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百鸟朝凤》排片下跪,是影片拍得差还是市场畸形?

澎湃新闻记者 徐萧

2016-05-29 13:5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5月12日晚,制片人方励在视频直播里请求影院经理们为《百鸟朝凤》增加排片,一头磕向影院经理们求排片,一头磕向观众们求关注。
《百鸟朝凤》制片人方励的一跪,看来确实是挽票房于惨淡,但其将《百鸟朝凤》一片的境遇扩展到整个“文艺片”,将“文艺片”和“商业片”对立的意旨,引发了新一轮的讨论。
在这些讨论汇聚形成一个文化事件后,《百鸟朝凤》内外所折射的现象已经远远超越了电影本身。在这种情况下,5月24日,《探索与争鸣》杂志编辑部与上海大学电影产业与中国故事创新研究基地共同邀请了来自文艺评论界、社会学界、影视专业等不同专业和背景的专家学者,就电影内外所呈现出的文化意涵进行了探讨。
毛时安:艺术家的失败
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毛时安带着对同代人很大的同情和理解进入到电影,而且他自认为是一个非常容易动感情的观众,但对于《百鸟朝凤》,他能收获的就是审美的尴尬。
所以《百鸟朝凤》需要下跪,不是商业片的挤压,也不是观众的冷漠,在毛时安看来,只是艺术家的失败。
毛时安说,从一开始他就觉得这部电影的艺术语言非常的做作,比如天鸣的父亲摔了一跤,然后上去递烟的场景。而愈到后来,毛时安越觉得电影力所不逮:“它要反映一种文化的悲哀,文化的落寞,结果还是以一种救世主的姿态来面对一个发展的世界。”
《百鸟朝凤》剧照
唢呐和西洋交响乐PK的设置,同样让毛时安感到不适。因为在毛时安看来,西洋交响乐,或者说包括古典芭蕾、古典歌剧在内的西方古典艺术,它们在西方的命运并不比唢呐在中国的命运好多少。
“它们之间并不存在着先进和落后,也不是一个竞争和淘汰的问题。特别是到了后来两个乐队开始打架,还有师傅的癌症和吐血等,我觉得完全是为了悲壮而悲壮,把悲壮变成了一个符号。”
作为第四代导演的领军人物,吴天明和他们的1980年代有过辉煌,但同时毛时安也认为,那时因为崇尚思想解放,所以当时所有的艺术都带着理念先行的痕迹,只不过时代特殊的真诚和热情掩盖掉了这种做法的局限。但直到今天吴天明的《百鸟朝凤》仍然在这么做。
“我坦率地说,像赵薇导演的《致青春》你说是艺术片还是商业片?我看《致青春》这个片子的感动要超过《百鸟朝凤》带来的(感动)。所以我在这个影片当中,看见了吴天明无奈远去的背景,这是我们这代人必须要清醒地认识到的,我们这代人真的是不行了。”
曲景春:不是艺术片的错,是市场畸形
在这次由《百鸟朝凤》引起的诸多话题中,艺术电影再次成为议论的中心,有评论认为艺术电影的自我封闭性,成为认定艺术电影导演坚持自己的艺术追求、不向市场妥协的一种符号。
上海大学上海电影学院教授曲景春却不这么认为,她觉得艺术电影观念的形成,是上世纪20年代法国一群以精英自居的电影艺术家,故意抬高电影,并拒绝电影的大众身份而人为地制造了艺术电影和商业电影的区分。而后各种批评家们也对这一区分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在这种观念的作用下,人们以为商业电影就是低俗的、不走心的,重视票房而强调感觉和感官的刺激,而艺术电影则是高雅的、理智的,注重心灵和思考的。这种划分在进行文艺批评时具有一定的实用性,但却掩盖了两者内在的一致性和相容性。
《百鸟朝凤》主演陶泽如
在曲景春看来,很多艺术电影都没有拒绝观众,也会采取通过对感官的刺激而引起心灵层面的思考,《百鸟朝凤》就是如此。而很多所谓商业电影在艺术上的追求也并不比标榜艺术的电影要逊色。
“不管是从理论上、还是实践上,我们都看到,艺术电影的自我封闭没有必然性。更多的是主观人为的。但是今天中国电影遭遇的现实情况,恰恰是艺术电影无法获得市场空间。”
“今天中国市场遭遇这样的情况,我自己认为有点特殊的。这种特殊我认为不是商业电影占据了艺术电影的空间,而是快钱和很多力比多(按:泛指一切身体器官的快感)影像的强势介入所带来的结果。”
曲景春认为,良性的电影市场是所谓的商业和艺术的融合,商业电影的艺术化和艺术电影的商业化,二者没法截然区分。但是中国电影市场却有些“跑偏”了,商业电影没有向艺术性、心灵性靠近,而是更多向欲望和力比多靠近。
“特别电影市场和发行中,主要环节强调的是眼球经济,是市场交换价值,不是电影自我封闭造成目前的现象,而是特别土豪地强势介入。大家都知道电影拍摄成为一个热钱都争相流入的市场。”
故事本应是电影的核心,但曲景春观察到,快钱和力比多把故事放在一边,强调的就是市场,“怎样把人的眼球(用暴力、色情等)吸引住,让观众尽情地享受视觉快感,让观众一个一个玩到心跳,用经验奇观的场面来冲击现有市场”。
所以,在曲景春看来,中国电影市场的现状不是商业电影对艺术电影的抢占,而是非正常的电影对正常电影的挤对。“不是艺术电影自身的问题,而是现在的电影跑偏了,我们的电影市场被这种非正常的手段包括粉丝电影等等制作的电影占据了非常大的空间,使得正常的电影窗口实际被挤到了边缘。”
“像《小时代4》,《栀子花开》此类的电影,在商业片中都是烂片,但是在院线排片上,每个电影公司或者是电影院都排得很满。”这种由快钱强势介入打造的烂片,才是吴天明、王小帅,以及很多正经严肃的导演被排挤的原因。
责任编辑:梁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百鸟朝凤

继续阅读

评论(29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