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拉格·康纳:美国人都放弃公民身份了,你还想去美国吗?

帕拉格·康纳/全球战略家、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高级研究员

2016-06-30 19:2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美国人都放弃公民身份了,你还想去美国吗?
如下是美国人对自己国家的态度,这着实令人吃惊:
60%的美国人认为自己和自己的后代已经无缘实现美国梦, 18~24岁的美国人中有40%认为自己需要移民海外才能找到工作。在2014年的调查中,许多婴儿潮一代人的养老金都在2008年金融危机中化为乌有,而随后的经济萧条(超低利率的后果)也使得剩余的资产很难在短期内回升到原来的价值。去墨西哥和巴拿马安度晚年的美国人数创下了历史纪录。但美国对外移民最多的群体还是缺乏技能的年轻人,这些人占了美国失业人口的一半(某些美国学者甚至建议说,美国应该出口这些结构性失业人口,以此来减轻政府的负担)。去工业化进程和次贷危机两者交织,使得美国出现了严重的内部人口失衡,失去工作或家园的人源源不断地涌入美国350 个大型城市,竭尽所能寻找工作,不论薪资高低。
美国的中产阶级虽然处在价值链的中上层,但他们也对留在美国感到厌倦并纷纷用脚投票。在领英注册会员前往新兴市场工作的人数排行榜上,美国排在法国、英国和西班牙之后。每年有多达4000名美国人放弃美国公民身份或永久居留权(“绿卡”)。现在在海外生活的美国人数达到了创纪录的900万:这些人是在用脚和钱包投票,他们要在美国之外寻找更好的生活品质,尤其是更低的税率和更多的工作机会。当美国身份成为负债,美国企业也在往外走,将生产和利润一并带出美国。
截至2014年,美国企业在海外的现金数量达到了创纪录的5万亿美元,这些钱如果转回美国将要承担巨额的税赋,于是美国企业就用这些钱开展海外并购、公司迁移以及股票回购计划,这些措施又让企业进一步远离美国监管。
美国曾经是世界上最富裕、最安全和技术最先进的社会的代表。但千万不要把一系列幸运偶然事件的结果看成是必然。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的许多情况,到现在已经开始发生变化。虽然美国依然是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但这仅仅是让美国保持了自己的帝国地位,并不表明美国的体系或生活方式彻底胜出。恰恰相反,近年来的许多事情暴露了美国全球地位的脆弱和其治理模式的缺陷。在未来几十年,美国的全球地位和治理模式将受到严峻挑战,美国对外国投资和海外市场的依赖程度越来越大,全球新兴的大国、金融中心和企业基地又恰好跟美国在全球市场开展竞争。
设想一下2020年的美好景象:在20年的外交政策灾难之后,美国军事力量的部署主要是在国内;美国自己开采的页岩油气数量超过了俄罗斯和伊朗的产量;加州的科技巨头开发出了跨时代的应用产品,催生出世界上第一家市值超1万亿美元的公司。美国经济的年增长率稳定在3%的水平,更加宽松的按揭政策使得全美70%的家庭都拥有了自己的住房。
美国复归经济增长轨道是否意味着美国公司会重拾对美国市场的信心,带着资金回来?得克萨斯州和达科塔州的能源繁荣是否能与其他经济贫弱的州分享?高科技产业的兴盛是否意味着美国有了足够多可以胜任高级岗位的优秀人才?这些问题的答案将决定美国将整体崛起还是会退化成一起国家悲剧,是继续保持颤颤巍巍的超级大国地位还是真正实现美利坚合众国的伟大复兴。有一点是肯定的,在充满竞争的供应链世界,光做自己是不行的。
2013 年,曾经是美国最发达城市之一的底特律申请破产,这不是一起简单的孤立事件,这说明,即使位于世界上最具竞争力的国家,其城市也不一定就具备竞争力。美国正在重构,某些城市、企业或社区会发展,而某些会沦落,这也显示了美国社会的分化趋势,这种分化有利有弊。纽约、迈阿密、达拉斯、洛杉矶、旧金山、芝加哥、波士顿和亚特兰大都是美国的支柱城市、区域核心,甚至是全球枢纽。这些城市均连入全球环路,无论是学术、科技、金融还是能源环路。
但美国许多州和城市出现了内部分化的消极一面:虽然有来自华盛顿的授权,但没有资金,自身规模又太小,难以形成足够的投资。(美国是西方主要国家中城市化程度最低的。)这些城市的前景颇为黯淡。
