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格里拉对话丨专访:卡特为何在南海问题上再度“克制”火力

澎湃新闻记者 李怡清 发自新加坡

2016-06-05 10:4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美国国防部长卡特在“香格里拉对话”中做开场演讲。东方IC 图
4日上午,美国国防部长卡特开场演讲中重点阐述在亚太建立“基于原则的安全网络”的概念, 这对于中美关系究竟有何意义,又对地区国家释放了怎样的信号?
围绕这次演讲,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在现场专访了新西兰国防部长格里·布朗利,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常务副院长、美国研究中心主任吴心伯和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亚洲与全球化研究所所长黄靖教授。
卡特演讲有什么值得关注的?
澎湃新闻:对于卡特的大会演讲,您认为有什么最值得关注的?
吴心伯:卡特的演讲主要有三点内容。第一,这次演讲的立足点在于美国如何在这个地区推动一个“基于原则的安全网络”,作为这个地区一个新的安全架构。不像欧洲有北约,这个地区没有这样一个单一的安全架构。现在美国想推动建立这个架构。这个架构中,“基于原则”就是美国强调的那些原则,“安全网络”则实际上就是以美国现有的同盟体系为基础,然后扩充过去,这是我对他强调的“基于原则的安全网络”的理解。
第二,是地区面对的安全挑战,在这个安全挑战中,卡特把南海问题放在第一位,把朝鲜半岛反倒是放在第二位,这是在突出南海问题。
第三,在谈到中国的时候,卡特讲到了中国在南海、网络空间以及地区空域的行为。重点是南海。但是卡特今年讲的南海的东西实际上没有什么新意,就说中国做的这些事情,让大家都很担心,导致中国的自我孤立。无非就是这种表述。
另一方面,我注意到,他今天在讲中国的时候,强调了两个东西,第一是美国与中国有很多的互动和合作,所以他主要讲了这一点。第二个,就是表明美国的再平衡战略不是来孤立中国的,没有这个意图。这是我对他讲话的总的印象。
总体而言,两点值得注意,第一是美国将南海问题放到了一个更大的框架下来看,想要形成一个地区的安全网络,不仅仅是美国和东盟,还包括一些其他国家。第二是他这次在“攻击”中国的时候,应该说在火力上有一定的克制,我想这个可能是白宫给他打了预防针。
态度再次缓和?
澎湃新闻:您怎么看卡特在大会演讲中针对南海问题的整体表态?是否火药味不是很重,相对来说比较平衡的?
吴心伯:是的。如果跟他最近在美国国内演讲时提到的中国,或者说跟前两年美国的防长在这样的场合提到中国,今年相对来讲是收敛一些,火药味要淡一些。
黄靖:这实际上也是一惯如此的。去年香会前几天,卡特在夏威夷也做了非常强烈的讲话,而到了香会上态度就缓解了很多,今年也是如此。
我认为这有两个原因。第一,卡特作为防长,在世界其他地方讲话时面对的听众不同,可能有美国听众、日本听众,所以他可以表示他防长的态度,而到了香会,这是一个世界性的论坛,大家都在这儿,卡特代表的就是美国政府的一个态度,所以他必须准确地表达美国政府的态度,而不是他自己的态度。你会看到在答问的时候有时能看到他自己的态度,但在正式发表演讲时,他必须要和奥巴马政府,就是美国政府保持一致。
此外,这一次由于香格里拉对话会缓延3天举行,正好跟中美战略经济对话前后相连,我认为卡特的表现体现了,中美战略经济对话是美国政府的重头戏,因为是白宫和国务院亲自负责的,而这边只是国防部,所以他不能和美国政府不一致,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认为中美之间还是合作是大局。中美之间毕竟有太多的共同利益,即便是在南海、在亚太,中美之间最大的共同利益还是和平与稳定。我想,不论哪个美国总统,甚至是不论哪个美国防长都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公开地搞一些对抗。
中国“自我孤立”还是“孤立”中国
澎湃新闻:在卡特的演讲中,有一个词很显眼,就是“孤立”,包括您提到的,卡特多次强调的所谓的“基于原则的安全网络”(Principled Security Network)这个概念,他讲到了要将这一地区的诸多国家纳入进来,感觉其正在形成一个孤立中国的网络,您有这样的印象吗?
吴心伯:实际上,我感觉美国有一点在自娱自乐。因为如果你看一下卡特之后发表演讲的国家,包括印尼、马来西亚,都讲到东盟跟中国有很多的合作和交往。中国怎么就孤立了呢?这个等于美国人自己在给大家造这样一个印象:中国(在南海)做了这些事情,最后被孤立了。但是如果你看看中国目前和地区国家之间的安全和防务上的互动,应该讲比前几年是有增无减,所以根本不存在中国被孤立的现象。所以美国等于是自己造了一个这样的话语,我想这背后所反映的可能是美国自己在南海问题上的一种沮丧和挫折感。因为美国施压这么多年一直没起作用,中国该干什么还是干什么,所以最后美国只能讲,“你这么干,后果就是被孤立了吧”。实际上,中国哪里被孤立了呢?
布朗利:我今早听到一个有意思的事情,中美两国之间目前有着109个不同的双边商洽会议,我并不想对美国与其他国家的双边关系做过多评述,我并不认为这(中国与美国)是竞争,我认为这是对这一地区的渴望,并且以一种尽可能和平的方式,这对我们所有国家都会产生影响。
中国该如何回应?
澎湃新闻:前两天,周波大校在《海峡时报》上写了篇文章,题目就是“香格里拉不应该是中美走向摊牌的前奏”。您从今天卡特的发言来看,周波大校之前的这样一个提醒是否有作用?
吴心伯:我想,中国还是通过各种渠道跟美国打了招呼的,希望不要把香会变成中美对抗的一个场所,事实上,这个地区的其他多数国家也不希望这样。过去发生过这种事情,结果感觉很不好。香会更多的是讨论信任、合作,结果有人在这样一个场合突出某一个重点问题。中美还有很多双边渠道可以讨论这些问题,如果还是过去的做法,那么未来香会价值也会大大地下降。
澎湃新闻:您觉得卡特今天的演讲向地区性的国家主要释放了一个什么样的信号?或者说,主要从他们的角度来讲,他们从卡特的演讲中听到的最主要的信号是什么?跟中国会不会不一样?
吴心伯:我想,最主要的信号应该就是:美国现在推动形成一个新的地区安全架构,希望他们都加入进去。如果他们有需要,有对中国的担心,就加入到其中,共同对付中国。我想其他国家感受到的就是这个意见,所以卡特花了很多的时间讲这些三边的、多边的合作,实际上就传递了这样的一个信号,这个值得我们警惕。中国最近也提出要与东盟搞联合军演,整个东盟,所以我想中国实际上也是在更加积极地与地区国家之间开展各种形式的安全合作。
澎湃新闻:对于5日孙建国副参谋长的演讲,您觉得应不应该回应一下卡特的演讲?
吴心伯:要适当的回应,就是针对美国一些不合理的批评和攻击要回应。但是我觉得,孙建国的讲话应该主要不是针对美国,而是针对地区国家,对中国相关的政策和南海的立场做更清晰的,更有说服力的解释和阐述,这是更重要的。说到底,这个关键还是取决于地区国家和中国之间怎样的互动,如果我们之间互动好了,那么美国就没有多少机会来挑拨、挑唆。所以,南海问题我们还是应该着眼于与周边国家的关系。美国因素当然还是一个重要的因素,但是这个因素取决于我们怎样处理与周边国家之间的关系。
责任编辑:樊诗芸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香格里拉对话 亚洲安全网络

相关推荐

评论(5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