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器的批判是支撑:俄罗斯如何应对美国的欧洲反导计划(下)

澎湃防务特约撰稿 闫文滨

2016-06-29 18:1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
澎湃防务本月22日发表的《批判的武器有用吗:俄罗斯如何应对美国的欧洲反导计划(上)》一文里,详细阐述了俄罗斯在应对美国的欧洲反导计划时采用的“批判的武器”,即在政治和外交上寻求替代或妥协方案。
但是,俄罗斯作为外交和安全上彻底的现实主义者,更信奉“批判的武器当然不能代替武器的批判,物质力量只能用物质力量来摧毁”。其寻求替代或妥协方案的努力虽然是认真的,但很大程度上也是死马当活马医。实际上,俄罗斯
从一开始就立足于进行“武器的批判”,亮明并坚守进行军事技术反制的底线。
2007年2月,美国的欧洲反导计划刚一出台,普京就明确指出,俄罗斯必将做出军事技术的反制,但不会卷入烧钱式的军备竞赛,俄罗斯的反制将是非对称性的,也将是最有效的。
2011年11月23日,在俄美关于建立欧洲联合反导系统的磋商失败,美国拒绝向俄罗斯提供其欧洲反导系统不针对俄罗斯的书面法律保证的背景下,梅德韦杰夫发表声明,宣布了俄方将根据事态发展逐步升级的一揽子军事技术反制措施。这被称为俄罗斯的“分阶段适应性反反导计划”。
俄罗斯已经、正在和可能采取的军事技术反制措施之多,足以令人眼花瞭乱。要想大体梳理一下,不得不用开中药铺的方式。
退出欧洲常规武装力量条约
欧洲常规武装力量条约签署于1991年11月,规定了每个成员国可拥有的坦克、装甲车、火炮、飞机、直升机等主要常规装备的最高限额及部署地区。
2007年7月13日,俄罗斯以美国拟在捷克和波兰部署反导系统为由,决定中止执行该条约。2015年3月,俄罗斯停止参加欧常裁条约联合协商工作组,正式退出了欧常裁条约。尽管欧常裁条约早已名存实亡,俄罗斯的退出仍然为其部署相关武器装备反制美国的欧洲反导系统解除了形式上的法律束缚。
发展本国反导系统
在部队编成方面,先是于2011年4月组建单独的兵种——空天防御兵,后又于2015年8月,将空天防御兵与空军合并,组建统一的空天军。
2010年底出台的《2011-2020年俄罗斯国家武器发展规划》对研发和部署空天防御系统给予极大重视,其拨款占整个规划开支的20%左右,包括对现有的导弹攻击预警系统进行现代化改造,研发和部署新的预警系统;拟部署28个团的S―400“凯旋”防空导弹系统,38个营的S―500“勇士”防空导弹系统;对莫斯科A-135反导系统(美苏《反导条约》允许建立的战略反导系统)进行深度现代化改造。
其中最重要的措施,是打造没有缝隙的导弹攻击预警网络,部署观测距离远达6000千米的“沃罗涅什”新一代超地平线远程导弹攻击预警雷达。俄罗斯计划2020年前把所有苏联时期建立的远程导弹攻击预警雷达都更换成“沃罗涅什”雷达,预计将列装12部,以覆盖所有可能的导弹攻击危险方向。2009年迄今,已经有3座雷达站陆续投入战备值班。
对美国的欧洲反导系统进行电子压制
2008年11月,梅德韦杰夫在自己的首个国情咨文中提出,俄罗斯将在加里宁格勒州对美国的欧洲反导系统进行电子压制。2011年11月,梅德韦杰夫在宣布俄罗斯的一揽子反制措施时,进一步要求研发能破坏欧洲反导系统的信息和控制设施的办法。
俄罗斯之所以选定加里宁格勒州作为实施电子压制的地点,是因为该州作为俄罗斯的飞地,毗邻波兰北部,对波兰和东欧具有居高临下之势。
俄罗斯的军用电子技术有其独到之处。2015年10月,俄罗斯电子技术康采恩公司总设计师马耶夫斯基表示,该公司正在研发反制欧洲反导系统的非对称性高效电子战装备,能有效破坏欧洲反导系统的运行。
把欧洲反导系统作为火力打击目标
2007年和2008年间,俄罗斯国家领导人和军方高级将领就已反复表示,俄方将用战略或战术武器,包括弹道导弹、巡航导弹、轰炸机等瞄准美国部署在欧洲的反导设施,在必要时予以火力摧毁,甚至采取先发制人的打击。
俄罗斯拟用于摧毁欧洲反导系统的重器,是“伊斯坎德尔”战役战术导弹。该导弹为单级固体燃料车载机动导弹,射程为50-500千米,主要用途是摧毁敌方纵深地带的点状和面状目标。如果在加里宁格勒州部署,其射程可以覆盖整个波兰及德国和捷克的一部分。该导弹尤为独特之处,是其整个飞行过程均可控制,难以被侦测或拦截。
