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四大车站吸烟室PM2.5严重超标,无法避免对公众伤害

澎湃新闻记者 陈斯斯

2016-05-30 07:2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2016年5月16日,上海火车站候车室吸烟室内,不少旅客在吸烟。 澎湃新闻记者 朱伟辉 图
在火车站、汽车站设置吸烟室是否就能保护公众健康?正在修订中的《上海市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修正案》(草案),增加诸如“机场可以设置吸烟室”、“宾馆、非共用的工作场所可以设置吸烟室”等表述,引起很大争议。
5月29日,复旦大学健康传播研究所控烟研究中心发布关于上海汽车站、火车站4个吸烟室内外PM2.5浓度平均值测试结果,均发现室内严重污染;4个点中3个点室外也存在严重污染,另1个点则为重度污染,即使是离吸烟室外5米,其PM2.5浓度检测下来结果仍然普遍高于室外浓度,最高可以达到室外浓度的8倍,由此证实“室内吸烟室完全不能减少烟草烟雾对公众的伤害”。而该研究机构近日发起的一项问卷调查显示,九成以上的被访民众赞同“上海应实行更严格的公共场所控烟法规”。
现场:四大汽车火车站室内PM2.5浓度均为严重污染
在今年5月31日“世界无烟日”前夕,复旦大学健康传播研究所控烟研究中心选取了上海主要的火车站和长途汽车客运站进行实地检测,4个点分别为位于上海虹桥火车站A、B吸烟室、上海火车站和上海长途客运南站各1个吸烟室。实验对这4个吸烟室室内、吸烟室门口、吸烟室外5米的PM2.5浓度进行同步测量。
监测结果显示,吸烟室的防烟、控烟是无效的。吸烟室内、吸烟室外和吸烟室外5米的PM2.5浓度平均值有一定差异,吸烟室内部的PM2.5浓度值在592-2535微克/立方米之间,4个点中上海火车站为2535微克/立方米,数值最高,其次是虹桥火车站B吸烟室为1221微克/立方米,此外是虹桥火车站A和长途客运南站,分别为592微克/立方米、804微克/立方米。
复旦大学健康传播研究所控烟研究中心郑频频指出,参照我国空气质量等级24小时PM2.5平均值标准值,75-115微克/立方米视为轻度污染,115-150微克/立方米视为中度污染,150-250微克/立方米被视为重度污染:大于250微克/立方米及以上被视为严重污染。“上述4个点的监测数据是目前我国轻度污染标准起点值75微克/立方米的8-30倍,这意味着监测的4个点的室内空气质量均达到严重污染,而世界卫生组织设定的这一标准值则更低,仅为25微克/立方米的标准,这4个点的测量值则为其25-100倍。”
另外,监测结果还显示,吸烟室门口也是重灾区,本次测定浓度值在197-909微克/立方米之间,虹桥火车站A、B吸烟室数值最高,分别为909微克/立方米、685微克/立方米,其次为长途客运南站,为617微克/立方米。
“这4个监测点中3个达到严重污染级别,另1个达到重度污染级别。”郑频频进一步指出,监测同时发现,吸烟室外5米的浓度普遍高于正常室外浓度,最高可以达到室外浓度的8倍。
专家:设置室内吸烟室无法避免对公众伤害
“吸烟室的防烟、控烟是无效的,调查发现,这些吸烟室大门敞开,吸烟室门外附近吸烟现象显著,本来应该封闭的吸烟室形同虚设,吸烟室内严重污染,吸烟室外也不能幸免。”郑频频指出,吸烟室存在无法隔离二手烟,更无法保护不吸烟者的健康,同时对于身处其中的吸烟者危害更大。
上海健康教育所专家同时指出,吸烟可导致脑中风、心脏病发作、肺癌等疾病,而二手烟同样会引起疾病。据其最新发布的一项调查显示,2015年上海市15-69岁成人吸烟率为23.3%,开始吸烟的最小年龄为10岁,开始每天吸烟的最小年龄为14岁,平均每周接触二手烟的比例为59.8%,其中,每天接触二手烟的比例为26.6%,工作场所室内吸烟现象的比例为35.9%。
复旦大学健康传播研究所控烟研究中心在实地监测的同时也实地开展问卷调查。结果发现,87.1%的受访者认同二手烟危害。超过八成的受访者表示“路过机场或车站的室内吸烟室的时候,能闻到烟味或感受到烟雾飘散出来”,超过七成的不吸烟的受访者表示“在候车(机)时会有意避开吸烟室”。对于吸烟室内环境,超过半数的吸烟者表示里面“烟雾非常严重,感觉呛人”。
调查同时显示,九成公众希望上海控烟更严。旅客对取消吸烟室支持率较高,吸烟旅客和非吸烟旅客支持取消吸烟室的比例均超过6成。
焦点
我从事控烟研究15年,为何主张室内全面禁烟,问我吧!
郑频频 2016-05-06 206 已关闭提问
责任编辑:陈伊萍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禁烟 吸烟室 火车站 汽车站

继续阅读

评论(10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