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国11年仍未“随俗”,宗馥莉:我不想做娃哈哈继承者

澎湃新闻记者 黄芳 苏展 徐晓林 发自杭州

2016-06-14 17:0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你是喝娃哈哈长大的吗?”
“我不是。”
“大家可能会好奇,你家里应该有很多娃哈哈。你不喜欢吗?”
“小时候挺喜欢喝甜的,只是现在不喜欢喝了”。
在位于杭州市萧山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宏胜饮料集团,34岁的总裁宗馥莉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说,她爱喝的是乌龙和铁观音。这位娃哈哈集团老总的女儿并不逢迎外界对她的想象,干脆地让人猝不及防——即使对自己家族的产品也是如此。
当所有人瞩目着她何时、如何继承宗氏庞大的家业,她却思忖着颠覆——宗馥莉计划推出以自己名字命名、自己代言,完全属于自己的第一个产品。从酝酿到启动4个多月,一切以加速度进行。成本呢,“还没计算过”。
这种彻底自我的方式,宗馥莉也想植入她的产品中——与电商结合,消费者自选口味定制生产。在外界看来,这不仅颠覆甚至略“任性”:不同于宗庆后“农村包围城市”的战略,这款饮料的试点放在一线城市,走中高端路线。重点是,市面上还没有同质产品可参照。
“失败了会怎样?”
“重新来过”。
宗馥莉说,这是她自己的事,是宏胜的事;与父亲无关,与娃哈哈集团无关。
或许,开头的那段对话是一次独立宣言。
浙江杭州,由宗馥莉担任CEO的宏胜饮料集团生产车间。工人正在生产娃哈哈品牌的瓶装饮料。 文内图均来自澎湃新闻记者 徐晓林
“我是挺骄傲的”
宗馥莉给人自律、高效的印象。她把采访安排在两个会议中间,而当第一个会议提前结束后,她通知下属将采访提前,“我已经ok了”——她不准备给自己留午休的时间。
初中前往美国求学一直到大学毕业,宗馥莉形成了一套西方化的处世逻辑——直接,坚持自我。入乡11年,她仍在“随俗”的道路上适应,比如跟政府打交道。
“如果政府来跟kelly(宗馥莉的英文名字)讲‘因为我们的官员最近出差了,学习了,而这个事情他没有签字就不能办’之类的话,她会觉得‘为什么不可以用E-mail给他、传真给他’;‘通讯方式这么多,为什么不可以在外地处理这个’……她觉得这个事情既然是很紧急的,政府就有很多种方式去达到这个目的,并不是说因为领导去学习了,这个事情就搁置了。”曾担任宗馥莉秘书的李晗说。
娃哈哈集团外联部主任卢东给出了一个特别的说法:“年轻人眼睛里揉不得一点沙子。”
宗馥莉认定的事情几乎没有妥协的余地:与她父亲推崇的企业“家文化”不同,“人情”在她的眼中更像是一粒沙子,她崇尚的是制度和效率,早期她手下的一些员工会因为没有完成任务而被直接开除,难有“讲情”余地。而宗庆后会悄悄地把被女儿开除的优秀员工“收回”娃哈哈集团。
宗庆后曾经安排一些有经验的人帮助女儿变得“更接地气”,卢东就是其中之一。宗馥莉回国的时候,卢东去首都机场接她,“跟小时候瘦瘦小小的样子完全不一样了,像是一朵长开了的花。”