因此,“伊斯坎德尔”导弹被俄罗斯当作反制欧洲反导系统的杀手锏。早在2008年11月,梅德韦杰夫就在国情咨文中宣布,必要时俄罗斯将在加里宁格勒州部署“伊斯坎德尔”导弹。然而此后该导弹的部署问题却一波三折,直到2013年12月,普京仍未决定是否在加里宁格勒州部署“伊斯坎德尔”导弹。
不过,随着近来事态的发展,“伊斯坎德尔”导弹最终实战部署的可能性在持续增大。2016年5月27日,在希腊访问的普京措辞严厉地表示,俄罗斯不得不现在就对美国部署反导系统做出适当反应, “如果说罗马尼亚民众昨天还不知道被瞄准器对准是什么意思,那么今天他们将不得不面对我们为确保自身安全将被迫采取的还击行动。”
目前,针对波兰反导基地的“伊斯坎德尔”导弹是否在加里宁格勒州部署,暂时还虚虚实实,而针对罗马尼亚反导基地的战略轰炸机的部署,则已经尘埃落定。2015年7月,俄罗斯国防部宣布,近期将在克里米亚部署一个中队的图-22 M3轰炸机,不排除将来会增加到一个团。这是应对美国在罗马尼亚部署反导系统的措施之一。
图―22M3属于超音速远程战略轰炸机,其在克里米亚的部署,是苏联解体后首次重返此地。克里米亚直插黑海腹心,可以俯瞰包括罗马尼亚在内的整个黑海区域,图-22M3轰炸机自然也将罗马尼亚的反导基地置于其火力威慑之下。俄罗斯军方表示,如果美国进攻俄罗斯,罗马尼亚的反导基地将首先成为俄罗斯的打击目标。
研发高超音速飞行器
高超音速飞行器已经成为世界军事强国竞相开发的新宠。俄罗斯也没有缺席,并且将其作为反制美国反导系统的利器。
从媒体的报道看,俄罗斯应该是在2009年之前开始着手研发作战用高超音速飞行器。2014年5月,俄罗斯战术导弹武器公司总设计师奥勃诺索夫在阿斯塔纳KADEX-2014武器展上向记者表示,其所在的公司已与俄罗斯数十家研究机构和企业协商拟定了研发高超音速导弹的国家专项计划,并已经得到国防部和工业贸易部的批准,开始付诸实施,预计2020年前拿出第一个高超音速导弹实物样弹。
2015年6-7月间,西方媒体密集报道,多年来,俄罗斯一直在研发高超音速飞行器YU-71,并已经进行了数次试验。预计2020-2025年间,将有多至24枚的超高超音速飞行器装备俄罗斯战略火箭军。该高超音速飞行器的战斗部能够突破美国现有和未来的任何反导系统。
研发和部署能突破反导系统的新型战略导弹
俄罗斯的军事传统历来信奉进攻为上。普京屡次强调,俄罗斯把反制美国的欧洲反导系统的重点,放在发展能够突破反导系统的新型战略核打击力量上面。为此,俄罗斯正在同时研发或部署多款新型战略导弹。
①“萨尔马特”导弹
这是第五代两级液体燃料井式重型洲际弹道导弹,从2009年开始研发,旨在替代现役的Р-36М洲际弹道导弹。该导弹起飞重量不低于100吨,射程11000千米,可携带10个分导式弹头,并加装能突破反导系统的设备。
由于种种原因,几经延期之后,“萨尔马特”原型弹的投掷试验预计于2016年下半年举行,原计划2018-2020年列装的时间也可能相应推迟。
②“雅尔斯”导弹
这是三级固体燃料洲际弹道导弹,有公路机动和井式两种,在“白杨-M”导弹基础上研发,2009年底开始列装。“雅尔斯”导弹最大射程11000千米,可携带3-6个分导式弹头,并加装有现代化的反导突防设备。
2016年5月,俄罗斯战略火箭兵司令卡拉卡耶夫表示,“雅尔斯”公路机动洲际弹道导弹将取代“白杨-M”导弹,成为战略火箭兵机动集群的主力。预计到2021年,几乎全部机动部署的导弹师都将换装该型导弹。
③“边界”导弹
这是新一代三级固体燃料陆基移动式洲际弹道导弹,已经接近量产和列装,预计2016年内交付部队。
“边界”导弹起飞重量和射程都逊于“白杨-M”导弹和“雅尔斯”导弹,但可携带4个能够突破反导系统的分导弹头,是为反制欧洲反导系统而量身定制的,被称为“反导杀手”。
④“巴尔古京”铁路导弹
苏联曾经研发和部署过世界上独一无二的铁路机动战略导弹,其强大威力和高机动性使其被称为“末日导弹”。俄罗斯在2005年曾把苏联时期的铁路导弹全部退役,但为了反制美国的反导系统,2012年起又重新研发铁路导弹。
“巴尔古京”导弹在“雅尔斯”导弹基础上研发,预计2019-2020年间投入战备值班,在战略火箭兵序列中将组建一个装备该导弹的师,从而使战略火箭兵拥有的师级单位由现在的12个增至13个。该师预计有5个导弹团,每个团装备6枚“巴尔古京”导弹。
⑤“布拉瓦”导弹
这是三级固体燃料潜射弹道导弹,射程不低于8000千米,可携带10个分导式弹头,加装反导突防装置。今年内将继续进行试射,但列装时间尚未确定。
