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谈“扩大中等收入群体”的深意:建国际通称的中产社会

张广昭/“学习小组”微信公号

2016-05-19 12:0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学习小组按】
5月16日召开的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三次会议研究了两个问题,一个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另一个是扩大中等收入群体工作。
在这次会议上,组长习近平强调,扩大中等收入群体,关系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的实现,是转方式调结构的必然要求,是维护社会和谐稳定、国家长治久安的必然要求。
今天,分享一个组员的理解,供大家参考。


5月16日召开的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三次会议研究了两个问题,一个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另一个是扩大中等收入群体工作。前者近期多次被中央层级会议专项研究,而后者系十八后乃至党的历史上首次被中央层级会议专项研究,其重要性、战略性不言而喻。
在这次会议上,组长习近平强调,扩大中等收入群体,关系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的实现,是转方式调结构的必然要求,是维护社会和谐稳定、国家长治久安的必然要求。
习近平这句话,包含三层内涵,每一层内涵都是基于历史和现实、理论和实践的深刻思考,背后渗透着其对国内外治理的深刻洞察。扩大中等收入群体,即扩大中产阶层比重,可以接近理解为建设国际上通称的“中产社会”。
一、建设中产社会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题中之义。
习近平强调,扩大中等收入群体,关系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的实现。没有一个庞大的中产阶层,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就无从谈起。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就是要使中产阶层普遍化,成为社会阶层的主流。
中国古籍上就有“小康”的说法,儒家经典《礼记·礼运》中就描绘了理想化的小康社会,思想家孔子、孟子分别提出过“圣人之制富贵也,使民富不足以骄,贫不至于约”、“民之为道也,有恒产者有恒心,无恒产者无恒心”。这说明,小康社会是中华民族一直以来追求的美好梦想。
邓小平1979年在会见日本首相大平正芳时正式提出:“我们要实现的四个现代化,是中国式的四个现代化。我们的四个现代化的概念,不是像你们那样的现代化的概念,而是‘小康之家’。”“小康之家”、“小康社会”,某种意义上,就是中国的“中产社会”。
全面小康,不是均富,但也绝不是少数人富、大部分人穷的样子,而应是大部分人处于“日子好过”的状态。2020年如期建成全面小康的一个重要标志,就是中国的中等收入群体进一步扩大,初步形成一个中产阶层占优势的橄榄型社会结构。
二、建设中产社会是结构性改革的本质要求。
习近平强调,扩大中等收入群体,是转方式调结构的必然要求。“十三五”乃至更长的时期,我国经济发展的显著特征就是进入新常态。新常态下的中国经济面临向形态更高级、分工更复杂、结构更合理的阶段演化。我国发展虽然仍处于大有可为的重要战略机遇期,但是重要战略机遇期的内涵发生了深刻变化,正在由原来加速发展速度的机遇转变为加快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的机遇,正在由原来规模速度扩张的机遇转变为提高发展质量和效益的机遇。
长时间以来,我国依赖资源密集型、劳动密集型增长,依赖投资、出口型增长,实现了长期发展。但是,现在的国际环境、国内环境发生了深刻变化,粗放型增长、投资型增长、出口型增长面临前所未有的压力和挑战,不可持续性日益明显。
国际上成熟的健康的市场经济体系,无不是消费型增长占据主导。中国要想实现更高质量、更加持续的增长,发展方式和经济结构必须向消费型增长转变。这也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本质要求。因此,扩大中等收入群体,增强社会消费能力,实现消费型增长,成为必然选择。从这个意义上说,建设中产社会,是结构性改革的本质要求。
三、建设中产社会是国家治理稳定的根源所在。
习近平强调,扩大中等收入群体,是维护社会和谐稳定、国家长治久安的必然要求。正是看到了这个国家治理稳定的国际经验。国际上,中产阶层是国家治理稳定的重要力量已是共识。
最早,亚里士多德在《政治学》里讲到最好的国家所应具备的各种条件时,其中很重要的一项,就是中产阶层的优势。“凡一国公民苟为中流阶级所构成者,实为最良之政治社会,而其国亦即因此而易于治理”,即唯有在这种中产阶级占优势的社会上,才可以试行良善的政治,建设巩固的国家。当代一流的社会科学家巴林顿·摩尔、李普赛特、亨廷顿等从历史比较的视野,证明了中产阶层的壮大对于国家秩序、社会稳定的重要性。
无论是英美等西方国家,还是日本、韩国、新加坡等亚洲国家,都是中产社会,这种社会呈现出更加稳定的形态。从社会结构上说,与其说美国等西方社会的稳定源于民主,不如说源自中产阶层的崛起。相反,中产阶层不发达往往是政治不稳定的根源。当中产阶层弱小时,国家就会分裂为穷人和富人,在政治上往往互相排斥,很难达成妥协和共识,极易导致社会不稳定。纵观中东和南亚、拉美的一些国家,中产阶层弱小、穷人众多,不仅社会不稳、经济不稳,甚至出现政治危机和政治失序状态。
这些正反经验告诉我们,一个良治民主的社会,首先是一个中产社会。有中产的民主才是好民主、优质民主,没有中产的民主往往是坏民主、劣质民主。
值得一提的是,在西方,中产阶层往往与民主政治相关联。据此,西方观察家可能认为,中国中产阶层的扩大,将进一步挑战中国执政党的权威,甚至会带来西方所谓的“民主转型”。不得不说,此“中产”非彼“中产”,西方套用西方语境下的中产内涵,往往会得出贻笑大方的结论。
实际上,中国目前形成的中产阶层与中国执政党的利益高度相关,呈现强一致性。中国的中等收入阶层,基本上都受益于中国共产党自1978年起实行的改革开放政策。中产阶层最讲究“理性”,中国共产党是中国稳定的最大保障。当前,中国面临诸多压力和挑战,如果没有强大的“领导核心”,不稳定和混乱的风险将大大加大。也就是说,建设中国特色的中产社会,只会支撑中共执政的正当性,提升民族复兴的进程,而不是其它臆测。
(作者张广昭,系“学习小组”组员,现任职于中央机关某单位。原题为《习近平谈“扩大中等收入群体”的深意》)
责任编辑:顾静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习近平

相关推荐

评论(35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