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大林真的是反犹主义者吗?

肖瑜(中山大学历史系)

2016-06-23 14:2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犹太民族是一个特殊的民族,它拥有悠久的历史文化和坚强的宗教信仰。犹太人散居在世界各地,他们很难融入当地社会。因此反犹主义是世界上许多国家所普遍存在的一个问题。
根据国内犹太学专家徐新教授所下的定义,广义上的反犹主义指的是“一切厌恶、憎恨、排斥、仇视犹太人的思想和行为。”而反犹主义者之所以仇恨犹太人是因为犹太人的犹太性,即犹太人的信仰——犹太教以及从犹太教中所衍生出来的犹太律法和生活习俗。(徐新:《反犹主义解析》)
长期以来,国内外学术界普遍认为反犹是斯大林主义的一个基本特征,认为斯大林主义继承了沙皇俄国的反犹主义传统,甚至把斯大林主义等同于纳粹主义。笔者不认同这些观点,经历过帝俄时期的斯大林不喜欢犹太人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作为一个共产主义领袖,他不应简单以个人好恶行事。事实上,犹太人曾经广泛参与过二月革命和十月革命。苏维埃政权成立后,以列宁和斯大林为首的苏联领导人为解决苏联社会中存在的反犹主义问题,也都做出过大量的努力。
斯大林时代苏联犹太人地位究竟如何
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对犹太人的残酷迫害使得俄国犹太人的遭遇已经悲惨到了难以生存的地步。19世纪90年代,随着社会民主运动和工人运动在俄国的兴起,大批犹太人投入到俄国的革命运动中去,他们坚信,只有推翻沙皇专制政权,才能实现俄国犹太人的彻底解放。据苏联著名历史学家波克罗夫斯基(М.Покровский)的估算,当时在所有革命政党的组织者当中,犹太人所占比例达到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
由于列宁极力倡导“宗教信仰自由,所有民族一律平等”,强烈谴责反犹主义,故而得到了不少俄国犹太人的拥护。许多犹太人参加了列宁领导的布尔什维克党,并在党领导层中占据了重要地位。1917年8月,在俄共(布)选举产生的21名中央委员会委员中,犹太人就占6名,其中包括托洛茨基、加米涅夫、季诺维也夫、索科利尼科夫、斯维尔德洛夫、乌里茨基。他们在十月革命中发挥了非常重要的领导作用。
俄国十月革命胜利之后,犹太人的社会地位大大的得到了提高。1917年11月16日,苏俄政府通过了《俄国各民族权利宣言》,正式废除了沙皇政府制定的一系列迫害和歧视犹太人的政策。犹太人的宗教信仰和语言习俗都得到了官方的正式承认。他们在历史上第一次和其他民族一样享有了平等的政治地位和自由发展的权利。
1918年8月新政府公布了关于犹太学校的第一个苏维埃布告。20年代是苏联文化的发展时期。到1931年,从4年制的初级学校到师范学院和中等技术学院的犹太人学校共1100所,学生13万人。莫斯科的“西方劳动者共产主义大学”还设有“犹太系”。1919年,在莫斯科成立了第一家犹太大剧院。苏维埃政府对它特别关心,随着明斯克的犹太戏剧学院、基辅戏剧学院犹太系以及明斯克犹太大剧院的成立,犹太人的戏剧艺术也跟着繁荣起来了。到1934年,苏联一共有18个常设的犹太剧院。30年代,只占苏联人口2%的犹太人,在文化部门和医学部门中的比例却达到了16%;此外犹太学生占全国学生比例的14%;在科研领域,有13%的科学家是犹太人。
莫斯科的犹太大剧院
此外苏维埃政府从犹太人中招募了大量的文职人员和外交使团人员,以至于在当时的苏维埃政府中几乎找不到一个没有犹太人的委员会,而且当时556名党政军高级领导人中,有448名是犹太人,占总数的80%以上。
不仅如此,犹太人在科技、医学、文学、音乐、艺术和文化教育等领域,涌现出了一大批杰出人物,为苏联的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苏联历史学家罗伊·梅德韦杰夫曾说:“犹太人在革命年代、国内战争时期和苏维埃政权的最初10年所起的巨大作用是尽人皆知的。”文学家高尔基也曾说:“犹太人的解放是我们革命最美好的成果之一,给予犹太人同俄国人平等的权利,让我们从思想上抹去了可耻和血污的痕迹。”
与反犹主义活动猖獗的欧洲其他国家相比,苏联犹太人在国家社会生活中的地位还是相当高的。虽然地位提高了,但在苏联社会犹太人依然是个尴尬的存在。
