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安徽高考眼镜被收走女生:不会再复读,希望得到公开道歉

澎湃新闻记者 徐笛薇 发自安徽石台县 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何锴

2016-06-17 15:0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在答题中途被监考教师收走的眼镜。
塑料材质,外圈是黑框,内圈为白色,购自吴良材眼镜店价值300元——就是这么一副眼镜,在2016年高考后突然成为舆论焦点。
6月7日,因为高考语文考试时眼镜被探测仪认定异常,安徽考生圆圆(化名)在答题中途被监考教师收走这副400多度的眼镜,近半小时后才归还。“心里懵了”的圆圆考完后大哭不止。
经事后鉴定,这只是一幅普通眼镜。圆圆表示收掉眼镜对考试发挥有很大影响,甚至延续到后几门考试。随后,圆圆家长向石台县教体局提出要求调查该事件的申请。
6月15日,安徽省石台县教体局公布事发考场的探测视频监控调查核实情况,该县教体局认定,监考员的操作和处置符合有关规定。目前,安徽省池州市教育主管部门正在对事件进一步调查。
这是圆圆卯足了劲参加的第三次高考。为之,全家人不仅付出多年辛劳,还背负着复读两年来的精神压力。没成想,却遇到了这样的当头一棒。
今年高考被称为史上“最严高考”,是中国实行作弊入刑后的首次高考。
眼镜就是考前新配的,最普通的300元
塑料材质,外圈是黑框,内圈为百色,购自吴良材眼镜店价值300元,就是这么一副眼镜。
6月16日,距离事发已过去十天,圆圆和家人仍没有平静下来。
“昨天中午她也没有吃饭,我看着她现在这个闷闷的样子就想掉眼泪。”说着,圆圆50岁的妈妈又红了眼眶。这两天,女儿一直待在家里也不出门,一天喝不了一杯水,吃不了几口饭,瘦了好多。她说,晚上两人都睡不着,担心高考的结果,心里焦躁。
圆圆老家在安徽省池州市石台县的芳村,距县城要开一个半小时的山路。她长相清秀,身高一米七三。16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见到她时,她穿着一身夏天的居家服,还是长发马尾齐刘海,脸上没什么表情。
“我们知道监考老师没有恶意,也是按规操作,但我们都觉得她处理问题的方式有点过,之前眼镜已经通过了两次安检,为什么不能事后再检查——既不耽误考生考试,如果作弊的话也跑不了。高考对于所有家庭都是大事,如果换成她的孩子在考试呢?”说起监考员拿走眼镜的行为,圆圆的爸爸有些激动。
首场考试眼镜就被没收后,夫妻俩担心影响女儿后面的考试,没有对“眼镜事件”发声。考完又逢端午,圆圆爸爸直到6月12日才找上石台县教委,要求回看监控录像。县教委和招生办当天给的说法是中考之后再作答复。但此后再未联系。于是,圆圆家人把事情经过发到了网上。
圆圆妈妈说,引发事端的眼镜就是考前新配的,购自县里的吴良材眼镜店。
