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当年|因为这些歌,难忘马景涛版《倚天屠龙记》

阿水

2016-07-02 17:1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抱歉!
您的浏览器可能不支持此视频播放器,请用更高版本的浏览器试试!
辛晓琪 《俩俩相忘》电视剧《倚天屠龙记》片尾曲 视频来源 音悦Tai用户@于仁杰(01:22)
张无忌肯定不是金庸作品中最受欢迎的男主角。他踯躅,混沌,甚至窝囊,从冰火岛来到中原闯荡一番,成为“张教主”后依然无法融入。他是个彻彻底底的局外人。托了他这份格格不入,才有了后面痴痴缠缠的一整个故事。
张无忌凭本性行事,张三丰教给他的终归有悖于冰火岛上的自由自在,更不用说各大门派的各自为营互相争斗,以及明教的神秘主义和教规森严。
对于爱情他也凭本能追逐。每位佳人皆有动人之处,而他的感情飘忽不定,处处不忍,又常常挂念。
最终张无忌退出江湖专心给赵敏画眉,小昭和殷离远走,而周芷若重又出现,一句“无忌哥哥,你也可曾答允了我做一件事啊”,留下一个开放的结局。
这是第二版的修改结果。此后金庸又作了第三版修改,因为太过满足男性幻想——欲令众女皆回归张无忌身边,而可以被忽略不计。
金庸作品被搬上屏幕,极易变成长篇爱情故事。七版《倚天屠龙记》各有千秋,但公认较为严肃和合理的无疑是1994年的台视版。
叶童的赵敏英气率直,一双眼睛极有神采,她不同于中原女子传统审美的高颧骨面相,虽不够“美”,却活脱脱一位自然里长大的蒙古郡主;
周海媚的周芷若美艳阴郁又极执着,多年后高圆圆的扮相与她相似,但缺少了周海媚的那股倔与媚;
孙兴的杨逍无人能超越,最好的年纪遇到最适合的角色莫过于此;
陈孝萱的小昭亦令人难忘,她美得周正又我见犹怜,金庸最爱小昭,也把那阙点题的词送给了她。
原词为关汉卿的《乔牌儿》,如下:
“世情推物理,人生贵适意,想人间造物搬兴废。吉藏凶,凶藏吉。富贵哪能长富贵?日盈昃,月满亏蚀。地下东南,天高西北,天地尚无完体。展放愁眉,休争闲气。今日容颜,老于昨日。古往今来,尽须如此,管他贤的愚的,贫的和富的。到头这一身,难逃那一日。受用了一朝,一朝便宜。百岁光阴,七十者稀。急急流年,滔滔逝水。”
小昭是明白人,明白自己的感情,也渐渐明白了命运。这阕词里,有《好了歌》的印记,说的都是浮华如彩云易散而人必老。人老如流水,不等你也不看你,自顾自就东去了。
辛晓琪的《俩俩相忘》在小昭离别的时刻响起。这阕词,以及这首歌,好比让《倚天屠龙记》从《金瓶梅》变成了《红楼梦》。
拈朵微笑的花
想一番人世变换
到头来输赢又何妨
日与月互消长
富与贵难久长
今早的容颜老于昨晚
眉间放一字宽
看一段人世风光
谁不是把悲喜在尝
海连天走不完
恩怨难计算
昨日非今日该忘

小昭不能斩断情丝,但仍然主动选择了远走,因为自己已站在能窥到一线天机的地方,张无忌却仍是混混沌沌。她劝他“眉间放一字宽”,又安慰他“谁不是把悲喜在尝”。“风萧萧人渺渺/快意刀山中草/爱恨的百般滋味随风飘”。好一个快意刀山中草,锋利的和枯荣的形成强烈对比,然而锋利的又易锈蚀,易枯的春风吹又生。想明白了,也就走得开了。
如果说《俩俩相忘》是结尾收束的《好了歌》,那么五首主题曲中剩下的《刀剑如梦》、《爱江山更爱美人》、《随遇而安》、《你给我一片天》则是人生里不同的境遇和体悟。
周华健的《刀剑如梦》由他与詹德茂共同作词,周华健自己的曲。
我以为,这是周芷若的歌。
来也匆匆 去也匆匆
恨不能相逢
爱也匆匆 恨也匆匆
一切都随风
狂笑一声 长叹一声
快活一生 悲哀一生
谁与我生死与共

