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老兵:真实的长津湖战役到底什么样?

2021-10-03 00:45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政务

字号
来源:综合自共青团中央、新华网、央视军事、CCTV国家记忆、乌鸦电影、有书、环球人物杂志、封面新闻、网友评论等
71年前,有无数年轻人选择了穿上军装,不远万里奔赴朝鲜战场,抗美援朝保家卫国,将自己的青春、热血与生命化作守护祖国的铜墙铁壁。
那段浸满英雄们血和泪的岁月,那一群无惧无畏的年轻人,每一个中国人都不该忘却。他们是中国人民志愿军,让我们一起走进他们的故事。长津湖,朝鲜北部最大的蓄水湖,周围环绕着海拔千米以上的崇山峻岭,地形险要,村落稀疏,人迹罕至。
1950年11月,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九兵团15万人,昼伏夜行,躲过侦察机搜索,潜入长津湖地区。
他们的目标是:歼灭美军陆战第一师。
美军陆战第一师,成立于1941年,在二战太平洋战场上表现出众,曾在瓜达尔卡纳尔战役中击败日军,并参与冲绳岛登陆。朝鲜战争爆发后,陆战第一师是仁川登陆的先头部队,未尝败绩,不可一世,被称为美国陆军的“天之骄子”,是王牌中的王牌。
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九兵团,前身是华东野战军一纵、八纵和九纵,曾在孟良崮战役中歼灭国民党第七十四师,淮海战役参与追击杜聿明数十万大军,曾参与渡江战役和解放上海,是精锐中的精锐。
第九兵团进入朝鲜前,原本在上海附近练兵,准备解放台湾。但随着国际形式发生巨变,朝鲜战争急转直下,第九军团被急召入朝作战。时间紧迫,后勤供应不足,第九军团所配置的冬装是适合南方冬天的薄棉衣。1950年11月25日,朝鲜长津湖地区突降大雪,鸭绿江开始封冻,最低气温降至零下四十度。
零下四十度有多冷呢?
比如,志愿军战士睡觉都不敢脱鞋,因为脱了鞋就穿不上了,脚被冻得硬梆梆的。
比如,有一个连队,全连140人,因为晚上用热水泡脚,第二天有120人的脚肿得像馒头,穿不上鞋。
为了抗寒,志愿军甚至发明了“强迫运动”的办法。晚上睡觉,睡一会就爬起来运动,有些瞌睡大的战士,就由连队干部踢屁股或者架起来强迫运动,否则,他们会在睡梦中冻死。
为了躲避美军不断的低空侦察,他们白天潜伏在雪地里,晚上在寒冷的冬夜摸索前行。
因为行动隐蔽,不敢生火煮食,每天的口粮是冻得硬如磐石的土豆,没有土豆就挖树皮、野草,沾着雪水和焦屑充饥。二十军的一支连队,奉命驻守水门桥伏击敌军,他们在零下40度的雪地里匍匐了六个昼夜,一动未动。一排排志愿军战士,保持着战斗队形,俯卧在厚厚的雪地中。每个人手里拿着武器,怒视着敌军的方向,仿佛一座座随时可以跃然而起的“冰雕”。全连没有一个人后退,129名战士全部牺牲在阵地上,化成了长津湖永久耸立的丰碑。长津湖一战,志愿军战斗伤亡超过14000人,冻伤减员近30000人。1950年11月27日,长津湖战役打响。
美军陆战第一师、美七师在一条山谷里行军,队形成柱状,延伸达70公里。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九兵团,第二十军和第二十七军协同作战,将美军截成四段,形成了四个包围圈。战斗首先在新兴里打响,这个村子,南高北低,地势狭窄,大部队不便展开。
驻守的是美陆军第七师三十一团,这支部队战功显赫,被美国总统授予“北极熊团”称号。三十一团的武器装备除了步枪、卡宾枪、轻重机枪之外,还有60、90毫米火箭筒、57反坦克炮、60迫击炮、22辆坦克,并且有空军掩护。
但这支军队没想到,在长津湖沿岸群山行进,总能突然碰到埋伏的志愿军。原来,10余万志愿军在崎岖山地隐蔽行军,经过长途奔袭,以日平均行军30公里的速度,已经在26日前集结在长津湖。
