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王耀庆:大陆影视行业的现状,很有趣

澎湃新闻记者 杨偲婷

2016-06-24 12:0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王耀庆在《好先生》中饰演的江浩坤英俊睿智,深情多金
大热的《好先生》收官,笔者印象最深的角色不是陆远,而是江浩坤。
江浩坤英俊睿智,深情多金,典型的“总裁”人设下,却有着阴郁、矛盾、暗黑的一面,你会觉得这个人冷静理性的外表之下,还有一层暗红的底色,随时有可能陷入疯狂,伤人伤己,然而你悬着的这颗心似乎永远掉不下来,江浩坤理性的外壳永远是刚出现一条裂缝,又马上合拢。
演绎这个角色的人选,在我心中,除了王耀庆,不做其他考虑。
王耀庆在《失恋33天》中
这些年,王耀庆在大陆拍了很多戏,拉出作品年表,都会让人觉得不可思议:原来这么多戏里都有他,但是他却总不是最打眼的那一个。他的表演总是恰如其分,刚刚好适合角色,但那份精确的控制,也让人无话可说。而在现在这个时代,没有槽点和爆点,就等同于没有话题和关注。
“所以我不红。”王耀庆诚恳地自嘲。
“但我觉得,你应该红。”记者赞得也诚恳。
“没有什么应该不应该,我一直非常确信一件事,我不会红。这样想很好啊,不然如果一个人天天想着:我明明就演的比那个傻x好,为什么我没比ta红?这样的挣扎很没意思啊。”
“……你讲话太直了。”
“所以我不红。”
话题又回到原点。
采访开始前,他询问过记者后,舒服地靠坐在沙发上,给自己点起一根雪茄。采访的房间靠墙四面一圈沙发,王耀庆整个团队的工作人员,比王耀庆更懒散地坐在四周沙发上。大家看上去不像来盯记者会否有不妥问题的,倒像是一副饶有兴致,等着听相声的模样。
王耀庆一一介绍了团队成员,“这个是宣传,这是经纪人,这是化妆,这是……负责黑白两道的。”
所谓的“黑白两道”大哥穿着立领Polo衫,戴着金链子和佛珠,闻言羞涩而温柔地一笑。我也只好回馈一个“大哥好帅”的笑容。
采访到后来,记者准备的问题,一概用不上,对话慢慢变成某种讨论。这个过程中,王耀庆常常自称没什么朋友。这种说法完全不是自谦,据他说,他曾经为了打游戏,而建了20多个Facebook账号,自己跟自己组队,自己跟自己打游戏。能够跟自己玩得不亦乐乎的人,都不会太喜欢热闹和人群。而跟王耀庆说话,简直是炎炎夏日里一阵26度的空调冷风,痛快酣畅之处,让人想把半年份的掌声都送给他;理性疏离之处,也让人会轻易察觉到他与身周一切所保持的微妙距离。
王耀庆在舞台剧《红娘的异想世界在西厢》中与刘若英的对手戏
【对话】
人生不能建立在别人对你的评价里
澎湃新闻:江浩坤这个角色说起来,大家的评价很两极,有人说他很有风度很暖男。
王耀庆:对,也有人说他傻x。
澎湃新闻:也不是啦……可能是控制欲很强的样子。你怎么看待这个角色?
王耀庆:我觉得他是全然正确的。他成为这样一个人,是有充分的原因的。他成长在这样的环境里,执着地付出了这么久,很多事情,他必须掌握在自己手上。他有他的坚持,希望所有事情依照他的意志发展,而且他有这样的能力,为什么不呢?如果我有这样的能力,我也希望一切都尽在掌握。
澎湃新闻:可你生活中很低调,看上去没有要刻意去达到什么的野心。这和你很多荧屏上的精英形象有反差?
王耀庆:就随缘吧。就跟打麻将一样,你听三张也不见得会胡(此时,王的团队一阵大笑,果然都是来听相声的。)很随缘的游戏,有时候你拿了一手好牌,然而别人还是先你一步胡了,你也不能怎么样啊。我觉得很多事情都必须合理,而且每个人的出发点都不太一样。也许我认为这样是对的,但在别人眼中不见得是对的。在现在的环境里面,有时候别人的做法我也不见得认同。所以每一个人都用自己的方式处理事情,那我尊重别人的方式,也希望别人尊重我的。
澎湃新闻:这部戏里,你和江莱的对手戏网上观众有一些另类的解读,比如说兄妹cp、觉得这两个角色很配之类的。你知道吗?
王耀庆:我觉得这只能满足他们自己对兄妹的某种幻想吧。
网友对江浩坤江莱兄妹有另类解读
澎湃新闻:但确实,你和江疏影的对手戏冲突强烈,很有火花。对于江疏影这位演员会有怎样的评价?
