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回应“少年自杀称感受不到爱”:确实曾严管但都是为他好

张扬、王超/成都商报

2016-06-17 06:5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小斯父亲谈起小斯捂脸痛哭。  成都商报 图
最近两天,一篇题目为《渠县一孩子留下遗书轻生,这多么让人痛心》的网帖在多个社交论坛疯传。成都商报记者证实到,死者是达州市渠县中学刚参加完高考的小斯(化名),今年18岁,在自杀前,他在个人QQ空间写下2800余字的长文,“控诉”父亲对自己不好,自己感觉不到家人的爱。
昨日,小斯的父母向成都商报记者独家讲述了小斯去世的前前后后,并称此前完全不知道孩子心里竟然想了这么多。
6月10日,小斯在QQ空间留下诸多轻生的言语后,选择了跳江自杀。当天中午,小斯还参加了初中同学的聚餐。据小斯的父母介绍,聚餐当天,并未发现小斯有任何异常。当天下午4点过,聚餐结束的小斯回到出租屋,之后,抱着棉被随开乡镇线路中巴车的父亲马先生前往车站途中,小斯突然离开。马先生说:“当时我认为他上厕所去了,隔了20多分钟,发现没有回来,就给他妈(妻子孙女士)打电话,问他有没有回家,她说家里没有人。”夫妻俩以为儿子可能和朋友出去玩了,未多想。直到晚上8点左右,苏女士接到学校老师的电话,说小斯可能要自杀。当晚,小斯的亲人开始全城寻找,但一直没有消息。
据小斯的好友小周介绍,6月10日下午4点过,小斯在QQ空间发了一条说说,“我是真的性格内向”,当晚19点30分再次发布说说:“我自杀了,定时说说8点多发布”。当晚8点8分,小斯的QQ空间发出一长篇说说,“控诉”自己对父亲的不满。
晚上8点52分,小斯发布了最后一条说说:“死了,我的心自由了!”之后,再没更新。从下午4点20分到晚上8点52分,他总共发出12条说说。
13日上午9点,蓝天救援队杨队长接到了公安局电话称,在渠江河面上发现一具尸体。杨队长介绍,这具尸体是河边一名造船的工人看见的。他们赶到现场确认尸体后才通知了其父母, 接到电话后母亲就大哭起来了,弟弟和妹妹知道消息后,失声痛哭。
小斯生前照片。
小斯QQ空间说说内容节选
小的时候我有一次因为一直吵着说要喝他(小斯父亲)带回来的花生牛奶,他当时心情不好,一巴掌把我鼻血都打出来了。还有他把我带到广东那里去玩的时候,动不动就打,罚站。之后我一直害怕他,甚至听到他打电话回来我就往楼下跑,我爷爷奶奶把我抱过去接电话我就哭。
在福州这边也是有点什么事情就打,考98分都被骂,吃饭打嗝一耳光打起来,夹菜姿势不对也一耳光打过来,他自己小时候生活不好非要对我要求严格。当然也可以说是什么对我的爱啊,但抱歉我情商低,感觉不到,虽然我懂这个道理,但从心里非常不认同。
而且有的时候他的教育方式太过可笑……说白了,套路太老,套路不深,我并不吃这一套……他们让我有情感这方面的感觉的时候感觉到的不是爱。
但,我只要待在家里或者和他说话,我的心里就高兴不起来。再然后,我发现我活得没有任何意义,因为我的心已经变得我自己都感到厌恶了,明明充满了负面情绪,却……我觉得我自己已经毁了,我的情商太低,情感这方面严重有问题,感觉不到父母对我的爱……
父母独家回应
“他是我儿子,我怎么舍得打他,骂他”