但10多年来,旁敲侧击、欲擒故纵、韬光养晦这些“社交哲学”,宗馥莉大约现在也没学会。她说话语速快,直奔主题,直击要害,不预留迂回空间,即使在批评某事某人上同样如此,干脆直接,手起刀落。
几个月前加入宏胜集团的人力资源部长Chris记得初次见到宗馥莉的情形:那时正在香港出差的宗馥莉回深圳面试他,在离深圳罗湖口岸不远的香格里拉酒店,两人落座,没有寒暄也没有客套,开门见山:“你好,我是kelly。我想要做一个这样的东西。你能帮我做到吗?”Chris记得,那次谈话时长是100分钟,话密的很。
而当记者提出要求跟访观察以更多了解她时,她让下属回绝了我们,“她说不喜欢被跟着。”这没有商量的余地。
这位“少主”的直率有时会让身边人暗捏一把冷汗,一些娃哈哈的“老臣”因此会给她一些处事圆融的劝诫——不过这些基本上就是在早期,“为什么是在早期呢,因为现在基本上我不见他们了,不是他们见不到我,是我不愿意见他们。”宗馥莉说。
她更相信自我探索的结果,就像她独自在美国的10年,从电影、书本,周遭的人和事当中认识这个世界,慢慢变成她现在的样子。
宗馥莉是浙江省新生代企业家联谊会的首届会长,这是一个由浙江省委统战部发起的、浙江省二代企业家的联谊会。任期内,这位会长希望向社会展现二代的风貌,“让社会大众知道我们二代在做什么,而不是简单的炫富,买豪车、泡美女……另外我觉得作为企业家,还是要把中国传统的东西拉回来。所以我做了一个对浙江文化厅濒危剧种的捐赠,希望帮助那些手艺人、歌唱家把传统的东西传承下来。”但除了会务活动,宗馥莉很少与其他企业家二代有私下往来——她不是一个热衷社交的人。
宏胜集团公关部的夏毅说,宗馥莉宁可赶回公司餐厅吃饭,也不愿留在社交场合跟她的“伙伴们”寒暄客套。
她的其他社会职务还包括,中华全国工商联执委、浙江省政协常委、浙江省工商联常委、浙江妇联执委、杭州市人大代表……履职之外的活动,“如果不是一定要参加,我就不参加了,为什么?我想保持自己的一个空间,就是怎么说呢,如果跟外面的人接触太多,我就会被同化掉了。”
“你建立了自己的一个小壁垒。”
“没错,我觉得人生本身的意义,就是你要找到自己。我希望这是自我的一个开发过程,而不是我需要听听你的价值观,或者是你给我一点建议,我好像不是那样的人。”
作为一个生意人,在因利益而非价值观走到一起的生意场上,她同样有底气选择和拒绝,因为“现阶段在这个行业里,我的家底够厚,没有必要去迎合别人”。就像她毫不避讳谈论自己有钱,她也不隐藏自己的“骄傲”。
“你发现我比较骄傲,对吗?”
“不算。”
“不,我是挺骄傲的。因为我觉得怎么说呢,我拥有的东西是挺多的,你看我的学历,我的年纪,我的背景,然后我所有的东西,我的确跟很多人比起来是高一截的,所以我的存在感非常强。”
当然,因此说她是一个傲慢的“富二代”也是武断的。对于那些她“看得上”的人,她会要求下属想方设法邀请来奉为座上宾。
在那些被邀请名单里,记者听到了一些经济学者、财经作家的名字,他们有的研究公司,有的做资本和金融研究。夏毅强调,他们是因智识而非名气被宗馥莉注意到。
浙江杭州,由宗馥莉担任CEO的宏胜饮料集团生产车间。
“公司需要内部清理一下”
在2012年“风云浙商”颁奖典礼上,主持人白岩松问宗馥莉,父亲是你的偶像吗?
