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纲:目前不需要实施资产购买操作,存款基准利率处黄金水平

澎湃新闻记者 陈月石

2021-09-28 18:1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中国利率市场化改革的方向,迎来权威定调。
9月28日,中国人民银行在官网发布了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在《金融研究》2021年第9期上刊发的题为《中国的利率体系与利率市场化改革》文章。
在谈及非传统货币政策时,易纲表示,中国的经济潜在增速仍有望维持在5%-6%的区间,有条件实施正常货币政策,收益率曲线也可保持正常的、向上倾斜的形态。中国将尽可能地延长实施正常货币政策的时间,目前不需要实施资产购买操作。
“央行长期实施资产购买操作会产生危害市场功能、财政赤字货币化、损害央行声誉、模糊央行解决市场失灵和货币政策立场之间的界限、引发道德风险等诸多问题。”易纲表示。
谈及收益率曲线,文章则称,中国国债收益率曲线的编制发布日趋成熟,应用日益广泛,但中国国债收益率曲线的市场基础与发达市场相比仍有差距。
利率市场化既要“放得开”也要“形得成”
易纲在文章中给出了下一步利率市场化的方向。
具体来说,一方面,继续完善中央银行政策利率体系。继续巩固以公开市场操作利率为短期政策利率和以MLF利率为中期政策利率的中央银行政策利率体系,理想状态为市场利率围绕政策利率为中枢波动。着力完善利率走廊机制,有序实现SLF操作全流程电子化。
另一方面,持续强化市场基准利率培育。优化LPR报价形成机制,督促报价行提高报价质量,对报价行进行考核并实行优胜劣汰,适时公布LPR历史报价。拓展回购利率DR在金融产品中的运用,进一步巩固DR的基准性。按市场化原则培育国债收益率曲线。
与此同时,利率市场化既要“放得开”也要“形得成”。
“当前深化利率市场化改革的一个重要矛盾在于市场化利率在‘形得成’和传导方面存在障碍,其原因包括监管套利、金融市场不成熟等造成的市场分割,以及融资平台预算软约束、存款无序竞争等财政金融体制问题。下一阶段,要继续加强监管、优化营商环境、硬化预算约束、化解金融风险,为进一步深化利率市场化改革提供更有利条件。”易纲表示。
我国货币政策的最终目标是“保持货币币值的稳定,并以此促进经济增长”
谈及利率的重要性,易纲在文章开头就表示,利率是宏观经济中的重要变量。
利率是资金的价格,对宏观经济均衡和资源配置有重要导向意义。同时,利率对宏观经济运行发挥重要的调节作用,主要通过影响消费需求和投资需求实现。
易纲还阐述了央行确定政策利率的原则。
“由于利率不仅影响微观主体投资收益、融资成本,更是平衡宏观经济总供求的关键,成熟市场经济体都将利率作为重要的宏观经济调控工具。央行确定政策利率要符合经济规律、宏观调控和跨周期设计需要。我国货币政策的最终目标是’保持货币币值的稳定,并以此促进经济增长‘,利率是实现货币政策目标的关键。”易纲表示。
他并称,按照党中央、国务院战略部署,我国持续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既适应中国国情,又与国际基本接轨,在有序放松利率管制的同时,高度重视建立健全由市场供求决定利率、中央银行通过运用货币政策工具引导市场利率的市场化利率体系,发挥好利率对宏观经济运行的重要调节功能。
五个重要利率品种
在文中,易纲详解了我国市场化利率体系中,最为重要的5个利率品种:公开市场操作(OMO)利率与利率走廊、中期借贷便利(MLF)利率、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存款准备金利率和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Shibor),以及其具体的定位。
其中,公开市场操作7天期逆回购利率是央行短期政策利率;1年期MLF利率代表了银行体系从中央银行获取中期基础货币的边际资金成本;LPR已代替贷款基准利率,成为金融机构贷款利率定价的主要参考基准;存款准备金利率是央行对金融机构存在央行的准备金支付的利率;Shibor是由信用等级较高的银行组成报价团自主报出的人民币同业拆出利率计算确定的算术平均利率,可为不同期限金融产品定价提供有益参考。
易纲表示,目前我国已基本形成了市场化的利率形成和传导机制,以及较为完整的市场化利率体系,主要通过货币政策工具调节银行体系流动性,释放政策利率调控信号,在利率走廊的辅助下,引导市场基准利率以政策利率为中枢运行,并通过银行体系传导至贷款利率,形成市场化的利率形成和传导机制,调节资金供求和资源配置,实现货币政策目标。
当前1年期存款基准利率处于“黄金水平”
除了上述五个重要利率品种,易纲还肯定了存款基准利率的重要性。
他表示,存款利率是在一定规则下,由市场决定的。央行公布的存款基准利率作为指导性利率,为金融机构存款利率定价提供了重要参考。从国际经验看,存款利率一般比其他市场利率更加稳定。
“当前我国1年期存款基准利率为1.5%,以此为基础既可以上浮也可以下浮,可以说处于‘黄金水平’,符合跨周期设计的需要。”易纲表示。
2021年6月利率自律机制将存款利率自律约定上限,由存款基准利率上浮一定比例改为加点确定,有利于进一步规范存款利率竞争秩序,优化存款利率期限结构,为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营造了良好环境。易纲表示,将来如有下浮需要,市场主体也可自主决定。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郑景昕
校对:张艳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利率市场化

相关推荐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