事实上,小斯的突然离开,对于其父母来说,除了承受无尽的悲伤,来自网络和周围的言论,将他们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这一切,主要源自于小斯在QQ空间写下2800余字对父亲的“控诉”。
昨日,记者在渠县中学附近一处出租屋,见到了小斯的父母。这套100来平方米的出租屋里,一共租住了3户人。母亲孙女士的脖子上,几道“扯痧”留下的痕迹依旧明显,当天得知儿子自杀的消息后,孙女士在家里一度昏迷,闻讯赶到的邻居,用“扯痧”的土办法施救。在外打工的二儿子得知哥哥死讯后,已赶回渠县,时刻陪着父母。
“他写的那些都是他小时候的事,他是我的儿子,我怎么舍得打他,骂他。”对于儿子在QQ空间的“控诉”,父亲马先生掩面哭泣。他说,小时候对儿子管教确实比较严,“那都是为了他好”。妻子孙女士解释,儿子在QQ空间说“因吃饭夹菜遭到父亲殴打”的事,她也记得,儿子当时才四五岁,因为不好好吃饭,丈夫确实用手背拍过儿子的脸,“没想到他这么记仇,他怎么就不想想我们的好?”孙女士哭诉。
孙女士回忆,儿子当初回到渠县上初中后,她确实跟儿子承诺过,如果考好了就买一台笔记本电脑,最终儿子考得好,但家里没有给儿子买电脑,“当时想到上网会耽误他学习,所以就说如果考上大学再买电脑,儿子也没有说什么。”孙女士和马先生均承认,儿子小斯性格很内向。不过他们并没觉得儿子和自己缺乏沟通的渠道,“平时在一张桌子上吃饭,有啥就能说”。
昨日,成都商报记者走访了孙女士出租房附近的六七位邻居,邻居们均表示孙女士夫妻俩对小斯很好。“他在QQ空间说父亲经常打骂他,至少他父亲回来这一年,我没有看到过,也没有听到过,他父亲对他很好,还经常买东西回来。”与孙女士一家同租一套房屋的杨利民(音)说。不过,杨利民和多位邻居均表示,小斯性格太内向,平时遇到周围邻居从不主动打招呼,邻居给他打招呼,他一般微笑回应。
邻居蒲先生回忆,在小斯自杀的当天下午7点左右,他曾看到小斯从自己院子里经过,拐角几米远就是他的家,但小斯很快又折身离开家了。孙女士说,自己当时正在家里洗被套,门开着的,但儿子并没回家,她至今想不通儿子为何回了家,却不愿进家门。
马先生后悔,他不知道儿子和自己之间的隔阂会这么深,“如果早晓得,我肯定会跟他好好交流。”其实,在发现小斯尸体的前一天晚上,一位小斯的同学曾建议马先生,希望他能给儿子写一封道歉信,让儿子回来。马先生担心自己文化不好,还准备找人帮忙写一份,再由自己发给儿子。但这一切已经来不及了,第二天,他便接到儿子的死讯。
几个关键细节
小斯的死讯在当地传开后,引起网友的关注和讨论,昨日,小斯的父母也对成都商报记者独家披露了小斯去世前后的诸多细节。在他们看来,儿子自杀,没有任何征兆。
关于学习
儿子成绩下降 但并未给他压力

孙女士说,小斯当初在渠县另一所中学上初中时,学习成绩确实不错。上高中后,孙女士独自带着二儿子和小女儿回到渠县,租房照顾3个孩子上学。孙女士说,小斯高一结束后,她便发现小斯的成绩下滑,担心儿子压力大,并未过多问。高考前几天,她还跟儿子聊天,让他将高考当成一次普通考试就好。高考结束后,她也没过多问儿子的考试情况。
关于零用钱
平时会给他零用钱 一二十元不等

小斯去世后,有人称,小斯平时的零用钱很少,让他在同学面前丢掉面子,自卑也是自杀的一个原因。昨日,孙女士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小斯一日三餐都在家里吃饭,平时也会给儿子零用钱,一二十元不等,“因为他有时会到网吧上网,所以平时给零花钱都有数”。孙女士回忆,6月8日高考结束当天,儿子称晚上和同学聚会,找她要了二三十元零用钱。6月10日上午,小斯说中午要参加同学聚会,她又给了儿子100元,儿子也很懂事,只用了10元钱,剩下的90元还给了她。
关于吵架
小卖部老板:没看到两人吵架

根据其QQ空间内容,小斯去世前曾与其父亲发生过争吵,原因是其父亲让他帮忙卖票。马先生向记者回忆,家里并没有要求让儿子跟他跑车帮忙卖票。当天儿子原本计划和他一起出车去耍,走到岔路口儿子突然不见了踪影。他刚开始以为儿子上厕所了,但许久不见儿子回来,他随后从路口小卖部老板口中得知,儿子刚才从小巷子走了。马先生以为儿子不愿去,便独自去了车站。昨日,当事小卖部老板欧女士向记者证实,当天小斯与父亲并未吵架。
责任编辑:李琪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高考,自杀

相关推荐

评论(1.8k)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