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生之死|为导师陪客户、报销发票,李鹏曾问读研意义何在

澎湃新闻记者 赵磊

2016-06-02 09:1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李鹏在麦当劳打工
“李鹏说他读研究生就几件事,包括给导师接待客户、帮导师把厂里的发票拿到学校报销、帮导师指导本科生论文。”华东理工大学研究生李鹏死于导师工厂爆炸后,他的一名好友说,李鹏曾经问过他,这个研究生读的意义何在? 
曾经在李鹏的大学同学们看来,他从一所河南本地二本院校,考取上海211院校的强势专业,几乎是一种“飞跃”。但李鹏生前告诉他们,读研并不如他想象的那样。
“李鹏有个梦想,就是凭自己的本事留在上海,买套大点的房子,带着姥姥一起过。”5月30日,李鹏的舅舅告诉澎湃新闻记者,李鹏是一家人的希望、孩子们的榜样,如今这些都破灭了。
农家少年
5月23日15时左右,青浦区练塘镇蒸淀社区朱枫公路6186弄21号富民开发区内的上海焦耳蜡业有限公司发生爆炸事故。事故共造成近200平方米建筑坍塌,造成李鹏等3人死亡。
八天后,上海市安监部门表示,经初步调查,该公司法定代表人为张建军,实际控制人为张建雨,系华东理工大学能源化工系副教授。5月23日上午,张建雨和他的学生(华东理工大学研究生李鹏),携带危险物品,至该公司违法违规“试验”,并安排两名员工协助后离开外出。当天15时许,发生事故。目前,该公司法定代表人及实际控制人因涉嫌犯罪已被青浦公安分局刑事拘留。公安、安监等相关部门正在抓紧调查事故,已委托相关机构进行现场采样,事故原因正在调查中。
李鹏出生在河南周口市鹿邑县生铁冢镇一农村家庭,他还有一个姐姐李慧(化名),比他大两岁。
“儿女成双,多让人羡慕。”李鹏邻居说,大家是真的羡慕,农村都想有个男孩子养老,李鹏上面还有个姐姐,最关键的是家里一双儿女都是大学生,“李鹏这家人在村里口碑特别好,父母老实本分,孩子对人也都和和气气的。”
李鹏舅舅说,李鹏在生铁冢中心小学读书的时候,还是有点贪玩的,成绩也就中上等,就读生铁冢一中后,像变了个人似的,成绩一路领先,最终被保送进鹿邑县第二高级中学。
李慧曾回忆起那个充满快乐和温馨的夏天,当时自己考上大学,学校亲自开着轿车来接弟弟。“亲朋好友、十里八村的都知道老李家出了两个学习胚子。”怀孕中的李慧,电话中有点哽咽。这些天来她想到更多的是两个人一起成长的岁月,“从小到大,竟然是弟弟一直让着我。”李慧忘不了弟弟的笑脸,她更忘不了,自己结婚的时候,李鹏跑遍了上海给自己精挑细选礼物。
翟羽飞是李鹏的发小,两家是邻居,从小学开始一路读到高中都是同学,读高中的时候,两个人还是室友,每月回家一次都要同行。翟羽飞说,李鹏老实、刻苦、善良、话不多。
那时候,李鹏每晚下课后,还得用手电照着书本学一个小时。“每次我们都催他早点睡吧,他总是说,我再看一会,马上就睡了。”翟羽飞记得,有天凌晨2点多钟,蚊香灼伤了他的腿,“深更半夜的,他还把我送到医院去。我每次生病他都放下手头的事照顾我。”
高考时,成绩一向很好的李鹏却考入一个二本院校——郑州轻工业学院,好在所学的化学工艺专业是他喜欢的专业。“很多人都不相信这是真的,李鹏在高中每次考试都是全校前100名,按道理来说考个一本是没有问题的。”李鹏舅舅说,高考前李鹏拉肚子、发烧,反反复复几天,影响了成绩。
同样没有发挥好的翟羽飞选择了复读,他劝李鹏一起。李鹏说,父母年纪大了,家庭条件不好,不能复读。“当时,他说认命了。”李鹏舅舅说,“这孩子啊,就是太懂事了,懂事得让人心疼。”
乒乓高手
李鹏的节俭同样令翟羽飞印象深刻,几乎整个高中时期,李鹏每顿饭都是馒头和白菜、土豆丝等蔬菜,“很少打肉菜,几乎不买汤喝。”
“李鹏家生活水平在村里算中下等,最近才翻新屋子。据说还借外债了。”翟羽飞说,李鹏家基本上靠他妈妈在家种地,他爸爸外出打工,还要培养两个大学生,生活上的确不是那么宽裕,所以,从来没有见过李鹏乱花钱。
而这也正是李鹏舅舅说的“懂事”。“读大学的时候,只要周末节假日,就去发传单,做家教。总是说能赚一点是一点。”李鹏舅舅说,李鹏读大学的时候,有时他会接送李鹏,虽然物质方面不富有,但是精神还是很充实的,李鹏虽然话不多,但所说的都很乐观、幽默。
“他话的确不多,但是有时候一句话能把大家逗得乐不可支。不过他并不是那种刻意营造幽默的人。”翟羽飞说,李鹏和他都喜欢乒乓球,他们只要没事就会打两拍,这个习惯一直保持到李鹏到上海读研前。
“李鹏的球技不错,在我们同学中算高手。”翟羽飞说,由于他复读两年,当他到郑州读大学的时候,李鹏都大三了,二人学校挨得近,有时候见面也偶尔玩玩,放假回家乡也会找几个同学来两拍子。
