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早源自中国的工匠精神现在去了哪里?

黄征宇

2016-05-13 10:5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最近,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要“培育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这也是中国政府首次在国家高度提及有关“工匠精神”的话题,一石激起千层浪,引发了国人广泛的热议和思考。
“工匠精神”的逐步回归,甚至受到政府的鼓励和支持,这不是偶然,其中有着深刻的时代背景。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在经济利益的刺激下,很多的产品规模化、流水线地被生产出来,忽视了产品的品质和个性,有的甚至粗制滥造、以次充好。在之前物质匮乏的时代,这样的产品还有一定的销路,但处在现在的买方市场,人们的要求越来越高,他们需要真正有内涵、有情怀、有温度、有故事的作品,那些大路货再也难有好销路。
为什么近些年,很多人中邪似地抢购日本的马桶盖和纸尿裤?不能说中国人不爱国,也并非崇洋媚外,确实是人家的产品质量过硬,更加注重人性化设计,用起来既舒服又放心。如果国内生产的产品没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大家何必劳心费神,甚至不惜花高价从国外购买?所以,政府在这个节骨眼上呼吁“工匠精神”是正当其时。
到底什么是“工匠精神”呢?我认为从浅层或者从出处来看,是手艺人对技艺的执着追求和对产品的精益求精,而从更深一层来看,这是一种情怀,代表着:执着,务实,坚定,传承。
在国家层面把“工匠精神”发挥得淋漓尽致的佼佼者有日本、意大利、德国、瑞士等。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末,我就读斯坦福期间,曾经分别去到日本和德国,在那里具有代表性的公司实习过一段时间,因此对他们的“工匠精神”有着自己的体会,也被这种精神深深打动,至今难忘。
日本的工匠精神
大学三年级的时候,我申请去了斯坦福日本分校学习了一个学期,暑假期间我申请到了在日立(Hitachi)公司实习的机会。
在日立,我感触最深的一点,就是无处不在的“工匠精神”。回顾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的1950年,日本还只能生产廉价而简单的商品。此后的二十年,日本政府将传统手工业者的匠人精神传承于规模化制造,极大提升了日本制造的品质。日本政府也注重对民间手工业的保护,1955年设立了“人间国宝”制度,用以保护匠人和小型企业,并在全社会持续倡导工匠精神。所以,很多研究者认为这是日本能够在战后迅速恢复并快速发展的重要原因之一。
对刻字十分执着的日本师傅
那时,我在日立公司的生产线上做工程师。有一次,一位资深的日本籍同事教我如何使用激光仪器刻字。当时,我花了差不多两个小时的时间刻了自己的名字。刻完之后我仔细看了下,觉得还挺成功的。但就在我快下班的时候,这位同事看了我刻的字后对我说“我再帮你重新刻一个吧……”
其实那天我是晚上10点半左右下班的,而他在我下班以后花了差不多三四个小时又帮我重新刻了一个,而他刻字的水平无疑远远高出我数倍,成果相当漂亮!而我当时觉得,花那么长的时间重新刻字,无非想向我展示激光仪器的强大功能和他的精湛技艺,其实并没有太大实际意义。但在后来,我发现我想的并不正确,因为我看到他并不只是帮我一个人重刻,而是对于那些他接触到的新人(不管是不是他的徒弟或下属)都给予耐心的辅导和细心的纠正,帮助他们尽可能地掌握正确的技艺,并且尽量减少瑕疵,做出让更多人满意的产品。
