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无棣捕鸟网作坊:生意太好,很多家买新机器24小时生产

澎湃新闻记者 石毅 译者 石毅 林冰清

2016-06-26 21:3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2014年10月14日,河北省,护鸟志愿者拆除鸟网时,从捕鸟网中拿出死去的鸟。 陈杰/让候鸟飞 供图
位于黄河三角洲的山东无棣县,过去几十年来一直是全国渔网的制造中心,而现在,随着非法捕鸟行为的猖獗,那里的许多工厂和家庭作坊转而生产捕鸟网,成为这一非法盗猎链条的一环。
国家和地方的法律法规都明令禁用盗猎工具,但大多只包括了猎枪和毒药等,生产和销售捕鸟网是否合法尚不明确。根据环保组织让候鸟飞的统计,目前我国只有9个省份明确禁止使用捕鸟网,但只有吉林省同时将捕鸟网的生产和销售也列为非法。
盗猎是中国一些鸟类面临的主要威胁,新疆生态和地理研究所研究员马鸣2012年的一项调查表示,2010到2012年间中国境内大约有20万只水鸟遭受非法猎捕。除捕鸟网外,盗猎者还借助其他手段和工具,如投毒、猎枪和弹弓捕鸟。
与许多盗猎工具比起来,捕鸟网是最容易获得的。无序的生产有可能助推这种偷猎行为。“这些工具太容易获得了,而且相当便宜。”上海的护鸟志愿者曹成杰告诉澎湃新闻。每年候鸟的迁徙季节,他都要在上海的崇明岛等地方进行巡护,拆除鸟网是其中重要的工作。但有时候他和他的伙伴们刚拆除了一些鸟网,几天之后甚至是几小时后,捕鸟人就会重新挂上新的。
捕鸟网通常由尼龙细线织成,一般被挂在竹竿或树枝上。鸟一旦飞入就被细小的网眼拦住,难以逃脱。即使它们没有受伤,也常因为挂在上面几小时被饿死或渴死。对于像曹成杰这样的志愿者来说,巡护时在鸟饿死或被捕鸟者带走之前找到林中隐藏的这些鸟网就尤为关键。
鸟网主要分为两大类:一种是防鸟网,农民用来罩住庄稼或果树,不让鸟类进入偷吃他们的果实;另一种是盗猎者经常用到的捕鸟网,由于设计和材料与防鸟网不同,这种网对鸟类的危害很大。让候鸟飞项目官员祁玉婷说,绝大部分时候,盗猎者通过这种方式捕获鸟,然后卖给餐馆或个人以供食用。
“在这个链条上,如果只禁止使用而不禁止生产,怎么能够有力的执法呢?”祁玉婷说。另外,除了提倡国家应该明文禁止捕鸟网的生产,她还说,他们希望果园能够以防鸟网来替代捕鸟网。有时志愿者在巡护时发现果农们也会用捕鸟网来防止鸟类靠近果园。“防鸟网的网眼相对较大,没有能够缠住鸟的一个网兜,鸟一般不会被困住。”
六月中,澎湃新闻记者来到无棣,以买家的身份暗访无棣县生产和销售捕鸟网的情况。在这里生产和销售鸟网是一个公开的秘密,因此买家很容易就能打听到这些工厂和家庭作坊的所在。
澎湃新闻在无棣县城北边15公里的村庄里拜访了一家叫做文耀网具厂的厂商。创办者魏新海30出头,两年前自己做起了生意,在那之前曾在别的网具作坊里工作过2年。
2016年5月14日,上海崇明岛,志愿者从一个捕鸟网中救出一只猫头鹰。 让候鸟飞 供图
澎湃新闻登门时魏新海正准备为一位顾客寄去上百公斤的捕鸟网。为了说明他的产品受到欢迎,他打开了一本笔记本,里边记录着每一笔交易和每次运送鸟网的目的地。
“生意不错,”他说。跟这里许多的网具厂一样,他既生产防鸟网,也生产捕鸟网。“通常卖防鸟网的旺季在夏天,果子熟的时候。但是捕鸟网没有淡季旺季的差别——捕鸟的人一年四季都想捕。”
魏的工厂是一幢两层的白楼,建在无棣下属车王镇的主路上。厂房的一楼有两台织网机,他和家人则住在二楼。他雇了6个人轮班倒,这样机器能够24小时运转
另一家鸟网生产商财贸网具有限公司位于无棣县下属的沈家村,号称是该村最老牌和规模最大的鸟网生产商之一。一位雇员告诉澎湃新闻,顾客订一批防鸟网就能免费赠送捕鸟网。“可以用来抓麻雀,”他说,“很好吃。”
虽然中国各地在上世纪都曾经集中捕捉过麻雀,认为它是破坏庄稼的害鸟,但现在麻雀被列入“三有”动物,属于具有一定的经济价值、科研价值和对环境有益的鸟类。如今,在野外能见到的绝大部分鸟类都已被列入不同的保护级别,捕捉和售卖可能触犯相应的法律法规。
在这个村子里,只要走在道路上就能不时听见两边农户家里传出来的织网机声,它们昼夜不停。不同的生产商都表示,这几年许多人开始从渔网转而生产鸟网,而去年因为生意太好,许多人都购置了新的机器,他们能够根据顾客的需求来制定捕鸟网,产品销往全国各地。
无棣的许多家庭作坊都没有在当地工商部门注册,因而鸟网生产者的总数难以估量。网上能搜到的当地已注册的有86家。但根据当地居民的说法,实际上有好几百户人家都有自己的作坊。
澎湃新闻接触的所有制网商都知晓一般情况下捕鸟违反中国相关法律法规,还有可能构成犯罪。因此,即使山东并没有禁止制作和售卖捕鸟网,但卖方在接触陌生的买家时总是比较警惕。“你要黑网还是白网?”因为捕鸟网通常是以黑色的尼龙制成,他们通常以黑色来代表它。
当被问及是否知道捕鸟网有可能置鸟于死地,所有人的回答都是肯定的。
在采访中,无棣县林业局和市场监督管理局都表示他们不掌握生产销售捕鸟网的情况。
“生产鸟网不属于涉林企业,我们从未受理过此类行政申请,”县林业局办公室主任冯金荣说,“只有受保护的鸟被盗猎我们才会介入。”
捕鸟网廉价易得。在无棣,一张鸟网卖5到10块钱不等。志愿者巡护时他们发现这样的一张网每天最多能捕上百只鸟。
网络也是许多生产者销售产品的重要途径,比如淘宝网。澎湃新闻搜索“捕鸟网”没有结果,网站提示结果无法显示,但只要把搜索关键字稍加改动就能找到上百条出售信息,而许多卖家也来自于无棣县。
淘宝网母公司阿里巴巴的公关经理刘晓杰表示,他们也发现有部分商家通过关键词变异等方法规避系统排查,对这个问题,除了技术端词库以及技术识别能力不断优化外,平台还鼓励志愿者向他们举报。
新的野生动物保护法正在修订中。一些专家和志愿者表示,他们希望新法能够严格管制这条非法贸易链的每一个环节。沈阳理工大学生态环境研究室主任周海翔补充说,科学研究需要捕鸟时也会用到捕鸟网,但是其生产、流通和使用都应该受到严格的监管。
责任编辑:吴跃伟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非法捕鸟 山东无棣县

相关推荐

评论(1.5k)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