宗馥莉回答:“是也不是。”
如今再拿这个问题问,她的回答是:“我觉得我爸现在对我来讲,是一个成功的商业人士,但至于父亲这个角色来讲,我觉得他对我的成长不是影响特别多。我跟爸爸妈妈的亲密度不像普通人那么高,他们对我的教育方式是一种放养。”
“但是我挺喜欢他们这样对我的,给了我空间,我所有的价值观都是从我observation(注:观察)来的。”她补充说。
这段故事过去被报道多次:宗馥莉5岁时,就有了娃哈哈。在娃哈哈老员工的印象中,还是小学生的宗馥莉放学后背着书包,自己到娃哈哈公司食堂吃饭。那时,国内饮料企业崭露头角,太阳神、乐百氏、娃哈哈几大儿童饮料品牌竞争激烈。她的父母都忙于工作,宗馥莉经常在几个大学生集体宿舍中跑进跑出。
1996年读完初中,宗馥莉就去了美国读书,4年后,进入洛杉矶佩珀代因大学,主修国际商务——这所大学的商管学院是美国最具实力的商学院之一。在她2004年大学毕业后回国,宗庆后马上让她直接参与管理:回国不满一年,她开始担任娃哈哈萧山二号基地管委会副主任,4个月之后兼任杭州娃哈哈童装有限公司与杭州娃哈哈卡倩娜日化有限公司总经理。2010年,她又成为杭州宏胜饮料集团有限公司总裁,承担娃哈哈集团三分之一的产品代加工业务。
如今,宗馥莉与父亲有时一个月也见不了一次。通过媒体知道彼此的近况对他们来说不夸张。宗馥莉有时会在周五回家吃饭,席间,父女聊聊“菜做得好不好吃”,不谈工作。
以前工作的时候,父女常会因为意见不合而争论,谁也不能说服谁。在下属眼中,这种争论基本以宗庆后的让步终结:“先按你说的去做。”
从外形来看,宗馥莉带有很深她父亲的痕迹:身形高挑,面部线条坚毅。但论起文化背景、生活方式、企业管理,这对年龄相差37岁的父女很不一样,是太不一样了。
宗庆后一年365天,有200天跑在市场一线,至少亲自面见所有一级经销商一次,他更相信用脚跑出来的经验和直觉;而在宏胜员工眼里,宗馥莉更关注数据分析。
宗庆后重“人治”,事必躬亲。卢东提到,接待一个来客,他甚至会过问怎么派车,用什么车接这样的细节;而宗馥莉认定制度,交待下去的任务只过问结果。
浙商研究会执行会长胡宏伟把这种不同溯源到文化差异:宗父洞悉中国社会生存智慧,而宗馥莉对中国社会或许还不够了解。
在胡宏伟看来,随着老一代企业家逐渐老去,浙江的民营企业家正集体面临接班和转型问题。
“家族财富无缝承接的幻想,与代际之间的天然沟壑,使得财富阶层的父子冲突往往比平民家庭要表现得更为激烈和戏剧化。”财经作家吴晓波在他的一篇文章《中国式“企二代”的迷茫》中写道。
面对娃哈哈转型,宗氏父女有不同看法。
宗庆后认为,让一个拥有150多个分公司、3万员工的庞大企业转型,只能做改良,慢慢推进;宗馥莉则觉得转型已经极为迫切——“从我的角度来看,我觉得它需要内部清理一下,人员也是,市场结构也是,然后整个思路需要重新调整一下。”
她说没有跟父亲提过转型方面的想法,“因为我了解我爸爸,他非常坚持自己的想法”——在坚持自己这件事情上,父女难得的一致。
吴晓波在他前述文章中论断,“企二代”们当下“所遭遇的质疑和挑战也是父辈所没有的,甚至是无法体会到的”。
宗馥莉曾说过自己最大的挫败感来自父亲的不认可,坐在会议室里,“老人家们”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听她在说什么。
“现在我不会了。”坐在她的公司偌大的会议室里,这位年轻企业家说话有很强的回声,“跟娃哈哈一起成长的时候,很多东西是需要他的一些支持,一些看法需要得到他的认可,所以会有沟通上的问题,但现在我觉得我不会了。”
从2009年到2012年,宗馥莉执掌的宏胜集团年营业收入增长率超过30%,到2012年,该集团年营业收入超过120亿元。宏胜的财务结算独立于娃哈哈集团。
2015年2月12日,宗庆后在许久未更新的个人认证微博上突然发布一条新内容:在浙江省萧山经济开发区十大财政贡献企业评选中,娃哈哈有四家公司上榜,“这几家公司主要由我女儿在打理。作为父亲,不禁对女儿的成长深感欣慰!”
