-11 08:0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青年学者雷洋涉嫖被抓死亡前的最后两小时
北京警方通报雷某死亡事件:咬伤警员,打坏记录仪,支付嫖资【点击图片查看详情】
抱歉!
您的浏览器可能不支持此视频播放器,请用更高版本的浏览器试试!
雷洋被带上车前喊“帮帮忙一下”。(04:10)
5月7日晚8时许,29岁的青年学者雷洋坐在他北京昌平的家中。
当天晚上,他的奶奶、小姨和嫂子将从湖南老家乘机到北京,看望他刚出生两周的女儿。
晚上8点半左右,岳父忍不住催促雷洋出门接机,他回了岳父一句:“不急,9点会出发。”又埋头玩起手机,过了片刻他才起身离开家。
走之前,他告诉岳父,打算坐地铁去首都机场。接机后,会和家人直接打车回家。
航班预计晚11时30分到达。
雷洋离家后,家人再没能联系上他本人。
直到次日凌晨3时许,他们随警察来到医院,看到的是手臂和头部带有淤青的雷洋遗体。
5月9日21点24分,北京市公安局昌平分局在官方微博中通报,5月7日20时许,警方接群众举报,在位于昌平区霍营街道某小区一家足疗店查获涉卖淫嫖娼人员6名。民警将涉嫖娼的29岁男子雷某带回审查时,该人抗拒执法并企图逃跑,警方对其采取强制约束措施。将该人带回审查过程中,雷某突然身体不适,警方将其送往医院后,抢救无效死亡。
离家
5月7日,是雷洋和妻子三周年结婚纪念日。今年是他们认识的第14个年头,他们是高中同学,在湖南省常德市澧县一中的不同班。后来,两人都考到北京上大学。
雷洋2005年考进中国人民大学环境学院,并完成了本科和硕士学业。2012年硕士毕业后,他任职于中国循环经济协会,成了一名环境经济学者。
妻子回忆,结婚纪念日前,雷洋还曾发微信问她想要什么礼物,他们也讨论要继续攒钱,设想在好学区换个大点儿的房子,为刚出生的孩子上学做准备。
夫妻俩住在昌平霍营天鑫家园小区,距首都机场约40公里。这一天晚上,雷洋计划将三位从湖南老家搭乘飞机到北京的亲人接回家。
如果搭乘地铁去往机场的话,最便捷的路线是,从天鑫家园北门出发,折向西沿回龙观东大街步行1公里多,到地铁站搭乘8号线。
妻子回忆,大约晚8点半到9点,雷洋走出家门。
足疗店
涉事无牌足疗店,雷洋在这里被带走。
从天鑫家园往北,穿过回龙观东大街,再绕过龙锦苑东四区,步行约1公里是龙锦苑东五区。
一位目击者告诉澎湃新闻,5月7日晚9时许,他看到一位穿白色运动鞋的年轻男子被两人摁在龙锦苑东五区小区入口处的空地上。一辆面包车停靠在旁,除一名司机外,还有一人手里拿着手铐,铐住这位男子,男子喊救命,头部有血迹。随后,年轻男子被带走。
在一份网友拍摄的疑似现场视频中,一位男子带着哭腔连喊“帮帮忙”。
另据财新网报道,一位老者看到一名便装男子踩上一位年轻男子一只脚。 “另有一个便衣,左手摁着左腹部,可能被那人踹了一脚吧。” “便衣大概有五个人,包括两名司机。一辆白色金杯面包车,一辆小轿车,没有警车标志。”老者称,因为年轻人一直喊救命,就有围观者打了110。年轻男子被摁倒处,距离警方通报的足疗店大约四五十米的距离。
澎湃新闻记者10日下午走访涉事足疗店时,发现其已关闭,该店铺未挂招牌,两扇玻璃门上分别贴着红色的“保健、养生”大字。
龙锦苑附近龙锦三街两侧街道开有数十家足疗保健店。有附近店铺人员告诉澎湃新闻,他们听说警方最近有抓嫖行动。另据新京报报道,有附近足疗店技师称,这两天有警察上门通知,时下正是“扫黄打黑期间”。上述技师称,前几天路北一家足疗店“出了点事”,附近“不太正规足疗店”可能不敢正常营业。
在警方此后的通报中,雷洋在5月7日的一次抓嫖行动中被查获,一同被抓获的其他五人因涉嫌协助组织卖淫罪被昌平警方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死亡
7日晚11时许,在昌平家中的雷洋家人接到抵京的亲属电话。电话里说,没见到要来接机的雷洋。
雷洋的妻子吴丽(化名)回忆,家人随后一直拨打雷洋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直到8日凌晨1点,雷洋的电话才通了。对方称是昌平区东小口派出所的民警,要求亲属赶往派出所。
1点半左右,吴丽和父亲来到派出所,被告知雷洋涉嫌嫖娼被抓获,在押送过程中有跳车行为,后出现身体不适,送医抢救无效死亡。
