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戏剧《共同基础》让我们明白,中德戏剧没有共同基础

澎湃新闻记者 潘妤

2016-06-27 16:5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和在北京的演出一样,德国高尔基剧院的《共同基础》(Common Ground)在上海大宁剧院的两场演出同样引发了整个戏剧圈内的巨大震动和热议。这是“柏林戏剧节在中国”的第一个剧目,也是柏林戏剧节问世53年来,第一次以官方的面目被介绍到中国。
“柏林戏剧节”是德语世界一年一度最为重要的戏剧盛会。随着这几年德国戏剧越来越多地被引进中国,也被更多人所了解关注。每年五月,组委会从德语区剧院(德国、奥地利、瑞士)的上一个戏剧演出季约400部作品中挑选出十个“最值得关注”的演出,把他们原班邀请到柏林进行为期两周的展演。
“柏林戏剧节”能够来到中国,无论对于观众还是国内的从业者,都是一件可以帮助开拓戏剧视野、了解世界戏剧趋势的好事。德国戏剧的开放性、更具思辨和力量感的表达,以及其独树一帜的风格,在世界范围都在最一流阵营。更何况,它的选剧标准是“最值得关注”而非“最佳”,按照德国评论家的解释“一定是在某一个方面非常特别,而且有独到性的戏,对戏剧的探索和发展有借鉴意义。柏林戏剧节就是要让大家了解并促进戏剧的丰富性”。
《共同基础》剧照
作为该项目的第一部作品,《共同基础》上演后,除了口碑上的一致叫好,引发的讨论却更多在剧目之外。一位戏剧制作人看完后下意识地感叹了一句,“中国戏剧真是没戏了”。而一位上海戏剧学院副教授的感慨是,“看完《共同基础》,真心觉得我们和人家的基础完全不同,无论是创作者的出发点,还是观众的需求点,没有共同基础!”
确实,“没有共同基础”,大概就是《共同基础》带给中国戏剧,最深刻而致命的一击。
关于观众需求点的共同基础,实在没啥可以多进行解释。戏剧圈的倾巢而动和票房的惨淡,又一次构成了鲜明的反差,剧场里到处都能碰到熟人,实在是一件让人五味杂陈的事情。德语戏剧在中国的不被熟悉和尚未大众认知,早已是可以预知的结果,更何况《共同基础》这样毫无吸引力的剧名和内容。这是柏林戏剧节在上海和中国的首秀,如此境遇也不算奇怪。也因此,偏于城市一隅的大宁剧院愿意接手这一项目,也实在值得赞赏。
德国戏剧的深刻思辨和反娱乐,对于中国当下的戏剧环境和市场需求而言,实在是巨大的挑战,甚至是一种逆行。在中国的戏剧环境下,明星依然是最大的票房保障,当然这两年很有可能已经变成了某个知名IP(最近甚至发现莎士比亚这样的也可以勉强算在其中)。德国戏剧这种既无IP也无明星,还有语言文化障碍的戏剧,卖不出票,真的是太正常不过。更何况,中国人生活压力本来就太大,这种烧脑又费神的戏,还得自己掏钱看,是不是真的有点自残。
想起不久前《狗魅》在上海的一票难求,也许是当下国内戏剧观众需求的生动写照。整个剧场的观众几乎都是冲着全剧最大的IP主演金星而去,而这部舞台剧的最终呈现,是不是对得起这一百老汇的经典剧本,并没有太多人关心。然而,没有任何立场责怪任何需求,就在我吐槽《狗魅》的时候,一个朋友郑重地批判我,要允许不同群体的人有自己的审美。
事实上,在中国,可怕的并不是观众的需求,而是商业环境下的创作者,都喜欢用观众的需求来指导创作,又进而错把需求幻想成作品质量的吸引。如同面对满场的疯狂观众,《狗魅》的导演当众表示,这是这几年上海最好的话剧。
大概有点扯远了。总而言之,观众真的没有共同基础。从迄今被推介引进的所有德国戏剧判断,以德国戏剧观众的审美,应该不会这么疯狂地追捧这样版本的《狗魅》。
观众的成熟度决定了整个戏剧环境的良性程度。相比在中国,看戏是是少数中产阶层和文艺青年的生活点缀,而在德国,看戏是一种生活的常态。据德国戏剧协会统计,该国共有73个戏剧节,143家国立、市立剧院以及218家私人剧院,每年上演剧目大约1000个。而德国人每看一场剧,国家都会补贴门票的百分之八十。因为票价低廉为大多数普通人承受,人们经常能够走进剧场,也造就了大量懂戏并相对专业的观众。