这是宗庆后罕见的一次在公开场合为女儿点赞。
浙江杭州,由宗馥莉担任CEO的宏胜饮料集团生产车间。
“你们看得到我吗”
“娃哈哈曾经辉煌过。”
“我也认同你说的曾经辉煌。”
“现在呢?”
“现在一般般。”宗馥莉回答道。
2010年,宗庆后首次登陆胡润全球百富榜首;2012年,他又登上福布斯中国首富宝座。但近几年,这些财富榜上更多出现地产和电商企业家的名字。
过去几年娃哈哈市场业绩有下滑趋势,在这个时间点,宗馥莉推出新产品,言下之意会有更多的解读:是娃哈哈转型的探路,还是宗馥莉接班的前兆?
但宗馥莉只承认,这是她的宏胜集团的转型。“对我来说,我不想做个继承者。为什么一定要继承呢?我不想去继承一家公司,但是我可以去拥有它。如果我做得成功的话,我希望能够去并购娃哈哈。那就是一种拥有,不是继承,对吗?”
她强调,父亲曾经安排给她的“老人家们”是双向选择的结果,前提是“我自己要用这个人”,而不是父亲单向安排给她。这不是一种“辅佐”,因为这个词的前提是,她要接班。而她,更期待一场轰轰烈烈的“革命”——她正着手颠覆父亲给她定好的组织架构和战略方向。
按照宏胜人力资源部长Chris的说法,宏胜作为娃哈哈代工厂的时候,跟娃哈哈集团共用一个体系,比如研发、生产、采购、财务、人力等。“那么当你现在要做到足够闭环的时候,你会发现这跟一个正常的企业比起来缺少一些东西,比如很多对外的对客户的部门。比如说销售、市场,对媒体的部门等。”
宏胜集团的人把这些新生成的部门部长叫做“空降兵”,意思是开拓一个全新的部门。
“宏胜创建的时候是从娃哈哈那边引进的人,组织架构,包括一些想法,但在这十几年的发展过程中,娃哈哈那边的印迹越来越少了,原班人马在逐渐减少。所以我们后面的方向,应该是给自己培养一部分人,然后从外面引进一部分人,这样组建自己的管理团队。”宏胜集团精益发展部部长王捷说,“新产品那个方向一定是Kelly所做的风格,就是做高端,面向更年轻时尚消费者或者说更细化市场。”
宏胜生产设备负责人周九铭数了数饮料这块的娃哈哈“老人”:“饮料、生产印刷加上机械大概3500人,娃哈哈过来的员工大概有7%左右。”周九铭1987年加入娃哈哈,正是集团初创,2005年,宗庆后安排他到宏胜负责生产设备。
根据宗馥莉的布局,周九铭的部门特别引进了一批全新的生产线。对于新产品项目,他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毕竟现有的生产线是几十亿的固定资产,而且大型生产线都是非常先进的。当时我第一个感觉是她做新产品,是要把这些生产线充分发挥作用,最后发现她不是在做这个事情,而是在做一个转型模式。”他说,“这么一换投入还蛮大的,塑料瓶和玻璃瓶的生产线不一样,而娃哈哈之前不做玻璃瓶。就我们生产这块,到现在为止三四百万已经投下去了,这仅仅是做一个点。”
在宏胜集团的中高层中,会看到很多年轻的面孔,他们像老总宗馥莉一样步履匆匆。这家成立10数年的公司现在给人一种创业公司、一往无前的印象。
不难察觉,宗馥莉正有意将新产品和未来的宏胜跟父亲切割开来,回国10多年后,她困惑于外界的偏见——为什么认为她所拥有一切的前提都是继承。
“你用来开拓的原始资本不是继承了父亲的资产吗?”
