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朱作言③|转基因不是农业发展的唯一道路,但效果最好

澎湃新闻记者 吴跃伟 实习生 樊雨轩

2016-07-12 12:5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专访朱作言③|转基因不是农业发展的唯一道路,但效果最好
专访朱作言①|转基因名字让人恐慌,准确应叫分子杂交育种【点击图片查看详情】
专访朱作言③|转基因不是农业发展的唯一道路,但效果最好
专访朱作言②|质疑转基因食品长期安全的问题是“欲加之罪”【点击图片查看详情】
近日,中国科学院院士朱作言表示,转基因技术只是整个农业育种技术的一个新的方法、新的发展,此外还有很多其他的育种方法,如传统的杂交、分子标记育种、选择育种等方法,“但目前这些方法已经发挥到极致了,或者说发展的空间比较有限。而‘转基因’——我说的‘分子杂交育种’,是目前科技含量最高的一个方法,效果也会是最好的一个方法。”
朱作言是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专访时作出这一表述的。他是国家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委员会第一届委员会成员,也是2016年最新一届委员会的成员。
对于转基因食物是否应标识问题,朱作言持中立态度:“标不标,我觉得都行,我没有特别地支持哪种。标,我不反对。因为在目前的情况下,老百姓不大清楚的时候,你说不能标,他越发怀疑,这显然有问题的。”
但他同时表示,从商业的角度,转基因标识会使成本相应增加。
中国科学院院士朱作言。
“转基因不是农业发展的唯一道路”
澎湃新闻:为了增产、抗虫而培育转基因农作物品种,但生态农业是不是也能实现这些?转基因是不是非转不可?农业发展是不是只有转基因这一条路?
朱作言:转基因不是未来农业发展的唯一道路,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传统的,包括你讲的方法,在解决这些问题当中已经发挥得很充分了,也许还可以发挥,但是是有限的。
这就是为什么要尽快找到新的方法。
转基因是这些方法的补充或者说进一步发展,代表了育种技术发展的未来。转基因是这些方法的补充或者说进一步发展。
它是整个农业育种技术的一个新的方法、新的发展,它的目标就是要解决农业生产的品种问题。原来的杂交、分子标记育种、选择育种等等,都是为了解决品种的问题,为了改良品种。但是目前这些方法已经发挥到极致了,还可以有潜力,但潜力看起来是比较有限的。如果要进一步突破,必须用新的方法,转基因显然是其中一种。
随着科学的发展,未来可能出现比转基因更好、更科学的方法。
但就目前来讲,利用现代科学技术的成果进行育种,转基因是科技含量最高的一个方法,它的效果也会是最好的一个方法。这是毫无疑问的。
澎湃新闻:您的意思是说,老百姓面对的还是一个多重的选择,不是必须种转基因、吃转基因?
朱作言:包括生产者消费者也是这样。
但是现在问题在什么地方呢?你知道,种田的人追求什么呢?他追求高效,追求高产,追求节约成本,追求省事,追求省力。农民种了转基因玉米之后,他不会再去种其它的玉米。因为它少用农药,少用除草剂,省事、产量又高。他们为什么要回过头再去种那些品种呢(澎湃新闻注:传统的玉米)?吃力不讨好。转基因大豆也是这样,美国种植的95%以上的大豆是转基因大豆。你要这些农场主再去种传统大豆,他们不会去种。
“百姓认不认转基因只能通过市场解决”
澎湃新闻:有的人希望自己有知情权和选择权,他的想法是,你说转基因安全,那你标识。我购买的时候,能够自主选择。
朱作言:对这个问题,我持中立态度。标不标,我觉得都行,我没有特别地支持哪种。
澎湃新闻:标,您也不反对?
朱作言:我不反对。因为在目前的情况下,老百姓不大清楚的时候,你说不能标,他越发怀疑,这显然有问题的。如果真的是光明正大地标出来,我不认为这有什么特别的不好。
现在美国是不标,他认为是增加成本。标识的确是增加很多成本。
可能我们看得很简单,但是从商业的角度,整个社会的成本会大大增加。
澎湃新闻:转基因食品是好的、安全的,我就一定得买账,一定得吃这个吗?有人说,自己情愿吃那个天然的,即使价格贵一些。
朱作言:我认为这个只能通过市场解决。
国家通过科学,阐明这个产品或品种是可用还是不可用。如果是可用,那么国家发通行证。将来这个品种有没有市场,靠消费者决定。
如果这个转基因品种,不好吃又卖得贵,政府即使规定每个人一天要吃一斤也不会有人听。但是如果这个东西又便宜,又好吃,又安全,营养又好,他会慢慢接受。
还有种植者。市场分为两方面:一个是生产者,一个是消费者。生产者愿不愿意种?
假如生产者种植后,发现这个东西省事,产量又高,抗风险能力又大,他大量种植,丰收了。但他的产品消费者不接受、卖不出去也不行,也不会继续种。
所以让转基因产品由市场决定。
但关键是国家的科学监管,敢控敢放,对严格科学论证通过的产品,国家要敢于发通行证。
它的市场表现,不用国家担心,让时间来说话。
“国家要敢于批,也要最严格监管”
澎湃新闻:您是说,关键是国家要敢于发一个通行证,开一个口子,试水一下?
朱作言:现在问题是,老百姓没有机会来选择,因为市场上没有这个产品。生产者没法选择,因为没有准入证,国家不让种植。
很难理解的是,转基因作物,比如转基因大豆,允许进口,允许吃,但不允许种植。这是奇怪的事情。
转基因新品种要进入生产的话,要经过国家批准。批准之前,如果乱种,就是违法。
但现在的问题是什么呢?我们国家就是不批。已经科学地分析过,其安全性已经到了非常完备的情况下,也不批。
而且,美国已经种了,我们还不批,现在是这个问题。
并不是说,不要国家监管,一定要国家监管。我的观点是,一定要最严格地监管。同时,要对合格产品准入有所作为,其准入产品的前景由市场决定。
转基因鲤鱼,我们做得比别人早;转基因玉米,不能说比他们(国外研究者)早,但已经有品种了,政府就是不让上,没批准种植。
澎湃新闻:生物安全评价也做了吗,还不让种?
朱作言:在这个问题上,我也感到困惑。
美国社会的反转压力也非常非常大,不比中国小。美国政府也考虑到社会民意,不是“今天科学家做出来,明天就批准了”,也拖了好长时间。社会民众对这些东西有议论。但拖了一段时间后,民众议论以后,它最后不管你怎么议论,它根据科学做出决策。
当然有一种谣言说,美国人不吃,这是完全误传。他们直接或间接吃了近20年。
目击
我是“连吃100天转基因食品”的项栋梁,关于转基因和中国农业的问题,问我吧!
项栋梁 2015-12-17 809 进行中...
责任编辑:李云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转基因 农业发展 育种方法

继续阅读

评论(88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