与此同时,相对英美戏剧有更大商业演出的压力,德国戏剧则给了艺术家很大的自由创作空间,并且始终鼓励创新,他们力图在各种形式中表现深刻全新的命题,并且始终和观众保持交流。德国人不仅喜欢看戏,也重视戏剧中的思考,他们认为看戏是对孩子最好的教育。《共同基础》的导演耶尔·罗恩来自以色列,她对德国戏剧最深刻的感受,除了极端开放的环境之外,就是无比饥饿的观众。
导演耶尔·罗恩
德语世界的伟大导演布莱希特很早就说过,科学时代的娱乐是思考。从这个角度看,德国人显然比中国人,更早一步地迈入了那样的“科学时代”。
事实上,相比戏剧观众的不同基础,更让人绝望的,该是国内戏剧创作的出发点。更宽泛些说,《共同基础》折射出中国和德国决然不同的创作环境,毫无共同基础可言。那是一种功利戏剧和非功利戏剧之间的巨大反差、一种限定创作和自由创作之间的剧烈鸿沟。
《共同基础》之所以被选来“柏林戏剧节在中国”的第一部作品,很大程度因为它在2015年柏林戏剧节中引发了众多讨论,也是此次三部作品中唯一的“原创剧本”以及唯一的“记录剧场”。整个团队采用一种“田野调察”式的方法集体创作,从中追溯“前南斯拉夫战争”对当今的影响,同时也探讨当下柏林城中战争移民后代的生活现状。全剧并没有一个完整的故事,而是通过剧团成员的一次集体前往波斯尼亚的旅行展开,每个演员都从个人的角度讲述自己遭遇的故事,既有关于种族和移民的话题,也有对历史与当下的叩问。
《共同基础》是在旅程的基础上最终诞生的。
导演耶尔·罗恩来自以色列,她在这部剧中所召集的,大部分都是从贝尔格莱德、萨拉热窝、诺威萨德和普里耶多尔等这些前南斯拉夫战区移民至柏林的专业演员。而剧中的很多故事和素材,也几乎都是真实的,虽然导演并不愿意透露真假虚实的比例,但至少,每个演员在剧中都保留了自己真实的种族身份。
每个演员在剧中都保留了自己真实的种族身份。
在演后谈中,耶尔·罗恩介绍了整个剧的创作过程,而这恰恰是最让中国戏剧同行感到羡慕的。“创作一开始,我只是想关注那场战争是怎么发生的,最后究竟又造成了怎样的影响,于是,我带领整个剧组在波斯尼亚旅行了三周,我们进行了各种探访,坐在一起交流,于是,《共同基础》就在这个旅程的基础上最终诞生。”
耶尔·罗恩说:“也许因为我是以色列人,政治的环境给了我们很大的影响。我经常会做这样半记录化、政治性比较强的戏剧,我喜欢把天生立场不同但又能彼此和谐交流的人聚在一起,我们这个剧的演员有以色列人,经历了巴勒斯坦和以色列的冲突;有德国人;还有来自前南斯拉夫国家的演员。我喜欢用这样的集体创作方式,我发现,我们越是能够真诚地对待彼此,也就越能出现打动观众的真诚作品。”
《共同基础》剧照
在中国,《共同基础》这样的题材并没有多少可能成为戏剧的创作命题,同样是反思战争,我们的创作甚至都很难回归到人性本身的思考,而我们的视野也没有宽阔到以一种半记录的方式进行。最重要的是,并没有多少演员甚至导演有时间成本,愿意一起踏上为期三周的旅程,调查、闲聊,共同开启一段未知的创作。在中国,以纯粹的艺术态度,开始一个创作项目,有时候是一种奢望。
这是两个国家不同戏剧理念的结果。高尔基剧院,成立于1952年,曾是东德市民市政剧场的剧院,半个多世纪以来一直延续着批判性的传统。
在剧院自身的介绍上还有这样一段话:
“高尔基剧院面对整个城市,其中包括在过去的几十年里每一个来到这座城市的人——无论他们是为了寻求庇护,还是在流亡,是移民还是在柏林长大。剧院欢迎所有人到这个开放的空间里来,在这里,今天人类的生存现状与身份的冲突,将在戏剧的表演与观看的同时得以展现,如此才更能促进关于‘如何共同居住在多样化的世界当中’这场彻底并持久的讨论。人类如何变成今天这般模样?我们在未来想要成为何种模样?简而言之:我们是谁?”
而柏林戏剧节总监托马斯·奥伯伦德在谈到这一次的三部作品时说:“柏林戏剧节每年要从近400部作品中挑选出10部作品,其中有一半与战争、逃亡、流亡、难民、陌生感以及全球化进程中的责任等主题相关。我们这次挑选了这三部作品带到中国来演出,是因为它的内容代表我们这个社会整个的变化,也代表了一种在戏剧制作过程当中,戏剧所要承担的责任。”
真的是,没有共同基础。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共同基础

相关推荐

评论(5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