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联播|不管老婆多少岁,打铁还需自身硬

澎澎和湃湃

2016-06-03 21:1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谚语有云:女大三,抱金砖。这句谚话想必是耳熟能详,而关于“女小”,同样也有几句吉祥话:
女小一,住京师;女小二,生宝儿;女小三,男当官;女小四,好脾气;女小五,人楚楚。
但要是小三十呢?
近日,三湘风纪曝光了一段湖南省交通厅原党组书记陈明宪当年庭审的画面。庭审中,陈明宪称,现在这个老婆比自己小31岁,年轻又漂亮,自己就犯了这个低级错误。“这个错误犯的,都眼红呀。”他认为,自己的问题就出在这个年轻老婆身上。
听到这话,王石气得掀了办公桌,刘强东气得掀了快递车。至于张雨绮,澎澎和湃湃也不知道她会掀什么。
自古以来,华夏大地以男权为主导,男人的欲望主导着一切,而女人是男人欲望的原动力之一。当征服与统治的欲望没能实现,这时要找一个体面的借口,于是就有了“红颜祸水”一说。
“红颜”出自汉武帝宠妃李夫人,“祸水”则指汉成帝所宠信的赵飞燕、赵合德姐妹。那么,红颜祸水的说法到底有没有道理?
首先要承认,历史上有过这样的案例。
遥想当年,潘金莲为了呼吸新鲜空气,用棍子撑开窗户。没料到撑窗户的棍子掉下去,让西门大官人看到,于是他们就相遇了。
这不见不要紧,一见就推动了历史进程——见面,出轨,出轨害死了武大郎,害死大郎逼得武松出手,出了手只能上梁山,上了山不小心擒住方腊,擒了方腊大宋江山也保住了,靖康耻也就来了,然后金兵入、元明清,鸦片战争、八国联军……
这就是与蝴蝶效应、马太效应齐名的棍子效应。
类似的情景又在陈凯歌导演的电影剧本中重演——老道士一见钟情学生妹,千辛万苦追到手。谁知美娇娘和自己弟弟通奸,最后死于两人之手。范厨师被人忽悠了一辈子,终究还是难过美人关。
尽管如此,在今天,红颜祸水的论调和直男主义一样,被认为是一种歧视和偏见,是对女性的不尊重。谁说忘年之恋中,就一定是女性一方出了问题?
《权力的游戏》中就有这么一个女性,她老公被编剧写死,无奈之下自己接管了部落,承担起了复国大业,动不动还要浑身被火烧个精光。
我们只要念一下她的名字,就能大概领略她走过的路、吃过的苦:
我是坦格利安家族的风暴降生者丹尼莉丝,不焚者、弥林的女王、安达尔人、洛伊拿人和先民的女王、七国统治者暨全境守护者、草原上的卡丽熙,奴隶的解放者、镣铐的破碎者、龙之母。
而在现实中,报业大亨默多克和前妻邓文迪相差37岁零8个月。虽然两人目前已经离婚,但邓文迪曾经在2011年的一次听证会上,在默多克遭到抗议者袭击的一刹那,1米78的她飞身上前,一个巴掌打了过去。
这一套闪现+掌掴,不仅打得对方一脸茫然,也打破了人们对“小老婆”的传统看法。谁说小老婆只会撒娇,动起手来那叫一个瞬间爆炸!
要知道,邓文迪可是出生山东、长在徐州,澎澎建议大伙不要惹毛这些个地方的姑娘。
都说打铁还需自身硬,男女之间的那点事,男人不也得自身硬?我是说作风。
从四大妖姬妺喜、妲己、褒姒、骊姬,到冯小怜、陈圆圆们,明明是君王自己荒淫无度腐败、沉湎女色,又何必把亡国的责任推卸到女子身上?
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苍蝇不叮无缝的蛋。正因如此,美人计才有了施展的空间,才有了西施、貂蝉的典故。清代赵长龄有诗云:不信曲江信禄山,渔阳击鼓动秦关。祸端自是君王起,倾国何须怨玉环。
再回到忘年之恋。每一段忘年之恋往往都是一个争议,但也不是没有佳话。《这个杀手不太冷》中,小萝莉爱上了杀手大叔,杀手一直保护着他,最后也因她而死。试问,莱昂会说“问题就出在她身上”这样的话吗?
我想不会吧。
责任编辑:王卉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澎湃联播

继续阅读

评论(18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