王耀庆:凭良心讲,我其实不大能理解……你知道她每天在片场要喝起码二两白酒,每天哦。她可能是为了要抓到戏里角色的某一种感觉,作出这样的付出和努力。当然我没有跟她很深入地探讨过这件事。但是从我个人来讲,如果你非得喝酒才能演醉态的话,那很多事情,就不成立。
澎湃新闻:那也有体验派的表演方式嘛。
王耀庆:有可能哦,那我们就祈祷我们不会接到吸毒、杀人犯之类的角色吧。我是觉得,这其实有一点点危险,就是你借助外力,进入某一种状态。即便是体验派来说,你去调动某一些记忆让你进入某种状态,这本身对演员来说,是有风险的。演员很大程度上,是靠自己的想象和模仿来创作,这里有一个要去拿捏的度的问题,如果你沉溺其中,这是有点危险的。最后,表演是导演来评断,导演说了算,是导演在借由镜头说故事给观众,演员是一个辅助的角色。影视是一个团队的创作,不能脱离。
澎湃新闻:听上去,你是非常理性的人。很多人会觉得演员应该是很感性的一个群体?
王耀庆:从第一个问题开始,你有说大家怎么怎么看,有些人怎么怎么认为。我一直相信一件事情就是:有一百个人喜欢你,就有一百个人不喜欢你。众口难调,要所有人喜欢你是不可能的。唯一能做的就是做好自己的本分,我相信导演,相信团队,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说,我今天能扛下一部戏。
澎湃新闻:可能对一些演员,尤其是年轻演员来说,他们挺在意自己被不被观众喜欢,能不能被更多的观众喜欢。对你来说你完全不在乎别人对你的喜好?
王耀庆:我只是觉得这样比较容易迷失吧。所谓的网友,隐藏在一个代号之后,其实是谁呢?他真的对你的生命很重要吗?他到底出现在什么地方呢?我为什么要因为一个我不认识的人的喜好来调整我自己,或者产生某种情绪?他今天喜欢你,你高兴;他今天不喜欢你,你悲伤。你的人生就建立在别人的评价里吗?我希望自己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我希望自己能真正的认识自己,否则就算所有人都给你点赞,你就真的很牛x吗?
澎湃新闻:近几年,你在很多戏里出演比较“精英”的角色。有没有自己挑选角色和剧本的标准?
王耀庆:(指向自己的团队)他们说OK就OK,我们是一个团队啊。而且演员是一个比较被动的职业,不是说我想演什么就演什么。比如,我特别想演一个太空人,但没有剧组开这个戏诶,我去哪里演太空人。他们觉得在这个时间段,我去演这个,没有问题。那我就只能被挑选。
澎湃新闻:会有对角色的偏好吗?想演太空人?
王耀庆:我的偏好几乎就没有完成过。比如我真的很想演戏份少,不用说话就能赚钱的角色。但这不现实吧。
王耀庆近年部分作品列表(来自百度百科)
影视剧永远是遗憾的艺术
澎湃新闻:看来你在工作方面很不挑剔?
王耀庆:没有,其实他们都说我特别难搞。因为我会很想演好这个角色。首先,我很不愿意改剧本,但有的时候剧本不合理,台词不合理。从客观上来看,一个编剧要写八个人的台词,很难免的,容易出现八个人说话的逻辑和方式都一样的情况。有时候剧本为了要在某个地方让某些事件发生,就必须让某些人在某个地方说某些话。但有可能这个人说的话和他之前的人设是完全冲突的,就单纯为了所谓的戏剧张力,为了让戏往下走。
这种时候,我觉得对台词一定要做出调整和改动。我尊重别人,我知道如果别人来跟我说“你这里不能这么演,你应该怎样怎样”,我会很傻眼;所以我也不可能拉着编剧说“你这样写不对,你应该怎样怎样”,这太奇怪了吧。但是现如今好剧本真的太少了,所以很难不去做出调整。当然,这一定是一个协调的结果,要考虑台词对于人物有没有伤害,对叙事有没有帮助,导演认同了,我才会去改。
澎湃新闻:对于舞台剧和影视剧,很多演员都有不同的体会。你怎么看待二者?
王耀庆:我喜欢舞台剧的纯粹,连续几个月你在舞台上重复一个角色,你有机会可以把某一种情绪,某一句台词做到它最正确的样子。但是影视剧是消费性的,你要很快进入状态,要保证进度,对演员来说其实是一种消耗。舞台剧是可以再三打磨的。
王耀庆在舞台剧《命运建筑师之远大前程》中
澎湃新闻:那你会把舞台剧看成艺术品,把影视剧看成消费品?
王耀庆:不会,这不一样。二者表演形式是一样的,无非是借由不同的媒介跟观众沟通。沟通什么?沟通情感。演员只要做出了表演,这就是艺术。而且影视剧永远是遗憾的艺术,其实舞台剧也是一样,你在台上说出的那句话,一旦落地,就没有回头路了。所以它永远存在于发生的一刹那。
澎湃新闻:听说你从来不看自己演的电视剧?
