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NG闻|一个美国男人为王家卫写了本书

许文婷

2016-05-31 18:0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抱歉!
您的浏览器可能不支持此视频播放器,请用更高版本的浏览器试试!
《花样年华》特剪版《蜘蛛侠》。(02:29)
【作者自述】我已经在美国当了5年影视记者,最爱的美剧是《胜利之光》,没有最喜欢的导演或者电影,但有最爱的诗人,他是约翰·济慈,最爱的一句诗是:“My imagination is a monastery and I am its monk。” 大家可以问我任何问题,我不八卦,也不一定都有答案,但我会去努力寻找。现在,让我们开始“TING闻”好莱坞。
5月,王家卫在没啥媒体跟随的情况下,飞了美国东西两岸,奥斯卡组委会和MOMA都为他办了致敬活动。
两场活动都在开票当天售空。
黑超王在美国算是个潮人偶像。今年周星驰的《美人鱼》在北美票房很好,但也只有当年《一代宗师》的一半。
美国著名影评人约翰·鲍尔斯(John Powers)花了三年时间写了一本王家卫的传记——《WKW王家卫的电影世界》,今年4月份出版。他说:“家卫是一个骨子里浸满中国文化的男人。”
奥斯卡组委会“致敬王家卫”座谈现场。
王家卫和妻子玩自拍。
《WKW王家卫的电影世界》封面。
美国有多爱王家卫?
今年,托比·马奎尔的《蜘蛛侠》出了个《花样年华》特剪版,是一部王导美国影迷的神作,名为“In The Web Of Love”。(《花网年华》?)
IndieWire曾做过“十年电影导演采访回顾”,这一期特别专栏是从2001年的《花样年华》开始的。去年,王家卫是纽约大都会博物馆“中国絮语”的创意指导,便西加牛仔裤的范儿彻底盖过了“时尚女魔头”安娜·温图尔的风头。
王家卫在MoMA。
2015年的纽约大都会博物馆“中国絮语”时尚展。
《VOGUE》的毒舌们称张曼玉在《花样年华》里的旗袍是“世间最美的衣服”;时尚界大亨汤姆·福特(Tom Ford)说:“I watched that film over and over again。” (那部电影,我刷了好几遍。)
大家都知道昆汀·达伦蒂诺是王家卫的忠粉,他在宣传《低俗小说》时被《重庆森林》电到,说服米高美买下了发行权,还通过自己的公司Rolling Thunder在美国院线上映了《重庆森林》,为当时在香港四面楚歌的王家卫在太平洋的另一端打开了一扇大门。
之后,昆汀还组织了一个饭局,想要让自己身边的同仁都见见这魅力十足的导演。之前提到的约翰·鲍尔斯就是在这次饭局上认识了王家卫。 “当时,我们都很年轻。 饭桌上,他坐在我的对面,我们俩没啥交谈,但他说我长得像他的导师谭家明。”那一年的夏末,两个男人在多伦多电影节上再次相遇,王家卫似乎没有记住鲍尔斯的名字,一直管他叫Patrick(谭家明的英文名)。
《WKW王家卫的电影世界》插页。
《WKW王家卫的电影世界》这本书包括37篇影评,6个章节,每个章节都是王家卫和鲍尔斯的对话,总计录音超过30小时。鲍尔斯说王家卫是一个很容易在人心中种下“熟悉感”的人,“他的电影里总有时间、香烟、食物、反复出现的音乐和梁朝伟,而且他的电影其实都是爱情故事”,而恰巧“美国是一个没有很长历史却特别念旧的国家”。
致敬王家卫活动举办时,我正好都在,然后发现参加的年轻美国影迷这个群体有一些共同之处:有大学教育、喜欢独立摇滚、钟情于小津安二郎和戈达尔、有潮人的时尚品味、对人生有一种无奈但都具乐观主义。《重庆森林》、《阿飞正传》和《堕落天使》里面一些“作而不造作”的人物受到了美国年轻知识分子的喜爱。
影迷们还有自己的一张王家卫电影歌曲播放列表:
Take My Breath Away
Always in My Heart
Perfidia
California Dreamin
Forget Him
Ohly You
Milonga for Three
Guizás, Guizás, Guizás
The Story
我在鲍尔斯家里和他谈这本书的时候,他说“很多人觉得王家卫很怀旧,其实他是一个对未来充满憧憬和希望的人”。他可以让观众感到悲伤,但他不会用电影镜头来表现这种悲感。《堕落天使》虽然是关于一个失败的街头小混混,但电影的最后,镜头移动,对准了黎明破晓前的香港,这就是一种受美国欢迎的王家卫式温暖。
《堕落天使》最后一幕。
王家卫刚在欧洲打响名声时,法国和英国的影评人称他是“香港的达伦蒂诺”。在美国,更多人把他和“爱在”三部曲的导演理查德·林克莱特做对比,因为两人都是时间的诗人。
左:“爱在”三部曲。右:王家卫的片场照。
王家卫在好莱坞还有一个大牌粉丝,就是《广告狂人》的剧创人和总制片马修·维纳。维纳是王导在北美做宣传时钦点的明星主持,两人在《一代宗师》北美上映前做过一次座谈。
马修·维纳和王家卫合影。
《广告狂人》开拍前,维纳一直找不到视觉上的灵感,他说“想表现一种真实的但又很情绪化的氛围”。这时,他想到了王家卫。维纳承认《广告狂人》第一集盗用了《花样年华》的视觉风格,来表现美国1960年代麦迪逊大道上的餐馆和俱乐部。不过这我还真没看出来……
《广告狂人》剧照。

