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测上海火车站吸烟室:PM2.5均值10倍“严重污染”

澎湃新闻记者 陈斯斯

2016-05-28 11:5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抱歉!
您的浏览器可能不支持此视频播放器,请用更高版本的浏览器试试!
5月16日下午2时,复旦大学健康传播研究所控烟研究中心前往上海火车站吸烟室监测室内外PM2.5浓度。(01:04)
正在修订的《上海市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在征求意见过程中给室内全面禁烟开了“天窗”,新增一项“机场、铁路客运站、港口客运站以及有条件的室内工作场所,可以设置具有独立通风系统且符合安全标准的吸烟室”,对此有研究机构近日前往上海市火车站进行吸烟室内外PM2.5浓度监测。
5月27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从相关研究机构获悉,实测结果显示吸烟室室内PM2.5平均值高达2535微克/立方米,属于严重污染,吸烟室门口平均值达197微克/立方米,属于重度污染。
2016年5月16日,上海火车站候车室吸烟室内,不少旅客在吸烟。 本文图片 澎湃新闻记者 朱伟辉 图
吸烟室门口也有人抽烟,其他人反对也没用
5月16日14时,澎湃新闻记者跟随复旦大学健康传播研究所控烟研究中心前往上海火车站吸烟室监测室内外PM2.5浓度,同时对并未设置吸烟室的上海长途汽车客运总站候车室进行现场走访。
记者看到,上海火车站目前仅设置了一个吸烟室,位于8号候车室内一处书店背后,地理位置较为隐秘,面积10余平方米。吸烟室门通常敞开,正对卫生间、盥洗室、饮用水室的总出入口,人流出入频繁,平均每5分钟即有20余人进出,而节假日则人流会更多。
澎湃新闻记者现场发现,16日14时至14时30分,吸烟室内人流平均在12人左右,吸烟者停留时间为2到5分钟,吸烟室内昏暗且满屋都是浓烟,不时传出咳嗽声。此外,部分人因承受不了室内的烟味,会走到吸烟室门口、厕所门口抽烟,对张贴在吸烟室外墙上的“禁止吸烟”的标识视而不见,由于吸烟室的门一直敞开,烟味不断从里面涌出。
在现场,除了保洁人员会对室外抽烟者进行劝阻,书店工作人员也会予以劝导,但收效甚微。据一名书店工作人员介绍,2个月前吸烟室的排风系统就已经损坏且一直处于失修状态,“我经常劝吸烟的人进吸烟室去抽,有些人会听,但很多人不愿意,觉得‘里面人多’、‘烟味更大’,跑到门口来吸,这里进进出出的人都能闻到很浓的烟味,节假日出来抽烟的人会更多。”
而在上海长途汽车客运总站候车室,在走访的1小时过程中,记者并未发现违规吸烟的情况,上述地方空气质量和室内环境都优于上海火车站候车室。几位自称烟民的乘客告诉澎湃新闻:“这里禁烟,我们只好忍忍。”
 吸烟室内PM2.5为“严重污染”值10倍
16日当天,复旦大学健康传播研究所控烟研究中心研究人员对上海火车站吸烟室不同区域进行半小时监测,几天以后,研究人员得出一份比较详细的监测对比数据。
监测数据显示,该吸烟室室内PM2.5最高瞬间值达到6398微克/立方米,最小也有611微克/立方米,平均值达到2535微克/立方米。澎湃新闻了解到,空气质量严重污染的指标值为250微克/立方米,火车站吸烟室PM2.5实测平均值是严重污染指标的10倍。
在半小时的监测过程中,吸烟室门口滞留的烟民最多达到8人,吸烟室门口PM2.5浓度平均值达到197微克/立方米,最高瞬间值达7692微克/立方米。
而在距离吸烟室5米的地方监测,结果显示,PM2.5浓度平均值为19微克/立方米,最高瞬间值达到124微克/立方米。
澎湃新闻从复旦大学健康传播研究所控烟研究中心得知,2010年他们也曾在上海主要交通枢纽站如上海南站、上海站等车站的吸烟室内外做过监测,发现吸烟室内PM2.5 浓度可以达到室外的300倍,对吸烟者自身造成严重危害。同时,吸烟室并不能有效地保护非吸烟者的健康,在距离吸烟室5米处测定,空气中微小颗粒的浓度仍然可以达到室外的18倍。
上海火车站候车室吸烟室内,仪器检测显示实时PM2.5浓度已到每立方米2.56mg。
香港经验:吸烟房“技术可行性研究”效果不佳
复旦大学健康传播研究所控烟研究中心主任郑频频指出,美国采暖、制冷和空调工程师学会曾发布声明,没有任何技术方法,包括目前先进的稀释通风技术或者空气净化技术,能够控制环境烟草烟雾所造成的健康风险。
她进一步指出,香港卫生署曾委托香港科技大学专门组织了“吸烟房的技术可行性研究”,香港立法会卫生事务委员会2009年在立法会听证会上专门对此做了听证,发现即使是具有独立通风系统的、有两层自动关闭推拉门、保持5个帕斯卡负压的专门用于吸烟的吸烟房,当有人进出时,仍然无法防止烟草烟雾泄露到其他房间。而且,即使吸烟停止5个小时以后,吸烟室内的烟草烟雾示踪浓度仍然非常高,吸烟室内残留的尼古丁也依然处于高水平。
“即使只允许在吸烟室吸烟,烟草烟雾仍然不可避免地会从吸烟室的天花板分风箱、电源插座、水管装置等空隙泄漏到其他区域和房间,而接触烟草烟雾没有安全水平可言。”郑频频称。
目前,国际化大都市纽约、伦敦、悉尼、莫斯科,或者是发展中国家的圣保罗、墨西哥城等都已经全面无烟。郑频频认为,上海也应该实现室内全面禁烟,不应该对此“开口子”。
“人人应该享有不被烟草烟雾损害身体的健康权,没有例外,无论是在写字楼格子间工作的普通职员还是有单间办公室的领导,都必须遵守全面无烟的原则,这是对自身健康的保护也是对他人健康的保护。如果出现例外,比如允许酒店客房、单人办公室、公共交通枢纽如机场或车站设置吸烟室,则进入这些场所的人群如酒店员工、机场和车站的清洁人员等仍将不可避免地接触到烟草烟雾,他们的健康权利无从得到保护。”

链接:空气质量等级24小时PM2.5平均值标准值(单位:微克/立方米、μg/m³):
优:0~35
良:35~75
轻度污染:75~115
中度污染:115~150
重度污染:150~250
严重污染:大于250及以上
责任编辑:姜丽钧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吸烟室,禁烟,火车站

继续阅读

评论(14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