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若脱欧:或能孤独享受“小确幸”,对中国又意味着什么?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简军波

2016-06-22 08:1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在英国伦敦议会广场,鲜花和蜡烛被摆放在遭枪击身亡的工党议员乔·考克斯的照片旁。 新华社 图
6月16日,主张英国留在欧洲联盟的英国议员乔·考克斯在英格兰北部遭遇枪击,送医不久后宣告死亡。凶手为一名52岁的男子,他在朝考克斯开枪前后大喊“英国优先”——这也是英国一个右翼民族主义团体的名称,不过该组织否认和凶手的关系。
这几乎不能算作一次恐怖主义袭击,袭击者的动机暂时未明,被袭者也非普通的平民。尽管一般而言,这样的事件应被称之为谋杀,但它在特定时刻针对特定人物所发动的袭击造成了广泛的政治影响,尤其当它发生在英国脱欧公投即将举行的前夕。
时至今日,公投结局正变得扑朔迷离。根据英国瑟韦申调查公司6月16日公布的民调显示,支持英国脱欧的占比由5月底的38%上升至45%,而持反对立场的受访民众占比由44%降至42%;另据益普索-莫里市场调查公司同日发布的民调结果,支持和反对英国脱欧的受访民众占比分别为53%和47%。
总之,赞成和反对英国脱欧的人数相差无几,似乎有越来越多的民众愿意选择离开欧盟。英国距离上次的脱欧公投已过去40多年了,但这次公投结果如何,大概只有等公投本周揭晓了。
脱欧公投:卡梅伦的赌局
英国首相卡梅伦。
脱欧公投引发举世关注,亦引发英国政治集团内部的激烈斗争,使其社会在国家认同问题上产生裂痕,甚而引发人际纠纷或家庭困扰。然而,这一动议正是最早来自现任首相卡梅伦,他于2013年1月首次提及脱欧公投,许诺他若能赢取第二届任期,将举行脱欧公投。如今之势,不过是他在兑现竞选承诺。
不过考察卡氏在脱欧问题上的基本立场,可见他并非真正支持脱欧,从此而言,通过脱欧公投以解决英国留欧还是脱欧的命运,并不为卡梅伦及其保守党所在意。就其本意,乃是通过公投,以顺应国内存在的部分疑欧民意,吸引他们选票,也在于挟持民意以要挟布鲁塞尔,强呈威势以获得欧盟让步,以此将自身标榜为维护国家利益的英雄,从而赢得选民的青睐。故而脱欧公投不过是英国政客们发动的一场赌局,卡梅伦与其保守党以英国的前途为赌注,来赌他自身以及保守党的执政权长盛不衰。
“光荣孤立”:英国脱欧的基因
若没有国内长期存在的疑欧传统以及英国自身国家特性的作祟,卡氏即使有十万分的意愿来推动脱欧公投也会无能为力。
事实上,若从英国国家历史的角度来看,脱欧公投实际上有其必然性,不是卡梅伦来推动,也会有其他的执政党和政客来推动;不是以公投形式来推动,也会以其他形式来推动。
为何?
二战之前,英国与欧陆基本上保持着若即若离的关系。当欧陆国家强大时,英国会用“离岸平衡”的计谋挑动欧陆国家间矛盾,与欧洲发生关系的意愿也很强烈;而当欧陆诸邦虚弱,英国则袖手旁观,表现一副遗世独立的姿态。总之,若欧洲强大则英国接近之;若欧洲虚弱则远离之。
而近年来欧洲出现诸多不利。自欧债危机始,历经乌克兰危机、难民危机到如今日益增多的恐怖主义袭击,已使欧洲疲于应付,布鲁塞尔之权威与行动力每况愈下,各成员国也开始变得更加自顾自地“生活”。此情此景之下,英国“光荣孤立”的基因又开始发挥作用,疑欧势力再次膨胀,大有不可收拾之势。
因此,脱欧公投既是政治人物追求权力的权谋,也是英国国家历史与特性在特定条件下的自然表现,是英国与欧陆国家关系发展到今天必然要进入新的阶段的一个里程碑。
“小确幸”:脱欧英国的最好结局
设若公投结果为留在欧盟,则对英国的影响不会很明显;若真正脱了欧盟,则影响自然深远。
就近期来看,脱欧之后的英国会感到一丝轻松和庆幸,感觉从此不再受布鲁塞尔的老爷们的管束,也不用关注欧陆国家的白眼,独立而存世。比如,英国不用再支付给欧盟每年80亿英镑的预算费用,不用受欧盟财政联盟和诸多共同政策的约束,不用担心难民的蜂拥而入,不用考虑希腊或其他欧元区成员的债务危机……作为一个主权完全独立的国家,其内部的国家认同也会更加明确而巩固,对内对外行动效率会得到加强。
