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李立群:酸甜苦辣都是享受人生

澎湃新闻记者 潘妤 实习生 吴慧彬

2016-06-09 17:1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李立群(右)和北京人艺的老戏骨蓝天野合作演出《冬之旅》
李立群是“老戏骨“这个名词无可争议的代言人。曾经是台湾华视的一哥,“表演工作坊”的元老。会说相声、能演小品,电影电视拍了无数。这么多年,他始终活跃在电视剧里,不过,很多大陆观众对他最深刻的印象依然是当年《倚天屠龙记》里那个朱元璋。而去年,李立群重新回到舞台,和北京人艺的老戏骨蓝天野合作,演出了《冬之旅》。这是他和当年的老伙伴赖声川阔别21年后,再度携手合作。
1983年,李立群和赖声川、李国修一起成立了台湾“表演工作坊”,11年间一起创作了23个戏。1995年,李立群把表坊的股份卖给了赖声川,只身来到大陆拍电视剧。20多年过去,很少有人知道他也曾是当年“表坊”的主人之一。虽然其间只和赖声川联系了两次,但当回到了曾经熟悉的舞台,李立群觉得,“再合作《冬之旅》,依然感觉像是昨天一样。跟赖声川在阔别20年之后,还是能找回当年排戏的那种默契。”
这几天,李立群来到上海,准备本月在赖声川的上剧场再演《冬之旅》。去酒店采访他时,李立群拿出了自带的野生普洱茶,边泡茶边回答问题,其间聊茶聊酒,聊现在的好茶好酒难寻。说着说着,他不时喜欢站起来走走,开了门抽起烟,边说边演。说到建在山里的家中前几天院子窜进一条蛇,把一窝蛋吃了七个,母鸡在一旁瑟瑟发抖,他只好一手把蛇抓起来为鸡除害时,他活灵活现再现了当时的场景,一时笑翻众人。
李立群是个坦率直接的人,说话并无顾忌。他一边吐槽政治,一边对记者说,你们要保护我。他也坦言自己是个顾家的人,这些年一直为了养家而拼命工作,但只要片场的活一结束,他哪里也不去,直接回家,养鸡种菜。
对于生活、对于文学艺术、对于当下的市场环境,李立群都有自己的看法,但他并不喜欢抱怨,也劝大家不必抱怨不必吐槽,“再糟糕的事情,都不是毫无意义的,你去做就是了”。
李立群和赖声川的夫人丁乃竺一起回忆《我与表坊的似水年华》
在上剧场讲座,和赖声川的夫人丁乃竺一起回忆《我与表坊的似水年华》时,李立群说,“我很感谢那11年,很纯粹,很快乐。有了那11年的积累,来大陆演电视剧很轻松,游刃有余。”
而对于美罗城里的上剧场,李立群觉得:“这里真的很像我们当年起家的台北的艺术馆,那个艺术馆是每年演日本能剧的地方。那个舞台、观众席的大小完全是从欧洲移植过来的。我们就是从那里起家,一直到1989年。我知道我的好朋友赖声川,他多年来的心愿就是能够有一个由他来控制而不是被别人控制的剧场。但是做一个剧场压力真的很大,我希望赖声川找到一条更好的路,让他自己走下去。”
谈到20多年并无多少往来,却终于在《冬之旅》和赖声川再次牵手,李立群直言:”我当时的想法是算了吧,让我在电视剧再赚点钱罢了。后来赖声川打给我说,‘立群,我们年纪越来越大了,我们想合作的话,真的要快。’我被他这句话打动了。”
丁乃竺夸赞他这几年成就很大,李立群只是笑笑说:“没有没有,我就是一个老演员,老戏骨,可以炖汤的那种”。
《冬之旅》剧照
【对话】
澎湃新闻:你在和蓝天野老师合作《冬之旅》之前,对他有过了解吗?
李立群:1984年他和人艺的一批艺术家去日本访问演出了《茶馆》,NHK做了现场录像。当时表演工作坊刚刚成立,我听说了这件事,就让赖声川的表弟帮我录下来。1985年的时候,我拿到了这个录像带,他们当中有四五位老先生的表演对三十岁出头的我来说是极具启发性的,我一下子被震住了,原来戏也可以这么演。我一口气看了30多遍。看了我都背下来,每个老师表演的风格和细节我都记得,我有段时间演舞台剧已经走火入魔了,几乎学会了他们每一个人的表演方式和身体语言,在舞台上学王掌柜走路。这些细节的表演,想起来就用,已经融进了我的表演里,消化在我电视剧的表演中去。
蓝天野当时给我留下的印象也很深。他的风格非常独特,看不懂的人以为他是靠“范儿”在演,但是如果你跟他排戏,你就能感觉到他的想法,他做的功课。他演的戏并不如我多,甚至有段时间他赋闲在家,有十几年时间,偶尔拍戏,大部分时间都在家画画写字。我觉得对于一个人来说那是一段很棒的沉潜的时光,他的人生观应该是进入了某种豁达的地步。
蓝天野在《冬之旅》中
澎湃新闻:当跟蓝天野老师正式合作之后,是什么样的感受?
