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岁前奥斯维辛守卫被判5年监禁,未透露集中营任何细节

澎湃新闻记者 杨宝宝 编译

2016-06-18 15:5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94岁的前奥斯维辛集中营守卫莱因霍尔德·汉宁(Reinhold Hanning)在法庭上。
据《卫报》报道,经历了4个月的审判,94岁的前奥斯维辛集中营守卫莱因霍尔德·汉宁(Reinhold Hanning)6月17日在德国代特莫尔德法院受审,以“谋杀同谋罪”被判处5年监禁。他被指控是纳粹在波兰期间进行大屠杀的从犯,在纳粹占领波兰期间协助纳粹在集中营进行的大屠杀,造成至少17万人死亡。
汉宁目前仍是自由身,等待上诉。
此时距1945年奥斯维辛集中营解放已有71年,曾参与过大屠杀的党卫军在世人数已经不多,因而《卫报》表示,这可能是针对党卫军的最后一例审判。
身穿制服的汉宁,他曾在奥斯维辛担任看守。
未透露在集中营工作的任何细节
1944年5月到7月间,汉宁在匈牙利协助将42.5万名匈牙利犹太人驱逐到波兰奥斯维辛集中营,其中约30万人刚抵达奥斯维辛就被送进毒气室。汉宁主要因这段经历受到指控。
检察官认为,纳粹得以像“屠杀机器”般运转,取决于这台机器上的每一个零件,参与其中的人不论起到多大作用,都应为此负责。
此前汉宁承认自己在奥斯维辛集中营工作,但否认直接参与了屠杀。
汉宁在离开战俘营之后在一家乳制品农场工作,早已退休。直到去年,德国检方才认定他是在世的最后几名奥斯维辛集中营守卫之一。
法官安科·古鲁达在法庭上表示,汉宁在奥斯维辛集中营的两年半期间“扮演了重要的角色”。虽然他军衔较低,没有受到更严重的审判,但他同样是奥斯维辛屠杀机器中的一部分,应该为纳粹对600万犹太人的屠杀负责。
汉宁在法庭上一直保持沉默,没有透露他在集中营工作期间的任何细节,但4月,他通过律师做了一个声明请求原谅。在声明中汉宁表示自己沉默一生,但深深后悔曾经是纳粹的一分子,“我看着那些不公正的事情发生,但是没有阻止他们,我为此感到羞耻。”
在早些时候汉宁的律师宣读的一份声明中,汉宁辩解说自己为奥斯维辛服务是身不由己。他表示自己此前在基辅的战争中头部受伤,然后被送往奥斯维辛。他的上司认为他很难再继续上前线,因而命令他去集中营工作,“他对我说‘你都没法戴头盔了’,他觉得送我到奥斯维辛内部服务是个好主意。”
在最后的陈述中汉宁的律师表示,汉宁在加入党卫军的时候只有18岁,还太年轻,不能完全明白自己在做什么,这应该被视为一个减刑因素。
这样的言论激怒了许多幸存者。“他的声明没有任何实质意义。”此案部分共同原告的代理律师托马斯·瓦尔特(Thomas Walther)认为。
汉宁出庭受审。
幸存者认为讲出真相更重要
汉宁对自己的党卫军经历缄口不言,这一行为让参与庭审的幸存者非常愤怒和沮丧。
“我想知道为什么数百万犹太人被杀害,我们这些幸存者都想知道。”来自柏林的95岁奥斯维辛集中营幸存者列昂·施瓦兹鲍姆(Leon Schwarzbaum)声音颤抖,他在接受美联社采访时表示,判决是公正的,且汉宁年事已高,可能并不会去坐牢,“但是,他应该讲出更多集中营发生的事情,让年轻人了解这段历史。”此前他在法庭上作证的时候就对汉宁表示,希望他在死前说出一切,“我们年纪差不多,很快就将面临(死亡)最后的审判。我希望你像我一样,说出当时的真实情况。” 施瓦兹鲍姆的叔叔和父母都死在了集中营。
1944年12月出生在集中营的安吉拉·欧罗斯(Angela Orosz)特意从加拿大多伦多飞到德国作证,在庭审开始后不久,她在证人席上激动地对汉宁说,“你知道集中营里的人都发生了什么,你促成了这一切。告诉我们!”
欧罗斯的母亲被送入集中营的时候已经怀有身孕,食物只有集中营厨房里的土豆皮,她居然没有流产。安吉拉被偷偷生了下来,在集中营里度过了人生头几个月。之后,集中营获得解放。虽然在集中营时她年纪很小,不可能留下什么记忆,但这段经历还是给她带来了永久的心理创伤。在此前BBC的采访中,她告诉记者,女儿9岁的时候,自己就教会她如何一个人坐地铁,“如果集中营大屠杀那样的悲剧再次重演的话,孩子一个人也有可能活下去。”
欧罗斯告诉《卫报》记者,最重要的是让汉宁在法庭上讲出奥斯维辛发生了什么,他自己在奥斯维辛做了什么、看到了什么,“因为这会被记录下来并且写进历史中,那么如果有人认为犹太人在说谎,他们还能亲自听到做下这些恶行的纳粹分子到底是怎么说的。”
施瓦兹鲍姆展示在奥斯维辛集中营的老照片,左一是他自己,旁边的叔叔和父母都死在了集中营。 美联社 图
迟来的审判
2011年之前,德国对纳粹分子的审判还并不严格,只有在有证据证明被告人参与了大屠杀或是使用了酷刑的情况下,才能将其判刑,在集中营工作本身并不被视为犯罪。
在2011年,对集中营守卫德米扬鲁克的审判改变了这一情况。当时德国法院宣判,德米扬鲁克在纳粹占领的波兰索比堡集中营中协助谋杀2.8万名犹太人罪名成立,并判处他5年监禁,但年过90的德米扬鲁克在上诉前就去世了。德米扬鲁克案的有罪定案让“国家纳粹罪行调查中央办公室”重新启动了对奥斯维辛集中营前守卫的调查工作。然而,在世的前党卫军成员已经为数不多。
汉宁是最近被审判的四个党卫军之一。考虑到汉宁的年龄以及身体状况,法院的诉讼程序已经减少到一天只有2小时。去年,93岁的前党卫军成员、奥斯维辛集中营的簿记员奥斯卡·格鲁宁(Oskar Gröning)被判处4年监禁。另一个前党卫军军医休伯特·扎夫克(Hubert Zafke)因为身体状况不佳,庭审已经两次延期。此外还有一个现年92岁的女报务员,她被指控在大屠杀中协助对犹太人的运输工作。
责任编辑:徐崚怡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奥斯维辛

相关推荐

评论(13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