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红色记录丨云南路上的中央政治局机关所在地见证良缘

“上海黄浦”微信公众号

2016-06-28 15:3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在上海福州路天蟾舞台(逸夫舞台)裙楼南侧,是砖木结构的两层楼房。上世纪20年代末至30年代初,这里曾经是中共六大后政治局机关所在地。它不但见证了一系列惊心动魄的政治风云,同时还催生了一段浪漫的传世良缘。
20世纪30年代熊瑾玎和朱端绶在上海
1927年秋,中共中央从武汉迁至上海。次年春,原在中共湖北省委工作的熊瑾玎受中央政治局常委周恩来委派来到上海,担任中央会计,负责筹措和管理经费,并物色机关办公用房。熊瑾玎走街串巷寻访多日,在云南路447号(今云南中路171~173号)生黎医院二楼找到三间空房。这里紧邻天蟾舞台,有小门通后面弄堂,下面有医院可作掩护。第二天,周恩来在熊瑾玎陪同下看了房子,十分满意,当即租了下来。不久挂出了“福兴字庄”招牌,熊瑾玎成了经营纱布生意的老板。中央政治局、中央军委、江苏省委的领导同志经常在这里开会。
1938年朱端绶30岁生日与熊瑾玎合影
然而,周恩来觉得有所不妥。因为以熊瑾玎40多岁的年龄,没有一位“老板娘”陪伴,很容易引起他人猜疑。于是便与熊瑾玎商议,选调一位女同志来上海充当“老板娘”。熊瑾玎思考良久,选择了正在湖南互济会工作的朱端绶。朱端绶是熊瑾玎的学生,年仅20岁,思想进步,活泼干练。朱端绶来到上海后,与熊瑾玎假扮夫妻。二楼三间房,外房作为营业处兼熊瑾玎卧室,内房是收发室兼朱端绶卧室,边房是客厅和会议室。
1946年熊瑾玎、朱端绶在中央政治局机关旧址留影(此照为周恩来的司机祝华所摄)
熊瑾玎负责外出跑业务。朱端绶除了在商号坐庄,还承担放哨、打水、备餐、整理文件等工作。中央秘书长邓小平经常来机关,曾教授朱端绶用药水抄写机密文件。由于朱端绶机智灵活,组织多次派她递送文件、情报,她巧妙摆脱盯梢,出色完成了任务。熊瑾玎手把手教朱端绶做饭菜,还教她学古文和格律诗词。朝夕相处的生活和共同的革命理想,使他们两颗心越来越贴近。这一切,周恩来都看在眼里,在等待合适的机会。
中秋前一天,熊瑾玎给朱端绶看自己写的诗:“小小朱家子,超然思不群。操劳孟慎德,俊丽卓文君。一见情如故,相亲意更殷。同心今缔结,共度百年春。”诗中表达的真挚感情流入朱端绶心扉,但出于少女的腼腆,她没有当场应允。
中央政治局机关旧址(1946年)
第二天,周恩来兴冲冲过来对他俩说:“今天是个好日子,天下亲人团圆赏月光,你们结婚吧。我做月老,好不好?”熊瑾玎按照周恩来的吩咐赶紧准备起来。当天晚上,熊瑾玎和朱端绶在福州路陶乐春饭店二楼举行了婚礼。周恩来作为主婚人致祝词,李立三、李维汉、彭湃、杨殷、邓小平、陈云、关向应、陈赓等纷纷向新郎新娘敬酒,祝福他们永结同心、白头到老。
中央政治局机关旧址(1946年)
熊瑾玎和朱端绶没有时间度蜜月,工作更加紧张繁忙。熊瑾玎每天早出晚归联系业务、应酬客户、联络接头。朱端绶担任中央机关党小组长,忙于机关事务,传送中央和江苏省委的秘密报刊,还掌管新开设的三家酒店和一家钱庄。
周恩来在南汉宸、王友兰的信上的批示
1931年4月25日,中央得知特科负责人顾顺章被捕叛变,采取紧急措施,中央和江苏省委机关立即转移。熊瑾玎和朱端绶迅速将中央文件、账簿等转移至法租界一幢楼房里。
福兴字庄虽然结束了使命,但作为中共中央政治局的办公场所,曾经召开重要会议,作出重大决议,在党的历史上留下了厚重的印记。熊瑾玎和朱端绶不寻常的爱情经历也使这座普通楼房更富有传奇色彩。1946年,周恩来率中共代表团驻上海,特地让司机送熊瑾玎夫妇重访旧地并拍照留念。
中央政治局机关旧址今貌
1966年元旦,适逢熊瑾玎八十寿辰。晚上7时,周恩来总理亲自上门拜寿。虽然是隆冬时节,客厅里洋溢着暖暖春意。周恩来告诉朱端绶:“抗战胜利后,熊老和你随中央代表团重返上海,你们照的几张相片我还保存着。”熊瑾玎感慨万千:“我们来到阔别十载的政治局机关办公旧址,往事历历在目。”周恩来深情地说:“昔日的革命历程值得珍视和缅怀。”周恩来还带来亲笔写在一份信件上的批示:“在内战时期,熊瑾玎、朱端绶两同志担任党中央最机密的机关工作,出生入死,贡献甚大,最可信赖。”这段话是对熊瑾玎、朱端绶这对红色伉俪革命生涯的真实写照和完美总结。(栏目合作:区档案馆)
(原标题:红色小故事|云南路上的传世良缘)
责任编辑:王维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上海红色记录,云南路,熊瑾玎,朱端绶

继续阅读

评论(1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