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原市长卢声亮逝世,生前认为温州改革并非“无为而治”

温州日报微信公众号

2016-05-14 11:2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卢声亮 资料图
据温州日报微信公众号5月13日推送 记者从有关方面证实,温州市原市长卢声亮同志于2016年5月13日晚因病去世,享年88岁。
卢声亮曾任平阳、青田县长,苍南县委书记,温州、丽水专署计划、工交、财贸委(办)负责人。1983年—1993年相继担任温州市市长、中共温州市委副书记、七届中共浙江省委委员、六届全国人大代表、温州市人大常委会主任等职务。任职期间,善于从温州的实际情况出发,创造性地贯彻执行党中央、国务院关于改革开放的方针政策,发展市场经济,从而形成独特的温州经济模式。撰有《温州经济发展的探素》、《必须实行依法治市》、《学会唯物而又辩证地看问题》等论文。
卢声亮原籍苍南县金乡镇灵峰村,1983年出任温州市长,五年市长任满,1988年当选为市人大常委会主任,1993年任满后受聘市人大顾问两年,1995年离休。
卢声亮的这两个五年任期,正是温州改革开放发展变化最大的时期。
认为温州并非是“无为而治”
自改革开放开始,到邓小平南方谈话的1992年,温州一直是在“姓资还是姓社”这个充满争议的舆论环境中负重前行的,形势严峻时甚至还有人提出“温州的政权掌握在什么人手里?”的诘问。
处于决策层之中,卢声亮对此有与众不同的经历与体验。他说,外界评价温州发展有一个很流行的观点:认为温州是无为而治,其实温州并非是无为而治,温州实际上是有为的,“温州的新生事物如家庭工业、购销户、专业市场、挂户经营、股份合作、浮动利率等都是群众创造、领导支持的结果”。
上世纪80年代初期他在温州苍南任县委书记,当时地少人多的苍南出现大量的“购销户”,但按国家工商局当时规定“买卖合同”是要坚决打击的。1982年,全国开展了“打击经济领域严重犯罪活动”。一位区委负责同志向他汇报说“购销户”普遍“买卖合同”,如何处理?卢声亮想起了《资本论》中的有关观点,认为不能打击。但上边又有那样的规定,怎么办呢?他就向当时来苍南督导工作的浙江省委工作组和市委一位领导汇报请示。他们对此都没有表态,这下卢声亮拿定了主意:“我已向上级汇报了,你没说不能干,那我也就按老百姓自己的意愿去做了……” 
“挂户经营”最早出现于金乡镇金星大队,当时有人说这是“挂羊头卖狗肉”。但卢声亮认为既然允许家庭工业存在,就应当创造条件让他们“走出去”。他的观点是“允许存在,但应规范”,“挂户经营”就这样存活下来了。他出任温州市长后,市政府还出台了《挂户经营管理办法》。
金乡信用社(农业银行营业所)的“浮动利率”也是这样。卢声亮想起了上世纪六十年代困难时期陈云同志解决农副产品收不起来问题的做法:允许供销社“高进高出”。据此卢声亮认为“浮动利率”也可以搞,这是符合价值规律的要求的,出任市长后他还将这一做法在全市推广。
支持温州人民群众改革创新之举的另一方法是“默许”,当年遍布温州各地公路沿线的加油站就是这样来的……
对改革中出现的新事物敢不敢肯定支持,不仅需要胆识、勇气,同时也是对领导者理论政策水平的考验。卢声亮说他处理工作中的问题有这样一个习惯:就是要有政策依据、法律依据、还要有理论依据。为官处事上则坚持这样两点:一是要学理论,方能站得高看得远;二是要研究实际,才能施政有方。
在改革初期他能这么干、敢于这样干,就是得益于马列主义理论的武装和早年的学习积累,用理论来解决实践中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1954年在温州专署计划统计科时,他到中国人民大学进修,考虑到地方上没有政治经济学方面的专家,他就主攻《经济学》。
“文革”时他在丽水专署工作时,潜心攻读马克思的《资本论》,只可惜后来“文革”浪潮冲击到他们身上,《资本论》才读了两卷。这些学习使他在日后的改革大潮中能心明眼亮,有胆有识,敢于决断。
对仕途去留、升迁看得很淡
卢声亮1946年在温州中学读书时就是进步学生运动的骨干,1947年7月到驻在温州瑞安湖岭游击区的中共浙南特委机关参加革命,解放后曾先后在专署秘书处任秘书兼机要,在温州、丽水专署计委、财贸办、工交办从事经济工作。
用世俗的话说卢声亮是颇有“官运”的,1958年任平阳县长,1979年任青田县长,1981年10月到苍南任县委书记,1983年温州市政府换届时出任温州市市长。
卢声亮对官场仕途的去留、升迁看得很淡,从不为求任某个职位而奔走钻营,相反是主动退让。1983年初,时为省委常委、温州市委书记的袁芳烈告诉他,要调他到温州当市长,他提出能力有限、恐有负组织重托,是否让他当个副职?1993年市人大常委会主任任满后,当时的市委领导要他继续留任(因未到离休年龄),并说已得到省领导同意。卢声亮即向省委领导发去传真,恳请省委不要再安排他的职务。
在官场多年,另一件使卢声亮深感欣慰的事是,在与袁芳烈共事的几年中,他们两人相处非常融洽,配合很好,四套班子成员也是同舟共济心往一处想。
1987年6年,他曾因胃溃疡恶变做过胃部手术,1992年还做过胆囊结石手术,但正是因为一种坦荡豁达的生活态度,使他享有健康的人生。
76岁时,卢声亮依然是步履轻快、思维敏捷。他的健康得益于早年养成的锻炼习惯,在市长任上也不忘抽空锻炼,出差时总要带上闹钟、雨伞、运动鞋。离休后锻炼就更经常性了,他摸索出一套适合自己的锻炼项目,早上起来先在室内进行半小时的自我按摩,然后再在老温大操场等处步行半小时。
1995年底他正式离休,因为本来就不把当官看得很重,离休后也就没什么失落感。相反可以自己支配时间做自己喜欢的事。他离休后做了两件事:一是学会了电脑,他把这称为“实现自身书写技能的革命”;二是写了两篇总结性文章:一是哲学方面的《学会唯物而又辩证地看问题》,二是经济方面的《比较三种经济模式,明确温州前进方向》。
卢声亮业余爱好广泛,会弹琴、爱唱歌,当年住飞鹏巷干部宿舍时,他清早在市府大院里一边散步一边放声高歌。离休后与马云博等老干部和音乐行家林虹老师搞了个“温州市交响乐欣赏小组”。此外还学习书法和英语。
卢声亮说:我现在退下来就是普通的老百姓了,人家不拿你当市长,与人交往也就随便得多了。当然,作为一名有丰富工作经验的地市级老干部,市委、市府也常向他们通报重要政务、请他们对重大决策提意见。对此,卢声亮说凡是市里征求意见的会议,他都认真准备,而平时则不去干扰。
卢声亮的夫人徐品华女士是银行离休干部,他们有二子二女,有孙辈五人。
他生活得简朴,但却很安宁、很踏实。
责任编辑:谢春雷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温州,原市长,卢声亮,逝世

相关推荐

评论(5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