2013 年的一份报告指出,克利夫兰已呈现“巴尔干化”,因其基本与全球人才和观点流动隔绝。在布法罗,曾生产奥的斯电梯和神奇面包的工厂大楼现在人去楼空,在时光中沉沦。专家预测,美国的“锈带”上将出现更大规模的市政破产,这条锈带涉及密歇根州、俄亥俄州、宾夕法尼亚州、伊利诺伊州、纽约州甚至某些新英格兰城市,这些城市的人才、企业和投资都在流向波士顿。对于像美国这样的大国,城市的衰亡不啻美国版本的国家衰败。
虽然许多人指责说,正是因为美国把汽车生产工厂转移到了中国,底特律才会败落,但其实中国也有跟这座“汽车城”命运类似的城市:东莞。东莞曾是中国广东省的“四小虎”之一,东莞的电子加工业规模仅次于深圳。但2008 年的金融危机重创了东莞的出口行业:大量的工厂关门,工人遭遣散。新开业的东莞“新华南Mall”虽然面积是明尼苏达州美国商贸中心的两倍,里面却少有人影。
但东莞还是具有若干底特律所不具备的优势。东莞的人口超过800万,尽管出口下降,但东莞的产业工人很容易转移到周边的大城市去寻找新的工作。东莞的基础设施相对很新,许多设施稍经改造就可用作食品包装、物流中心或高级家电和工具制造。此外东莞的服务业
(酒店和餐饮)在经济中的比重大于制造业。今天新华南Mall 里人头撺动,繁忙不已。
底特律和东莞还存在一处重大差别,东莞不会被金融市场剪羊毛。中国的地方债很高,国企也迫切需要改革重组,但中国的地方政府和国企事实上都享受着国家的无限担保,中国人民银行手中掌握着4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资产。但底特律不同,在宣布破产的前几天,由于跟金融机构签订了利率互换协议,底特律被迫支付给瑞银和美国银行2.5亿美元的资金,这使得底特律再也无法填补高达200 亿美元的养老金和医疗保险亏空。
那么中国式中央与地方关系的管理模式是否要比美国好呢?中国的经济自由化程度对维持长期稳定同样重要。北京还是掌控着中国的城市竞争:虽然鼓励各地大胆试验,但出了问题还是北京兜底。现在中国有众多超大城市,这些城市之间也在为了投资、产业、人才和知名度开展竞争,这种竞争创造了保持国家整体稳定所需的活力。北京、上海、天津和重庆四个直辖市的自主权也在增加,并制订了各自的经济发展计划。尽管现在省长和市长依然由中央任命,但正如清华大学教授李稻葵所言,这些官员都是“控股公司的董事长,对资本使用和吸引投资有着重大话语权”,这些城市吸引外来投资的做法与纽约和洛杉矶极为相似。
上海设立了自贸区,在自贸区里允许外国公司有更大的自由度来处理多币种交易。
中国既希望强国,也希望强市,在此过程中实现国民经济的繁荣。中央会为各省和各地区提供支持。全中国2000个城市(人口规模从不足50万到超过300万)中,每个城市都希望能在国家制定的五年规划中占据相对重要的位置,或是并入某个超级城市成为其新区,或是获得工厂减排的试点资格。确实,现在中央政府已经不再给各省制定经济增长目标,这意味着各省将自主确定增长战略。因此,中国的内陆省份就在利用改善的基础设施条件来吸引那些从高工资沿海地区迁到低工资地区的产业。
与此同时,如今美国各地对制造业岗位的竞争却到了“竞次”的地步,这一点跟20 世纪80 年代的亚洲很像。为了让韩国韩泰轮胎把第一家美国工厂设在克拉克斯维尔,田纳西州许诺会给韩泰返还全部的前期费用,这家工厂将成为其所在城市的最大用人企业。在纳什维尔另一侧的士麦那,1983年日产汽车在此设厂之前,该城镇人烟稀少,但在日产到来之后,该城镇的人口翻了两番,达到4 万多人。如今日产汽车会把部分生产分包给一家美国公司,这家美国公司常常要求工人加班,却不支付加班工资。但田纳西州众议员麦克·斯派克斯(Mike Sparks)却认为该州别无选择,只能默认现状。如果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号召日产汽车工厂的工人团结起来,“那么这些工厂就会搬去亚拉巴马州、佐治亚州,或密西西比州。”
在供应链世界,美国各州之间的竞争并不亚于这些州与墨西哥、泰国或中国的竞争。但现在美国全境只剩下了不到2000万个制造业岗位,而且密歇根州和田纳西州在今天所做的一切并不能保证这些岗位不会在明天消失。
(本文内容摘自《超级版图:全球供应链、超级城市与新商业文明的崛起》,该书中文版由中信出版社出版,本文由中信出版社授权澎湃新闻刊发)
责任编辑:张茹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帕拉格·康纳,《超级版图:全球供应链、超级城市与新商业文明的崛起》

继续阅读

评论(13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