李立群: 蓝天野属于那种良好的老人,一个老人能做到良好多不容易,有多少老人一天到晚,怨天尤人、倚老卖老,或者懒得动。我在他身上看到的是珍惜生命,享受生命。看到他,我会提醒自己,老了以后能不能做个良好的老人,没有坏毛病,把自己照顾好,不需要家人担忧太多。每天收班,他老伴都会打电话给他,他就说,我跟他们吃点东西就回去。
在对戏的时候,他会因为我的表演而有所调整。但是我对他的表演了解得很透,所以我会比较好接受。这就像今天如果有机会见到艾尔·帕西诺、马龙·白兰度,我同样可以跟他们演戏,因为我把《教父》看了20多遍,对于他们表演的套路和心法已经非常熟悉了。
我不指望他的表演风格会有什么变化,因为我懂他的风格。虽然我们的风格不同,但我有办法使观众可以接收到。在排练的磨合过程中,试试看我的这种讲话方式和他的那种讲话方式能不能形成真实的谈话。两种不同的表演风格在两个演员的磨合修润过程中可以变得很自然。
澎湃新闻:你自己对《冬之旅》这个戏怎么看?会在乎观众感受吗?
李立群:观众觉得前面有些冗长,这是我们需要改的。不能说我们去要求观众耐心,观众干什么需要带着耐心来看戏?观众进剧场不应该负担任何事情,进来了就是意外收获。
澎湃新闻:之前你的舞台生涯一直在表坊度过,那十几年对你来说有什么意义?
李立群:那11年我们做了大概23个戏吧,那11年对我的表演生涯有很大的影响。在那期间,我只接了几个杨佩佩(台湾制作人)的电视剧,像《八月桂花香》之类的,我也不在意演男一号还是男八号。
我33岁就从华视的男一号退下来,不演电视剧去走穴,去夜总会西餐厅作秀。当时去作秀也不是为了赚钱,就是因为演烦了电视剧,觉得长不出什么本事了,就去走穴看看人家怎么演,去学着作秀。走穴三年学了很多舞台上的经验。
之后进了表坊就不再走穴,每天就是讨论故事,你要做编剧、演员甚至执行人,那时候就跟赖声川一起把一些世界名著拆解了,改编再装进去。无形中你对剧本的结构就有了一些了解,这不表示说我会编剧,只是说我会检查剧本以及安插剧本。
那11年当中,我很安静地在剧场待着,赖声川主外,我就在内部活动,比较重要的事情我们俩一起决定。很少人知道我是表坊的主人,他们只知道我是核心团员。那11年,就是排戏、回家、开会、回家,很少有什么应酬,每天都能回家待着。所以那11年,我的家庭生活和表演工作都没有被外界打扰。到了1995年,我把股份卖给他来大陆拍戏。但我很感谢那11年,很纯粹,很快乐。有了那11年的积累,来大陆演电视剧很轻松,游刃有余。
澎湃新闻:但是拍电视剧可能环境就不那么纯粹了。你对事情这么较真,说话又很直接,会不会遇到很难忍受的情况?
李立群:忍受得下去啊,那只是个戏,又不是教科书。谁会把《抗倭英雄》当教科书看?就算是教科书,天底下也没有一本完美的教科书,你必须得从相关的资料和知识中去完善你自己的认识,你要是全信电视剧,那你就上了大当了。
电视剧《抗倭英雄戚继光》,李立群饰演胡宗宪
电视剧是一个妥协的艺术,不是妥协两个字,而是你怎么去妥协。比如今天导演要两辆消防车来拍雨景,但是临时消防车来不了,这怎么办,导演想了五分钟,说,去准备两个大水桶,做成两个浇花器,站在高台上两边一起浇,我们把镜头缩小,拍出来一样可以像下雨,照样最后镜头也很饱满,能完成这个任务,这就是妥协的艺术,你怎么去妥协。
很多时候,编剧仓忙写出剧本,导演在很短时间内拍摄,演员在很短的时间里背下台词塑造一个角色,一切电视剧的环境都是这么仓促。
除了像《大宅门》这样的电视剧,会用一辈子时间去酝酿。《西游记》、《红楼梦》这种电视剧都是八百年出一部,人家是当电影在拍。
电视剧本身就像是方便面,再好的方便面也就是放在锅里煮一煮,打个蛋,放点蔬菜、葱、辣椒就得了,最好的电视剧就是一碗很丰富的方便面而已。
澎湃新闻:那你为什么还愿意继续拍电视剧呢?
李立群:环境就是这样,你不能不吃饭啊。我今天是个猎人,进了荒山野岭就不养家了吗,我还是得想办法打打猎啊。
澎湃新闻:在选戏的时候有没有什么标准?
