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吴亦凡和陈冠希掉粉的,不是道德批判,而是人设崩塌

阿莫

2016-06-26 14:5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陈冠希,吴亦凡。网络资料
随着聊天记录和录音视频不断被曝出,吴亦凡的风流韵事似乎已经板上钉钉,开始大量“掉粉”。一时间,不少人为他感到委屈:就算爆料属实,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男性,正常解决生理需求,又何罪之有呢?无独有偶,尽管当年曾经向公众认错,但前段时间接受采访的陈冠希也表示委屈:“我没有错。”马东之前在某节目中的言论也开始流传:“社会给予他(陈冠希)的惩罚,超出了这件事本身该有的惩罚。我们欠他一个道歉。”
然而,公众并不会就此道歉,许多人“粉转黑”的现实也不会瞬间改变,陈冠希们和吴亦凡们也许应该意识到这个残酷市场的商业规则:曾经带给他们巨大名利的粉丝所痴迷的对象并非是真实而独特的他们本人,一旦形象破灭,粉丝就会去购买新的偶像。
偶像塑造:幻梦形象的贩卖者
公众对明星的私人生活领域进行苛求和攻击,听上去确实荒谬和离奇。偶像亦凡人,不可能无欲无求,且当今年代,大部分人也许都愿意认同单身成年人之间自愿的性关系是一种自由的个人选择。但是,对于偶像们来说,最能影响演艺生涯的绝非其行为在道德上是否遭遇争议,而是精心设定并且贩卖的“人设”是否坍塌。
日本人气团体岚的成员樱井翔曾经说过:“偶像是贩卖梦想的职业。”靠演技或歌唱技巧谋生的职业演艺人员最基础的要求是一定的专业技能,但明星偶像更多是靠独特的魅力形象取胜,向大众兜售着特定的某种形象下的幻梦。
无论是理性粉还是“脑残粉”,粉丝痴迷的形象都是从明星偶像们身上剥离的,由文化产业再度创生出的已经物化了的商业形象。美国大众文化理论家约翰.费斯克在《关键概念:传播与文化词典》中写道:“明星属于现代的、世俗的肖像,是公众从其舞台与银幕之上与之外的虚构外貌与表演中产生的种种理想与价值的化身”。
换言之,明星通过暴露于公众视野中的的方方面面, 将原本抽象而不可见的社会共识具体化、肉身化。大众对他们的承认和喜爱,正是对自己所认可的价值观的确认,通过感情的投射,自己的欲求也得以在想象中得以实现。
因此,一些火爆惹眼的“标签”被急不可耐地和明星联系在一起,无论是性感女神还是情歌王子,其目的都是让有某种需求的受众一见钟情。偶像明星和他们的经纪公司深谙商业之道,努力营销着他们认为会受到欢迎的“人设”,明星们的个人爱好,着装风格,恋爱关系等与他们的角色之间形成相呼应的关系,共同塑造和强化明星的某种特质——每当明星做出他们的招牌动作,露出招牌笑容,唱出标志性歌曲,必将赢得大量欢呼。
AKB48这个风靡日本,并且其造星模式也逐渐在中国流行起来的团体或许是最能体现市场规则的“服务型”偶像。
她们的性格和外表类型被经纪公司精心挑选,其发型、衣着、姿态都经过反复打造,并且举办大量的近距离接触型表演和握手会,以近乎变态的无微不至来服务和讨好顾客。女粉丝们幻想着自己也能像她们一样通过努力从平淡无奇的邻家女孩成为偶像,男粉丝则多半沉迷于她们随时随地散发着的平易近人、无知、可爱、待推倒的吸引力。向不同的人群展现他们所认同的形象碎片,正是偶像塑造获得成功的要义之一。
新型粉丝经济:购买社会地位和理想生活
在粉丝对于偶像的狂热精神投入中,往往伴随一系列同样狂热的消费行为。这种行为甚至会扩展到各个经济领域,形成一个新兴的巨大产业——“粉丝经济”。近年来,粉丝经济的体量愈来愈壮大,已成为娱乐产业最重要的组成部分,粉丝在明星消费中也开始以新的面貌出现。
在以往常见的粉丝消费中,粉丝通过偶像膜拜逃离平庸生活的方式还停留在对明星相关物品的追捧和对偶像形象的戏拟上:人们穿明星喜爱的时装,做与明星一样的发型,使用明星喜欢的香水,甚至模仿明星的姿势,声音和微笑。参加歌星演唱会的歌迷们一般都有统一的服装和口号,追星族只使用他所崇拜的明星所代言的产品……这些追捧让粉丝们感觉自己离自己崇拜的偶像形象更加接近,从而跳脱出日常生活的刻板和乏味,享受到了自己对偶像的忠诚、认同和亲密所带来的快乐。