圆圆两眼的近视度数都在400多度,原来眼镜已经有点模糊,加上今年不能戴手表进考场,她担心考试时看不清墙上的挂钟,于是考前特意让妈妈陪她新配了一副眼镜。“她还不要贵的,就选了最普通300元的。”澎湃新闻看到,这幅新的塑料材质眼镜外圈是黑框,内圈为白色,显得十分普通。
“如果说各方都没有错,那我受影响的分数谁来负责?”圆圆感到委屈。
已是第三年参加高考
圆圆(化名)说,拿掉眼镜后,看自己写的字没什么问题,但是看试卷上的字就变得吃力,特别是语文试卷阅读理解那块,字都密密麻麻的,要凑很近趴着看。
坐在考场上,21岁的圆圆精神压力比普通考生更大。今年是她第三次参加高考。前年考取了大专,复读一年后被三本院校录取,但觉得自己还可以发挥得更好,所以又选择复读一年。
“她特别想考好,憋着一股劲,今年要上一个像样的学校。没想到第一场考完,是哭着回来的,饭也没有吃,觉也没有睡。”圆圆爸爸叹了口气。
据圆圆家人说,前些年家里为了翻修家宅危房负债8万元。除了自家两亩地收一些黄豆、水稻、玉米、茶叶、竹子,圆圆家在村里开一间小杂货店,圆圆爸爸不时找些机会做点小工贴补家用。
为了支持圆圆复读,家里连着两年在石台一中附近租了一间房,由圆圆妈妈全心陪读照料饮食起居,学费、房费、生活费起码花了五六万元。
付出的不只是金钱,对整个家庭来说,这一场高考寄托着对未来的希望。
圆圆只有暑假和过年才回到村里。因为更有希望考上,学校对复读生抓得更紧。和寻常复读生差不多,她每天五六点起床,下了晚自习,十点多回到家,洗一洗再继续温书,零点之后休息。
打算继续讨要说法
为了支持圆圆复读,家里连着两年在石台一中附近租了一间房,由圆圆妈妈全心陪读照料饮食起居,学费、房费、生活费起码花了五六万元。
在村里,圆圆是村书记最喜欢的孩子,开朗、活泼、乖巧、懂事。家里人也夸,圆圆和姐姐都非常贴心,平时从不大手花钱,衣服鞋子都只买一百元以内的。
圆圆家对于教育相当重视。在全村,几乎没有哪家愿意供女儿读完高中,但圆圆爸爸始终坚持。甚至在家里经济困难的阶段,还咬牙把女儿送到青阳县的一间私立学校,每学期负担4000多元的学费。圆圆妈为了陪读,在学校担任生活老师,好减免些学费。
高中时,在扶贫办的推荐下,圆圆争取到石台县10个名额之一,前往有名的肥西一中宏志班。
一年冬天,圆圆爸爸去看她,却发现女儿的腿上生了冻疮,粗了一大圈。“但是就算天冷,晚上熄灯之后,她也会开小灯看书在自己买的小桌子上看书。”圆圆也有股不服输的劲头。初中英语底子不好,遇到好的启蒙老师,一路从三四十分升到全班第一名。新装修好的客厅里,圆圆的奖状贴满了一堵墙:优秀干部、三好学生、体育健将⋯⋯让家里人感到自豪。
如今,24岁的大女儿大专毕业后,现在在合肥工作。对圆圆的学业,圆圆爸爸眼神里有担忧也有坚决。
对于目前的调查结论,圆圆一家打算继续讨要说法。“苦了这么久,不能让这件事毁了她的一生。也不能因为我孩子是农村的孩子,就被人忽视她的前途。”
圆圆爸爸说:“我估计等分下,无论好坏她都要再大哭一场。我现在最大担心的是分数出来她受不了,情绪过激。我很怕。所以我每天跟她说,开心一点。”
新装修好的客厅里,圆圆的奖状贴满了一堵墙:优秀干部、三好学生、体育健将⋯⋯让家里人感到自豪。
【对话圆圆】
“眼镜被收走后,看试卷的字变得吃力”

