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时代》谈“习式外交”:该硬的地方表现得很强硬

熊玠/学习时报

2016-07-07 16:0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在习近平成为中国最高领导人之前,中国已崛起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中国外交却饱受争议。在国外,人们担心这个东方大国成为新的霸权,对周边国家形成威胁;在国内,一些民众认为中国外交政策有点软弱,在维护争议领土上处于下风,面对美国的欺凌有些忍气吞声。
习近平直面这些挑战,开始了“习式外交”旋风。对于外界的担忧,他能够放低身段,耐心解释,还专程去韩国、蒙古国访问,加强首脑间的交流;即使是心结很重的印度,他也可以前往印度总理莫迪的故乡,与其谈笑寒暄。
但该硬的地方,他则表现得很强硬。对于日本政要否定历史的声音,他断然予以驳斥,并通过国际外交展开舆论战;对于南海争端,他不惧怕引发冲突,直面与有关国家的斗争。
习近平是一个新的地缘政治大师,或许50年后,可以更清楚地看到他对当今亚洲乃至世界的影响力。
她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
对习近平和朴槿惠来说,中国哲学和围棋,是两个人都很喜欢的话题。
他们都记得彼此的生日,都不忘及时送上祝福。习近平1953年6月出生,朴槿惠1952年2月出生。两人的家庭背景也相似,习近平的父亲是中国政坛的元老,曾担任国务院副总理。朴槿惠的父亲,则是曾担任过韩国总统的朴正熙。
同时,两人又都历经沧桑。在中国动荡的“文化大革命”期间,习近平作为“黑帮子弟”饱受冲击,后来下放到农村,经历了严酷的锻炼。而1979年朴正熙被刺杀后,朴槿惠经历了人生的低谷,她在传记中哀伤地写道:“如果我要再次过这样的生活,我宁愿选择死亡。”
类似的经历和背景,使习近平和朴槿惠一见如故,并在很早以前就已是很好的朋友。2005年时任浙江省委书记的习近平访问韩国,和当时在野的韩国大国家党党代表朴槿惠会面。2014年2月2日,朴槿惠62岁生日,习近平亲自写信给这位老大姐,祝福她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所以,当2013年朴槿惠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时,习近平对她说:“你是中国人民和我本人的老朋友。”“老朋友”,在中国的政治话语体系中,属于对一个外国人最高的评价规格。其中自然有习近平对朴槿惠个人的好感,但更有他深刻的国际政治考虑。很早以前,他便潜心研究国际政治,对世界政治局势洞若观火。
世界战略格局,正在由单极向多极发展。对中国构成战略威胁的主要是美国。中国要破除威胁,必须尽可能与美国和平共处,习近平为此提出了建设“新型大国关系”;同时,中国必须稳定周边,包括与中国历史渊源深厚的韩国。
2014年7月3日和4日,成为中国最高领导人一年半后,习近平决定对韩国进行访问。这是一次意味深长的出访。中国和日本建交前,日本首相田中角荣1972年先访问了中国;中国和韩国建交后,也是韩国总统卢泰愚1992年首先访问了北京。即使在中美关系上,尽管美国实力明显强于中国,但最先访问对方国家的元首也是尼克松,他1972年飞抵北京,与毛泽东和周恩来举行了会谈。
自从1978年改革开放后,中国领导人访问外国次数相较之前明显增加。习近平2014年打破了这个惯例,他从北京飞往韩国首都首尔,然后又直接从首尔飞回国内。整整两天,他和朴槿惠举行了多轮会谈。