对于犹太人问题,列宁曾引用马克思主义理论家卡尔·考茨基的话说:“要消除对异族居民的仇视,只有使异族居民不再是异己的,而和全体居民融合在一起。这是解决犹太人问题的唯一可行的办法。”(列宁:《崩德在党内的地位》,《列宁全集》第8卷,人民出版社,1986年)十月革命胜利后,苏联政府在制定犹太政策之时,主要强调的是同化。根据列宁、斯大林对民族的定义,尽管犹太人具有共同的“民族性格”,“但是他们在经济上彼此隔离,生活在不同的地域,操着不同的语言等等,那么就不能说他们是一个民族”。
卡尔·考茨基
犹太人是否构成一个民族,长期以来这在苏联是一个争论不休的话题。苏联领导人在理论上不承认犹太人是一个民族,但实际操作中又不得不将其视为一个民族。然而苏联对待犹太人与境内其他民族又不相同,政策上有矛盾之处。十月革命胜利后,沙皇时期的犹太人定居区被彻底废除了,犹太人散布到苏联境内的各个地区,人口总量多达300万。犹太人想建立自己的自治共和国或加盟共和国,按照苏联宪法,在一定地域之内人口超过100万的民族可以成立自己的加盟共和国,但苏联犹太人没有共同地域,每个加盟共和国内犹太人都不超过100万人,他们的诉求最终无法实现。
苏联这一政策的初衷是为了解决沙皇俄国遗留下来的反犹主义问题,因此并不能说此时的苏联政府采取了排斥或歧视犹太人的政策。事实上在十月革命胜利后,布尔什维克领导人在任何场合都拒绝承认苏联社会存在反犹主义问题,以列宁、斯大林为首的布尔什维克党领导人在提高犹太人地位上确实是做了努力的。
斯大林如何利用犹太人寻求西方援助
利用苏联犹太人向西方寻求经济援助是斯大林外交政策中的一个重要传统。
1928年3月,为了解决原沙皇时期犹太定居区的犹太居民的工作问题,苏联政府在远东的比罗比詹(Биробиджан)建立了犹太垦殖区,希望借助犹太人的力量开发远东。同时也希望借此获得西方犹太人财力物力上的支持。1934年5月,苏联政府又宣布比罗比詹为犹太自治州。但是由于30年代中叶,苏联工业化运动蓬勃发展,有一技之长的犹太人更愿意留在内地发展而不愿意到荒凉的远东去。
1942年4月,苏联成立了犹太人反法西斯委员会,该委员会的目的非常明确,就是在西方国家的犹太人当中为苏联争取援助,动员全世界的犹太人来支援苏联的卫国战争。该委员会成立后,立即进行了卓有成效的活动。“犹委会”在苏联情报局的领导下,采取各种形式:包括开办希波来文报纸、向国外寄送材料,组织犹太人大会等,用大量事实,向全世界揭露了纳粹惨无人道的罪行;报道了苏联红军同德国法西斯浴血奋战的英雄事迹;并通过和欧洲、北美的犹太人组织(其中也包括犹太复国主义组织)进行的联系,为苏联政府赢得了大量的国际援助。
1942年4月,犹太人反法西斯委员会成立
1943年6月,苏联犹太人反法西斯委员会代表团访美时曾按照莫洛托夫的指示向美国人提出苏联将要在克里木成立一个犹太自治共和国。这个共和国不仅是作为苏联犹太人居住的地方,而且也作为来自整个欧洲的犹太难民居住的地方。斯大林抛出“克里木方案”,目的就是通过向西方犹太人示好的政策预先取得美国社会的支持,以援助苏联犹太人的名义获得大量资金,用来发展苏联的冶金和煤炭工业。斯大林想通过这种方式从西方筹集100亿美元的资金。但遗憾的是,随着东西方冷战逐渐展开和美苏关系的恶化,苏联不得不于1946年6月取消了“克里木方案”。
1947年5月14日,斯大林授意苏联常驻联合国代表团团长葛罗米柯在联合国发言支持犹太人在巴勒斯坦地区(一部分)建国。斯大林此举有三个目的:第一、因为美国是支持犹太复国主义运动的,所以即使在丘吉尔的铁幕演说和杜鲁门主义出台之后,斯大林仍然向美国显示了苏联愿意继续维持大国合作关系的诚意。第二、通过支持犹太人建国来赢得美国犹太社团的好感,寄希望于犹太人的院外集团能对美国的外交决策施加影响,促使美国继续与苏联维持在战时结成的合作伙伴关系。第三、通过支持犹太人建国有利于争取美国和西方其他国家的犹太财团对苏联进行经济援助。
苏联的反犹行动是如何引发的
1948年5月14日,以色列国正式成立,苏联犹太人和全世界犹太人一样欢呼雀跃,欣喜若狂。苏联支持以色列建国的外交政策极大地激发了苏联犹太人沉睡已久的民族主义意识。
本·古里安宣布以色列国成立
