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员工谈快播案:没想到这么严重,被2.6亿罚单震惊

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谭方婷

2016-07-02 17:2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2016年1月7日,北京海淀人民法院,快播涉黄案开庭,快播CEO王欣受审。 视觉中国 资料
“看到这么大一张罚单,给人的感觉是震惊。”
近日,深圳市快播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快播)诉深圳市市场监管局(下称深圳市监局)撤销2.6亿元罚款行政处罚案二审开庭。一名快播前员工,如是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回忆,当时看到天价罚单的情形。
2014年4月20日,根据群众举报,公安部门对快播网上传播淫秽色情信息一案立案调查,并抓捕多名犯罪嫌疑人。
一个月后,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下称:深圳市监局)前往快播,送达了《行政处罚听证告知书》,拟对其处以2.6亿元的版权侵权罚款。后来外界才弄清楚,这张罚单是缘于腾讯对快播涉嫌侵犯其信息网络传播权的举报。
快播员工起初对快播涉黄案的影响,并没有太深切的感受。
2014年4月20日,警方到快播进行有关刑事案的调查,当时公司的账户立马就被冻结了,但整个公司还是在正常运作的。而在之后的大概两个月里,警方每个月也都派人过来,对公司的银行账户进行临时解冻,给我们员工发工资。”前述快播前员工这么告诉澎湃新闻。
这让不少快播员工觉得,公司还在正常运作。
大家没有想到事情会那么严重,只是以为公司可能会停业几个月,然后进行整改。”这名前员工说。
但随后的变化,让快播员工觉得,这次的处罚并非一般的告诫。
“慢慢地,公安不派人过来对账户进行临时解冻,快播就开始发不出工资了。这时大家意识到,这次可能真会要了快播的命。人心都开始散了,有些员工也开始自谋出路,公司也开始安排人员遣散。”这名快播前员工说。
关于快播是否涉黄,这名前员工已不愿再做评价。“不是都进入法律程序了嘛。”
涉嫌侵权招来的天价罚单,是压倒快播的最后一根稻草。
“罚单送过来的时候,我不在公司。”这名快播前员工回忆称,看到这么大一张罚单,给人的感觉是震惊,以前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罚单。
此前,国家版权局曾对快播也作出过25万元的行政处罚。
“2.6亿元的罚单送过来之后,公司就按照程序进行听证、行政复议等等,也请了律师去咨询相关的人。”该前员工接着说,“事实上,等到罚单过来的时候,公司都差不多散了,之后的所有事务都是交给专业的律师去处理。
“因为没有钱,只能先把和员工的账结算清楚,然后开白条给大家。”上述快播前员工回忆道,公司被遣散之后,只有极个别有技术的员工,因为原来就有猎头一直盯着,他们更快便找到了工作。其余的人只能处于待业状态。再加上补偿和工资都没有拿到,大家在生活上的确会变得比较拮据。
这名前快播员工本人,至今也没有找到一份稳定的工作。其告诉澎湃新闻,最近在跟几家科技公司接触,看看机会如何。
据了解,快播拖欠员工的工资及补偿金共计约3000万元。
“快播员工的未结工资的确有几千万,后来也做了劳动仲裁,到现在单子还挂在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快播代理律师告诉澎湃新闻,“除了工资的问题,目前还有一些债权人,就比如跟快播有过业务往来的运营商,他们也正准备申请快播破产。但因为官司还没有打完,所以破产程序到现在还没有开始。”
在和这些债权人沟通后,他们认为快播账上其实还是有资金的,只是被暂扣了,等案子结束之后,再看能不能把这些债务很好地清查掉。因为即使现在申请了破产,这些债务人也没有办法拿回这些钱。”该代理律师接着说,“这两年,我们几乎一直都在处理这些事情。”
据悉,快播拖欠第三方运营商、合作方的款项约为2000万元。
6月下旬,快播诉深圳市监局撤销2.6亿元罚款行政处罚案二审,澎湃新闻在快播的原办公地看到,已有新的几家科技公司入驻办公。
上述代理律师表示,“一些不值钱的东西,像电脑、桌子等,还有设备部门没有卖出去的产品,现在都积压在深圳的一个仓库里面,还没有处理。”
“实际上,现在公司已经没有了,唯一能显示它还存在的依据,就只剩下工商营业执照还没有注销了。”快播前员工说。
即便如此,澎湃新闻发现目前网上仍然有快播的广告出现。
对此,上述前快播员工的说法是,“快播不可能还在网上做广告,一方面现在公司已经没有人了,没有谁会去为快播打广告,另一方面,公司现在也没有钱去打广告。”
虽然快播已经停摆,但这名前员工依然关心善后进展。
“目前,王欣还被关着,刑事案还没有最终的结果,而2.6亿的行政处罚案要等择日宣判。作为我们员工来说,也没有别的办法,现在也只能等了,等待法院最终的公正判决。”这名快播前员工说。
责任编辑:谭方婷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快播,快播案,快播前员工

继续阅读

评论(30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