中国有句俗话: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习近平和朴槿惠无疑是前者,即使在没有酒杯的谈判桌前,两人都有很多议题需要讨论,几乎每场会谈的时间都在延长。包括主要官员在内的大范围会晤,原来定的是90分钟,后来延长到170分钟;两人之间单独的会晤,原定45分钟,后来一拖再拖,当两人最后走出会议室时,时间已经过了100分钟。
对于这位中国的最高领导人,朴槿惠作了细致周到的安排。国宾晚宴上,韩国厨师奉上了习近平喜欢的羊肉。习近平祖籍是地处中国西北的陕西,他当年下乡锻炼时也是在陕西,当地粗犷的羊肉餐食,最得到他的欣赏。
让习近平颇为意外的是,朴槿惠还特意请来了韩国围棋手李昌镐。1975年出生的李昌镐,在中国绰号“石佛”,意思是他下棋的时候,就像石塑的佛像一样一动不动。这种状态,也被认为是下棋的最高境界。
习近平马上认出了这位瘦削的韩国人,称赞他说:“中国的优秀棋手,几乎没有赢过你。”
起源于中国的围棋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复杂的棋,棋子只有黑白两种颜色,棋盘也是很简单的十字方格,双方各取一种颜色展开地盘大战,谁占据的地盘最大,谁就取得最后胜利。李昌镐从1990年开始成为世界超一流的围棋高手,当时韩国、日本、中国几乎所有顶尖围棋手,在与他对弈中都无法获胜。
朴槿惠之所以邀请李昌镐,就是因为知道习近平喜爱围棋。这种与兵法对阵类似的游戏有着无穷的变化,非常考验人的运算能力,尤其是布局谋略。
年轻的时候,习近平和中国围棋高手聂卫平关系很好。20世纪80年代,日本围棋手被认为世界第一,但年轻的聂卫平一人战胜了几乎所有日本棋手,成为当时中国的“民族英雄”,他也被中国人称为“棋圣”。
下围棋是耿飚将军的爱好,他让身边的工作人员都要学习下棋,认为这能够锻炼他们的大局观。他要求作为他秘书的习近平尽快学会下围棋,这样可以和他对弈。
习近平专门找到聂卫平,让聂卫平教他一些可以快速提高的方法。尽管聂卫平说,他没有教给习近平,但两个人的接触,必然也给习近平某种促进,加深了习近平对围棋的研究。
在韩国的国宴上,习近平对朴槿惠和李昌镐感慨地说:“围棋中包含着人生的哲学和世界战略。”
中国外交对韩国“特殊看待”
对韩国的访问,体现着习近平对围棋博弈之道的一种领悟。
在中国所处的东亚地区,美国、日本和韩国是盟友关系,中国和苏联曾经是盟友,但在毛泽东时期关系即破裂,甚至双方在边境地区还发生过激烈的军事冲突。这种格局的变化,事实上最后促成了乒乓外交和中美关系的缓和。
但1989年之后,中国和美国的“蜜月”结束了。苏联解体后,中国成了最大的共产党执政国家,美国则将中国视为最大的对手。日本和中国关系虽然一度还不错,但2001年立场右倾的小泉纯一郎出任日本首相后,一贯否定侵略历史,并且实行军事扩张,中日关系不断恶化。
在与美国的博弈中,中国显得颇为孤立。中国奉行“不结盟政策”,几乎很少有盟友。习近平需要新的朋友。
在中国2000多年的中央帝国历史上,朝鲜半岛一直是最亲密的盟友。在日本吞并朝鲜期间,朝鲜领导人就流亡中国,并在中国境内发动对日本侵略者的斗争。对于过去的悲惨历史,以及对日本否认历史、否认慰安妇的痛恨,中国和韩国都有着很多共同的立场。
习近平的外交谋略,就是“虎口掏心”。采取高明的谋略,从对方的阵营中将想猎取的目标抓到自己手中。这个目标就是韩国。尽管美国和韩国是同盟关系,美国在韩国还有3万军队,但对于美国在历史问题上一直偏袒日本,韩国上下非常反感。
中国和韩国的靠近,还有经济上的原因。到2014年,中国已经是韩国的第一大贸易对象。根据中国教育部的数据,2014年中国的外国留学生共有37.7万人,韩国就有6.3万人,在所有国家中排第一位。在北京东北部邻近首都国际机场的望京地区,有大量的韩国店铺和定居在这里的韩国人,以至于这个地方被北京人称为“韩国村”。
谋大势、讲战略、重运筹,这是习近平对周边外交的原则。具体而言就是“讲平等、重感情;常见面,多走动;多做得人心、暖人心的事”。
