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飘摇中的英国工党和左派

K.Y.

2016-06-30 17:0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杰里米·科宾
1. 风靡的科宾现象

自从去年年中开始一股科宾风暴席卷了英国政坛。五月米利班德(Ed Miliband)大选败走麦城之后,工党急需新的领袖来统领全党并为至高的国家权力而战斗。这时,工党高级党员眼中,一个怪癖的极左老头杰里米·科宾(Jeremy Corbyn)居然在一夜之间成为了英国各界开始举目的人物。艰难通过35名工党国会议员的提名,这个边缘的工党左派开始了他的竞选党魁之路。竞选前夕,不止保守党及国内右派报纸传媒对其进行不屑的诋毁和攻击,就连向来偏左的卫报和每日镜报也公开表明不支持科宾(卫报支持库珀Yvette Cooper,镜报支持伯纳姆 Andy Burnham)。可当党内选举之后,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老头成为了英国最大反对党的领袖。原因何来?这还要从历史说起。
工党自创党以来,偏爱费边社会主义,走左翼改良道路。被当时的共产主义者所鄙夷。二战之后,欧洲在马歇尔计划的援助之下,经济开始复苏。这时的工党大力提倡国有化和福利主义,并在1960-70年代长期执政,成为奠定英国福利制度基石的急先锋。1970年代中后期,全球经济危机蔓延,欧美经济陷入困局。由里根和撒切尔领衔的新自由主义占据上风。80年代,撒切尔主义在英国达到巅峰,虽然工人阶级不断发动罢工,反对新自由主义威胁他们那美满的福利生活,但无济于事。当年的保守党政府认为,如要经济增长,国民必须做出牺牲。失业,福利削减随处可见。工人阶级作为最大的受害者忍受并度过了永世难忘的撒切尔时代。
此时的工党风雨飘摇,党内内斗不断(之后会再提到),无力合力应付保守党的进攻。九十年代,由于分裂及其他政治原因,工党开始重组,变成我们现在所认识的这个工党。在布莱尔的领导下,工党在1997年获得了大选的胜利,并连续坐庄,期间英国继续延续了撒切尔时代的不少政策,并参加了阿富汗伊拉克战争。当年因看到希望而把选票投还给工党的偏向重回福利主义的英国民众们再次失望了。最终愤怒的人们用选票发泄自己的不满,布莱尔-布朗时代过去了,保守党重新归来。但不变的是愈演愈烈的经济紧缩。那个崇尚福利国家的工党去哪了?
当今的英国并不繁荣。随处可见要饭的乞丐。如果你问问身边熟识的朋友,他会告诉你,物价的不断上涨,出行的费用增加,房租的居高不下时时影响着他们的生活。年轻一代的英国人只有在他们父辈的回忆中才能感受到福利主义那老去的光辉。法国有句老话叫做:“三十岁前不当左派没有良心。”诚然,三十岁之前人正处在对变革追寻的探索期,而左翼的理念正给他们提供变革的思想力量。处在紧缩时代的英国年轻人忽然发现左翼理想的种种诱人之处。这似乎能改变他们的处境,提高他们的生活质量。
此时科宾作为一种理想的化身出现在人的视野之中。由于近乎固执地坚持福利主义遗产,科宾让年轻一代随处感受到他的情怀和政治理念:反对削减公共支出,全民教育,全民医疗,铁路国有,支持LGBT等等。这些不曾体会过的理念深深抓住了身处艰难年轻人的脉搏。
为了改变时代颓废的气息,为政治带来新鲜力量,也让自己参加政治变革的洪流中,通过基层党员和“3英镑”支持者(去年9月向工党捐助三英镑即有资格参加工党党魁投票选举)的努力,年轻一代成功帮助科宾竞选为工党党魁。而工党的高级干部们却不愿意接受这个结果,隐藏在党内的布莱尔派随时波涛暗涌,反对科宾的声音也从来没有停止过。可是老头的老理想和青年人的新期望让科宾现象破茧而出,一种对复归福利国家的理想重燃,在过去的大半年也震撼着英国政治界,也为新一代势力参与政治铺开了一条道路。
2.“背锅侠”科宾
看过足球,大家都知道足坛当今最大的背锅侠是法国前锋本泽马。英国政治界里,不管做了什么,我们看到媒介中到处都有谴责科宾的声音。说科宾是政治领域的背锅侠毫不为过(也有论者认为工党在苏格兰的失败,科宾也该承担一些责任。但是在我看来自独立公投前后,工党在苏格兰已成式微之势。可以说是前任留下的顽疾。而且苏格兰民族党SNP更代表进步的力量,而工党长期在苏格兰扮演紧缩政策的坚定追随者也不可能将更多选民的选票收入囊中,这里不能过于苛责现今的领导层)。
当家不易。自从竞选党魁成功之后,科宾东奔西走,到处发表政治演说,参加党内外各种社会及政治活动。直到公投这8个月以来,科宾可谓是兢兢业业:在议会中他挥斥方遒,屡屡驳得对手面目青紫;在他的带领下,工党在地方选举中取得大胜,从最近几个月民意测验看,工党屡次处于政治领先位置;在公投之前,他也是竭力投入留欧保卫战,出席各类留欧运动的声援活动。但事情总有凡是。由BBC领头,太阳报、每日邮报合唱,对科宾的攻击一日不见减少。公投脱欧后,我们看到“科宾是欧洲怀疑论者(Corbyn is Eurosceptic)”的论断比比皆是。