李立群:时间不冲突,价钱合适,就去了。不然还等什么。挑戏等戏看起来是保护羽毛,其实不见得保护得了你,更不见得保护得了观众。拳不离手,曲不离口,一个演员不要怕演错戏、演坏戏。
演戏很神奇,演坏了100个戏,第101个演好,你立刻就有了新的形象。所以不要怕失败,让观众看到你的好,看到你的挫折,看到你从不成熟变得逐渐成熟,这很好。不要去躲,不要藏。几十年来,我看到的例子,挑和等不一定会有好的结果。
澎湃新闻:但其实以你的情况,应该还是有选择的自由吧?
李立群:我到2016年才实现了财务自由,终于把贷款啊保险啊学费之类的还清。现在我的压力没以前那么大了,今年我已经推掉四部戏了,三部男一号,电视剧给的钱都很够,电影给的就太少了,几乎就是提拔新人的钱,我都这么老了,提拔我做什么啊,你用我就好了。
可是电视剧那边的量又太大,演完估计我就奄奄一息了。想想还是算了。我觉得这样很好,休息很重要,休息的时间多了,你对手边即将要接的活动脑筋的时间就多了,准备的时间就多了。
澎湃新闻:所以现在可以开始享受人生了?
李立群:是比较享受人生,但是过去那么辛苦我也没有放弃享受人生,酸甜苦辣都是享受人生。比如我拍《洪武大案》的时候,一天工作有十八个小时,夏天穿着古装在横店,出的汗都是黏的,我当时想日本人的那种过劳死会不会就像我这样,再累一点就死了。我让我的助理赶快把毛巾拿去洗,然后把袖子卷起来擦,擦完让他拿去洗,回来再给我擦背,把黏黏的汗擦掉,整个人就好像是透了一口气。我跟导演说,我已经拍不动了。这也就是六七年前的事情。
我现在工作合同只签十个小时,从下工到第二天开拍要有十四个小时我才够用,因为我要保证有八个钟头睡觉,剩下四个小时,我从路上赶回家,看看电视把一天的疲劳释放出去,然后洗完澡赶快看明天二十场的剧本,做好笔记改好本儿,明天去了片场,才可以不拿剧本就对词。
澎湃新闻:这几年演的比较满意的戏是什么?
李立群:没有什么满不满意,每个戏都尽力。破戏演得不那么破,好戏不要辜负它。《温州一家人》就算是好戏啊,高满堂老师的剧本好,终于不吹牛了,终于接地气了。
澎湃新闻:演过这么多个角色,有没有哪个角色是最让你印象深刻的?
李立群:没有,演完了我就不留恋。演得不好检讨完毕就把它忘了。就像画家一样,他画完一幅画就不再留恋了,他想的是下一幅画。
澎湃新闻:现在你也会出现在真人秀综艺节目,那是什么样的感觉?
李立群:学习,这些节目很怪,我想看看哪些地方是真的,哪些是需要扮演的。当然他们给的待遇很高(笑)。
澎湃新闻:演了这么多年戏,觉得现在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李立群:年龄。年龄加大之后,你的理解力比以前强,但专注力不够用,所以就需要更专注。然后,体力也不够用 ,你跟大自然对抗的能力在减弱,冬天变得更冷,夏天变得更热。有时候拍戏,最难的不是处理那些似曾相识的烂剧本,而是大自然,明天零下7度,你还得穿着西装跟没事人一样走路。去年七月演《冬之旅》,我们两个老人都热得满头大汗。
澎湃新闻:有没有后悔过入这行?
李立群:不后悔,托天之幸,我的工作还是我喜欢的。因为我喜欢它,所以我没有职业病,我只有恨自己体力不够,累得跟狗一样,但是我心甘情愿去做这个工作,我没有抱怨过表演这件事。就是因为没有抱怨过,所以你对电视、电影、舞台这三个不同的表演媒介就有了不同的认识。你认识得足够,你就知道这件事情本来就是这样,没有什么可改的,你就会去接受,接受了你才有更多的心去补足它,才会去谅解它们,才不会有抱怨。
所以我说,电视是个妥协的艺术,而不是个坚持的艺术。而舞台剧是个坚持的艺术,但是有很多团体不见得懂得如何去坚持,如何在舞台上坚持用那么长时间去完成一个细腻而又感人的作品。它要求的是专业,但是很多人还没达到这种专业。拍电影也是一样,拍了那么多国产电影,有几部感动到你了?还不如去看电视剧。
澎湃新闻:你想法这么多,为什么没有想过当编剧或者导演?
李立群:没兴趣,导演要跟太多人打交道,我没有那样的兴趣。而且我反对演而优则导这句话,我觉得简直就是荒谬。演而优为什么则导呢?演而优应该更要演下去啊。
因为你年轻时候就想当导演,但是没有机会,只能先去做演员,在做演员的过程中跟着导演学习,直到终于有机会当导演,这才是演而优则导,你看,前面要加这么多解释,而不仅仅是那四五个字。演而优则导,那导而优呢?则死吗?导到最后就没有东西可以导了。你看现在大导演都导不出戏来了。
责任编辑:程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李立群

继续阅读

评论(8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