随着文化产业的进一步扩大,“需要购买的梦想”这一追星要义以更复杂,更富有欺骗性的面貌出现,娱乐公司号召粉丝们不再止步于娱乐产品的终端,而是进一步通过毫不吝啬的金钱或时间花费将影响延至上游,介入明星的经纪、营销、推广中。这种消费方式的变化导致粉丝以前所未有的程度亲自参与到幻梦的制造过程,订制和购买只属于自己的理想偶像。
选秀模式的兴起让观众产生了极大的权力快感,也找到了自我认同。明星选秀一般打着实现梦想的牌子,通过多样化的选手创造出一种用支持率(实质上就是消费)来竞争的严酷环境。在这样的环境下,粉丝们通过为自己的偶像购买,获得了极大的自我满足。他们选择购买内容重复的几千张专辑,耗费巨资投入数万张票,购买数十个演唱会座位,目的是亲自成为创造偶像的人。当选秀明星哽咽着在台上感激所有人对他/她的支持时,每一个粉丝都心满意足地认为偶像感激的就是自己,是自己的消费和应援保障了偶像的成功。
粉丝们不仅可以订制偶像,还可以帮助偶像维持幸福——粉丝们匆忙地赶赴一场又一场消费盛宴,倾其所有、尽其全力让自己的偶像更幸福一点,星途更绚烂一些。2015年TF boys成员生日时,粉丝们掏钱使王源成为中国首位登上美国纽约时代广场的00后艺人;因为易烊千玺随口一句“梦想是周游世界”,粉丝们帮他定制了15条航线终身有效的环球旅行机票……
这些疯狂的花费者中,有资本挥金如土的富豪并不占据多数,大部分只是普通人,甚至有不少是没有独立经济能力的的青少年和经济状况并不乐观的中下层阶级。美国历史学家拉什曾提出:“美国的消费资本主义催生了一种自恋文化,其重要支撑就是媒介消费和粉丝。媒介强化了大众对声名和荣耀的梦想,鼓励普通人去认同明星,使他们憎恶日常生活的平庸,渴望与众不同。” 通过消费,粉丝们亲眼见证了自己可能给偶像带来的声名,金钱与快乐,同时进一步在偶像身上投影自己所渴求的理想生活。
幻梦坍塌了,然后呢?
庞大的商业链条推动者粉丝们反复从功成名就的偶像身上确认自己所拥有的权力和重要性。因此,明星和粉丝的关系看似热烈而紧密,实则脆弱而敏感,一旦“帮助自己理想中的对象,让其获得幸福,对自己感到感激和珍视”这一幻梦中的任何部分有一丝裂缝,粉丝们就会被打回残酷的生活当中,从而恼羞成怒。
粉丝只是热爱着他们心目中的某个形象,并不毫无条件地热爱明星本人,这听起来极为残酷,却是市场规则下的绝对真实。因此,不难理解,就算不涉及性关系等有富有争议的话题,只是一场不被人喜闻乐见的恋爱,一次不成功的整容,一时不小心的发胖……任何形象的改变都有可能让偶像们的人气一落千丈。
2013年2月,日本少女组合AKB48成员峯岸南因被周刊爆料在男友家过夜,不得不拍摄影片谢罪。在视频中,她选择剃光头发,并且落泪说:“真的对不起,脑子一片空白。”结果仍然被经纪公司降格处理。正常的恋爱行为变成了“罪行”,是因为人们很难接受AKB48团员会恋爱,甚至还会夜不归宿,毕竟,性感而不自知的纯真少女形象是她们的一大卖点。
而一直以来维持“清纯学长”标签的吴亦凡,就在各个节目和采访中一再表示自己喜欢“纯洁的,穿着白裙子的,天使一样的女孩”,在公众面前展现众多女性所痴迷的纯净,没有恋情又阳光个性的魅力男友形象。如今,由于主动爆料和他亲密接触的多是性感的“网红”,如何继续说服粉丝死心塌地为崩坏的形象买单,已经成为摆在他和经纪公司面前的一大难题。
除了形象破灭以外,关系设定的改变也会导致粉丝对偶像反目。今年4月杨洋宋茜绯闻传出后,不少粉丝一起在其微博下排队留言评论:“我给你花钱不是让你给她买包的。”对于扑风捉影的绯闻,粉丝尚且如此气愤,更遑论不少日本男性偶像一旦结婚,就迅速人气下跌,以至于被经纪公司雪藏。婚恋传闻破坏了粉丝一直以来对自己的存在感以及对双方关系的认知,一瞬间,偶像变得不再是自己所熟识的那个人,自己对偶像似乎也没有那么重要……崩坏的关系导致了迅速“脱粉“。
不过,就算真的“人设破灭”了,似乎也没有多大关系,在热热闹闹的娱乐圈中,永远还有新的面孔,新的歌声,新的梦想需要站在台上等待宝贵的应援——小鲜肉和小鲜花们一个又一个被制造出来,承载着的是千万个粉丝的人生幻梦。
责任编辑:李丹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粉丝经济

相关推荐

评论(34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