诚然,科宾从个人角度讲是个“疑欧者”,但作为工党领袖,他和党的主流路线—“留欧”,坚定地站在一起。一边从左边来的声音说,科宾开始对自己社会主义的老理念两面三刀;另一边从右边来的声音又说,科宾要把共产主义那一套带来英国。按照我的观察来讲,科宾是一个社会主义者,是一个福利主义者,更是一个实际路线的执行者。他即使作为党魁,也无力改变党内高层的现状;但为了推动哪怕一点点的改变,他和他老战友麦多纳 (John McDonnell)一起,调节党内平衡势力,力求工党的最大团结,并作为一个整体力量,站在与紧缩政策对抗的前沿。可是他的大多数同僚们不这么想。
科宾的领导在他们看来是在走偏左的钢丝,他们随时期望找到一个机会,将他从钢丝上推下无底深渊里。公投结果出来之后,他们总算找到了这个机会。是时候可以叫科宾背锅了。“Jeremy Corbyn must be blamed for everything”。工党本身不是脱欧的主要推动者,保守党的金毛魔王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一派和UKIP才是。但失败后,找这个事由,工党高层开始发动政变了。科宾的政治引路人,导师,战友托尼·本恩(Tony Benn)的儿子希拉里·本恩(Hilary Benn)率先在科宾背后来了一刀。他意图在公投后取科宾而代之,却被夜里一点科宾的一通电话解除了他影子国防大臣的职位。
这之后,由他带领,从布莱尔派背景的工党议员,到温和派及工会支持的议员纷纷辞去影子阁员。副党魁汤姆·沃森(Tom Waston)虽然没有辞职,也开始猛烈批评科宾的领导。工党内斗有愈演愈烈的趋势。6月27日,年轻一代被激怒了。数千甚至上万人聚集在威敏门外表达他们对科宾的继续支持。可是,就在今日(6月28日),工党以172对40刚刚通过对科宾的“不信任”案(No Confidence Motion)。科宾拒绝辞职。这成为公投之后,卡梅伦辞职的又一重磅新闻。
一个将留欧理念传递下层得到63%remain的领导层却要受到如此苛责,可见工党党内各方势力暗涌,科宾的左翼道路是否能贯彻始终,这里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工党现时又处在了内斗的边缘,一触即发。风雨飘摇,奈何只为一人?看来由政治集团利益带来的政治短视无疑会再次为工党入阁带来一个巨大的难题。
3. “左派脱欧” (Lexit)
左派脱欧作为脱欧运动里的一个小插曲在英国正常社会生活里没有引起太多的风浪。但是作为英国左翼的一种政治理念,无疑在左派内部引发了一次大地震。这里我不去探究左派脱欧的始作俑者,只粗略简论一下他们的一些观点集合在此。总体来说,左派脱欧的论点不是很难理解,也有他们的惯性。
脱欧左派认为,欧盟本来就是一个腐败的经济政治的体制系统,是新自由主义全球播种队的积极分子。国际左派需要支持脱欧,将英国从欧盟新自由主义的牢笼中解脱出来,独立地改变英国资本主义的发展轨迹。主要论者有Traiq Ali、Alex Callinicos等人,支持脱欧的左翼政党以SWP即社会主义工人党为代表。
实际上,左派脱欧是一种不切实际的政治幻想。其一,在资本主义全球化的范畴内,没有国家能够单独脱离资本主义世界而生存;其二,这种政治天真与英国极右势力的脱欧运动混杂在一起,从侧面促成了英国种族主义情绪引导下的脱欧运动。其三,脱欧左派没有体会并认识年轻一代的政治情绪,也没有了解他们的生存状况。作为英国青年人,他们也不喜欢“腐败”的欧盟,但欧盟法律法规中确定了成员国公民的各项政治社会经济权利正是他们所需要的。
很多人担心,如果脱欧成功,他们便丧失了对工作权利的保障,英国国内的人权保护也会随之变得脆弱。甚至有些人担忧此举会丢掉英国人去欧洲各国的自由流动权(这个是EEA组织成员条款保证的,而非欧盟)。总之,年轻一代害怕失去欧盟成员国所拥有的权利保障,所以他们失望,他们愤怒,甚至他们有些人完全不顾民主的决定想重新来过,二次公投。而对这些情绪与现象的漠视,也说明脱欧左派没有实际的力量支持。
最后,脱欧左派恐怕要自己吞下种族主义的苦果。据报道称,公投过后,英国各地的种族主义犯罪率上升了六成,其中受到威胁最大的是东欧移民和穆斯林。左派理念中一直重视的反种族主义却在这次左派脱欧中失声。有些左派甚至不知不觉成为了种族主义者,因为他们支持和看中的大抵只是本国的白人工人阶级罢了。
4. 白人工人阶级的愤怒
这次公投显示英国社会整体呈阶级分裂和代际割裂的状态。老年人大部分选择了离开欧盟的控制。再者,白人工人阶级在这次高投票率的公投中没有失声,他们用脱离欧盟的选票来发泄自己的愤慨。用卫报一篇报道的标题来说,“有钱的人不想走,没钱的人就投离”(If you’ve got money, you vote in…if you haven’t got money, you vote out)。
这完全是这个阶级分裂社会的真实写照。自撒切尔时代以来,英国白人工人阶级一直处于失声状态。虽然在1984-85连续的矿工大罢工中显示了自己团结的力量,但终究敌不过国家机器的庞大。工党每次选举只想着怎么从传统支持他们的工人阶级中获取选票,却背地里背弃了他们,只把工人当成了选举的工具。