他决定对韩国作一次特别的访问,偕夫人只访问韩国一个国家,让韩国人感受到对他们的特别尊重。他这样解释说,这样能够使周边国家对我们“更友善、更亲近、更认同、更支持,增强亲和力、感召力、影响力”。
给予韩国“特殊性”的礼遇,是习近平外交的一大特点。在2013年6月朴槿惠访问北京时,除了安排正式的国宴外,习近平还特意前往北京钓鱼台国宾馆朴槿惠的住处,和她共进午餐。这种特殊的外交礼遇,在此前的韩国总统访问中国时,是前所未有的。
这次特殊访问,是习近平外交打出的一手好牌。日本《读卖新闻》注意到,这张牌可以有三个功效:不仅可以对付日本的历史问题,还可以借助韩国对朝鲜施压,甚至可以起到离间美日韩三国同盟的作用。
该报还注意到,不少韩国媒体对习近平的这次访问充满了“溢美之词”,如“作为知韩派的习近平”“此次访韩如同走亲戚”。
对于这种短平快的海外访问,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将之称为“点穴式”外交。在中国的武侠小说中,武林高手都会一门神奇的功夫,他点中对手某个重要部位,对方往往身体酸麻乃至动弹不得。严重的部位,称之为“死穴”,对手当即毙命。
以“点穴”来命名习近平这种外交风格,也可见习近平在外交博弈上的运筹和掌控能力。他不惧打破惯例,勇于展现个性,更善于建立良好私人关系。譬如,当朴槿惠询问习近平夫妇第一次见面的时间时,两人也很乐意地奉告:“28年前,在我们都认识的朋友家里第一次见面。”
习近平给足蒙古国面子
2014年7月,习近平访问了韩国;一个月后,他又访问了蒙古国。
蒙古国与中国有着非常特殊的关系。1260年,成吉思汗的孙子忽必烈成为蒙古大汗,喜欢中国文化的他在1271年成为中国历史上元帝国的创建者。
蒙古人在中国的统治没有持续多少年。1368年,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的部队攻陷元朝首都大都(即今日北京),元朝灭亡。退到北方草原的蒙古人和明帝国时而和谈、时而战争,几乎持续了300年。
满洲人在建立清朝前,即将蒙古纳入自己的版图。在整个清朝,皇室和蒙古首领经常联姻,从而使满蒙成为整个中国的贵族阶层。但1911年清朝灭亡后,蒙古贵族拒绝效忠新建立的中华民国政府,在沙俄的支持下独立。
离开中国怀抱的蒙古国,在随后的100年时间里一直是俄罗斯的附庸。蒙古人和中国人之间感情复杂,在中国境内生活着人数众多的蒙古族人,因此,他们经常将蒙古国称为外蒙。
为平衡中国和俄罗斯尤其是中国的影响力,摆脱苏联控制后的蒙古国积极引入“第三邻国”,那就是美国和日本。蒙古国总统额勒贝格道尔吉曾就读于美国哈佛大学。2012年,时任美国国务卿的希拉里·克林顿访问蒙古国并发表演讲,称赞蒙古国是亚洲的“民主典范”。
日本人一直对蒙古人存有好感,日本“神风”攻击队的名称就与蒙古人有关。近800年前,已经控制了中国和朝鲜的忽必烈决定攻打日本,但突如其来的台风摧毁了强大的蒙古舰队,日本得以保全,“神风”也由此得名。
蒙古国摆脱苏联控制后,日本迅速成为蒙古国的密友,它是后者最大的外援国。日本国内很受欢迎的“相扑”摔跤运动,其最高级别的横岗选手中,有两名就来自蒙古国。2013年3月,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访问蒙古国,他呼吁拥有自由、民主等共同价值的两个国家加强合作。
中国要强盛,周边要牢靠。习近平决定运用自己高超的外交能力,化解中蒙之间的隔阂,将蒙古纳入中国的发展轨道。毕竟,中国是蒙古国第一大贸易伙伴,蒙古国盛产铁矿、煤矿、铜矿,但它有一个很大的市场,那就是中国。
蒙古国虽然领土面积有156万平方公里,但人口只有300万,13亿多人口的中国,随便挑出一个普通的城市,都远远超过这个人口数。因此,习近平的专程访问,让蒙古国领导人颇为感动。蒙古国总理阿勒坦呼亚格夫妇和外长包勒德等官员到机场迎接。
