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冷静客观应对长江洪水

2016-07-07 19:3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最近,江西、安徽、湖南、湖北和重庆等地出现较大洪水,支流溃堤和武汉“看海”,暴露出长江防洪体系还存在问题。中下游目前全线超警戒水位,防洪形势需要高度重视。
长江大洪水历来严重。1870年枝城洪峰流量110000立方米/秒,宜昌30天洪量1650亿立方米。1931年、1935年、1949年和1954年洪水都引起巨大灾害。1954年,宜昌、汉口30天洪量分别为1358亿立方米和2182亿立方米,超额洪量巨大,两岸分洪1023亿立方米,大片土地淹没。1998年最近一次全流域洪水,峰量都不及1954年,而沙市、监利、城陵矶、螺山和九江水位则分别超过1954年0.55米、1.74米、1.85米、1.78米和0.95米,长江承担了巨大风险。
1954洪水是长江中游防洪设计目标。按此标准,目前洪水还属局部和中小洪水。但迹象显示,今年发生大洪水可能性较大,大洪序幕或刚刚拉开。
1998年后,三峡大坝建成、堤防加固和大量水利投入显著提高了中下游防洪能力,我们对长江安全应有信心。但是,洪水是高度随机事件,当前还是大洪初期,未来可能发生的情况永远不会是任何范例再现。有一个错误倾向是过度敏感看待警戒水位、极力鼓动三峡拦中小洪水,而在设计洪水面前存在的薄弱环节反被忽视。防洪部门等各界应客观冷静,切实做好防大汛准备。
警戒水位象征进入防汛,长江警戒水位一般比堤防设计水位低2米或更多,超警戒水位完全正常。只有这样才能最大限度发挥河道泄洪能力,“蓄泄兼筹、以泄为主”。不能把警戒水位看成危险象征,大肆渲染、引起不必要的紧张和恐慌,更不能以此社会压力让三峡无谓拦中小洪水。7月2日三峡入库流量50000立方米/秒,中下游尚低于或接近警戒水位,冷静的三峡本应该敞泄、最大限度利用下游河道泄洪,不应该硬压到最大发电流量31000立方米/秒左右。2008年以来,三峡长期超汛限运行。这在一定程度减轻下游负担,但30亿-40亿立方米防洪库容代价的作用效率很难评估。三峡承担着保护荆江和中游重担,不能忘记使命、无谓增加后期风险。相反,在三峡保护下,河道应尽量在警戒水位以上运行才能把三峡防洪能力发挥在关键时刻。
堤防、水库和蓄滞洪区必须统筹发挥整体优势。堤防是河道排洪主体,对超额洪水三峡等只具有削峰能力,这很重要,但大量超额洪水必须依靠蓄滞洪区。当前三方面都不完善。一是河道水位大幅升高。1998年城陵矶同流量水位已明显高于规划、三峡蓄水以来进一步抬高,洞庭湖分洪减少、荆江流量加大。高水顶托下荆江和洞庭湖都面临巨大压力,若下荆江遭遇上游设计流量,1998年情景或将再现甚至更重。二是水库防洪能力有限。上游防洪库容增加较多但距离遥远,三峡是中游防洪最有效的水库,但防洪库容偏小、拦中小洪水浪费严重并受库区移民、滑坡和航运等限制,防洪库容必须高度珍惜。三是中游分蓄洪区欠账巨大。按防1954年洪水,城陵矶附近300亿立方米缺口,荆江等分洪区使用困难,大洪水被动破堤风险存在。同时,防洪设施长期未经实战,十年来中游最高水位远低于设计水位,加上清水冲刷与崩岸影响,高水堤防存在不确定风险;三峡未经实战,在巨额洪水面前发挥关键作用是极难拿捏的调度决策。
长江中游的防洪形势、难度决定了三峡建设防大洪水原则。当前我们应对类似1954年洪水没有完胜把握,堤防不可能是“钢铁长城”,必须如履薄冰。各界应冷静地让长江超警戒运行、尽量宣泄洪水,三峡必须维护全国人大批准防洪目标和调度方式、摒弃拦中小洪水。长期过分依赖三峡、拖延蓄滞洪区建设的状况必须改变,更不能宣扬蓄滞洪区不用。长江必须与洪水共存才能永续发展,妥善解决蓄滞洪区分洪与发展问题是国家责任也是2020年全面小康的要求。这是保证长江防洪不败之本。
责任编辑:郑景昕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长江防洪 武汉看海 警戒水位

相关推荐

评论(6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