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某工程副总指挥妻子竞拍拟拆迁房产:不到一年获利千万

澎湃新闻记者 葛熔金 发自浙江金华

2016-06-14 14:1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浙江金华市区一幢商务楼因产权所有人银行贷款逾期遭法院强制执行,以3110万元被拍卖。不到1年,该商务楼因属于金华市区块改造工程范围,新房主获得1.003亿元的拆迁补偿。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日前调查证实,购买该商务楼的3110万元中,时任金华市二七新村区块改造工程指挥部副总指挥沈兆春的妻子盛秀春出资622万元,占股20%,由此沈兆春家庭至少获利千万元。
6月14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从金华市婺城区检察院获悉,沈兆春因涉嫌滥用职权和贪污2项罪名已被批捕,沈妻盛秀春和他的表弟盛建忠也因共同犯罪被捕,目前检方正在审查起诉。
地块拆迁前商务楼遭拍卖,工程副总指挥妻子参与竞拍
2011年,浙江高恒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高恒集团)因经营需要,将位于金华市解放西路298号的一幢九层商务楼抵押给金华银行,该商务楼土地使用面积611.9平方米,建筑面积4514.19平方米。2013年,高恒集团贷款逾期,拖欠银行累计本金4250万及利息,金华银行通过诉讼,由金华市婺城区人民法院作出判决,对抵押房产进行评估拍卖。
2013年5月,婺城区法院委托金华市立盛资产评估公司对该房屋进行评估,评估价为4043.79万元。当年6月,高恒集团提出书面异议,“认为评估价格过低,请求重新评估”,但法院认为评估异议不成立,驳回重新评估的请求。
“我们当时初略估算整个商务楼的价值应该在9000万左右,评估只有4000万肯定严重偏离市场价值。当时我们也听说商务楼将被拆迁,希望法院能延缓执行,待拆迁后用拆迁补偿款偿还贷款,但遭到法院否定。”高恒公司负责人告诉澎湃新闻。
婺城法院提供的材料显示:对于高恒集团提出房屋将要拆迁的情况,法院曾就标的物向金华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市国土资源局查询征收和拆迁事项。2013年7月16日,金华市住建局回复,“目前,该地块还不属于征收范围。实际确定拆迁的时间为2014年9月1日”。
2013年12月9日,婺城法院对高恒集团商务楼进行司法拍卖,虞坚芳、范兆明、黄方惠和盛秀春等4名自然人委托杨洁以3110万元的价格拍得。其中,虞坚芳出资1084万元,范兆明、黄方惠和盛秀春各出资622万元,代为参与竞购的杨洁出资160万元。
拍卖前,工程指挥部内部已知标的属于红线范围
2014年8月31日,金华市二七新村区块改造工程正式启动,当日《金华日报》公布征收红线范围,高恒集团商务楼位于红线范围内。
二七区块俯瞰图。高恒集团商务楼位于拆迁红线内。中新网 图
据介绍,该改造工程征收房屋总面积62.74万平方米,征用土地1673.5亩,涉及拆迁户6251户,是浙江省最大棚户区改造项目。目前拆迁签约达98.8%,处于收尾阶段。
该工程指挥部相关人士透露,早在2011年6月工程指挥部就已成立,2012年改造具体的规划已经明确,红线大致范围基本确定,“我可以确认,在2012年高恒集团商务楼就已经在规划红线范围内,但这个信息只有内部人员知道,真正对社会公布是2014年8月31日”。
“二七新村区块改造是金华市重点工程,拆迁补偿必须做到公平公正。为此,我们在这个项目的评估和赔偿方面进行了创新,地块内拆迁户都可以通过网络查看周边拆迁户的赔偿价格和计算方法,最大程度做到公开、透明,避免不必要的猜疑。”二七新村区块改造工程指挥部征收处副处长姜富春告诉澎湃新闻。
姜富春表示,在动迁过程中,高恒集团商务楼由金华同汇房地产评估公司评估,评估价为9400多万元,因为有6个楼层曾改变用途,需要扣除土地收益金783万,实际补偿款为8624万元,加上1405万元的拆迁奖励,共计获得1.003亿元拆迁补偿。但指挥部考虑到该房产尚未办理过户手续,未支付房屋过户相关税费,因此目前仍有400多万元拆迁款扣留在指挥部账户上,以用于支付办理过户手续所要缴纳的各项费用,其他款项已于2015年初支付给虞坚芳等人。
副总指挥涉嫌滥用职权、贪污2罪被捕
拍卖与拆迁补偿之间巨大利差的背后,隐藏着时任金华市二七新村区块改造工程指挥部副总指挥沈兆春干预的痕迹。
2015年12月,浙江省委第七巡视组向金华市婺城区委反馈了整改意见,提出“征地拆迁和工程建设领域,权力寻租空间较大”,并将涉及沈兆春的案件线索移交给婺城区检察院。
2015年12月22日,婺城区检察院以在拆迁过程中涉嫌贪污对沈兆春进行立案调查。2016年2月,沈妻盛秀春和他的表弟盛建忠因涉嫌共同犯罪被立案调查。随后,检方批准逮捕沈兆春、盛秀春和盛建忠等3人。2016年4月,该案件被移送审查起诉,沈兆春涉嫌的罪名是滥用职权和贪污。
澎湃新闻从金华市婺城区检察院获悉,在高恒集团商务楼被司法拍卖过程中,沈利用职务之便得知了该栋楼在拆迁红线范围这一内幕信息,便伙同他人通过拍卖程序取得该房产所有权。其中,沈兆春通过实际占有的股份,后在拆迁补偿过程中获利近千万元。
“巡视组移交的关于沈兆春的线索,除了高恒集团商务楼项目征迁,另一起征迁也存在沈兆春的贪腐行为。”婺城区检察院相关负责人向澎湃新闻透露,沈兆春在担任杭长线副总指挥、城东街道书记期间,得知杭长线建设要经过上浮桥村,即由其表弟盛建忠经手购买了不在拆迁范围内的房屋,通过暗箱操作将房屋调换到拆迁范围之内,骗取国家拆迁补偿款数百万元,直接造成国有资产流失上千万元。
今年5月26日,婺城区委关于巡视整改情况的通报中提到:该区审查区委委员、城西街道党工委原书记沈兆春涉嫌贪污等问题,并移送司法机关追究刑事责任。
高恒集团负责人表示,商务楼从低价拍卖到高价获得拆迁补偿,中间多个环节存在问题。建议相关部追查亿元迁补偿款的最终流向,或许能解开重重疑团。
责任编辑:谢春雷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金华,副总指挥妻子,竞拍,拟拆迁房产,获利

继续阅读

评论(21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