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23岁女孩民房内注射玻尿酸后失明,不排除继发脑梗

辽沈晚报客户端

2016-05-24 11:2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辽沈晚报客户端5月24日消息,23岁的辽宁女孩小晴(化名)经人介绍到一处民房粘睫毛,随后接受对方推荐,注射1000余元的玻尿酸垫高额头。
不料,注射后10秒钟,小晴双眼剧痛,出现失明现象。
5月23日,铁岭警方向辽沈晚报记者证实,注射是在铁岭一小区内进行的,家属5月22日报案后,警方已介入调查。
目前经过治疗,小晴的眼睛有了一些光感,但医生表示她的右眼视力难保,而且需要进一步治疗,避免脑梗、颜面软组织坏损等一系列继发症。
玻尿酸垫额头 注射10秒后眼部剧痛失明
小晴今年23岁,院方注册的自然信息中,婚姻状况为未婚。
按照知情者的说法,小晴是在5月17日来到铁岭市一个小区内,“在当地粘睫毛,被无良商人坑骗,注射玻尿酸。注射10秒后眼部剧痛、暂时性失明,紧急到沈就医,随后转院到上海一家知名医院,治疗后无果,发现注射物有可能上行到颅内,有可能威胁生命。”
5月20日,小晴来到了沈阳军区总医院整形外科进行进一步治疗。
整形外科主任陶凯介绍,患者的额头、眉间一直到右侧鼻翼等处均有大块红色痕迹,双眼肿胀,右眼球壁回声增厚,右眼眼底照像显示被玻尿酸几乎充满。
“面部玻尿酸注射术后血运障碍。”这是病历对小晴病症的描述。
动脉视网膜严重受损 右眼视力难保
“因为当时并没有在现场,对注射的过程不太了解。但从后果来看,应该是从额头进行注射时,玻尿酸进入视网膜动脉,瞬间堵塞血管导致。”陶主任表示,从后果看,当时注射的力量非常大。
图上方为小晴眼底的图像,明显已被玻尿酸几乎全部覆盖,这也是导致其视力严重受损的原因。
陶主任称,目前看打入视网膜动脉的玻尿酸将会对小晴的右眼视力产生严重影响,“由于玻尿酸占据视网膜动脉,导致对缺氧非常敏感的视网膜严重受损,目前看右眼的视力多半是回不来了。”
正常眼底图像。
而医生还在对小晴的左眼进行治疗,争取注射的玻尿酸不要影响左眼视力。
5月23日下午3时许,小晴到眼科进行治疗3天后的复查,一位率先回到病房的家人表示,“眼睛有一些光感了。”这一消息,也让同屋的病友非常高兴。医生表示,几天的打氧等治疗起了效果。
面临脑血栓、颜面软组织坏死等继发症
之所以注射额头会导致可能失明的危险,陶主任表示,“眶周血管是最丰富的,与颅内相通,这一次的注射距离颅内也非常近,如果再深一些,不排除会威胁颅内。而目前也在观察,治疗也围绕着避免其他继发症来展开。”
陶主任表示,下一步将进行一系列的治疗:“抗炎、神经营养、抗凝、解除痉挛、扩血管、促进循环、消肿、激素、氧疗、局部治疗等。”这样做,也是为了控制继发症如脑梗、脑血栓、心梗、颜面软组织坏死等。目前该患者生命体征平稳。
5月23日下午5时许,记者拨通了小晴一位家人的电话,她表示“没有时间”,随即挂断了电话。当晚9时许,记者就此前采访获悉的一些细节问题给小晴的亲属发去短信进行求证,但至截稿时未获回复。
小晴去眼科检查视力期间,在病房外,一位家属向医生表示,给小晴注射的人也是个“小孩儿”,“就是个人(注射),连作坊都不是,在铁岭市内的一个民宅里。连药都是假的。”
至于通过何种方式得到的此人联络方式,该家属对医生说,“听同事介绍的,然后通过朋友圈就去了,离家挺远。”
一位知情者说,当时这名注射的人曾经给小晴出示了一个正规玻尿酸的药盒,盒子是正品,但玻尿酸的真假就不得而知了。
陶主任表示,在该院注射正规的“注射用修饰透明质酸钠凝胶”费用在6000多元。而小晴仅花费了1000多元,有人表示是1800元,但这并没有得到小晴方面的证实。
但无论如何,这一价格买不到正规的玻尿酸。
【记者调查】
民宅里开店:不满意打一针溶解酶