王耀庆:偶尔也看,但这个看不是说去欣赏“哇你看我这里(好帅)”,而是去确认。为什么在拍摄现场要看回放,在播出后要去看自己的表演?在表演时,有时候你会忽略很多细节。你可能专注于自己的情感,不知道对手演员的感受,不知道剪接完之后是怎样的状态。当然其实再怎么看,也于事无补了,无非是希望下次有类似情况,不犯同样的错误。
有了IP,谁还在乎剧本呢
澎湃新闻:除了自己参演的作品外,影视作品看得多吗?
王耀庆:我非常非常喜欢看电影,电视剧的话,其实很少。我的最高纪录是,21天在电影院看了29部电影。工作的时候忙得没时间去影院的话,就买碟,晚上休息在酒店里看电影。
澎湃新闻:你这几年在大陆拍了很多戏,这正好是大陆的影视发展迅猛的阶段。对这个行业的现状有什么观点或者看法吗?
王耀庆:其实,我也只能说,很有趣。因为说实在的,我看不懂。首先我们来讨论一个逻辑:如果别人做了一件事,你去质疑别人,而对方给你的回答是“别人都这样啊”,这是合理的回答吗?
“别人都这么做,所以这么做是对的”,这个逻辑本身就是错的。
说起来,以前我们拍戏的时候,戏剧的核心是先有一个好的文本,然后导演召集演员,接着我们讨论怎样把它做成一个感动人的作品,讨论背后要诉说什么,是情感,是意气,是一个跌宕起伏的故事。但现在已经不是这样,在大数据面前,演技,或者艺德,都是不值钱的东西。首先我们用大数据找出一个人来,他背后代表某一个粉丝群体,于是我们大概知道这个盘子拼起来能卖多少钱,跟这个人与角色是否吻合,半毛钱关系没有,我们只要确定这个人来,这个片子就能卖。
然后,我们有了IP之后,谁还在乎剧本呢?投资人的钱,50%给到演员,剩下50%留在制作上了吗?怎么可能?前期我们发营销号制造话题,后期买收视率完成跟电视台的对赌协议,然后再保证能卖二轮,网络上能卖出好价钱,我需要花多少钱制作吗?这就是现状啊,这跟我们一开始讨论所谓戏剧,所谓好的作品,有任何关系吗?没有。
所以我只能说这很有趣。那当大家都这样的时候,我想问,难道这就是对的吗?
澎湃新闻:那你想不想做点什么去或者说,改变点什么?
王耀庆:因为我是个很懒的人,你觉得我会愿意当制作人,当导演吗?演员就每天拍完你自己的戏可以走了,导演是第一个到现场,最后一个离开的。拍完戏,演员可以走人,可以休息了,导演还要去跟后期。
澎湃新闻:所以你只想做一个清醒但是独善其身的演员?
王耀庆:不是,我就是演员,你愿意相信我的能力,我就努力演好这个角色,这就可以了。
澎湃新闻:那某些你看不惯的,你会想:嗯,和我没有关系,我做好自己就好,对吗?
王耀庆:不是我今天说有些事情不正确,我就能让一切拨乱反正。我的能力是把我自己做好,我不在乎别人说:江浩坤就是个傻x,王耀庆你就只能演这种万年男二的角色。我一点都不在乎别人怎么说。我永远只会问导演一句话:这是不是你想要的?你OK,那我就OK。这就是我的能力范围。
我也可以成立公司,跟别人玩对赌,依附在某个公司旗下,三年后等上市。或者,我也可以带资金入股,跟人谈分成之类的,就是把演戏转换成资本运作。但这跟表演有什么关系?你挣的钱比较多,就意味着你是一个比较好的演员吗?工作就是挣钱吗?这个逻辑很有意思,我可以理解这个逻辑,没有人想少挣钱,但如果代价是泯灭良心,去承认那些错误的逻辑,我不愿意。
澎湃新闻:感觉你是一个对内心有坚持,对是非有判断的人,但好像你不乐于去影响或者干涉别人。那举个例子,对自己的孩子,你会去教育他们什么是错什么是对吗?
王耀庆:他们必须自己去学习如何做判断。他们有时候会跟我讲,我同学怎样怎样,他就是个王八蛋。我说停,你不能骂人家王八蛋,就算他这样骂你,你不可以骂回去。你必须自己做出这样的解释和判断,我不会告诉你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但你不能因为别人的不好,而让自己成为一个不好的人。
谁会陪你走到最后?不会是我,不会是朋友,遇到任何事,终有一天,你要学会自己去面对。
责任编辑:程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王耀庆,好先生

继续阅读

评论(30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