习近平把这次访问比作是“走亲戚”。他在蒙古国说,“亲戚越走越近,朋友越交越深”,他也邀请蒙古国朋友到中国走一走、看一看。这种拉家常式的对话,一直是习近平的风格。他的微笑攻势,加上中国的强大国家实力,自然让蒙古国为之倾倒。中国和蒙古国随后签署了多项有关能源、金融的合作协议,包括中方承诺在随后五年,每年邀请100名蒙古国青年访华,向蒙古国提供1000个培训名额,增加提供1000个中国政府奖学金名额,邀请250名蒙古国新闻媒体代表访华。
蒙古国的访问虽然只有两天,但可以看出习近平对周边外交的高度重视。他认为:“家门口太平,我们才能安心、踏实办好自己的事情。”作为一个有远大抱负的领导人,习近平眼中的中国,必然是世界和平的推动者。
要角逐天下,必须经略周边,中国不要更多的领土,但要更多的朋友。
着眼长远、不拘一格的政治家
在习近平访问蒙古国期间,有一张照片在世界华人中引起广泛热议,那就是蒙古国总统额勒贝格道尔吉陪同习近平出席蒙古族的那达慕大会时,习近平拿过蒙古健儿递过来的弓,作弯弓射雕状。
800多年前,正是依靠这种简单实用的弓弩,身材结实、臂力惊人的蒙古人横扫欧亚大陆,建立起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大帝国。在中国文化中,“弯弓射雕”是和成吉思汗联系在一起的,表达的是问鼎天下的雄心壮志。
他在蒙古国国家大呼拉尔发表演说称,中国愿意为包括蒙古国在内的周边国家提供共同发展的机遇和空间,欢迎大家搭乘中国发展的列车,搭快车也好,搭便车也罢,中国都欢迎。他这番言论,显然是不点名地回应奥巴马此前指责中国搭美国便车的言论。
在他的微笑攻势下,蒙古国也在逐渐与中国接近,最突出的表现,就在铁轨的宽度上。
在亚洲,铁轨宽度是一个很敏感的政治问题。在俄罗斯、蒙古国以及其他前苏联国家,轨道宽度为1520毫米,这就是宽轨。1520也被称为俄罗斯轨距。这种轨距最早起源于英国,但发扬光大是在沙皇俄国,并一直保持到现在。
发扬光大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战争。沙俄领土广阔,铁路是最重要的运输方式,但有了不同于其他国家的宽轨,敌国的军队即使攻进了俄罗斯,也只能望轨兴叹——轨距不一样,其他国家的火车难以奔跑。
在今天的亚洲,俄罗斯以及当年苏联控制下的中亚草原国家以及蒙古国,依然使用宽轨。中国则是标准轨。由此,北京—乌兰巴托—莫斯科的国际联运列车,每次在进入蒙古国前,都要重装转向架和轮对,这样才能在宽轨上继续奔驰。
习近平2014年8月访问蒙古国时达成的一项协议,就是要加强铁路等基础设施建设,这样也有助于没有出海口的蒙古国货物能够快速运出。但显然,中国不能改成宽轨,如果蒙古国继续采用宽轨,那就会浪费太多的时间和金钱。合理的结果是蒙古国决定变轨,采用中国的标准。
轨距是一个技术问题,更是一个重大的政治问题。在蒙古国,其实10多年前就已经有很多人在呼吁采用标准轨,但马上被对手指责为“亲中国”,这种政治敏感让很多问题难以推进。
习近平的友好访问推动了蒙古国政策的转变。2014年10月24日,蒙古国国家大呼拉尔终于结束了数年的激烈辩论,最终投票同意,将与中国邻近的两段铁路采用与中国相同的标准轨。对这项决议投赞成票的议员占到了总数的84%。
这条铁路从中国边境出发,一直延伸到蒙古国最大的煤矿塔旺陶勒盖,据估计这里储藏着64亿吨的优质煤。它们主要的出口对象是中国。因此,修建和中国同轨距的铁路,可以直接装车,运到中国腹地的煤炭加工厂。据测算,由于不用更换轮轨,每吨煤将节省成本2—4美元。
习近平是一个着眼长远、不拘一格的政治家,为了帮助其他国家接近中国,他坚持以相互尊重、互利共赢的态度来安抚别人的不安。
在蒙古国国会,他说,中国人讲“好邻居金不换”,中国是世界上邻国最多的国家,中国将这当作宝贵的财富。中国近代史,是一部充满灾难的悲惨屈辱史,是一部中华民族抵抗外来侵略、实现民族独立的伟大斗争史,“历经苦难的中国人民珍惜和平,绝不会将自己曾经遭受过的悲惨经历强加给其他民族”。