然而脱欧的远景并非一定美妙。失去欧盟的支持,它的影响力不能及于欧洲更多地区,也将失去在欧洲重大问题上的发言权和决策权;因失去作为前进欧洲广袤市场的桥梁和跳板,外部投资将会有所减少,跨国公司诸多在英的核心业务可能转移至欧洲大陆;美国也会因为英国在欧洲影响力的降低而撇开它更多选择与法国和德国开展合作……总之,英国与外界的经贸与政治关系将因其失去了和欧洲的紧密联系而开始慢慢稀疏。
一个更加独立的英国普遍符合英国人的期待,但这不符合其他世人的期待。得到自由的同时,可能要面对更孤独的境况。在此情境下,英国的对外政策可能会更加倚重和经营它既有的“自留地”——英联邦。
然而在一个群雄并起的时代,那些过去比较弱小从而不得不依靠英国的国家已经有了更多的合作伙伴。因此,脱欧的英国或许会想着依靠昔日的“朋友”——无论是美国还是英联邦成员——来成就未竟的抱负,然而世易时移,英国的雄心与真实力量的差距在不断扩大,最好的结局大概是在大西洋上,安静地享受着“小确幸”,就像冰岛。
欧盟会瓦解还是更团结
若英国选择离开,这将会是对欧洲一体化即使不是事实上的、也将是信心上的最严重的冲击,无论从哪一个层面来说,这对欧盟而言都不是一个好消息。
首先,它会失去一个重要的资金来源,既然欧盟预算是根据成员国GDP的比例而定;它会失去一个重要的合作伙伴,既然英国长期被视作推动欧洲一体化的“三驾马车”之一,哪怕一体化的动力一般来源于“法德轴心”;它也会失去一体化所珍视的精神内核——“多元统一”(Unity in Diversity),欧盟失去英国象征内部团结已经成过往,在一定程度上它会面临精神迷失和信心受挫的尴尬局面。
其次,英国脱欧成功可能引发欧盟其他成员的效仿,引发脱欧风潮,即使其他国家的脱欧举动不会成功,但对欧盟也将是严重的打击。尤其在当前许多国家极右势力风起云涌的情势下,谁又能保证那些反欧盟的民族主义政党(比如意大利的“五星运动”或法国的“国民阵线”)不会走上政治舞台的中央呢?
第三,一体化的不确定性会增加。这种不确定性不是欧盟会否解体这样严重的问题,而是内部权力结构可能发生难以预料的变化。由于英国不能再作为一个重要的平衡力量来影响欧盟的决策,则德法之间的权力竞争是不是会加剧?德国是不是会掌握布鲁塞尔的主导权?具有疑欧势力的一些中东欧国家是不是受英国脱欧影响而抱成一团,形成欧盟内部新的势力?欧盟新的权力分配至少会暂时削弱布鲁塞尔的行动能力,并为欧洲一体化的前景带来阴影。
当然,也许受英国脱欧的刺激,欧盟能够在危局面前选择精诚团结,戮力于一体化也未为可知。然而谁又能知晓呢?在“勾心斗角”成为常态的布鲁塞尔,这种团结早已不是常态。
脱欧的英国对中国意味着什么
显然,一个失去欧盟加持的大西洋上的安静国度对中国构不成任何实质性伤害。但是,对于中国试图通过伦敦金融城打入欧洲腹地的人民币国际化计划或者那些大大小小的公司投资方案而言,生活在“小确幸”世界里的富裕的英国不会再有往日那般的魅力。它是旅行者的世外桃源,但不会是创业者的理想乐土。因此,对中国经贸界而言,脱欧的英国重要性可能会随之下降,过往所签订的诸多投资与经贸合同,因遵循欧盟政策和标准,或需重新进行谈判与订立。
尽管经贸关系会随之下降,但政治关系可能得到提升。作为一个实用主义的国家,英国的价值观在其与华关系中有所坚持,但并非不可改变,其实用姿态比布鲁塞尔和其他欧盟国家或许要更加明显。然而也有另一种可能,也许脱欧后的它本来就不想借重中国去征服远方的“星程大海”,其国内有些人就可能非议中国的一些政策以彰显其在道德上的“优越感”。
从宏观角度而言,脱欧的英国并非符合中国的整体利益。一个与欧洲具有重大利害关系的英国不仅能维持其作为大国的雄心壮志,也是沟通欧洲的重要渠道,能够在国际舞台上表现出务实和独立的较大影响,在一个更加多元的世界里,这是中国所需要的和可以借重的
(作者系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副教授)
责任编辑:李怡清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英国脱欧,中英关系,欧盟

继续阅读

评论(9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