“哪有时间?李鹏不是在实验室,就是在去赚生活费的路上。”李鹏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同学说,读研后就没见他摸过拍。
华理研究生
2014年9月,李鹏考取华东理工大学研究生,师从张建雨,主要研究蜡制品。资料显示,张建雨为华东理工大学副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现年55岁,1997年进入华东理工大学任教至今。
在李鹏的大学同学们看来,从一所河南本地二本院校,考取上海211院校的强势专业,几乎是一种“飞跃”。很多同学认为他很幸运,毕业时也有好多同学祝他今后道路顺畅,人生幸福。无论是怎样的“幸”,随着一声爆炸,都变成了不幸。
但在李鹏姐夫眼里,李鹏考取研究生是实力说话,与幸不幸运无关:李鹏在郑州轻工业学院期间,曾经带领本校同学组成小组,参加河南数学建模大赛,为学校夺得第一名的好成绩,破学院几年来的纪录。在2014年学院几百名考研的同学中,一起到华东理工大学面试的4名同学,仅李鹏一人被录取。“这些能显示李鹏的学习成绩和综合素质是非常过硬的。”李鹏姐夫说。
不过,李鹏的一名同学告诉澎湃新闻记者,这个从农村走入国际大都市的小伙子,老实到似乎不知道该如何和导师打交道。从开始称呼张建雨“导师”,到后来慢慢地改口叫“老板”的不适应,让李鹏感觉和自己所想的研究生生活有差别。
“每个研究生每月都有300块钱的补助,李鹏没有,他也不敢跟张建雨提。”李鹏好友说,李鹏读研究生是自费的,导师又不给钱,李鹏只能利用闲暇时间去打工,最多一次干过三份工作,后来他导师不断给他加活,又有科研压力,到去世前,还有一份家教在继续。
“李鹏说他读研究生就几件事:给导师接待客户、帮导师把厂里的发票拿到学校报销、帮导师指导本科生论文。”李鹏好友说,李鹏曾经问过他,这个研究生读的意义何在?“感觉得出来,李鹏这个研究生读得很委屈。”
李鹏姐姐说,研一的时候,张建雨带他去了浙江的一家工厂,免费打工半个月。有媒体称,这家工厂里的管理者均是张建雨的亲戚。在这段时间内,李鹏在朋友圈发布了六张照片,并配文字:“实习半个月,最大的收获,竟然是学会做饭。”有同学称,李鹏暑假为导师做实验时,曾接触一些有机溶剂,流了一次鼻血。
“忙”成为李鹏考上研究生后,亲友听到最多的一个词了。李鹏母亲曾告诉媒体,经常在晚上11点多接到儿子打来的电话,“一直在做实验,太忙,几乎连洗衣服的时间都没有”。直到李鹏逝世后,其家人赶到宿舍还看到一堆没来得及洗的衣服。李鹏一名女同学就证实,有次晚上近10点钟,李鹏还在实验室做实验。“他说,在寝室也没啥事,就来做实验吧。”
论文
忙碌、没有补助最多让这个爱笑的大男孩委屈,但是因为一些客观原因,未能在核心期刊发表论文一事,让他焦虑不已。
按照华东理工大学的相关规定,硕士毕业必须要在核心期刊上发表一篇论文。但李鹏已经研二,仍未发表。
李鹏的多名同学和好友均不止一次听过李鹏抱怨:导师让他暂时不要发表(论文)……
有传言称,张建雨之所以不让李鹏发表论文,或许是担心成果公布后,大家都知道这一配方,他的企业就丧失了先发优势。对于这种说法,官方暂时没有给予明确回复。
常到李鹏所在的实验室借仪器的同级学生王玥表示,李鹏每次见到她总会问她论文发了没。“我说已经发了一篇,他就叹气。”经多名同学证实,从过年后,李鹏就一直为发表论文唉声叹气。
有媒体称,李鹏的师兄也曾有过相同的遭遇,张建雨也曾让他删去论文中涉及核心产品数据的内容,但这些东西删掉后,论文很可能就发不了了。
李鹏离开人世的前一天晚上,从实验室回到宿舍后,很平静,也并没有和室友聊什么,最后看着电子书睡着了。
李鹏去世后,他的同学在他本子上发现了他的手写句:“任何事,你想长久经营,比如感情和职业,克制、稳定、耐力,比家世和智商重要多了。把自己当苦力就够了。”隔了一段完整的空白,他又写道,“再坚持一会儿,坏感觉会用完的。”
李鹏同学说:“李鹏最近一个月来,在做另外一个方向的研究,而且已经获得大部分实验数据,最近一直找办法解决另外一部分数据,就在前几天李鹏说过找到办法了。”该同学认为,李鹏已经找到另外一条发表论文之路,而且已经走通,完全没有必要再去做中试生产。“如果李鹏不那么老实,或许就不会遭遇不幸了。”
责任编辑:王维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华理研究生之死,导师,农家子弟

继续阅读

评论(56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