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部长奉国务院命督查回京,走访逾700家企业发现四大问题

新华视点微信公号

2016-06-01 22:1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民间投资增速不断下滑,加大了经济下行压力。民营企业到底是受政策制约投不了、没法投,还是因环境影响不敢投、不愿投?国务院派出9个专项督查组,在未提前通知地方的情况下,近日到江西、黑龙江、广东、湖南等18个省市区进行了10天的督查。
这可不是一般的工作检查。督查小组都是由什么人组成的?9位带队组长包括国家发改委、科技部、工信部、环保部、住建部、水利部等九大部委副部长,级别最高的为正部长级。组员则由不同部门的同志交叉组成,以厅局级领导为主。
据财经57号独家获悉,截至目前,督查组已走访、座谈企业超过700家。为了更真实地了解情况,有的督查组在实地督查中采取随机挑选企业的方式,或则临时更换企业名单,座谈全程不允许地方领导干部参加。
重点来了,督查组到底了解到那些问题,民营企业主要倒了哪些“苦水”?一路跟随督查的财经57号记者提前“剧透”,主要发现四大类问题。
问题一:屡遭“白眼”频“碰壁”,公平待遇未落地
“现在民间投资面临的最大困惑就是缺乏公平待遇。”重庆一家环保企业负责人向督查组坦言,虽说市场需求不足也是重要因素,但并非所有行业不挣钱,比如不少医药、文化、环保企业效益都不错,在国家政策引导下也想扩大投资,但屡遭“碰壁”,影响了投资动力。
《国务院关于鼓励支持和引导个体私营等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若干意见》明确提出,在投资核准、融资服务、财税政策、土地使用等方面,对非公有制企业和其他所有企业一视同仁,实施同等待遇。然而督查组发现,一些地方和金融机构并未做到“一碗水端平”,在规模上“重大轻小”,在身份上“重公轻私”,在地域上“先内后外”。
四川远舰建设集团董事长杨远见颇有感触地说:“现在很多PPP项目很少有民企参与的份儿,有的地方直接告知‘优先考虑国企’。一方面是因为国企能从银行贷到更低成本的资金,另一方面一些地方政府也想避免引发道德风险质疑。我们申请过很多PPP项目,都被以各种理由拒绝了。”
在河北,一家民营焦化企业负责人反映了同样的疑惑:“国务院明文要求,鼓励和引导民营企业参与国有企业的改制重组,合理降低国有控股企业中的国有资本比例。但地方在化解“僵尸企业”时,却只愿意卖给国企。
英利国际置业副总经理杨晓榆在督查组座谈时直言,民营企业贡献了80%以上新增就业,但最近两三年民企不仅排在国企后面,连外企地位都比不上。不能因为“出身”不一样,参与市场竞争的难度和结果就不一样。
问题二:抽贷、断贷现象突出,融资难仍普遍存在
督查中,不少民营企业家反映,在经济下行压力下,银行对民企的贷款收缩过大,企业贷款难、融资成本高、贷款期限短的现象普遍存在。
东部一家民营企业负责人向督查组反映,企业投资一个项目需融资2亿元,多方申请贷款无果,最后仅贷到500万元,年息10.4%,还要把30%的贷款资金返存在银行。
银行频繁抽贷让小微企业“举步维艰”。河北石家庄东方丽人家用纺织品公司于2011年从做出口贴牌转向做国内自主品牌。然而,银行由于认为企业有风险,连年多次抽贷1000万,导致企业资金链断裂。企业总经理岳丽丽谈起这一经历一度落泪。
“民营企业信誉再好,最高也只能被评为AA+,而国有企业一般都能评上AAA,这相当于给民营企业融资人为制造了瓶颈。”辽宁一家民营企业老总表示,希望能够以市场竞争力为标准,一视同仁地对待行业内的多种所有制企业。
福建省金融办主任付朝阳认为,融资难与许多银行只关注于部分民企违约造成贷款风险,而很少考虑区域差异性和企业个性化贷款需求有很大关系。形象地说就是“一人感冒,全家吃药”。这当中,存在着大量地区和行业“一刀切”的现象。
问题三:“门好进、脸好看、事不办”,审批繁琐依然突出
从实地督查的情况看,企业对这两年政府服务态度转变普遍予以好评,不过对政府办事效率仍有不少“吐槽”,认为是从“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变成了“门好进、脸好看、事不办”,一些基层干部“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对支持民间投资缺乏积极性。
“这两年政府简政放权,看得见的审批确实少了,但看不见的门槛又多了起来。”重庆会凌电子新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冯晓东与国务院督查组座谈时反映,“我们作为比较成熟的中型企业一年各种第三方认证审核直接成本至少要二、三十万,加上人力成本、各种材料成本就更高了。
青海一企业负责人深有感触地说:“气象等相关部门对光伏电站避雷针每年要进行一次检测,检测费高达8万元,而且只能由指定机构来检测。水电气等市政公共服务部门收费高,如天然气接口费高达110多万元,自来水接口费9万元、试压费11万元,市场价为2000元的水表收费12万元,而且没有统一标准。”
尽管这两年政府加大简政放权力度,但督查组发现,“建一栋楼盖一百多个章,批一块地得跑两年”的现象依然较为突出。山西一家民营企业负责人说,仅办理施工许可证就需提供52项资料和证件,办分项证件还要履行十余项手续,“等手续办好,商机早失了。”
“我们公司开发了一款降血糖的藏药,研制花了六年,审批已经五年半了,相关部门迟迟拿不出来审批结果,每次打电话催促,得到的答案总是‘我们人手太紧’。”青海央宗药业法人代表徐楠向督查组反映,“再这么拖下去,项目肯定要黄了。”
问题四:成本高、负担重,影响企业投资意愿
督查中,不少民营企业普遍反映经营成本增长过快,如用工成本不断增加,土地价格持续上涨,电费长期居高不下,影响投资意愿。
“最近几年,煤炭价格大幅下降,但电价下降微乎其微,这无形中增加了民营企业的经营成本。”新疆一位民营企业负责人说。
除要素价格高,知识产权保护缺失也让民企在市场竞争中失去一层保护膜。
成都星空三维公司负责人余晟睿向督查组坦言,自己公司发明的3D打印产品,才上市一个月,就出现了非常相似的仿制品。相比之下,公司专利审批却需要很长时间,从去年10月开始到现在还没批下来。“面对市场上的这些假冒产品,我们也无可奈何,非常苦恼。”
反映最为普遍的是人力成本不断增加。“平均算下来,社保缴纳占到了工资总额的32%左右。”五洲传媒副董事长徐登权说,当前经济下行压力大、企业利润普遍下滑,政府应该进一步降税减费,让利企业和百姓,这也是供给侧改革的应有之义。
责任编辑:周子静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民间投资

继续阅读

评论(32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