另外,自工党重组以来,它越来越代表学界知识分子和中产阶级的意见,而工人阶级除了投票,似乎一无所得。加之东欧廉价移民的到来,将工人人工不断降低。老一辈的白人工人阶级其实生活在恐惧之中。加上保守党政府长期的紧缩削减政策,他们的生活越来越艰难。没有合适的居所,医疗得不到保障,甚至日用品都会因为包中空空而买不起。
面对工党的背叛不作为和保守党持续压榨,UKIP的排外理念似乎吸引了他们的关注,提供给他们一个“排气阀门”—外来移民。两三年间UKIP从一个无名的种族主义小党慢慢势大,吸引了3百多万人口的选票,这三百多万大多都是落后不发达地区的选民,不是没有原因的。但我想说,两党制正是矿工们,建筑工人们及其他白人工人的愤怒根源。面对长期与保守党的对抗和对工党的愤慨,或许对他们而言,UKIP是个不是选择的选择吧。
但在公投以后,我们看到白人工人阶级恐怕又要陷入失望的境地之中。脱欧派美妙的许诺只不过都是谎言而已。移民不会走,国民医疗系统(NHS)继续没有保障。这一切都被UKIP领袖法拉奇(Nigel Farage)归结成“一种错误”。所谓的take control只是政治家用来愚弄大众的口号,工人阶级也只不过还是那台久已失修但尚能运转的选票机器罢了。对于他们,生存还是灭亡?是追随种族主义的号角还是重归工人组织的重建?一切尚未定论。但可以确定的是他们的苦难依旧持续着。正所谓是,兴,百姓苦,亡亦百姓苦也。
5. 路在何方
公投之后,我们可以看到,英国工党和英国左翼是乱象丛生的。脱欧左派患有幻想症(illusion)并且力量薄弱。而工党内部可能会产生自80年代以来最大的分裂【上一次的党内激烈斗争发生在70年代到八十年代,工党党内战斗派即托派打入派(Trotskyist entryist group—the Militants)与党内领导层的抗争,最后以战斗派被驱逐而告终】。那么英国崇尚权利和自由年青一代该如何做出抉择呢?
答案似乎不是非此即彼的,即不是脱欧左派就是工党 [工党对英国左派来说是建制的组成部分,工党本身也非一种改革的力量;而相对保守党,工党的中派立场似乎又能在一些社会政治事务上起到进步作用]。一种英国国内的观点是继续支持科宾,迫使工党就范推动社会改革。而如果工党真的分裂,又该怎么办呢?
笔者的观察是,既然科宾和年轻一代已有了良好的互信关系和纽带,在工党分裂之后,不如在政治中两方组成新党,在经济发展,社会福利及人权等方面提出自己更深刻的意见,并在政治实践中与政治光谱偏左的苏格兰民族党(SNP),绿党(Green Party)还有威尔士党 (Plaid Cymru)等遥相呼应,或许会有一个不一样的英国。究竟如何叫我们拭目以待。
(本文作者系英国埃塞克斯大学博士候选人)
本文参考:
http://www.theguardian.com/politics/2016/jun/26/racist-incidents-feared-to-be-linked-to-brexit-result-reported-in-england-and-wales
http://www.theguardian.com/politics/2016/jun/24/we-need-to-build-a-new-left-labour-means-nothing-jeanette-winterson
https://www.jacobinmag.com/2016/06/jeremy-corbyn-labour-brexit-cameron-leadership-momentum-coup
http://salvage.zone/online-exclusive/union-jacks-flutter-over-a-widening-gyre
http://www.independent.co.uk/voices/jeremy-corbyn-shadow-cabinet-who-resigned-young-people-brexit-older-generation-a7105291.html
https://www.swp.org.uk/
http://www.theguardian.com/politics/commentisfree/2016/jun/24/divided-britain-brexit-money-class-inequality-westminster
http://www.independent.co.uk/voices/why-the-north-of-england-will-regret-voting-for-brexit-a7101321.html
责任编辑:陈诗怀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英国退欧

相关推荐

评论(2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