凌晨3时许,家属在警方带领下,来到医院见到雷洋的遗体。他们称看到雷洋的遗体头部颈部多处受伤,嘴角也有血迹。
事实上,雷洋大约在五小时前就已死亡。
5月7日晚22时09分,昌平区中西医结合医院收到被送来急救的雷洋。据中央电视台报道,该医院的急诊科张主任说,雷洋送到医院时,已瞳孔放大,无生命体征,经过心肺复苏等常规抢救45分钟,生命体征未恢复,22时55分,心电图仍呈直线,宣布临床死亡。
张主任称,抢救过程中,对雷洋气管插管时,发现其口腔里有少量血性分泌物,同时在其右额部有局部皮肤挫伤,医院无法判断伤情是如何造成。他称,雷洋尸体已不在医院,死亡原因只能通过法医尸检来确定。
青年学者
雷洋生前工作办公桌。
毕业后,雷洋曾经在知名环境保护期刊上面发表过数篇论文。去年6月入职到现在的单位,不到一年时间,他已经是一个项目负责人。“他挺阳光,爱运动,年轻人工作能力也强。”熟悉雷洋的同事告诉澎湃新闻。
雷洋的办公桌现在空着,桌上堆放着一些文件和书籍。
事发前一天,雷洋去过办公室,在此之前他正在休“陪产假” 。
平时,雷洋单位正常上班时间是早上8点30。但5月6日早上,他提前到了办公室。
他告诉同事,老家来了亲戚,帮忙照顾刚出生的小孩儿,自己帮不上什么忙,反倒要麻烦家人给他做饭吃,倒不如过来办公室。
“当天一切正常,下班也没人太注意,正常是5点下班,他应该也差不多。”雷洋的同事向澎湃新闻回忆。
5月7日早上,雷洋和同事们在微信群里聊工作。中午12点左右,雷洋的一位同事拨通了他的电话,问他下午有没有事情。雷洋误以为同事要去找他,兴奋地回复对方,说自己没事。结果同事打电话给他只是为了沟通工作,想让他改个表格。
挂掉电话后,雷洋在下午2点左右发出了他人生最后一封邮件。
疑云
面对雷洋的突然死亡,他的家人有许多疑问。
“最质疑的是死亡过程,为什么在带上车以后还会出现死亡?为什么在我们打电话的时候没有人接?我们的亲人去看到尸体,身上的伤痕很多,头部也有淤青。如果是跳车头部着地的话,身上应该有擦伤。”吴丽反复对记者说。此前,雷洋家人在网上发帖质疑“雷洋死亡“疑云。
对于警方公布的接报和抓捕时间,雷洋的朋友也心存疑问。“5月7日当晚8点半左右,雷洋还在用微信和大家沟通,估计当时还没有出门。”雷洋的同事回忆后说道。
雷洋的微信头像,是他的女儿握着他手指的照片。他朋友圈里,目前只有他参加会议,讨论和研究的内容。
雷洋湖南老家的政府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他的家人这两天都赶往北京了。家人希望找出雷洋生命最后的蛛丝马迹。
9日下午,他们向物业提出看监控录像的请求,物业回复称摄像头坏了。家属还称,当天上午,昌平分局刑侦支队的警察也来物业处提取过监控。
10日上午,代理律师彭岳吉和雷洋的家人向北京市公安局昌平分局治安支队递交了书面的尸检申请报告,并要求警方公布相关证据。“接受不了这个现实,死亡过程接受不了,我希望警方公布执法仪,让我们了解整个过程。”吴丽说,她抱着襁褓中的女儿坐在昌平的家中。
两名治安支队民警向雷洋家人回复称,案件还在调查中,相关信息不宜透露。此后,昌平公安分局一名副局长又回复,近两天将安排工作人员和雷洋家属接洽尸检事宜。
下午,他们又赶到昌平区中医医院,想看看雷洋的遗体。不过中医院太平间管理人员告诉他们,需要民警陪同才能看,雷洋的小姨打电话给昌平区治安支队负责此事的民警,打了三个电话以后,对方告诉她抽不出人手。雷洋的家人又决定前往昌平区检察院,他们要提交一份关于披露雷洋在警方控制期间意外死亡的真相申请,并要求追究相关人员的刑事和行政责任。
据警方9日晚间通报,昌平公安分局已将雷洋案情况通报检察机关。昌平区人民检察院已介入并开展侦查监督工作。
“我很想知道,那两个小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雷洋的家人和朋友不断重复着同一个问题。
责任编辑:黄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雷洋,嫖娼,人大硕士,北京警方

相关推荐

评论(5.4k)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