这件只是当时在日立公司实习的一件小事,但已经让我充分认识到,日本人非常注重细节的完美,对品质的坚守也达到了令人敬畏的程度。他们会不断地进行细节方面的修正,也就是所谓的“改善”,在一步一步不断完善的过程中逐步地向完美靠近。
这种的“细节完美主义”在日立的工厂里可以说是随处可见。比如,在某个生产区域,他可以规划出最合适的行进路线,准确丈量出员工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具体需要多少步,并在地上印出一个一个脚印,引导你走这条最合适的线路;比如,车间里的每个门所在的地面上都会画上一个半圆,这是门打开以后的一个半弧形范围,这么做为的是让你留意,不要走在这个半圆当中,不然有可能会被门撞到。诸如此类的细节我看到了很多很多,可以说日立公司是“工匠精神”企业方面的杰出代表,从想法到规划,再到执行,最后到实际效果,都有着近乎完美的演绎。
可见在日本,“工匠精神”已经成为了一种民族文化和国家特征,深植在每个日本人的心里。
极致的“工匠精神”背后却是日本人对创业失败的极大恐惧
在敬佩日本“工匠精神”的同时,我也发现,日本不是一个创造性的民族,他虽然可以精益求精,但几乎没有任何创新。我记得当时和日本同事交流时,问了他一个很简单的问题,日本发展这么快,科技也很发达,到底有什么东西是日本人发明的?当时他楞了一下,笑着说,暂时想不出来,回去查一下明天再告诉我。而到了第二天,他还是没有想出来。于是我就问了另一个日本同事,他也不知道。然后到了第三天,这位同事告诉我说,随身听是日本人发明的,我随即告诉他也不是日本人发明的。他虽然有些不爽,但后来还是承认了。
通过这件事也让我感觉到,虽然日本在“工匠精神”方面的确做到了极致,但是创新不足。我也和这个同事探讨了原因。他说,对日本人来说,他们很怕创新带来的失败,因为失败对个人发展以及家庭幸福的影响都太大了。
很多日本人小时候的梦想就是能考入京都大学或东京大学,因为进了这些顶尖大学,他们的命运就会被改变。从这些大学毕业的学生,如果选择进政府工作,生活水平会很稳定,只要自己努力一些,就会有很好的前途;如果选择进大公司,也会有不错的发展空间。但他们很少会选择去创业,因为一旦创业失败,他的履历上将会留下失败的记录,无论政府机构还是大企业就很难再接受他们,所以创业对日本人来说,失败成本非常大。
这在我随后的实习中也深有感触。当时我实习的地点在京都,离京都大学不远,所以也有机会认识了一些京都大学的学生,在和他们的交流中,我发现几乎没有一个人对创业感兴趣,真的是没有一个人!对他们而言,进入一家大公司,有一个好的、稳定的未来是最重要的。而创业的成本实在太高了,一旦放弃去大公司而选择创业,万一创业失败的话,他们就很难再获得那些大公司的青睐。所以,这也让我充分认识到,虽然日本有着优秀的工匠精神和文化,在“改善”方面也精益求精,但在创业层面显然有着很大的民族局限性。
德国的工匠精神
我知道,在世界上能与日本工匠精神相提并论的国家,德国绝对是其中之一。德国人的极致严谨常常被很多人调侃成为刻板。但是全世界都承认,德国制造最值得信赖。他们对细节的固执早已成为习惯,除了奔驰、宝马、奥迪这些知名车企,闻名于世的还有Leica莱卡相机、Montblanc万宝龙钢笔、Rimowa日默瓦行李箱,无一不彰显着细腻的心思、独到的创意和恒久的品质。
曾被鄙视的德国制造
或许很多人并不知道,1830年,德国还是一个农业国。1871年,德国制造还处在假货和仿冒横行时代。1887年,英国人通过了侮辱性的新《商标法》,规定从德国进口的商品必须标注“Made in Germany”,以此区分劣质的德国货和优质的英国货。但之后的一百多年时间里,德国人知耻而后勇,不断调整和改进,终于跻身世界高品质制造的强国行列。
于是,日本归来之后的第二年,我选择了去德国实习,看到的又是另外一种模式的“工匠精神”。
我在博世(Bosch)公司工作的时候,当时我在的那个业务板块主要是以生产汽车刹车器为主,主要合作方是宝马(BMW)公司,所以我也有机会经常去宝马的工厂考察。
位于宝马总部的工厂规模很大,这让我去参观时大开眼界,我从来没见过几千辆宝马车,一辆挨着一辆停在工厂里的场景。紧挨着工厂旁边就是一座火车站,制造好的汽车在最快的时间里被装运到车站,直接运输到德国各个地方。
