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洲里多名初中生屡遭性侵:嫌犯有人大代表,还有辍学者胁迫

邹俭朴/新华网

2016-07-09 11:3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新华网呼和浩特新媒体专电 发生在内蒙古满洲里市的一起性侵案日前引发社会广泛关注,多名初中女生屡遭性侵,性侵者甚至包括当地人大代表。
经过连日补充侦查,6日,最后两名犯罪嫌疑人常某和赵某被满洲里市检察机关批捕。至此,涉案的8名犯罪嫌疑人已全部被批捕,他们将面临强迫卖淫罪、强奸罪等多项罪名的指控。
初中女孩欲自杀牵出性侵案,人大代表涉案引关注
“我的天塌了!”7月4日,记者见到了一位遭性侵女孩的父亲,刚一开口,这个40多岁的汉子已经泣不成声。“孩子才13岁,都是做父母的人,那三个男人怎么下得了手……”
2016年5月10日,当地一所初中的班主任偶然发现班里的一名女生想要自杀,校方在随后的调查中,发现该女生受社会人员胁迫遭到性侵,于是立即报案。专案组经过连日侦查,迅速将涉嫌胁迫女生的5名犯罪嫌疑人与涉嫌强奸幼女的3名犯罪嫌疑人抓捕归案。
据满洲里市公安局办案人员介绍,涉嫌胁迫女生的5名犯罪嫌疑人中,有1人为高中辍学学生,其余4人均无业。涉嫌强奸的3名犯罪嫌疑人分别为石某、常某、赵某。其中,石某为一家建筑安装责任有限公司法人;常某为原中国银行满洲里分行职员(已辞职);赵某曾是满洲里海关驻车站办事处协管员,因连续旷工已被辞退。
经侦查查明,2016年4月初开始,王某等人多次强迫4名未成年受害人与石某等人进行性交易,共从中获利人民币2万余元。其中两名受害人被胁迫时,均未满14周岁。截至7月6日,8名犯罪嫌疑人已全部被批捕。
令社会各界尤为关注的是,涉嫌性侵初中女生的3名犯罪嫌疑人中,石某为满洲里市原人大代表。6月24日,满洲里市人大常委会依法接受石某辞去市十四届人大代表职务。
记者多方采访了解到,1964年出生的石某籍贯江苏省泗阳县,无党派,大专文化。2012年11月13日当选为满洲里市第十四届人大代表,当选界别为工人。石某于1988年来到满洲里创业,通过承揽建筑工程逐步发家。
“石某喜欢学习好的孩子。”一位知情者说,性侵初中女生后,石某竟然还在床上鼓励孩子要好好学习,可见其心态非常扭曲。
鉴于此案性质恶劣,满洲里市党委、政府已组织召开多次专项工作调度会,要求依照相关法律规定和程序从严、从速处理。
学妹沦为辍学者的“生财工具” ,校园周边隐患治理几多难
“若不是东窗事发,说不定还会有多少孩子遭殃。”谈到这起案件,满洲里市的众多教育工作者仍心有余悸。
记者从满洲里市公安局了解到,5名胁迫女生的犯罪嫌疑人均为女性,平均年龄还不到19周岁,其中3人为小学文化,1人初中文化,1人高中辍学。
据办案人员透露,每次强迫受害者与他人发生性关系后,几名犯罪嫌疑人都会得到1000多元钱的“酬劳”。这些钱被用于吃喝玩乐,很快便挥霍一空。而一旦钱被花光,受害人便会经历新的噩梦。
“过早辍学,父母疏于管教是她们走向歧途的重要原因。”办案人员表示,这5名犯罪嫌疑人均无正经工作,整日在社会游荡,一旦有女孩成为她们的“猎物”,便很难摆脱,稍不服从,就会被拳打脚踢。如果发现“猎物”遭性侵前有退缩的表现,她们就会用“回头打死你”等话语进行威胁。
“现在学校里到处都是摄像头,校内的暴力事件很容易被发现。但在校外,我们常常感到力不从心。”满洲里市教育局副局长王栋表示,社会人员与学生交往中使用的都是社交软件,这给监管带来很大难度。
王栋还表示,许多混迹在校园周边的社会人员都是未满18周岁的未成年人,即便他们向学生施加轻微的暴力或勒索案值较小的财物,往往也只能批评教育了事。由于担心遭到报复,许多时候,受了伤害的学生也不敢告诉家长或老师。
对此,满洲里市市政府相关责任人许爱莲表示,下一步,全市各学校将进一步加强青少年法制教育和思想工作,未成年保护机构和教育、文化、社区组织和妇女儿童权益保护组织等各相关部门都要各司其职细化工作措施,形成长效联动机制。与此同时,公安机关将加强校园及周边隐患排查,严厉打击校园内外的暴力事件。
“特情学生”更需关爱,教育缺位需重视
满洲里市教育局副局长赵晶等人表示,石某等人的恋童“癖好”让人不寒而栗。但心悸之余,大家更多在探讨,如何才能避免此类悲剧再次重演,如何让孩子在受到威胁时不再选择默默承受。
被誉为“东亚之窗”的满洲里是中国最大陆路口岸,在这座国际化的城市中,教育理念并不落后,全市2000多名教师中,有230多人持有国家级心理咨询师证书。各学校一直在适龄学生中开展心理健康、性知识教育、预防性侵犯教育等讲座。但几名受害女生受到性侵威胁前后,却没有一位主动站出来告诉家长或老师。
“孩子对社会人员的恐惧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我们也在深刻反思,是不是我们和家长做得还远远不够。”赵晶说,这些被性侵的女生中,要么就是家长不在身边,长期寄宿在别人家;要么就是家长外来务工、经商,疏于对孩子的管理。不法分子在选择“猎物”时,特意选择了她们。
“早知会这样,什么都不要了也得多关心一下孩子。”采访中,一位多次遭性侵孩子的家长顿足捶胸,悔恨不已。
而在另一个家庭中,整天忙于生计的母亲偶然间发现了孩子的细微变化。加强监护后,孩子彻底摆脱了胁迫者的干扰,因此没有继续遭受伤害,目前情绪已趋于平稳,使之成为“不幸中的万幸”。
来自满洲里市教育局的统计资料显示,这座移民城市共有近2万名学生,其中外来务工人员子女占学生总数的39%,部分学校甚至高达80%,另外还有2%的留守儿童。
“外来务工人员子女、留守儿童、单亲家庭、残疾儿童被我们划定为‘特情学生’,属‘一对一’帮扶对象。”赵晶说,这些家庭家长普遍忙于生计,对孩子缺乏关爱,文化水平也相对偏低,对于他们子女的教育,学校需要做出更多的努力,最大程度弥补家庭教育的缺位。
记者采访了解到,为预防此类事件再次发生,满洲里市教育局已要求各学校进一步实施针对青少年思想和心理上的“精准帮扶”,并继续完善与社区等方面的沟通机制,及时掌握青少年的校外流向动态,尽可能与监护人保持良性、有效沟通。
责任编辑:宋蒋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性侵初中女生,人大代表,辍学者

相关推荐

评论(25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