5月23日晚7时许,辽沈晚报记者与“铁岭爱尚韩式半永久微整形”取得电话联系,表示想打一针玻尿酸在额头上,不等记者把话说完,接电话的孙姓女子插话,“就是额头不够饱满是吧?打这个没问题的……”
问及价格,女子称其手上的玻尿酸有两种,一种是韩国产的,价格1200元每支;一种是美国产的,价格2000元每支,“你要哪种?”
记者表示要打便宜的。
“其实我这个韩国的,别人家都要1500元一针呢!”女子说,“没跟你多要,价格不一样,品质也不一样,贵的挺的时间能更长一些,便宜的挺的时间短。”
“1200元每针的能挺多久?”记者问。
“大概半年吧,之后你得来再打一支。”女子说。
“这么说一年就得打2次,年年打,承受不起啊!”记者说。
“以后间隔越来越长,慢慢地两年打一次,之后好几年打一次就可以了。”女子说。
“打这个针疼不疼?”记者问。
“不疼,会给你麻醉的。”女子说。
“啊?先麻醉啊?”记者问。
“不是,玻尿酸里有麻药,注射进去一点也不疼。”女子说,“你就放心吧,保证没事。”
“要是打完了我觉得不满意咋办?”记者问。
“可以慢慢吸收的。”女子说。
“能立刻恢复原状吗?”记者问。
“可以打一支溶解酶就行了,把玻尿酸溶解了。”女子说。
“不会有啥风险吧?”记者问。
“微整形现在是风险最小的了,我们自己也打玻尿酸,用的美国的。”女子说。
“打完之后会不会出现什么后果,比如面瘫或是眼睛出问题?”记者问。
“面瘫那是打神经上了,几率太小了,不会有问题的,保证没问题的。”女子说。
随后记者询问女子的微整形店地址,她支吾着表示“在城南”,“你知道XX海鲜吧?就是XX浴池那里,你到了之后给我打电话。”
“你的店叫啥名?在哪里的门市?”记者问。
“没有门市,是在小区里的……”女子说,“你明天到了之后给我打电话吧!”
挂断电话前,女子略显谨慎地问记者“你从哪知道我电话的?”记者表示“在网上看到的。”随后女子表示,“这样啊,你提前半小时打电话就行。”
“微整形师”高中学历一周速成
辽沈晚报记者针对这一行业进行了调查采访,结果令人触目惊心。“实践课上,老师要求学员互相注射生理盐水,模拟注射美容药物。”“如果不满意,可以打一支溶解酶就行了,把玻尿酸溶解了。”
5月23日,26岁的张虹(化名)回忆了2015年初在沈阳学习微整形的“不成功”经历,她学习微整形是一位朋友介绍的。
张虹说,“我高中毕业后一直没有称心的工作,当过售楼员、商场营业员,流动性都比较大,当时就想学学美容技术也不错,要是自己能开个小美容院挺好。”
朋友带她来到马路湾附近一座写字楼。“商住两用的那种高层,房间门口没挂牌子,屋里挂着牌匾。”张虹说,现在她只记得培训机构名字里带有一个“艾”字,全名已经叫不准了。
“原本以为比较正规,没想到藏在写字楼里,但朋友一个劲跟我说,培训一周就能拿到微整形师资格证,以后做整容生意也方便。”
交了7000元学费,张虹被告知回家等通知,要凑10人左右才能开课。张虹说,4天后接到了开课电话。“主要就是学打针,打玻尿酸、美白针什么的。”
实践课上,老师要求学员互相注射生理盐水,模拟注射美容药物。学员们除了扎针别的啥也没学到。
培训第5天,张虹提出要退学,但培训机构拒绝退还学费。
张虹说,过两天去讨要学费时发现已人去楼空,“介绍的朋友说:你跟着听完也能给你发个证,现在啥也没混到,我联系不上他们了……”
“培训刚结束的时候问过别的学员关于领证的事。”同学告诉她,老师在发证时提醒,要把店开在楼里,而不是门市,“说这样能不被查封,还建议单干”。
责任编辑:程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玻尿酸,微整形

继续阅读

评论(15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