《广告狂人》剧照。
我采访过维纳,他是一个问题可以给足十分钟答案的才子。但在自己崇拜的王家卫面前,他两次都紧张到结巴。
两个大牌的对话让人为维纳捏一把汗……以下是摘选。
王家卫:我没上过电影学校,觉得电影就是生活中而来,所以想拍电影的年轻人不一定要去大学专门读电影。
维纳:嗯……嗯……我是犹太人,所以家里让我必须上完大学。
王家卫:我在你的办公桌上看到很多笔,猜你是一个很勤于写作,而且喜欢写东西的人。
维纳:噢?那不代表我喜欢写作,只能说明我喜欢收藏各种笔。
王家卫:我本来打算把《花样年华》拍成食物三部曲,第二部是关于方便面的。
维纳:啊?方便面?!
此时,王家卫的心情应该和《堕落天使》里的李嘉欣一样,“有些人是不适合太接近的,知道得太多反而对他没有兴趣”。
马丁老爷也招待过王家卫,他喜欢电影里面精炼的“一句话台词”。
王家卫的电影总有很简单但精准的英文字幕。
最近让你们期待的美剧有新一季《越狱》,里面的女主角莎拉最爱王家卫,曾经写书信,并用最朴实的平邮方式寄到了王家卫在香港的地址。至今,她还在等待王家卫的回音。她接手《行尸走肉》的一大原因就是,第一集的前二十分钟只有寥寥几句台词,这种依靠视觉而不是语言叙事的方式很像《花样年华》,所以她就爱上了剧本……
鲍尔斯说王家卫在美国影评人和媒体圈的人缘很好,因为他是一个很有礼貌的人,也善于接受批评。他对王家卫有一种影迷对导演的崇拜,也有那种同仁之间的诚实。
鲍尔斯在奥斯卡组委会对王家卫的致敬活动上做了45分钟的演讲,用王家卫的《阿飞正传》、《重庆森林》、《堕落天使》、《春光乍泄》、《花样年华》和《一代宗师》六部电影的片段串起这位美国影评人对王家卫电影的剖析。
这番演讲包含了鲍尔斯对王家卫电影的爱,同时他也很不给面子地向全场说,“王家卫是一个极其没耐心的人,连吃螃蟹都嫌烦。他、张叔平和杜可风三个大男人经常喊着浮世无聊。”
“很多人都问,王家卫拍一部电影用时好几年,为什么那些大牌演员都愿意跟着他花那么多时间完成一部作品?”鲍尔斯说,“答案是,他无论在生活中还是在片场都是一个很好的主人,是一个值得花时间共处的人。他喜欢开玩笑,你不会觉得跟他一起生活或者工作是一件费时的事情。而且,他很关心别人需要什么。在香港,他也请我吃饭,就随便吃吃,如果遇上不好吃的,他也就咽下去了。”
说到吃,书中也首次展示了王家卫在拍电影时的宝丽来照片,甚至还有他为张曼玉在《花样年华》中准备的人物每日食谱,满满都是王家卫的上海味,菜单里面有蟹粉豆腐、蒸臭豆腐和狮子头。
鲍尔斯坦白,王家卫是一个电影人,也是一个商人,他知道自己的影迷想要知道什么。 王家卫在座谈的最后,感谢了鲍尔斯的耐心。他说这本书的诞生是为了庆祝儿子21岁生日,为的是告诉他,做导演的父亲没能陪伴身边的原因, 老爸在不能回家陪妻儿吃饭时都做了些什么。此时,台下的老婆陈以靳笑开了花。
鲍尔斯和王家卫。
据悉,王家卫现在正筹备一部关于京剧的电影。
责任编辑:程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王家卫

相关推荐

评论(6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