澎湃新闻:还没有进考场之前,你已经接受过了两次安检?
圆圆:准确来说,其实考前检查了我三次,探测仪因为鞋子响了之后又检查了我一次。考前我上完厕所回来,又重新通过了安检,排除了外套拉链和鞋子金属的异常。安检确实很严,我也很配合。因为我也考了那么多次,有经验了,但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插曲。
澎湃新闻:监考员收走眼镜之前,你看到探测仪亮红灯了吗?
圆圆:没有,我在埋头写卷子。我正在做阅读理解的题,眼镜刚好是摘下来放在桌子上的,她就拿起来扫了一下,当时跟我说亮了红灯,然后就把眼镜拿走了。
澎湃新闻:拿走之后,眼镜就放在讲台上,也没有进一步检测?
圆圆:不知道,没有眼镜,我抬头是看不清的。
澎湃新闻:眼镜被收走之后,你在答题时受到怎么样的影响?
圆圆:视力上,看自己写的字没什么问题,但是看试卷上的字,就变得吃力,特别是语文试卷阅读理解那块,字都密密麻麻的,要凑很近趴着看,影响到了答题的速度。作文最后也是凑活着写完的。
考后当场发问:如果老师犯了错误就没事了吗
圆圆的准考证和考试文具。
澎湃新闻:
探测仪器是什么样的?
圆圆:就是机场安检员手里拿的那种手持的黑色扁棒,遇到金属会亮红灯。
澎湃新闻:取走眼镜之后,这位监考员还试图跟你沟通过?
圆圆:对,高考考场上原本就极度紧张,她走动检查地很频繁,我很想集中精力答题,后来她还想跟我说什么,我就说:“请你不要再干扰我答题了。”
澎湃新闻:跟你同一考场的另一个学生的眼镜也检测出了问题,他的情况怎么样?
圆圆:我不太清楚。
澎湃新闻:为什么眼镜被突然收走之后手会不停颤抖?
圆圆:应该是紧张加委屈。因为她跟我讲了之后,我有很长时间心静不下来,我正在写的一道阅读理解题的思路一下就被打断了。很混乱的状态,所以就变得特别紧张,一直在告诉自己后面题目一定要完成。
我觉得我心理素质算是可以的。如果我不理智的话,当场题目就直接不做,找老师理论去了。
澎湃新闻:考完你就大哭了?
圆圆:我就想我没有错啊。老师把我留下来,我也问老师,“如果我作弊的话,是不是会坐牢?”“会啊。”“那如果老师犯了错误就没事吗?”她没有回答。
“几次月考英语基本是班上第一”
澎湃新闻:为什么坚持复读两年?
圆圆:第一次高考,是因为高中在外地有方言问题,基础不太好,复读一年之后就进步确实蛮多。第二年是觉得三本没有太好的学校,还不如努力一年考个像样的。我是相信自己有能力去考一个更好的。
澎湃新闻:周围选择复读的人多吗?
圆圆:这边复读的话,文科生不是特别多的。这两年也就十几二十人,最多的时候加艺术生有三十来个。
澎湃新闻:你性格里有比较执着的特点吗?
圆圆:对。有些事情我认定了,我会执着去做。比如我比较喜欢英语,但是一开始学不好,但我觉得我可以,就每天坚持刷题。
澎湃新闻:这两年复读期间,你觉得心态上有什么变化吗?
圆圆:”就是越来越清楚自己哪方面学得不是很好,会更有针对性地下手。把一个原来不懂的知识点学好了有一种成就感。以前觉得不会的东西,现在看来并没有原来想的那么难。
澎湃新闻:这一次考前的心态是怎么样的?
圆圆:紧张,但是也很期待。我奋斗了那么久了,也觉得该是时候给自己一份满意的答卷了。
这次考前的几次月考都是越来越好,我英语基本是班上第一,数学也比较稳定,比较弱的是历史,后期也一直在抓,总分在460到490之间都有,老师也说让我相信自己,基本能稳在二本线上。
澎湃新闻:如果这一次成绩不理想,还会考虑再复读吗?
圆圆:不会了。我已经复读了两年,再复读不可能了。如果相关部门给的答复不理想,我会进一步申诉或者走法律途径。
“最起码应该有个公开道歉”
澎湃新闻:
本来考完和朋友约了去南京玩?
圆圆:对,很早前就约好了,但是因为这个事耽搁,我就去不了了。这么长时间(备考),好累了,就想出去看一看外面的世界散散心。之前朋友说想去南京大屠杀罹难同胞纪念馆,我也蛮想去看看的。本来还想去做个暑假工,体验一下有工作的生活。现在什么事也没干成,有同学叫我出去玩,我也没了那个心情。
澎湃新闻:班级老师和同学对眼镜的事有什么反应?
圆圆:都挺鼓励我的,让我把心放开。我中午考完哭了,班主任接到消息还到学校来安慰我说,结果也许没有我想象中那么坏。
澎湃新闻:现在你对这件事的处理有什么想法?
圆圆:最起码的,应该有个公开的道歉,无论是这个监考老师还是相关主管部门,因为已经造成了这个结果。另外,我的成绩肯定是受到影响的,不管是谁来负责,总要对我有个交代。我也保留进一步申诉的权利,自己要保护自己的权益,我并没有做错什么。
说句实在话,就是关系到我分数的问题。我这么久的努力,说直白点,就是为了一个分数的结果。被这么一弄,我现在对分数完全没底。这两天一直有好多人都在关心这件事,都在关心我。现在真希望这事情尽快有个了结,给我一个答复,也是给社会上一个交代。
责任编辑:徐晓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眼镜门,高考,监考
热追问

Long2016-06-17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7个回答

相关推荐

评论(3.7k)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