面对强敌,志愿军以穿插分队、渗透分队和部分纵深攻击力量,肢解对方战斗体系,再分片围而歼之。
1950年11月27日子夜12时,志愿军对新兴里发起进攻。由于气温低,志愿军大部分枪支的撞针被冻断,手榴弹也揭不开盖子。狭路相逢的战斗变成肉搏!长津湖畔,中美双方短兵相接,厮打在一起。不少志愿军战士临死都咬着敌人耳朵、鼻子,有的战士牺牲时,两只手紧紧扼住敌人喉咙。这些“最可爱的人”知道,自己将长眠于长津湖畔了,血肉身躯就是杀死敌人的最后一颗子弹……苦战三天三夜,志愿军付出了伤亡及非战斗减员1万人,全军冻伤22%的代价,成建制地歼灭整个北极熊团。
历时28天的长津湖战役,抗美援朝第二次战役降下帷幕。
此战,被认为是人类历史上最残酷的会战之一,朝鲜战争的关键转折点,并改变了世界历史的走向。志愿军第九兵团击溃美军陆战第一师,全歼北极熊兵团,将越过三八线东部战区敌人彻底驱除,打破了美军主力师团不可战胜的神话。这样的战果,实属不易,那是用无数志愿军战士的生命和鲜血换来的。
“我们也许什么都没有,
但是有勇敢,一定能打败敌人”
1950年,刘石安被编入20军59师175团2营5连,同年,朝鲜战争爆发,他所在的部队成为抗美援朝首批入朝作战部队。
天寒地冻,土被冻得像石头一样硬,挖反坦克战壕完全不可行,面对美军强大火力“没有办法,只有硬上”,30多人组成了“敢死队”,把手榴弹6个一组绑在一起前赴后继往前冲,当来到坦克身边时,只剩下了两个人,还都负了伤。
“完全是踏着同志的血迹前进”,他们把手榴弹塞到了坦克的履带下,“轰”一声炸瘫了坦克。那场战役,美国王牌陆战一师被击退,这是刘石安在朝鲜战场收获的第一场宝贵胜利。长津湖战役是一场在极其恶劣环境下武器装备对比悬殊的战役,距长津湖2公里处的死鹰岭上,全连官兵坚守阵地,都以战斗姿势受冻牺牲了,史称“冰雕连”。“我们也许什么都没有,但是有勇敢,我们一定能打败敌人。”“冻掉手指、被截肢
再痛也不哭”
今年96岁的老军医于芝林曾亲历抗美援朝长津湖战役,距离他在朝鲜战场上,被炮弹炸伤已经过去了整整70年。
1950年10月,24岁的他跟随部队进入朝鲜。紧急入朝的10万多名志愿军,昼伏夜行,严密伪装,在冰天雪地中行军,以惊人的毅力悄然抵达战场。
为了尽快形成对敌人分割围歼的有利态势,于芝林和战友们穿着单薄的衣服,行进在崇山峻岭中。他回忆:“当时温度接近-40℃,战士们衣着单薄只能裹被单行军,趴在雪地中隐藏,强忍严寒饥饿也一动不动。战士们大多是20岁上下的年轻人冻掉手指、被截肢再痛也不哭。”
那场酷寒后
他的手脚再没温暖过
原中国人民志愿军26军77师231团1营2连的战士周全弟也亲身经历了,在71年前的长津湖战役中,极度的严寒让他失去了双手和双腿。1950年随着部队秘密入朝时,他只有15岁。在长津湖战役中,他和战友要在黄草岭潜伏三天三夜,负责堵截从此处逃跑的美军陆战一师,为了不暴露目标,趴在零下40摄氏度的雪地里,纹丝不动。
当冲锋号吹响时,周全弟发现自己的手脚失去知觉、站不起来,他只能眼睁睁看着周围战友发起冲锋。“再后来就眼前一黑,啥也不晓得了……”由于长时间潜伏在冰天雪地里,周全弟的双手双脚已经腐烂,他只能截肢,否则性命难保。但周全弟说:“最遗憾的还是那晚没能爬起来,跟战友们一起冲锋杀敌。”
如今周全弟自己穿衣、吃饭,有时还自己摇三轮车出去。他不断学习文化知识,即使没有双手,依然用断臂写字。他写下“抗美援朝 保家卫国”的场景,感动了无数网友↓↓
电影《长津湖》这两天在朋友圈刷屏
真实的战场远比影片中的场景更令人震撼
让人流泪的不是电影本身
而是战争年代
那些为祖国和人民
浴血奋战的英雄们
何其有幸能生在今日和平的中国
铭记历史,不忘初心,砥砺前行
向所有的中国军人致敬
向所有为国而战的英雄们致敬
大家都在看(点击下方图片获取全文)
原标题:《亲历老兵:真实的长津湖战役到底什么样?》
阅读原文
特别声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