作为苏联国内唯一的官方犹太人组织,“犹太人反法西斯委员会”自然就成了国内犹太同胞倾诉的主要对象。来自犹太人大学生、工人和工程技术人员以个人和集体名义发出的信件、电报和询问不断涌向犹太人反法西斯委员会、《团结报》编辑部以及其他一些组织。苏联犹太公民的信件和申请一方面对苏联政府的对外政策表示支持,感谢苏联正式承认犹太国以色列。但另一方面,也有不少信件明显流露出民族主义情绪。这些信件的写信人对苏联犹太公民和生活在资本主义国家的犹太人不加区分,并且把以色列视为自己真正的祖国,有把以色列置于苏联之上的倾向。还有许多苏联公民建议给巴勒斯坦犹太人以具体的帮助,以支援其为以色列国而进行的斗争。
甚至在忠于共产主义事业的布尔什维克内部,一些犹太高层领导干部也感染了这种情绪。伏罗希洛夫元帅的妻子果尔达·戈尔布曼是位狂热的犹太布尔什维克,在以色列国成立的那天她一语惊坏了自己的家人——“今天我们可有自己的祖国了”。还有莫洛托夫的妻子波利娜·热姆丘日娜,她在1948年11月8日与驻莫斯科的以色列大使果尔达·梅厄会谈时公开表达了自己对于以色列国的好感:“希望你们健康。如果你们那里一切都好,在各地的犹太人都会好了。”
在苏联这样的社会,犹太人对以色列的狂热认同和支持必然被当局看成是对国家的不忠和对共产主义的背叛,特别是在以色列倒向西方和美苏冷战的背景下,与以色列和美国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苏联犹太人势必会被看作是西方的“第五纵队”。那么他们的命运就可想而知了。
1948年11月20日,联共(布)中央委员会做出了查封犹太人反法西斯委员会的决定,理由是该委员会已经成了反苏宣传的中心,并且经常向国外情报机关提供情报;同时查封的还有“犹委会”的报刊出版机构。
从1948年底到1949年初,几乎所有的“犹委会”成员都被逮捕了。1949年1月28日,《真理报》发表社论,在全国范围内又一次掀起反对“世界主义者斗争”运动,矛头直指犹太人。首先是党和国家高级领导层,苏联政权机关和部门开始全面解除“犹太人”的职务。1953年1月的“克里姆林宫医生阴谋案”使反犹运动达到全民性的高潮。大量的犹太人从科研机关、教育机构和工矿业部门中被驱逐出去。到了斯大林去世的时候,党的区委书记中已经很难找到一个犹太人了。
如何评价斯大林的反犹行为
在战后斯大林动用整个国家机器发动了以“犹委会案”和“医生间谍案”为代表的大规模的国家反犹行为,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但笔者并不认为斯大林是个反犹主义者。
历史上的反犹主义往往与种族、宗教或日常生活习俗息息相关。但斯大林的反犹行为,既不是宗教的,也不是种族的,更不是日常生活习俗的,而纯粹是其政策的需要。
上个世纪20年代到30年代,苏联党内斗争日趋严重,而斯大林最主要的政治对手,如托洛茨基、季诺维也夫、加米涅夫都是犹太人。但当时的苏联党政机关中仍有许多忠诚于斯大林的犹太领导干部,其中比较著名的有卡冈诺维奇、李维诺夫、麦赫利斯、贝利亚等等。此外像莫洛托夫、加里宁、伏罗希洛夫、安德烈耶夫这样一些关键人物以及斯大林多年的私人秘书波斯克列贝舍夫,他们娶的都是犹太妻子;马林科夫的女婿也是犹太人,斯大林的秘书室里也有两个犹太人。而且,斯大林的女婿、儿媳都是犹太人,而斯大林对此也并未坚决反对。
季诺维也夫、李维诺夫
很多学者在著作中列举了犹太人在苏联遭受迫害的种种事实,希望能以此证明斯大林主义与反犹主义具有某种共性。他们的证据是确凿的,但是笔者不大同意他们由此所得出的结论。尽管苏联犹太人在斯大林统治时期遭到了严重迫害,但是在苏联境内的其他民族也同样遭受了这种迫害。尽管很多学者在提到斯大林主义时都特别强调大俄罗斯沙文主义,但事实上,占苏联人口最多的俄罗斯族人的利益在苏联时代也遭到了忽视。夏金和卢布科夫主编的高校历史教材《祖国现代史》中明确指出:“人口最多的俄罗斯族人在苏联恐怕是最无权的。”(Щагин. Э. М,Лубков.А.В.Новейшая отечественная история, ХХ век Книга 1,Москва, 2004, с.408.)因此,仅仅把犹太人所遭受的迫害单列出来,这对于苏联境内其他民族来说是不公正的。
对于斯大林而言,反对他或者是威胁到他地位的人,就是他眼中的敌人。至于这个人是犹太人还是俄罗斯人则并不那么重要。所以,不能把斯大林政策性的反犹行为上升到民族或宗教层面的反犹主义的高度上去。
责任编辑:于淑娟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斯大林,反犹主义,苏联,以色列,十月革命

继续阅读

评论(3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