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杯,能治愈恐怖创伤后分裂的法国吗?

澎湃新闻记者 蒲垚磊 编译

2016-06-13 11:1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
2015年11月13日,巴黎遭遇了一场震惊世界的恐怖袭击,法兰西大球场成为了攻击目标之一。
半年之后,恐怖的阴云依旧在巴黎上空笼罩,球迷甚至不被允许在广场大屏幕前看球。而被爆炸声震颤的法兰西大球场,又迎来了举世瞩目的欧洲杯。
观众们的热情和欢呼,依旧未能掩盖涌动的暗流。警察和政府机构提防着每一处风吹草动,球迷间暴力冲突又令他们焦头烂额。
欧洲杯,能治愈创伤后分裂的法国吗?

(本文编译自BBC,部分有删改整理)
巴黎发生恐怖袭击。
我的欧洲杯门票送给谁?
今年的欧洲杯,是自1998年世界杯以来法国举办的首次世界大赛。为了这项赛事,有许多人忙碌准备。
工人们把旗帜放上座位,球场外被挂上五颜六色的赞助商图标,但还有另一种准备工作也在进行——安保。
5月19日,法国议会投票延长了自去年恐袭以来宣布的紧急状态,以使其覆盖本次欧洲杯。
“我们知道恐怖分子在计划更多的袭击,而法国是目标之一。”法国国家情报局负责人说,“问题不是是否会有袭击,而是什么时间,在哪里。”
在比赛的举办城市,相关机构都演练了针对恐怖袭击的预案,人们都担心,曾发生在巴黎的噩梦会不会再次在球场降临。这让原本单纯的足球,有了一丝异样的味道。
《队报》足球作者杜鲁克说,“我们都知道存在危险。只要足球还在鼓励人们和谐共处,恐怖分子就会对其发动战争,他们想让社会分裂。”
而在法国,恐怖主义所带来的分裂已经显现。
杜鲁克站在 L'Equipe's头版边上。
民意调查显示,法国右翼政党国民阵线获得了近30%的支持率,在来年的大选很可能成为最受欢迎的政党,这是史上首次。
正如足球作家朱利安·劳伦斯所言,“由于所发生过的一切,人们感到不安全,曾经被阻止的歧视问题又回来了。”
在对阵罗马尼亚揭幕战当天,杜鲁克再次来到了法兰西大球场,但这一次,他没有带来自己的小孩。赛前,他得到了两张门票,但却被他放在抽屉里,不知道该送给谁。
“我不知道该给谁。”他说,“发生了那次事件之后,你很难再让人去看比赛,告诉他们不会有事的。谁能做这样的保证呢?”
从法兰西大球场退场的球迷。
学会宽容,总有人在坚持
法国历史文化学者安德鲁·赫赛描述了他眼中的巴黎:
“恐怖袭击之后的几周,吉普车运载着士兵来来去去,巴黎就像是身处战争。这里有一种不现实的感觉,人们继续生活,但都在担忧有什么坏事将要发生。没有人知道答案。”
在巴黎,居住着170万名穆斯林和28万犹太人,这两项数字冠绝欧洲,但这座城市依旧不知道该如何让所有人和谐共存——尤其是对年轻人,怎样才能让他们不要被卷入冲突的情绪之中。
原本,足球是人们心中的办法之一,然而在11月13日的法兰西大球场,足球在爆炸的巨响中震颤,欢呼和助威被恐慌所取代。
但依旧还有人坚持。
帕斯卡尔和他的球队。
在UJA巴黎马卡比俱乐部,虽然这支球队有着犹太背景,老板帕斯卡尔也是犹太人,但在这里踢球的人却五花八门:穆斯林、基督徒、犹太人、无神论者,他们都穿着同样的球衣。
“我们不在意球员的出身或是宗教信仰,只要求他们团结互助。”帕斯卡尔说。
球队的守门员诺埃尔是天主教徒,但他也会偶尔和穆斯林队友一起吃清真餐。球队的中场凯文·宗佐是加勒比法裔的穆斯林,在他眼里,球队就像一个家庭。
