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中年辞职创业,人生需要一点开盲盒精神

曾颖

2021-10-18 21:2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老友马兄最近做了一个重大决定——放弃了即将上市的一家公司的区域负责人的职位,去创业了。
饯行时,大家随意给他算了个账:年薪加期权,再加七七八八各种看得见和看不见的福利和收益,他所放弃的,是我们在座几位这辈子不可能企及的财富。大家都啧啧叹息,八分为他,二分为自己,真诚地遗憾了一把。
马兄说:人生最大的魅力,就在于它的不确定性上。你永远不可能知道下一秒钟会发生什么事情。就像阿甘妈妈说的那样,你永远不可能知道你吃的下一口巧克力是什么馅的。而渴望知道,却是诱惑和促使你向前走的最大动力。
老马用这段话,作为解释离开的理由。朋友们基本不信,满脸问号地各自在心中寻找更隐秘更惊奇更八卦的答案。因为问题与答案之间的差异实在太大,让大家不敢轻易地在二者之间划上等号。
对于这个答案,我是相信的。不惟因为相信老马不可能编个文艺范的理由忽悠几个老哥们,一座城就这几个人,拿十万元不必打借条那种,装腔作势会被当场嘲笑且一笑几十年。所以,没必要。
朋友们暂时没跟上他的节奏,是因为没有相同的经历和认知。而对于我,老马的选择,我完全能够理由,并且明白。
作为一个晃荡了几个城市,干过二十几个工作的散仙,我完全能够理解马兄所说的那段话,并且发自内心地认同。从某种意义上讲,我就是那一种人,总是期待生活中出现奇迹,总希望明天和昨天完全不同,总以开盲盒的心态,面对每一个明天的到来。
每一次睁眼,就仿佛是开启了一个盲盒,这盒子里装着的,不一定是美好或幸运,更不一定是上楼梯般的提升,像公司的KPI那样永不知疲往单一方向累积。
对于这类人来说,负面和反向不是最可怕的,一成不变才是。在他们的价值体系里,失去新鲜感和创造性的生活本身,就是死亡。无怪乎常听人感叹:“许多人在二十多岁就死了,只是七八十岁才埋葬而已。”
这种人,在人群中并不是少数,只是绝大多数时间,在环境、氛围和习惯中,隐藏并压抑了天性。就像宫崎峻笔下那些为生计所迫不得不变身为人类的果子狸或狐狸,一旦在某个场景和气氛下,就原形毕露,蹦跳飞扬,展示出对不确定性未来的强烈渴望与期盼。
对我的朋友老马来说,创业未尝不是这样一件事情。于他而言,打开意味着打破,打破意味着新生,而这新生与旧生在世俗价值上的差异,其实并不重要。
就像我的一位侄子,对他在银行当了半生职员的妈妈喊:“像你们这样每天准时上班下班生活一辈子,我做不到!”对他来说,他的面前需要放一个巨大的盲盒,里面装的也许不是安逸、优渥、平静、富足,但至少不是一成不变。
这也许就是有“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那类辞职新闻出现时,有那么多默默的点赞和心向往之的评论。那些都是困在生活的水中,向往天空的鱼儿们的艳羡和叹息。
正像鲁迅先生在《过客》中所写的那样,总有一种声音,在催促和引诱年轻人们前行,而一到老年,就听不见了。这可能是区别年轻与衰老的一个重要指标,无关褒贬,只是事实。
正是基于这个原因,我对老马的选择,举双手双脚赞成。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王磊
校对:徐亦嘉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中年辞职创业

相关推荐

评论(8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