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思想周报 | 脱欧悲剧,如何收场

季寺

2016-06-27 08:2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脱欧悲剧,如何收场
一位“留欧”支持者听到公投结果后流露出失望神色。
英国的脱欧公投堪称本周最大热点,结果令人意外。《经济学人》社论这样说,弹指间,曾经难以想象的,变得无法挽回。一年前,尽管英国人爱抱怨欧盟的种种——规定之愚蠢、预算之浮肿和官僚之自大,但没人真正想投票脱欧,毕竟欧盟消化了英国几乎一半的出口。然而,6月24日凌晨,英国选民们还是无视了经济学家、英国盟友以及英国政府的劝告,决定脱离加入了40多年的欧盟,开始“摸着石头过河”。
《经济学人》认为,随着信心的跳水,英国很有可能陷入衰退的泥潭。经济活力持续下降意味着工作岗位减少,税收缩水以及更严厉的财政紧缩政策。英国脱欧还会冲击本就薄弱的世界经济。一心想留欧的苏格兰人在英国脱欧后会更加渴望独立,而在2014年的公投中,他们差一点就成功了。英吉利海峡的另一边,疑欧派如法国民族阵线更会从英国脱欧中受到鼓舞。欧盟在过去半个世纪一直保障着欧洲的和平,此次英国脱欧无疑给其带来了惨重的打击。
英国脱欧对于欧盟来说也是一次重大的打击。欧盟高居布鲁塞尔的塔顶,已经无法了解到普通公民(不仅是英国公民)的情况。皮尤研究中心最近的一项调查显示,法国是欧盟的创始国和长期以来的有力支持者,但仅有38%的法国公民仍看好欧盟,比英国还低六个百分点。接受调查的所有国家里,都鲜有公民支持向欧盟总部布鲁塞尔移交权力。
在欧盟,每个成员国都有各自的不满。在意大利和希腊这两个经济衰弱的国家,公民均对德国强加的财政紧缩政策表示强烈不满。法国公民则认为欧盟的自由主义过于极端(英国人却批判欧盟官僚制度繁冗复杂)。东欧传统的民族主义人士则指责欧盟对他们国家灌输同性婚姻等开放的价值观。
《经济学人》为此次公投结果感到惋惜,同时也担忧英国会否变得更加封闭、孤立、缺乏活力。如果大不列颠萎缩成小英格兰,甚至催生了小欧罗巴,届时没有一个人会因此得利。脱欧派领袖承诺重新打造一个充满活力、对外开放的21世纪经济体,但他们的所作所为却是南辕北辙。
《金融时报》社论也认为,退欧让英国跌入黑暗,这是一种自我伤害行为,将破坏英国经济,对欧盟或许意味着民粹主义横行、传统体制败退的转折时刻来临。
英国退出欧盟(EU)的决定是柏林墙倒塌以来对欧洲大陆最大的冲击。英国、欧洲乃至整个西方都将感受到此次事件的余波。
自1973年以来,欧盟成员国身份锚定了英国的外交和经济政策。如今,英国将脱离欧盟(剩下其他27个国家),放弃进入5亿人口市场的有保障通道。《金融时报》提醒,再想回头可就难了。
整个公投运动期间,《金融时报》一直主张,退欧将是一种自我伤害的行为。退欧将破坏英国经济,削弱英国的全球地位,对欧盟也是一场灾难性打击。
欧洲仍在艰难应对欧元区经济放缓,以及二战以来最严重的移民危机。从巴黎、罗马到华沙,民粹主义在欧洲各地横行,传统体制正在败退。英国此次公投结果很可能将作为“转折时刻”永载史册。
对英国而言,此次公投彻底颠覆了传统观念。一个以其保守主义、政治稳定著称的国家,已纵身跃入黑暗。许多人会指责这次失败的留欧运动既缺乏激情,又低估了民众对都市精英阶层的怨恨程度。对移民及其对地方社区影响的担忧(比许多人承认的更合理),战胜了对国家自身经济利益的考量。“收回控制权”的口号,在那些认为欧洲大陆已陷入混乱的人士之间产生了共鸣。
英国需要一届新政府来决定退出欧盟的条款,并与欧洲建立新关系。“退欧”运动在这两方面几乎没有提供任何线索。《金融时报》希望,英国仍然保持与欧洲的关系、面向欧洲开放、并以最大的热情支持欧洲,这才是通往未来之路。

尼采:只有通过统一,欧洲大陆才能在世界事务上发出强音
弗雷德里希·尼采。
在公投前夕,剑桥大学政治学者雨果·德罗钦(Hugo Drochon)在Project Syndicate发文,提醒英国选民记住尼采当年的教诲,将有所裨益。
欧洲面临着自身未来的艰难问题,在这样的情况下,也许十九世纪末的德国经验可以参考。德罗钦称,果真如此的话,对于这一经验,恐怕没有比弗雷德里希·尼采更好的指导了。尼采是他所在的时代最有洞察力的思想家。
尼采是俾斯麦在德国统一中所采取的“铁血”权力政治的最可怕的批评家。他将之称为他在名著《道德谱系学》(On the Genealogy of Morality)中猛烈抨击的“奴隶道德”的一个例子。奴隶道德是“低级”道德方法,只注重减少痛苦。
尼采指导他在说什么:在普法战争期间,他志愿参军,担任骑兵队长。尽管一次摔伤让他上不了战场,但他仍然担任了卫生员——并且获得了关于战争伤害的第一手经验。在尼采看来,从这场战争中崛起的军国主义德国已经与其最初的道德使命南辕北辙。
在《超越善恶》(Beyond Good and Evil)中,尼采更进一步,探索了超政治体系——基于超越简单的“好”与“坏”的概念、从高尚和力量的立场发展价值的“主人道德”——应该是怎样的。他构想了一个统一的欧洲,由泛欧洲文化精英领导,他们不注重堂皇,而注重新欧洲文化的发展。
尼采指出,只有通过统一,欧洲大陆才能在世界事务上发出强音,在当时,这意味着在与大英帝国和俄罗斯帝国的战略“大博弈”中获得同等地位,赢家将控制阿富汗和北印度。另一条路——俾斯麦所采取的权力政治——则是“微不足道”(petty),其前提是欧洲分裂和瓦解。
尼采冥思苦想他的新政治学将如何出现,预测来自俄罗斯的日益增加的威胁可能刺激统一。他还相信欧洲大陆将“谅解”英国,英国殖民地是欧洲的重要贸易伙伴。
细节也许已经改变,但许多核心问题——从俄罗斯的威胁到欧洲一体化的战略好处——都仍然不变。至于英国,它已不再是帝国,但仍对欧洲经济有着巨大的重要性;事实上,英国退出欧盟后的贸易物流是英国全民公决争论的一个关键问题。而尽管尼采不可能预测到英国和欧洲大陆的一体化,但他确实警告了英国全民公决有可能助长的分裂。
关于“英国退出”全民公决的大部分争论与尼采的概念没有什么关系。但是德罗钦认为,公决双方的政治、经济和社会立场都常常受到恐惧的引导,因此加强哲学深度有益于争论。
焦点
我是上外英国研究中心的李冠杰,关于英国脱离欧盟公投的问题,问我吧!
李冠杰 2016-06-21 423 已关闭提问
责任编辑:李丹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国际思想周报

相关推荐

评论(6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