在中蒙发表的联合宣言中,两国都强调,不参加损害对方的同盟、集团,也不允许任何第三国家、组织团体在本国领土上侵害另一个国家的利益。
这种高超的外交演讲艺术,习近平相当娴熟,他年轻时酷爱读书,即使在下乡劳动锻炼期间,一有空闲即阅读各种书籍。他对历史掌故、谚语相当熟悉,在演讲中能信手拈来,而且面带微笑,让人很容易被他的真诚打动。
已故新加坡开国总理李光耀就评价说,习近平性格内敛,不是说他不与你交流,而是说他不会显露自己的好恶。“无论你是否说了一些惹他生气的话,他的脸上总是洋溢着令人愉悦的微笑。他有钢铁般的意志”。
李光耀素以善于识人著称。他由此将习近平归类于纳尔逊·曼德拉这一级别的人物,称赞他们有强大的情感自制力,不会让个人的不幸和苦难影响其判断。
习近平的这一特点,也表现在他其他的外交演讲中。2014年3月27日,他在巴黎出席中法建交50周年纪念活动发表演讲时,曾引述拿破仑的话,“中国是一头沉睡的狮子,当这头狮子醒来时,世界都会为之发抖”。习近平还说,“中国这头狮子已经醒了,但这是一头和平的、可亲的、文明的狮子”。
他被公认为中国最强势的领导人之一,但私底下,他又是一个非常坦诚的朋友。
即使是一些西方国家头疼的人物,习近平似乎也应对自如,比如俄罗斯总统普京。习近平在出任最高领导人后的第一次访问,就选择了莫斯科,他握着普京的手说:“我和你的性格相似。”
确实,在中国外交部副部长程国平看来,习近平和普京的个人性格上有很多相似点,有领导人和战略家的风范,全局的眼光,敢于担当,但又不莽断,凡事经过深思熟虑,体现丰富的政治经验、阅历和气场,同时又非常平易近人。
着眼大局的领导人,通常不注重细节,但习近平是一个例外。他对朋友的重要日子牢记在心。2013年10月7日是普京生日,习近平和普京都在印度尼西亚巴厘岛出席APEC峰会。当晚,习近平特意准备了蛋糕,习近平和普京共同畅饮伏特加,普京说,两人当时的状态,“就像大学生一样”。
通过这种私人间的友好与互动,来推进国家间的互信与合作,既是习近平个性的真实显现,也是他外交风格的一个重要方面。
作为和习近平互动最多的外国领导人之一,朴槿惠对此肯定深有体会。在2014年7月赴韩国访问时,习近平夫妇为她精心挑选了礼物,一个是用木槿花刺绣装饰的玻璃工艺品。这正暗合了朴槿惠总统名字中的“槿”。据说,当年朴正熙夫妇是翻着汉字词典为朴槿惠取的名,“槿”代表韩国国花“无穷花”,也有“国家”的意思,“惠”则象征“恩惠”。
在习近平的礼物包里,还有《三国演义》中名将赵子龙的画像。赵子龙是中国三国时期的传奇英雄,他英雄气概,智勇双全,曾在百万军中救出了王储阿斗。朴槿惠曾在自传中说,赵子龙是她喜爱的一个历史人物,每当赵子龙出场,她都有心如鹿撞的心跳感觉,怀疑赵子龙是她的初恋对象。
改革开放后,中国领导人也开始按照国际惯例,偕夫人一起出访。彭丽媛作为第一夫人,作为中国著名的军旅歌唱家,她优雅的风度、得体的言辞、充满爱心的母亲角色,让她的出场成为广泛关注的焦点。
如果要评价中国软实力外交,那彭丽媛当之无愧是第一人。当她2013年3月陪同已经担任中国最高领导人的习近平,第一次出现在国际舞台时,人们马上为她的沉稳大气和优雅气质惊呆了。以至于中国本土纺织概念股的股价因为她的着装出现了大幅飙升。
习近平也愿意借助彭丽媛的良好形象,拉近与各国民众的距离。在赠送朴槿惠的礼物中,就有彭丽媛的歌曲DVD。心有戚戚的朴槿惠在国宴上则特别安排歌手演唱彭丽媛的名曲《在希望的田野上》。
责任编辑:张珺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习近平的国际新思维

相关推荐

评论(13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