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岁华裔留学生手写16万字硕士毕业论文,毕业答辩被围观

张茜 周凯/中国青年报

2016-06-22 12:0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郑建阳答辩结束后和年轻的同学合影留念。 杜友君 图
6月19日下午,教室内外掌声四起,满头银发的郑建阳终于顺利完成了硕士毕业论文答辩,为此他努力了10年。
郑建阳今年81岁,是上海大学传播学专业的一名留学生。2009年开始撰写论文开题报告以来,郑建阳先后经历了中风和母亲辞世,加之对自己要求严格,他的论文结题时间一拖再拖。答辩过程中,他为此向答辩委员会致歉,泪洒答辩现场。
“每个问题他都回答十多分钟,特别认真,还引经据典地举例子。”郑建阳的硕士学位答辩委员会主席、上海体育学院体育新闻传播与外语学院院长杜友君说。
“我母亲生病期间,我和妹妹照顾她。我就坐在母亲床边,母亲的头枕在我的腿上,我手上拿着小木板,在木板上修改我的论文。尽管辛苦,但是写论文帮我度过了那段苦难时光。”郑建阳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表示。
郑建阳不会打字。整个论文修改的过程中,他一直是以邮寄的方式把手稿从马来西亚寄给身在上海的导师郑涵,郑涵再请人帮忙把手稿输入到电脑中。
郑建阳在硕士论文答辩中。
“有时候邮寄得耽搁一两个月。”郑建阳的导师、上海大学上海电影学院新闻传播学学科带头人、中外传媒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郑涵教授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郑建阳非常认真地对待自己的学习成果,答辩当天他还在这本16万字的论文上勾勾写写。他是那场答辩最后一个上台的学生,试图细致地解释每个问题,答辩过程中获得了好几次掌声。
参与这场答辩的老师同学有二十多人,杜友君说,“还有不少人站在窗外看”。
答辩结束后,经过无记名投票审核,答辩委员会一致同意当场授予郑建阳硕士学位。
郑建阳有很多身份。他是一个定居在马来西亚的华裔,毕业于台湾大学法律系,做过报馆的翻译员,也做过英文教员……而他最重要身份之一,是做一名学生。
2005年,70岁的郑建阳报名参加了上海市教委与上海大学合办的交流项目,成为上海大学传播学专业的一名高龄留学生。课程由上海大学的老师赴马来西亚讲授,但老人“对故土特别向往”。
郑建阳总说自己的心始终在中国。“他的父亲原籍福建,所以他特别想拿到国内大学的学位。”郑涵说。
“几周前我去上海机场接他,他特别着急地问‘到时候答辩老师可能会问什么问题?我要是答不上来怎么办?’” 这几句话出自一个父辈人之口,作为导师,郑涵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在机场,郑建阳一见到郑涵就让他带自己去商场买一套“好西装”,他觉得答辩一定要郑重。但其实仅是在机场出关站了一个多小时,郑建阳就已经撑不住了,差点跌坐在地上。
由于中风后遗症,郑建阳走路非常慢。“从大门到图书馆也就200多米的路程,要两个人搀扶着他走好久,上台阶基本得靠人架上去才行。”郑涵说。
但直到答辩的前几天,郑建阳还坚持去图书馆查资料。郑涵形容他的材料都已经“堆成山了”,论文前后改了六稿。可郑建阳还总是嘟囔“材料会不会有疏漏啊……”
自从知道自己的论文符合答辩要求之后,这位81岁的老人就变得非常紧张,吃不好睡不好。“但是昨天论文答辩之后,同学说他晚饭‘吃得不少’。”郑涵也松了一口气。
“参加答辩并不是说我就是有学问了,而是可以提供一个学习的机会,继续深入下去。”6月20日,郑建阳对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说。
答辩结束后,年轻同学们纷纷要求和郑建阳合影留念。杜友君和同学们都敬佩他“终身学习”的态度和境界。在杜友君看来,他学习不是功利性的,而是把学习当成了一种生活方式,有一种对知识的敬畏。
郑建阳已经退休,现在大部分时间都用来看书,“我以书为乐,看书是我生活的一部分,我是离不开书的”。
责任编辑:李思文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高龄,硕士,毕业,论文

相关推荐

评论(4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