有繁衍系统的工匠精神
德国人没有日本人那么细致,但是他们非常的系统化。我记得在每一个德国工厂见到的工程师或者汽修师,很多都有着非常丰富的工作经验。这些资深的师傅他们都会带一些徒弟,通常来说,徒弟跟师傅要学习至少7年以上,才会通过认证成为正式的汽修师,而这种师徒传承制度在德国已经存续了上百年。
所以我后来发现,在精益求精和一丝不苟上,德国人没有日本人那么极致,但是他们的优点在于会非常系统地将这些传统的知识和技艺一代一代地传承下去。在德国,这种传承不只是简单的言传身教,一切有价值的东西都会被作为数据忠实地记录下来,并整理成数据库,用于公司的长期发展。
这也让我认识到,工匠精神一时兴起或被开始重视并不难,难在能坚持下去,更难在于如何有系统、有组织地传承下去。德国那么多好的公司之所以能存续上百年,正是因为他们能通过信息整合,将公司优秀的技术、经验和理念,一代代地传承下去。在系统化传承方面,德国无疑是做得最出色的。
叩问中国的工匠精神
日本注重改善,他们在不停的改善中快速进步,而德国很擅长一代代的技艺和智慧的传承,这是他们各自突出的优势,是两种风格不同的“工匠精神”的展现,这些都很值得中国借鉴和参考。
但其实从古至今,中国从不缺少工匠精神,工匠精神不是舶来品。中国曾经是世界上最大的原创之国、匠品出口国、匠人之国!从公元前200年至公元18世纪,两千多年的农耕经济时代,中国一直是全世界最大的产品输出国,中国的丝绸、瓷器、茶叶、漆器、金银器、书画等精美的产品是世界各国王宫贵族和富裕阶层的宠儿。
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中国经济高速发展有目共睹,但商业伦理问题也日渐突显,部分企业为了获取利益忽视商业道德,假冒伪劣、粗制滥造还时有发生,我还看到极少数企业喜欢弄虚作假,明明败絮其中,却要包装成金玉其外,虽然获得了一时的利益,但失去的将是客户的信任和市场的机会。
中国正在日益崛起,但在快速发展的过程中,现在还比较缺少日本精益求精的精神和德国代代相传的理念。试想一下,一些随着经济迅速发展而日益扩张的中国公司,在经历了30年、50年、100年后,还能像上述日本和德国的优秀企业那样很好地存续下去吗?
所以我觉得,对于中国企业而言,最核心的问题不是快速占领市场或是追求业务扩张,而是最需要有一个好的公司文化和内部传承,对自己产品和服务要一直追求极致的完美,企业家自己要不浮躁,不妥协,静心做事,踏实做人。而这样的一种理念绝不是一蹴而就的,也不是像书本上的知识一样可以生搬硬套过来,而是需要系统地、耐心地培养产生,并且在企业里一代一代地传承下去。
联想到我所在的金融投资行业也需要工匠精神,甚至我认为比其他行业更需要。投资行业风险大,诱惑多,客户和机构之间的信息不对称现象比比皆是(尤其跨国投资),那么到底为了短期利益而把项目包装得美轮美奂,还是选择坚守价值为投资者控制风险,我想我的答案永远是后者。
在中国,很多人都梦想成就百年品牌,但百年品牌的打造需要全力以赴:对每一处细节的关注、对目标达成的坚持、对创新创造的执著以及对消费者需求的洞察。世界上众多百年品牌,凭借精益品质在各自领域一骑绝尘的同时,更以创新的实践为行业带来深远的影响。这就是工匠精神最完美的诠释,也是基业长青唯一的道路。我相信也坚信,源自中国的工匠精神终将回归!
(本文作者黄征宇系宇沃资本董事长、Intel前执行董事、美国白宫前官员。个人微信公号“宇仔资本论”:ImmCapital,欢迎关注。)
焦点
我曾在美国白宫担任特别助理,关于美国2016年总统大选,问我吧!
黄征宇 2016-03-18 235 已关闭提问
责任编辑:谢秉强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工匠精神,日本制造,德国制造,中国制造

相关推荐

评论(13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