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满:与提出的要求相距太远,但认可275万国家赔偿

成都商报

2016-05-13 17:3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从2月1日被宣判无罪释放离开监狱,时间很快过去了3个多月。在阖家团聚,尽享人伦幸福的同时,尚未完全适应社会,尤其是国家赔偿申请一事,陈满也有着不少的烦恼,晚上经常睡不着觉。
今日(5月13日),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官方微博发布消息,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和陈满达成国家赔偿协议,向陈满支付国家赔偿金275万余元。
“与我提出的赔偿要求相距太远,但是认可这个赔偿,毕竟有相关法律规定。”陈满说,现在他不想再提起过去的苦难日子,在国家赔偿了结后,能像多数人一样,陪伴在父母家人身边,过一种宁静、安详的普通人的生活。
从2月1日无罪释放,到如今已经三个多月,陈满一直在做的一件事就是融入社会。图为2月2日,四川省德阳市绵竹市,刚到小区门口的陈满被团团围住。 视觉中国 资料
逐步适应 怀念当年的单纯美好
在陈满前往海南协商国家赔偿前,他与成都商报记者见面,有一次长时间的交流。当天,坐在德阳市区旌湖边的一家茶楼里,肠胃不是很好的他要了一杯红茶。比较起刚回家的时候,他明显黑了许多。
从2月1日无罪释放,到如今已经三个多月,陈满一直在做的一件事就是融入社会,因为对他来说,23年的时间,不管是物质层面,还是精神层面,很多东西都有了太大的变化。车子,房子,手机,电脑等等,这些对于很多人来说司空见惯的东西,对陈满来说却很新奇。
虽然只相隔几十公里,但德阳对陈满来说还是很陌生。陈满说,就连自己出生、成长的绵竹,由于20多年的分别,加上“5·12”后大规模重建,好多地方、好多街道都不认识了,“有几次,一个人出去把方向都走反了”。
陈满介绍,为了适应在绵竹的生活,他经常选择走路上街,这样好熟悉各个街道“家乡变化也大,还走迷路过几回,慢慢适应嘛!”言语中陈满充满乐观。
“感觉和社会有些脱节,正在努力适应。”陈满介绍,回来后很多东西变化太大,他都是努力去适应。刚回家时,诸如看病需要身份证、办手机卡需要身份证等就不太习惯,后来他开始尝试使用微信,用微信和身边的朋友联系。
陈满还记得,儿时和自己刚参加工作那阵,同学、朋友之间,你今天在我家吃饭,我明天在你家玩耍,都是极其寻常的事情。而现在,“都住的是单元房,进去就关门,不要说相互间难得串门,就连请客,大多数情况下都是下馆子,很少有在家里的,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言谈间,陈满不由自主地流露出对当年那种单纯的幸福、美好的怀念。
尽享天伦,好好陪伴父母家人
虽然现在已经能够较为熟练的使用智能手机,并且还开通了微信,但在接完一个电话后,除在手机上存储好号码,陈满还是习惯的掏出一个笔记本,用签字笔将来电人的姓名、电话号码工工整整地记录在上面。“做个备份嘛,万一搞掉了难得找。”
“有什么事情要办,我尽量自己去。近点的就走路,稍微远点自己去赶车。”陈满说,前不久去海南时,他就是自己一个人赶车从绵竹去的成都,“朋友听说后都埋怨我没跟他们说,他们可以送我的。但我真不想给别人添太多的麻烦”。
在绵竹,陈满生活上的很多事前,大哥陈忆都不帮忙,“让他自己去做,他也做得好。”
为了照顾好父母,陈忆为父母请了一个保姆,在家里大部分时间陈满自己买菜,“有时候我喊保姆把材料准备好,我来炒菜。”陈满介绍,曾经和同学合伙开过餐馆,对于炒菜来说,他还是比较有信心,更多的是他觉得亏欠父母太多,陈满说,自己现在大多数时间都用在陪伴父母上。将来所有的事情都了结后,他会去学车,然后买辆车,带着父母家人出去玩,享受天伦之乐。
陈满回家后,有街坊邻居给他介绍女朋友,也有大胆的女性自己写信来表白的,有主动找上门来的,还有让他到外地去一起过日子的,不过他现在都还没有考虑。
经历那么多的事,陈满更加冷静。他说“这个不着急,要看缘分,希望能在生活中遇到一个合适的,彼此间知根知底,相互都了解。”
相距太远,但认可这个赔偿
提起前几天就国家赔偿申请与海南高院的协商,陈满还是表示有些差距。
“出事前,我是有职业和稳定收入的。”陈满认为,如果不是蒙冤入狱,这23年时间里自己仍然会靠自己的劳动来获取一定的收入。我正是因为蒙冤被判入狱,才被剥夺了赚取收入的权力。
“虽然没有明确列出‘误工费’这一项目,但《国家赔偿法》明确规定,‘造成损害的,受害人有依照本法取得国家赔偿的权利’。”陈满表示,因为自己获取收入的权力遭到了损害,因此要求予以赔偿合情合理,“这一点,在海南高院的赔偿中应该得到体现”。
“过去的23年,每天都是噩梦!”陈满说,回到家中后,原来的同学和同龄朋友,早已是儿孙满堂。每每看到别人膝下儿女承欢,自己就顿感揪心。更别说自己背负杀人放火的罪名蒙冤入狱后,家人、亲戚遭遇了各种难以言表的打击。“我现在经常夜不能寐,23年里那些日日夜夜时常浮现在眼前。这种心理上的创伤和精神上的折磨,岂是用金钱能够衡量和弥补的?!”
陈满说,23年来,为了替自己伸冤,家里不仅耗尽了所有,更得到了亲戚和朋友们的不少接济。“我提出了100万元的伸冤费用补偿,虽然实际发生的远远高于此,但海南高院却只认定了50万元,我认为这是不合理的。”
他表示,自己提出国家赔偿,一方面是法律法规给予的权力,另一方也是希望通过自己的行动,“对国家赔偿方面的法律法规的进一步完善和更加人性化,起到一些推动”。
“和我提出的诉求相距大,但我认可这个赔偿。”他说,从目前我国国情看,以及赔偿标准的比较,海南高院已经尽力了,既然认可了这个结果,也不再纠结,考虑接下来生活。
陈满表示,希望所有的一切都能够尽快过去。自己现在最希望的,就是像大多数人一样,陪伴在父母家人身边,过一种宁静、安详的普通生活。
责任编辑:马世鹏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陈满,国家赔偿

相关推荐

评论(5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