周芷若的剑,周芷若的怨,她的疯癫和痴情不是风雨雷电,而是闷雷阵阵,风雨欲来而气郁愁人。
但是谁说像周芷若这样生于流离又从小缺少关爱,必须时时小心行事又处处为自己打算的人没有,或者说不配有汹涌的感情呢。
而这样切齿的感情除了周芷若又有谁?
赵敏也是烈性子,但是她自由健康,虽可以为了爱情放弃一切远走高飞,但是她不会狂笑也不会长叹。她的智谋美貌杀伐果断加上一句“我偏要勉强”就够了。只有疯癫到入魔的汉水边小姑娘周芷若才会切齿。
还记得她的那句“我若是问心有愧呢”吗?什么时候,周芷若终于明白了“我醒,一场春梦”;又恐怕,“生与死,一切成空”。
相较以上两首的白云苍狗,黄霑的《随遇而安》和李丽芬的《爱江山更爱美人》更入世,是血气方刚好男儿式的洒脱。一壶美酒洒四方,美人儿要得,江山也要的,“挺起胸膛咬紧牙关/生死容易低头难/就算当不成英雄/也要是一条好汉”(《随遇而安》)倒不是典型的黄霑江湖,更像香港精神,既教人拼出一片天,也告诉人“苦来我吞酒来碗干”,拼搏和退舍两全。有了这两件精神利器,别说是江湖,人间也能够闯荡了。
歌里有一句:“生死容易低头难”。这首歌虽非黄霑所写,但是难免令人想到他的故事:其一:上世纪九十年代黄霑经济危机时众友人纷纷请他拍电影,且多为事先支付全额片酬。一次高志森请他拍戏,一次性支付100万。黄霑收此大礼,当场跪下。其二:一次黄霑在酒吧烂醉,遇见成龙一行人。黄霑放肆,拉开裤链对着成龙。若非洪金宝劝架,免不了被成龙一通胖揍。酒醒后黄霑见到此事上了八卦周刊,准备告他们诽谤。友人告知真有此事,他遂亲自上门认错,给成龙叩了三个响头。
所以黄霑这个人真的是很好玩。生死对他来说似乎不难,病了化疗剃个光头还拉罗家英和麦嘉做了个新节目:《三个光头佬》。低头也不难,受恩就跪,错了就认。
渣的时候很渣,比如著名的和林燕妮的往事。分手在他讲来千苦万怨,在林燕妮这厢却是恩断义绝,只不悔当年而已。甚至晚年黄霑坦白与金庸闹翻,“1997年香港选特首的时候,他捧董建华,我捧另外一个人。金庸在报纸上写文章指责我捧的那个人,我是收了人家钱的,你何必这样做呢?”为钱与友绝,是否“为老不尊”?
做不成英雄,也是条好汉。配上他一口仿佛卡了痰的沉郁嗓子,《随遇而安》这首歌与黄霑真是绝配。
回到《倚天屠龙记》,这首歌与张无忌也登对。张无忌不是英雄,但凭本性行事至少问心无愧,算条好汉了。
李丽芬的《爱江山更爱美人》不是专为这部影片而作。词曲作者都是小虫,早期还未走都会路线的古典小虫,专为李丽芬的女中音声线而作。
词意由远及近,从“道不尽红尘奢恋/诉不完人间恩怨”人世间不变的故事,推进至“渺渺茫茫来又回/往日情景再浮现”的个人感怀,最后落在“人生短短几个秋啊/不醉不罢休/东边儿我的美人哪/西边儿黄河流”,一气呵成,成为经典。
最后一首成龙的《你给我一片天》大约唱的是张无忌对赵敏,或者说众佳人的感念。然而相对其余四首逊色不少,不提也罢。
因为四首歌和几个角色,记了一部电视剧十多年。如今年纪渐长,对人对事有了不同的理解。此时发现这“新理解”原来都在歌里,甚喜。
责任编辑:程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倚天屠龙记

相关推荐

评论(11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