“你是犹太人、基督徒或是穆斯林,这不重要,我们经常一起外出,非常尊重彼此。”
宽容和团结,不是巴黎马卡比俱乐部所唯一发扬的精神,在这里足球甚至还起到了教育的作用。一些球员在来队前曾有过不良记录,是足球令他们改变。
“我们所做的也算一种社会工作。”老板帕斯卡尔说,“从少年时,我们就给他们一些细节的教育:尊重你的对手,尊重裁判,不要迟到,当教练说话时要安静。”
“一旦他们投入了训练和比赛,就不会再被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吸引,因为他们已经从运动中学会了原则。”
法国世界杯夺冠时的庆贺场景。
恐慌后更相信足球的力量
其实对于帕斯卡尔来说,去年11月的恐怖袭击离他很近。他曾是遭到袭击的巴塔克兰音乐厅的所有人,直到袭击两个月前才刚刚出手卖掉。
那天晚上在音乐厅里的许多人都和他相熟,幸运的是,那一晚他正和队员们一起在瓜德罗普准备法国杯比赛。
“我惊呆了,同时也感到恐惧和愤怒,但我的经历远远无法和那些身在现场的人相比。”帕斯卡尔说。
那场悲剧之后,许多人沉浸在悲伤或是仇恨当中,但帕斯卡尔选择了让自己更加投入足球,相比往日,如今的他更加相信足球的力量。
“如果没有足球,恐袭之后我肯定会更加沮丧,甚至可能直接搬家逃走。”他说,“但球队让我不得不留下来面对现实,你在大家的生活中那么重要,你必须要坚持。”
为罹难者祈祷。
在车上,我们一起经过了巴塔克兰音乐厅,墙壁上,依旧能看到弹孔的痕迹。
“看到你曾经投入心血的东西被损毁,你当然会愤怒,但这只是物质,物质的东西没有感情。”帕斯卡尔说。
他的脸色随即亮了起来,“就像我们星期天踢的比赛,当时我们0比2落后还被罚下一人。结果最后我们3比2赢了。看着他们进球后在一起欢庆,你也会高兴起来,这种感情才是最重要的。”
旗帜飘扬的法兰西。
足球能让法国再度团结吗?
现在,23名法国小伙子已经走上了“战场”,不仅是为了奖杯,也是为了拯救法国的灵魂。
“足球当然解决不了政治所带来的问题。”曾助法国赢得世界杯的后卫图拉姆说。“但足球能让人们一同分享激情,一同欢庆。”
“如果法国夺冠,不会仅仅只有球迷庆祝,而绝对会成为全国性的事件,而不是落到‘他们和我们’的陷阱当中。”
人们期盼足球能让分裂的法国再度团结,但这无疑也是一个有些太过“沉重”的任务。
寄托了国家希望的法国国家队,前途也并不明朗。阿尔及利亚裔的穆斯林前锋本泽马因涉嫌敲诈案被开除出队,引发了人们的争论,人们对这支法国队能否夺冠也意见不一。
引导球迷的警察。
“此前发生过的事情,尤其是2010年国家队的闹剧,让法国球迷感觉自己的信任遭到了背叛。”杜鲁克说,“这是很难修复的伤口,这批年轻球员必须要拿出完全不一样的表现,才能重现像1998年那样万众一心的支持。”
但法国足球名宿亨利,仍然对自己的后辈充满信心。
时至今日,亨利仍旧记得1998年夺冠庆祝时,一位老妇对他的致谢。那位老妇感谢他为法国赢得了自解放以来最大的荣誉。如今,他相信这些年轻人有能力再一次载誉归来。
“我们都会感到自己是法国人,我们会一起赢得胜利。”
责任编辑:腾飞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法国,欧洲杯

相关推荐

评论(5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