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青报刊文:“高考工厂”存亡可作中国教育体制改革观察指标

张天蔚/北京青年报

2016-06-06 06:5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如果没有毛坦厂中学,估计很少有人会知道那个与毛毯没有一毛钱关系的毛坦厂镇。但在今日中国,只要和高考话题扯上关系,任何人、事、物,都可能瞬间爆红,遑论鼎鼎大名的“世界最大高考工厂”。于是,尽管偏居安徽省六安市下辖的一个小镇,毛坦厂中学依然成为霸屏多年的“网红”。
作为整个教育体制的最关键环节,中国式高考始终作为最显著的病灶,被媒体和舆论激烈抨击或冷嘲热讽。相应地,包括毛坦厂中学在内的“超级中学”们,也就被视作最拧巴的“高考训练营”。
但和局外人的观感截然相反,投身其中的考生、家长,却把毛坦厂中学这样的“高考训练营”奉为救星。在一篇旨在揭露“世界最大高考工厂”荒诞内幕的报道中,出现在“高考出征”现场照片中的考生、家长们,脸上洋溢着的却是真挚而自信的笑容。
这就是当下中国教育现状的真实图景:旁观者不难看到荒诞、扭曲、置身其中的人,却不得不在其中寻找并抓住稍纵即逝的机会。对他们而言,既没有充分的时间等待教育体制的改变,也没有足够的资源逃离现有教育体制,以出国留学等方式寻求另外的机会。在这样的背景下,能帮助他们抓住胜出机会的毛坦厂中学等高考训练营,就远比从旁呼吁、唏嘘的媒体更真实可亲。
在这样的错位之外,对高考方式的评价,也始终处于纠结和矛盾之中。一方面是对一考定终身式的应试教育的激烈批判,另一方面则是对卷面考试之外的任何尝试持强烈的怀疑,诸如自主招生、综合素质考察等录取方式改革,都因为可能破坏公平原则而受到质疑,甚至被废止。公平,已经成为衡量教育现状的关键指标,及教育改革最核心的诉求。而围绕高考而普遍存在的“公平焦虑”,则证明公众对教育现状并不满意,对改革前景的期待也并不乐观。
实际上,中国教育发展已经取得长足进步,教育资源的供求关系也发生了显著的变化。从1977年恢复高考至今,报名考生数量从571万增长到2015年的942万,增长1.65倍,录取人数却从27万增加到700万,增长25.93倍,后者远远高过前者。体现在录取比例上,则是从5%增加到74.3%,基本已经完成高等教育从精英教育向大众教育的转变,对大多数考生而言,上大学已经不是难事。但是,优质教育资源永远相对稀缺,公平诉求自然转向优质教育资源的分配。因此,只要公众的公平焦虑得不到缓解,教育资源总量的机械增加,就很难改变公众对教育现状的评价。
中国的发展已经取得巨大成就,但地区、城乡、贫富之间的差距仍然客观存在,在这样的约束条件之下,教育不可能脱离现实,单兵突进式地为所有考生提供公平、均等的教育机会。毛坦厂中学这样的“高考工厂”,仍然会在今后若干年内,承载并实现着众多考生和家长的教育梦。
一个比较乐观的信息是,随着我国人口趋势的变化,加上海外留学等途径的分流,自2008年报名考生人数达到峰值,随后连年呈下降趋势并基本稳定,高考竞争的激烈程度大为缓解。这样的缓解虽然不能直接改变公众的公平焦虑,却为中国的教育体制和高考制度改革,提供了难得的“窗口期”。如果利用得当,中国高考有望走出一考定终身的僵持局面,而后倒推教育体制的整体改革。
当然,机会只是机会,只有教育主管部门及大学、中学等教育参与者都大胆改革、积极推动,机会才会变成改革的现实。中国教育体制改革成果如何,毛坦厂中学这样的高考工厂的存亡,或许可以成为观察的重要指标。
教育
我曾就读安徽毛坦厂中学,在这所“高考工厂”里的学习和生活,问我吧!
吹风直到蓝 2016-06-05 222 已关闭提问
责任编辑:张宴飞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毛坦厂中学,高考,教育改革

继续阅读

评论(26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