“布拉瓦”导弹计划装备在新建的“北风之神”级核潜艇上。该型潜艇计划2020年前建成8艘,还可能再加建2艘,目前已经列装的有3艘,在建的有4艘。一旦“布拉瓦”导弹和“北风之神”级核潜艇合体,将把俄罗斯的海基战略核打击能力提升到新的高度。
研制难以防范的远程核鱼雷
俄罗斯人在搞武器研发方面,可以说是创意无穷。
2015年11月11日,俄罗斯主要电视台播出了普京主持召开国防问题会议的新闻。不知是有意或还是无意,画面中出现了一款新式武器——核鱼雷的照片和相关数据:直径1.6 米,携带有核弹头,射程10 000千米,速度185 千米/时,航深1000米。
俄罗斯武器专家表示,这是正在研制的多功能海洋武器系统,旨在用高能核弹摧毁敌人沿海的海军基地、城市等重要目标,并制造大面积的放射性污染。目前,该武器的研发工作可能已经处于尾声。这一致命的水下武器可以使旨在拦截空中目标的美国反导系统成为废物。
可能重新生产和装备中程导弹
俄美围绕反导问题的缠斗,使《中导条约》的存废及是否重新生产和装备中程导弹的问题浮出了水面。美国刚推出欧洲反导计划,俄罗斯就立即发出必要时退出《中导条约》、重新部署中程导弹的威胁。2007年2月,俄罗斯战略火箭兵司令索洛夫索夫对媒体称:“中程导弹销毁了,可文件和技术都留着。如果需要,在很短时间里即可恢复其生产,而且技术将是更新的,更有战斗力。”
2014年7月底,美国国务院发表关于军控问题的报告,首次正式指责俄罗斯违反《中导条约》,开发陆基中程巡航导弹。俄罗斯坚决否认美国的指控,称美国拿不任何事实依据,并进而提出三点反指控:首先,美国在试验反导系统时使用的靶弹,其性能与中程弹道导弹相似;其次,美国在欧洲反导计划框架内部署的MK-41发射装置能够发射中远程巡航导弹;再次,美国生产和部署的无人作战飞行器飞行距离超过500千米,属于《中导条约》所禁止的陆基巡航导弹范围。
谁在违反《中导条约》?《中导条约》的命运将会如何?现在仍是迷雾重重。虽然俄美两方目前都表示无意废除《中导条约》,但当前事态如果继续发展下去,有朝一日,即便《中导条约》被废除,也不会令人感到意外。
坚决拒绝进一步核裁军
出于削减过于庞大的核武库的共同需要,俄美于2010年4月签署了《关于进一步削减和限制战略进攻性武器措施的条约》,规定俄美各自拥有的处于部署状态的核弹头不超过1550个。梅德韦杰夫2011年11月宣布一揽子反制措施时,最后一项措施提出,如果反导问题恶化,俄罗斯将退出核载军条约。
目前看来,俄罗斯退出核裁军条约的可能性不大,因为退出意味着俄方将重新卷入代价高昴的军备竞赛,这是其现有国力无法承受的,也与其宣布的用非对称性手段反制反导系统的宗旨不相符。
不过,俄罗斯仍将全力维护现有核力量的规模。
2013年6月19日,奥巴马在柏林勃兰登堡门发表演讲时,建议美俄两国进一步核裁军,将条约规定的处于部署状态的战略核武器数量再减少三分之一。俄罗斯明确拒绝了奥巴马的新建议,列出了进一步核裁军的诸多重大障碍:美国全力发展全球反导系统;俄美常规力量对比严重失衡;美国发展高精度非核战略武器;美国的北约盟国的核力量应一并考虑;美国在欧洲部署大量战术核武器;美国试图在太空部署武器;其他核大国应该参加核裁军进程。2016年2月,俄罗斯战略火箭兵司令卡拉卡耶夫表示,俄罗斯无意削减战略火箭军的规模,其人数将维持在6万人。
近两年来,俄罗斯在政治与经济上遭受西方的制裁与孤立,面临严重困难,这样的苦日子可能还会持续一段时间,其军费开支也被迫进行了调整。因此,不排除俄罗斯反制欧洲反导计划的军事技术措施会受到一定影响,但大的方向应该不会扭转。
还有必须注意的一点是,俄罗斯在应对美国的欧洲及全球反导计划的过程中,还积极寻求国际声援与合作,努力避免一个人战斗。在反导领域,中俄有着相同或相似的利益诉求,可以说是天然的伙伴。近来,中俄反导合作的力度明显加大,在2016年5月举行了首次“空天安全―2016”首长司令部计算机模拟导弹防御联合演习。6月25日,普京访华期间,中俄两国元首还发表了关于加强全球战略稳定的联合声明。在“萨德”入韩一事进一步发酵的情况下,俄罗斯的经验或许对我们有着诸多值得学习和思考的地方。
(作者为外交学院客座研究员)
责任编辑:李怡清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欧洲反导计划,俄罗斯,美国

继续阅读

评论(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