“我在宏胜十年的积累是我一脚一拳去开拓出来的,从跟政府谈判买地开始,到所有的生产线采购,到所有的安装调试,以及所有产品出来都是我一手做的,我父亲并没有帮助我什么。他给我的就是一个定单,他只是解决销售来源,剩下的事情都是我自己去搞定的。”
2012年风云浙商颁奖礼上,评委给宗馥莉的颁奖词是,“父辈丰碑下的铿锵玫瑰”。那次,宗家父女同台获奖。
在一位财经作家看来,宗馥莉不必在“否定娃哈哈”的前提下做自己,也许她还应该向父亲讨教一下他的成功经验。
宗馥莉上学时的偶像是宋美龄,后来是朴槿惠和希拉里。毫无疑问,她们都是女性领袖。这次再问她,“现在最仰慕我自己了,我可以这样说吗?”她收起笑容,严肃地说,“还是靠自己比较好”。
但她觉得外界也许还不够了解她。“你们看得到我吗?”她问。
 宏胜饮料集团总裁宗馥莉
【对话宗馥莉】:我从来没有恨嫁过
澎湃新闻:娃哈哈这几年业绩有下滑趋势,这个时候推出新产品可能有一些猜测,对于整个集团来说,是不是一种救市,或者探路?
宗馥莉:我觉得这个背景其实关系不是特别大,因为这是我宏胜集团做,跟娃哈哈本身没有任何关系对吗,所有东西都使用我自己的资产,然后我自己的资源。因为你们很多人都会问我是不是要继承娃哈哈这个问题对不对,对于我来说,我不想去继承一家公司,但是我可以去拥有它。
这个事情我不想很直接地去讲出来,因为首先我需要声明我有这个能力,所以这个产品的确是我整个公司战略意义上很重要的一步,但是它对我的意义会更大,就是我需要去证明,不是为了我爸爸去证明,也不是为了我公司去证明,是为了这个行业去证明。
澎湃新闻:你要自己代言新产品,以后会不会越来越站到前台来呢?
宗馥莉:我愿意,会的。
澎湃新闻:像另一位年轻企业家王思聪也会调侃自己是网红,网红不是一个贬义词。
宗馥莉:我不介意成为网红,但是我想要成为一个跟人家不太一样的网红,我还是想要走企业家这条路。
澎湃新闻:听说你前不久在一则护肤品广告中研究出一些传播策略,看韩剧也是一种研究吗?
宗馥莉:那则广告的传播让我发现,一定要有社会关心的传播才会引起话题讨论。看韩剧是我打发时间和放松脑子的运动。我很享受和主角一起哈哈大笑或者泪奔的过程。更重要的是他们有能让人向往和期待的力量。
澎湃新闻:你私底下是什么样子的?
宗馥莉:我觉得自己私底下挺小朋友的。也看韩剧,平时周末的话,如果天气好会骑自行车去西湖。
澎湃新闻:朋友多吗?
宗馥莉:朋友不多,只有一两个。首先交朋友是需要时间的,如果我交一个朋友我需要对他负责,他也需要对我负责,对吧,珍惜时间。
澎湃新闻:你觉得女性企业家平衡事业和家庭是一个伪命题吗?
宗馥莉:这个问题对我来说没有呀……这件事情我要重申一下,我从来都没有恨嫁过。
澎湃新闻:你是一个拥有大量财富的人,也是一个消费者。你的财富观和消费观是怎样的?
宗馥莉:财富到了一定的程度就已经不是自己的了。对于我来说,自己每天能够看到并拥有的才是自己真正的财富。那些看不到的名誉、地位、财富排名都是浮云。消费观,我喜欢独一无二的东西。
责任编辑:黄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宗馥莉 娃哈哈 宏胜集团

继续阅读

评论(76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